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惡搞同人】《男子高校生的特攝》 - 第三戰〈MAT與新成員〉

闇之王者‧L‧雷剋司 | 2023-12-02 11:05:57 | 巴幣 8 | 人氣 100


  從現在起,只要遇到任何危機,一旦壓下這組貝塔膠囊的開關按鈕,你就能以我的身姿去替人們消災解難;但請切記:除非是逼不得已,平時萬萬不可跟別人透露這個天大的秘密,連自己身旁最親近、最熟識的人也絕無例外,否則必將惹出難以收拾的禍端。

  躺在床鋪上的忠邦,趁吉竹、光雄、羽原還有生島他們外出取用點心,以致房內四下無人之際,將那支尚未測試其功能、如今已是他必不可輕易離身、象徵某種無可替代的關鍵至寶的貝塔膠囊穩持於手中,視線不離這份由那名叫作利毘亞的神秘外星人留給他的信物,不時於腦中浮出有關對方在與他融合之前的叮嚀,以此充斥於內心且遲遲未散的,亦是數之不盡的疑惑──

  有鑑於他在正式和利毘亞融合之前的記憶,都還停留在協助濱岡東小的師生避難的緣故,那麼在那段期間,到底又發生了什麼事?為何他會一點印象皆無?儘管托了利毘亞的福,現階段的他所幸得以重生;然而又是什麼樣的重大意外,足以在一夕之間奪走他的性命?是當時現蹤並大肆破壞的地震蟲或安基拉斯造成的?

  無論怎麼想,這可能性也似乎不大──倘若那時這兩大巨獸還在全神貫注的與吉竹他們纏鬥,藉由這段爭取不易的空檔,負責出手引導現場人員疏散的他,想必根本無暇留意才是;而就算不去注意這個問題,要不是有利毘亞伸出援手,自己是否就真的要從此告別人間?

  以上,就要算是令忠邦大惑不解,卻也無法在短期內就如願得到解答的疑問。而虧得利毘亞的造訪,此刻於內心掀起巨大漣漪的,可不只忠邦自己而已──何止其他MAT隊上的大半成員們,日本政府那邊為了這個突如其來的巨大不明人形生物,以致大受動搖者,更是大有人在。為此,身為總監的胡投楓,自是難以避免的被喚去召開緊急內閣會議。

  姑且不提給人叫去開會的胡投楓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出席,對政府官僚人員來說,那天的會議倒也算得上是一場『災難』──這該從何說起?原來政府為了釐清該名從天而降、能用極具破壞力的手腕光線射殺地震蟲的銀色巨人的真面目、關乎它前來地球的首要目的、現今的藏身處位於何方、為何要特地幫助人們除去穆透造下的災害、本身又握有多大的威能和不可抗拒的魅力、以及究竟是敵是友,希望MAT能夠發揮截至目前以來,為保國安民而秉持不懈的精神,盡其本份的去加以調查;然而胡投楓卻不假思索的當場拒絕這份要說也算是挺艱鉅的任務。

  單以胡投楓的概念而論,他們之所以組成MAT並努力捱到現在,目的正是為了替自家國民根除穆透的威脅,或是找出這些巨型猛獸何以會那麼頻繁的在日本境內現身的原因。若非有出於要達到並符合後者的條件,以當今而言,自然比前者要困難許多,不然MAT早就可以在徹底斷絕穆透之災後,名正言順的功成身退、光榮卸任;但即便如此,透過一路撲殺巨獸的動作,相信早晚能解開謎團,因此大家始終願意扛起責任、盡力維繫MAT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和名譽。

  反之亦然,若論這種來路不明的銀色巨人,首先它既與平常那些僅靠本能與獸性在採取行動的穆透截然不同,也並非像噴射傑格那樣要動用人為與科技力量才能造出的巨大機械人。簡言之,對方的正體為何,包括該如何尋獲它的蹤跡,迄今依然處於未明且無從著手的狀態。試想光是要處理穆透帶來的問題,就已足夠教他們疲於奔命、焦頭爛額,現在還要把這種詳細資訊都尚未明朗,且實有威力的銀色巨人也扔給他們去管,又該從何做起?

