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眷族編年史 episode 琉 2(試閱)

サラダ | 2023-11-10 00:45:09 | 巴幣 1014 | 人氣 275


群星的軌跡

 秋意更深。
 自『某位少年』造訪迷宮都市開始,結束邂逅之春,跨越奮起之夏。
 轉瞬間就度過了激烈的半年間,早已能聽聞冬天的腳步聲。
 有過各式各樣的事情。
 真的有很多事情。
 可以確定的,是其時間暨緊湊,亦無法取代。


 白髮的『他』在最一開始,尚未成熟。
 然而『他』達成了令人瞠目結舌的成長。

 淺淺灰髮的『她』,對這樣的『他』一見鍾情。
 對『他』懷有安穩的思念,好像浮現出了至今為止從未有過的笑容。
 自己,應該在這樣的她們之外守望才對。
 為了守護身為『她』思慕之人的『他』,拯救其險境無數次,在其中變得尊敬『他』,然後――。


 秋意更深。
 晚秋的如今,歷經邂逅與交流,我們的關係正在變化。
 乾脆就這樣直到破滅
 揭告結果的豐饒,並未帶來讓任何人都會露出笑容的收穫。
 以冠以女神之名的收穫祭為契機,一位少女向一位少年坦白了思念。
 思念未能結果。
 所以,『她』打算將一切都收入囊中
 施行的是『侵略』。
 所為的是『箱庭』。
 反叛的是『聖火』。
 在最後決定的,是『大戰』。
 為了打倒發起壓制與暴虐的女王派閥,各派閥組起聯盟,是為歐拉麗史上最大的戰鬥。
 至今為止,無法成為助力。
 有過確信。
 對司掌美的神之眷族挑戰,其如樹枝般纖細的身體究竟敗北了多少次呢。
 雖然集結了各式智慧與工夫,但在嚴峻高山面前就如微風般無力。
 需要力量。
 必須要變強。
 為了幫助『他』、阻止『她』。
 所以――決心要施行持續迴避的『儀式』。
 面臨一直都拿不出勇氣的『清算』。
 方便自己的任性,然而只有這件事是為了守護絕不會再被扭曲的『羈絆』,而前去履行與『正義』的『重逢』。
 送行的只有一位友人,與迷宮旅館街的首領。
 從她們手中收下魔道具,與『木片』,並抬起頭來。

「請等著,希兒」
 處在尚未日出的夜晝境界。
 背對白堊之塔與巨大城牆,啟程前往都市。
 然後。

「要前去見面了……阿斯特莉亞大人」

 朝向位於微明天空的閃耀之星,低聲說道這句話。


 奔馳在無路之徑上。
 不費半日就踏破持續到地平線盡頭的草原之海。連迂迴的時間都省下來,突破高聳阻礙的群山是在數小時前。連爛路這般話語都還嫌太保守的山坡斜面、群樹劍山,亦或是斷崖絕壁都拋諸腦後。
 那是場東進之旅。
 亦或者,或許說是字面般的『疾馳』才對。
 就彷彿被賦予的別名,成為疾風無數次跨越山與谷。縱使不知年齡是否破百的樹海阻擋在前,其身為妖精。森之妖精。並未迷失在深路迷宮,連原本管轄之外的山以冒險者的身體能力(Physical)亦能毫無窒礙地突破。
 琉用流離的旅人在的話也會昏倒的速度,奔馳著。
 將近似於焦躁的感情變為疾走的燃料,筆直朝向尚未可見的『目的地』。
 連開始行商的人也最為付諸警戒的魔物,也不認作障礙。
 在路上襲來的怪物盡數無視。
 然而。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同剛才,他人暴露在危險中的話就另當別論。
 眼下,確認到在遙遠崖下被怪物群襲擊的人們,琉將身體投身於空中。
 就這樣踢向岩壁,加速。
 比揮下舉起的利爪威脅到他們的生命更快,將之斬斷。
「咦……?」
 伴隨愣住的人類低語而飛舞的,是怪物的一隻手。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與變成單手的『蟲熊〔原文:Bug Bear〕』慘叫同時迸發的,是斬擊的旋風。
驅使兩把小太刀,展開銀閃結界的琉在轉瞬間就殲滅了怪物群。
「沒事嗎?」
 吼叫的存在消失,靜謐造訪了周遭。
 外套搖曳,蒙面並藏起臉回頭望去後,跌坐在地的人類們露出呆然的表情,看著這邊。