  縱使這名巨人有能力重創安基拉斯、加上用它的手腕光線成功擊殺地震蟲,的確是不爭的事實,但也不能光憑於此,從而輕率的認定它是與人類站在同一方的戰友,天曉得這傢伙會否另有某種不可告人的企圖,才恰巧順手剿滅他們的共同目標?面對這個就本質來說,也是挺麻煩又不乏教人頭疼的銀色巨人,照理不該被列入MAT的管轄範圍。

  縱使為了因應銀色巨人的存在,政府單位還額外給胡投楓撥派了四名女性,要她們以科學研究組成員的身份,除了在MAT隊上效力,主要目的即是設法獲得更多關於銀色巨人的資訊;但胡投楓依然不表同意,就算政府又多塞了四個新人給他,一樣代表他們需要增加維持組織營運的經費,只要沒解決資金的問題,終究談不成『人多好辦事』這種事情,也是無庸置疑的。

  胡投楓以此作為條件:除非政府將投資MAT的預算提高一倍,否則即便他們不排除會設法去網羅銀色巨人的詳情,卻不保證一定能如期如願查獲真相;再者就算掌握了針對目標的基本認知,也未必會向政府繳交有關它的研究結果。對於這項臨時開出的條件,起初政府自是不予准許,偏偏胡投楓一搬出以下說詞,卻又管政府陷入詞窮語塞的窘境──

  「那種東西既不是我們有辦法操縱的巨大機械人,連究竟是否和那些包含哥吉拉在內的龐然巨獸有什麼密切的關聯也還不曉得,更別說當這個國家又遇到別種穆透前來發動襲擊,誰又能保證它一定會出現,並且好心替我們擊退當前危害?換句話說,從實際角度而言,你們也好、我們也罷,根本全都拿那傢伙沒輒,你們擁有它的資料又能做什麼?假如憑你們現有的力量就能阻止,甚至掌控它,幹嘛要浪費那筆錢,管我們成立MAT、費心賣力去打造噴射傑格、幫你們鏟除像穆透那群近在門外、虎視眈眈的巨型大敵?這麼簡單的思維邏輯,你們幾位長官都沒有想過嗎?」

  不愧是MAT的創辦人兼總監,給他這麼一說,暫且不提此番話,無非是在嘲諷跟羞辱政府單位的無能和無知,一旦被點出了無可辯駁的事實,就是政府也無可奈何、百口莫辯,最終除了在不提高經費的前提下,將這四名準備加入MAT科研小組的女性交給胡投楓去差遣,一概不強求MAT呈交關於銀色巨人的研究報告,雙方才總算達成協議。

  翌日,四位新來的科研小組成員於焉抵達MAT基地。似是有因現時加入這個專門反抗和抵制巨獸為主的組織,其組員有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要嘛是真田北男子高校,或是真田東女子高校,再不然是真田中央高校,否則便是真田西高校畢業的各路校友。今次報到的這四個女生,其中兩位恰好以前也曾就讀真田西高校;另外兩位亦分別來自真田中央高校及真田東女子高校。

  胡投楓搖了搖頭,政府單位為何淨是把符合以上條件者全都塞給他當幫手?細看這四所學校,除了校名都一樣,還有東、西、北、中央等區別,儘管有些教人在意,怎麼就沒有所謂的真田南高校,從這四所高等學校來的學生,莫非有什麼特殊與過人之處,足以在抵抗穆透這種驚天巨敵時,發揮某種極具關鍵性的作用,從而破除萬難?縱然他也不得否定現有的隊員,無論是開發噴射傑格也好、與各大穆透的作戰也好、找出敵人的弱點並將之擊潰的策略商議也罷、他們截至今日的表現和功績,多數都是不容置疑的。

  經過一次簡短的面談,首先這當中兩位來自真田西高校的女生,一位是羽原還在校時結識的學姊,平時最顯著的特徵,即是她時常以瞇著眼睛的笑臉迎人,似乎只有在顯得震驚和錯愕時,才會偶爾睜開兩眼。不論怎樣,此位留著褐色長髮的女性,就且稱作羽原的學姊。

  另一位則是早期曾與秀則有過一面之緣,平常以閱讀為個人興趣,還親手寫過自己的小說,卻遲遲沒有獲得出版社的青睞,本姓安永的姬髮女生。據她所說,在她放棄了靠寫作維生的念頭,轉而跑去參加某間心靈感應中心所開的課程,從而學會了如何使用超自然力量,這對於尋找穆透跟那名未知的銀色巨人,均能起到頗大的作用,因此才被派來參加MAT的抵制和討伐穆透的行列。關於這一點,胡投楓亦是有數分重視。

  其次真田東女子高校的那位髮色為黑、膚色白晢、把兩條肩馬尾垂放於胸前、外貌清秀又給人親切和藹等良善印象的女生,除了也曾和同校又擔任過學生會長的小蘋果有過短暫相識,再者也是跟生島有較多往來和互動的學姊,在此以生島的學姊作稱呼。

  最後從真田中央高校來的黑長髮、身段頗高大的女性,不僅是柳人的同校學姊,亦曾當選過中央高校的學生會長。即使跟握有超能力的安永小姐相比,她似乎就要略遜人家一籌;但估計因於中央高校原本就以嚴厲的校規在規範與培養學生為名,和另外三人相比,柳人的學姊不只過去經歷要更為豐富有色,在那絲毫不差的外表下,亦顯得強勢可靠且富含底蘊。

  無論如何,為了查明有能力擊敗穆透的銀色巨人的身份,這四名女性皆於身負重任之下,成為科研組的柳人和奈古的夥伴──基於早先就有所相識,如今又在同一場所工作,柳人很快就和自己的學姊以及另外兩位前輩打成一片;至於安永在給其他人以小安作稱呼的同時,偶爾跟奈古較有來往,有因曾和秀則多次接觸,現在又得知對方也是MAT一員,因此只要有空閒時,還會悄然溜去開發組的辦公室門口,欲一窺自己依舊不時會掛念的秀則,但多半都以落空收場。

  這天,科研組的成員們,照例待在她們的工作室內──虧得現場採集的樣本,柳人發現當日出現在濱岡核電廠的地震蟲,一來與最先出現於菲律賓的個體,兩者之間不但均屬同一本種,更有雄雌之分,體積較小但具備飛行能力者為公;體型巨大、破壞力甚強,而不擅長飛行者則為母。

  再者透過研究牠們遺留的組織樣品,柳人亦發現這兩隻個體都還處於尚未完全成熟的青年期,尤其雌性個體更有懷過孕的跡象,如此便表明了兩件不得忽略的大事:牠們在經過一段長時間後,還會成長為另一種樣貌、體型、能力皆還尚屬未知的巨獸,同時牠們亦與之前的酷斯拉如同,均有已在某處築窩產卵的可能性…

  對於這份研究報告出爐,還沒拿去在會議上公開發表,柳人的學姊立即萬般嘉許的稱讚柳人道:

  「真不愧是我的學妹,工作效率還不錯嘛!哪像某人的學妹,從惡魔島跑來禍害人間就罷了,到頭來只配去跟那些龐大的穆透打架,而且若不是有人家打造的巨大機械人,諒手無寸鐵的她,也會管那群巨獸像咱們一掌拍死蚊子那樣,只消一掌就被打成肉餅,哎呀呀──」

  話剛說完,卻看柳人的學姊還刻意把視線微撇向旁邊不遠處的羽原的學姊;而羽原的學姊一來當然不甘示弱,但仍舊用委婉柔和的語氣回嘴:

  「怎麼這麼說呢?能搭上並駕駛巨大機械人去和這群巨型猛獸幹架,不也說明了我這個學妹,也還是很有用處的嗎?不然若沒有她幫忙出手海扁那些守在門外、等著屠殺我們人類的敵人,真不曉得下一個要變成肉餅或肉泥的倒楣鬼會是誰呢!呵呵呵…」

  這兩位大小姐,都這麼久了,還是偶爾會像現在這樣的鬥起嘴來。位於一旁的生島的學姊心裡想著,縱使後來她也出於當年因自己在她們中間造成的莫大誤會,而試著出面向這兩人道歉並闡明真相,理當從那時起,她們老早就應該和好了才是;豈知這對迄今早已出社會多時的兩人,若照例用犬猿之仲來形容她們的關係,依然毫不過份。一念於此,生島的學姊就不禁微微嘆了口氣。

  眼看現下的雙方,單是羽原的學姊還稀罕的睜開了雙目,和柳人的學姊四眼相對,說明一場潛在的風暴,正在這兩人之中悄然醞釀。為了避免紛爭發生,生島的學姊趕忙插口並道:

  「兩位,到此為止!和別人一樣,妳們已經都是大人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現在也沒什麼值得好吵的,況且也請妳們弄清楚:人家胡總監是讓我們來幫忙調查那個銀色巨人,不是給妳們來這裡敘舊跟吵架的,要是惹得他不高興,妳們都忘了他在政府內閣會議上,面對那些政府官員,究竟有多嗆秋又高高在上了是不是?」

  說罷,兩位學姊當即一愣,不消幾秒便回過神來,亦在同意生島的學姊所言之下,默默的選擇作罷。為此,柳人出於好奇的心理,便揚言提問有關這三位學姊如何看待目前引領MAT全員的胡投楓;起先就聽她自己的學姊作出這般描述:

  「那個男人可霸氣的很,即使談判對象是政府的長官都能沉靜自若、面不改色,在有必要時,說話都不給人留餘地,連我都有些畏懼。看他在會議上的那副嘴臉跟態度,擺明就是在說:『現在負責統領MAT的我,正掌握你們全日本的生殺大權,假設我選擇不幹、作廢並遣散MAT、連作為主力戰鬥兵器的噴射傑格也一併毀棄不用,孤立無援的你們,除了只能坐以待斃、成為穆透的犧牲品,還能做什麼?相對的,如果還想從穆透的利爪尖牙下活命,最好老實按照我決定的來,否則我還沒出手搭救,卻管你們被自己的愚蠢行徑給害死,怎麼看都很教人丟臉!』,而就實際層面來講,確實也是這樣沒錯。妳們說,誰還敢隨便得罪他?」

  羽原的學姊和生島的學姊均有共睹的點點頭,畢竟諒這世上再怎麼有膽識的勇者,也絕不會任意跟牢牢掐住自己死穴的對手進行毫無意義的流血抗爭;再說舉凡從哥吉拉開始,死亡之群、地震蟲、卡瑪奇拉斯、庫蒙加、酷斯拉、安基拉斯,這些截至當前都被列入已確認物種身份的龐然巨獸,牠們的共同目標,恰巧全都鎖定在日本,也不知原因究竟為何;然而撇除不可抗力因素,世上的國際社會,絕大部份都只希望日本靠自己負起責任、著手處理這場巨獸之災,說什麼也不願意只為了幫助人家解決難題,反而在事後添上諸多不必要的麻煩。

  而這時有代表巴哈姆特大陸、遠從家鄉來到日本組成MAT的胡投楓出面,並投以友善援助,這對日本國民而言,可真要算得上是謝天謝地之事;再者前陣子出動噴射傑格、成功消滅酷斯拉的功績,更是給普羅大眾打下一劑強心針,證明MAT的精神和不吝付出,俱是擁有無可取代的意義與價值。像這種正義組織要是不在了,往後勢單力孤的他們,又該如何應對接踵而來的壓力?

  就在聽完自己學姊的敘述,柳人實有驚嘆的「唔」了一聲,轉頭就詢問奈古的意見;而奈古毫未思慮就給出她的看法:

  「這不是挺好?照各位這麼說來,我覺得他就是一個在懂得堅守原則的前提下,勇於和對方進行談判跟辯論,又很會替自己的部屬爭取權益的男人。要是換成普通的主管,八成想也沒想就會把政府的要求一手包來,然後直接攬在我們這群人身上,先別說一旦我們的工作量加倍,往後將會有多麻煩又辛苦,要是過程中出現任何差池,還要挨人家的罵、接受各種嚴厲的懲罰,如此不用等穆透殺來MAT基地門前,估計我們自己就會先被大把的不合理待遇給擺平了。」

  的確有道理。雖然從單方面看來,或許那傢伙是個粗魯直率,又不惜以下犯上的無禮者;但換別的角度而論,也不排除是個肯花費心思去關照下屬的好上司。且見羽原的學姊又端起笑容,雙掌合十並貼於左頷,欣喜而道:

  「說得也是呢!總結來講,像這種男人也多少才是最靠譜,又能讓我們女人放心的,就不曉得這位總監大人目前有沒有意中人呢?」

  老天!這種時候還有心情想這種事,也是挺佩服她的。正當柳人的學姊兀自朝對方擺出一抹嫌惡的表情,只消生島的學姊併出以下這番話,當即將羽原的學姊從美夢中拉回現實──

  「我聽說他在來這裡之前,家裡還有七個孩子得照顧。我得說,他妻子還挺強的就是。」

  「天啊──七個耶,這生育力也太驚人了吧?然後呢?幾個男孩跟女孩?」

  「嗯…好像是兩個兒子和五個女兒呢。另外我還聽說,他的子女們如今都已經有能力打理日常,撇除小女兒還需要有人代顧之外,基本上沒什麼需要多加留意的問題,只是有些奇怪的是,除了他的七個兒女,他從來沒有跟我提過關於他妻子的事情。」

  生島的學姊說完,眾女性又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無論實情為何,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就在得知關於胡投楓的這項私人內情,原本對他懷有憧憬的羽原的學姊,到此也只能打消和他涉及戀愛的念頭。另一方面,柳人的學姊這回倒把她那令人稍嫌銳利的目光投向了生島的學姊──有關胡投楓的私人生活細節,她自己都未必有機會打探,怎麼偏偏就只有生島的學姊會這麼清楚?

  純憑胡投楓給人的印象而論,起碼像他這樣堅守個人原則的傢伙,肯定不會隨便跟外人供出太多自己的居家詳情。唯一最有可能的解釋,就是這個女的,想必有著頗為驚人的口才與交際手腕,才能從這位總監大人的口中套到關於他自己的這種令人在意的八卦。每當念及至此,至少對柳人的學姊來說,生島的學姊都能輕易做到她和羽原的學姊都還不見得能如願做到的事情,很明顯就是針對她而來的一種冒犯與譏諷。

  不過一分鐘,柳人的學姊還未有機會發洩她的不滿,奈古率先打破在場的寂靜,略有不悅道:

  「話說回來,負責調查那個巨大不明人形生物的各位,妳們這會兒除了知道聊總監的八卦,又查到了多少關於銀色巨人的情報?」

  對於這種一開口便直擊重點所在的問題,方見柳人的學姊及羽原的學姊沒兩下就啞口無言,頰間淌過冷汗、不知該拿何應對,很明顯就是她們自己也沒甚頭緒可言;至於生島的學姊則似是有備而來的拿起一份白紙黑字的報告紙,以平緩的語氣作以口述:

  「關於這個嘛,首先我們靠目測推斷巨人的至高點有一百公尺;再來體重方面,從現場發現的腳印塌陷深度,包含假定他的體質密度和普通人相同,以一般人的平均身高體重比例為基準來估算,少說也有三千五百公噸的重量;接著他用來殺死地震蟲的手腕光線,單憑他擺出十字交叉的動作,我們只能試著推敲他的手腕肌肉裡,有某種類似正負電極的系統機制,依照只要正負交疊就會導電的原理,來達成靠兩腕交叉發射光線的條件──」

  「這的確是很有魅力的假設,可是如果不去問他本人,這條說法也無法當作正式學術報告吧?」

  對於柳人的學姊隨之而來的奚落,不等生島的學姊給反應,羽原的學姊已然搶先駁道:

  「要是行得通,只差在找出他的藏匿處,打從老早就這麼做了,還用得著妳說嗎?但話說起來,地球上能容納這種和哥吉拉一樣高大的巨人,除了海裡,似乎別無他處,何況當年聯合國用核彈轟炸過哥吉拉後,曾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搜尋並確認哥吉拉的遺體,卻都無功而返。想從海中找出這種巨人,只怕也是難上加難;再說他即使是巨人,排除體型特別龐大這一點,若本質上和我們相同,都是智人的一種,他能明白我們的語言跟思想嗎?」

  「對呢,妳要是沒說,這也是值得留意的問題。另外他到底是從哪飛來咱們國內的?明明身上沒有長翅膀,平時又是仰靠什麼原理在飛的?」

  「根據目前所能得到的證詞,幾乎都指向他是突然從天而降的,要滿足此項條件,能想到的也大概就是從外太空來的吧?可這條理論要是成立,最大的問題就來了:在沒有空氣的太空裡,他又是怎麼呼吸的?他能同時適應地球跟宇宙這兩種不同環境嗎?」

  「還有一點,我蠻好奇那些附著在他身上的紅色條紋,到底又是什麼東西?是與生俱來的生理特徵?或者是一種類似某些土著或食人族身上常見的刺青嗎?說到底,我們連他平時是有穿戴衣物還是全身裸露都不曉得呢…」

  「最後,前提是他確實是從遙遠的宇宙彼方來的,剩下就是他來到地球的目的又是什麼?是純粹好心替我們人類剿滅穆透?還是別有企圖?」

  「還有,他這種身形龐大的巨人,要是不進食,肯定無法維持生命,那他平常又靠吃什麼為生?如果不像神話或漫畫裡的巨人,都是專門吃人的,莫非…是穆透之類的巨型生物?」

  「不無可能,畢竟如同人類也會獵捕自然界的野生動物來當作食物的道理,也許他來到地球,是為了捕獵出現在地球上的穆透作為糧食,如此是否也代表他本身即是一種像是專職獵人的存在?原來我們所居住的這顆星球,另外也是他的狩獵場囉?」

  看這三位學姊七嘴八舌的談論著,柳人和奈古互瞄彼此一眼,均無言以對──她們這幾位大小姐於此所提出的,站在研究組人員的立場,的確都是不可輕易忽略的;可她們卻都沒有針對這些問題,而給出什麼合理且有力的詮釋,就要算是最大的詬病。

  幸好到目前為止,這些還純只屬於她們自己之間的打啞謎,要是在正式的討論會議上,把這些問題當著眾人的面丟出,卻不能針對這些乍看之下,確實值得思考的疑問下總結論,肯定要給人家看笑話,或是被狠狠的譏諷一頓,成何體統?何況胡投楓最終也不強求她們一定要在短期間內,針對這名巨人得出更多相關研究成果,一切先以處理穆透為上,否則這樣的辯論會還有何用?

  在汗顏與無奈之餘,柳人倏地想起,這個隸屬科研組的辦公室,已經有六個成員在使用,從剛才到現在,只有她跟她學姊、奈古、生島的學姊及羽原的學姊在參與討論,另一個人呢?怎麼遲遲未聽她出聲?為求解惑,柳人轉動她所坐著的辦公椅,轉眼才見留著黑直姬髮的小安,獨自在自己的辦公座位上,翻著一本記載了關於世界各地的巨人神話的書籍,彷彿在尋找某樣東西似的極其認真,視線久久不離書本,正符合她從以前就很愛看書的習慣和作風。

  「那個,小安隊員,妳又怎麼看?」

  儘管生島和羽原她倆先前就曾和小安相識,尤其在小安也跟著加入MAT後,這兩人還特別開心的把柳人晾在旁邊、跑去和小安敘舊一番;但對柳人來說,她還是第一次嘗試和對方開口;而在接得柳人的發問,小安抬起視線,瞄了柳人和其他同伴一眼,擺出冷冷的態度,也不跟柳人搭話,回頭就繼續埋首於書間,一語不發。

  「吶!我說妳之前不是跟她唸同一所學校的嗎?她這個人平時又是怎樣的?」

  說話的是柳人的學姊;而接到她此番提問者,則正是羽原的學姊──且見後者有些曖昧的笑了笑,溫婉柔聲之中含帶少許輕蔑的回應道:

  「老實說,我也不太曉得呢!話說妳這麼問不是很奇怪嗎?就算是同一間學校的,也不表示我就一定會對其他所有同學跟學弟妹的事情瞭若指掌啊,又不是神…」

  「哪裡奇怪了?若是連身為人家學姊的妳都不知道,我們這些其他學校的難道就能未卜先知嗎?我看奇怪的人是妳吧?」

  「嗨!我又沒有反過來問妳,妳跟別人曉不曉得,關我什麼事?妳故意找架吵來的是吧?」

  兩人說著就又開始互相大眼瞪小眼,弄到最後還不是勞煩生島的學姊出來圓場,方避免另一場無謂的糾紛。此後柳人也決定不去管這群多少還是有些令人頭疼的學姊們,回頭就和奈古道:

  「就這樣吧,稍晚得把地震蟲的報告交出去,還要留意安基拉斯何時會再出現。雖然上次殺牠不死,但牠絕不會乖乖待在自己的老巢,等我們去把牠搜出來的。」

  「沒錯,而且等安基拉斯出現,妳學姊她們可就得幹活了──只要有穆透冒出來,那個銀色巨人肯定也會跟著跑來湊熱鬧,這種時候,經由現場實際觀測目標的活動,絕對比待在這裡進行毫無用處的推論要強的多。

  柳人應了一聲,轉而用她的筆記型電腦打字輸入當今的研究報告檔案。剛把整份報告的電子檔內容寫完並存過檔,突然指揮室傳來緊急消息,說是九州阿蘇火山口出現了一隻全身為火紅色,長得像是翼龍和猛禽等兩種擅飛生物綜合的飛禽形穆透。按照牠飛離火山口後的行進動線,預估將可能會對熊本縣造成莫大危害!

  還未掌握安基拉斯的後續蹤跡,馬上就得面臨這隻殲滅代號為『拉頓』的新種穆透的來襲。一來柳人和奈古皆搖搖頭;其次把書本放下的小安則顯得無動於衷;另外三位學姊倒是頗欣喜振奮,因為就正如奈古所說,哪裡有新事件發生,她們所要追查的銀色巨人就必定會現蹤。在生意上門之時,如何不教她們激情亢奮,準備迎向自己加入MAT以來的第一份工作跟挑戰?

  待一切就緒,今回和忠邦他們搭上噴射傑格前去熊本縣的,自然包含了小安和三位學姊在內。一來要如何阻止拉頓的侵襲,同時那名依然被謎團所包圍的銀色巨人,會否在中途出來幫助他們擊敗拉頓?在即將抵達現場前,以上疑問,將會持續圍繞於他們的心中…



第三戰後記:

幾經思考,最後還是決定在超人力霸王現身並打敗地震蟲、和忠邦融合後,接著來寫一篇後續,順便讓還未出現的原作既有角色出場。在這裡提及一下:本篇首次出場的三位學姊,其實一開始並沒有打算給她們出現的,但或許是因為近期反覆重刷了好幾次關於原作漫畫的內容,覺得她們的角色定位也挺有趣的,再者文中MAT科研組若再安排讓有文學少女之稱的小安加入,人數上也似乎有些過少,因此就決定讓這三位目前只有一個被動畫化、另外兩個則都還只出現在漫畫的學姊們也一起登場亮相。

順便一提,排除目前被設定成機龍隊的其他未登場既有角色,其實這裡還有一個角色,雷某也在想是否要讓他在這部同人回歸,有看過原作的相信就會知道是誰,那就是秀則他哥哥裕輔,那個在原作中就讀大學,並且被吉竹的姊姊表示過好感的變態男人。以最初來說,畢竟也算是男子高校生日常的延伸,若可以的話,雷某自然是希望曾經出場過的角色都能盡量回歸;但嚴格來說,這部同人的發展其實也有一半都還處於未知模糊的狀態,因此也是還在考慮中(汗

那麼以上到此,雖然還未交代上一篇出場過的安基拉斯的下文為何,就連怪獸出場順序也都還未正式定案,不過下一篇就會安排同樣不輸哥吉拉等經典知名度的空中大怪獸拉頓登場,感謝大家的不吝支持和關照,我們下一戰再見!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會這麼擔憂也沒辦法諾,畢竟人類對未知多半會有恐懼( ´・ω・`)
調查人家私事與家人甚是不舒服,胡投楓知道會怎麼樣諾( ´・ω・`)
2023-12-02 19:59:33
闇之王者‧L‧雷剋司
目前只給她們誤以為安塔芭卡他們是我的親生兒女,事實上都是半路撿來的別家孩子而已(笑
2023-12-02 20:20:0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