 被襲擊的是商人的一行人。
 好像是走逼近山崖的道路(Route)時,運氣不好被怪物們襲擊了。
 雖然有僱傭的傭兵們(眷族),但對上了大型級(蟲熊)與有翼射擊種(槍蜻蜓〔原文:Gun Libellula〕)這樣麻煩的組合而惡戰苦鬥,差點陷入潰滅的危機。
「哎呀,真是幫了大忙!」
「貨物也沒事! 這都是多虧了妳!」
 傭兵首領人類,商人獸人,朝坐在營火前的琉露出笑容。
 早已日落,已是夜晚。
 琉加入了商人們的野營。
 雖是打算以不眠不休的強行軍朝『目的地』前進,但以現狀的進行速度(步調)無論如何都需要休息一次。這麼判斷,說著「還請讓我們回報」就承蒙了商人們的好意。
 由於行李止於最低限度、路途中只用樹果撐過,商人們送的肉乾與豆湯意外地充實了琉的身體。
「不過還真強啊,妳。果然是冒險者嗎?」
「……雖然嚴格來說並不是,但定居在歐拉麗」
首領人類回顧那場戰鬥,查覺到琉是出身自歐拉麗。說到歐拉麗就是冒險者,說到冒險者就是『荒唐』的代名詞才是下界的共通認知。
 被記錄在應注意人物一覽(黑名單)上的琉,由於是有潔癖的妖精而未說謊,雖然含糊其辭地傳達了,
「從歐拉麗到這裡,無論多麼趕都要花上四天。想必很累了吧,還請讓身體休息。馬車上有毛巾,要什麼都可以」
 包含微笑的商人在內,他們都未深究。
(真是群好人。好到讓我都覺得不好意思)
 沒有報上名字,琉對於面對蒙面都未脫下的自己迅速分出貨物的商人們,致上感謝。然後『這四天的路途用約一天就跑過』這麼說來的話,他們大概是來回往返的,如此想道。上級冒險者,即使在其中也到了Lv.4之上,直接說都市外的常識幾乎都行不通也行。
 琉漫無目的地這麼思考著,傭兵們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始了別的話題。
「話說,說到歐拉麗……好像又開始戰爭遊戲(War Game)了啊」
「啊啊,聽過聽過。無論在哪裡都在流傳。而且這次,還是由那個【芙蕾亞眷族】發起,對吧?」
 戰爭遊戲(War Game)。【芙蕾亞眷族】。
 聽聞其單字時,突然,琉的心發出吶喊。
 遊蕩在胸口中的痛楚並非幻痛,而是明確的感傷。
「傳言,其他派閥要組成集團變成『大戰』,好像是這麼說的……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傭兵們的話都是事實。
 想必就算是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場『戰爭遊戲(War Game)』是圍繞一位少年而爆發的吧。
 然後這場戰爭,也正是琉會從迷宮都市離開的理由。

 在歐拉麗舉辦的豐收之宴『女神祭』。
 女神芙蕾亞在該處果斷實行了『侵略』。
 那是都市全域的『魅惑』。
 只是為了將一位少年變成自己的東西,便扭曲了市民的認知,打造出只屬於自己的『箱庭』。
 那個『箱庭』雖藉由少年自身的強烈意志,與身為他主神的『悠久聖火』破除,但那並未使事態收尾。被竄改記憶變成操線人偶的人們――尤其是冒險者們的怒火直接爆發了。
 然後順著尋求少年的美神(芙蕾亞)之開戰要求,決定了即使在歐拉麗史上也最為特例的『派閥大戰』。

(雖然只是直到最近為止的日子……但感覺就像是遙遠過去發生的事情)
 琉回想發生在這約一個月間的事情,視線落到自己的手心。
【赫斯緹亞眷族】為首的派閥聯軍與【芙蕾亞眷族】的『派閥大戰』,琉當然是打算參加的。
 然而。
(憑現在的我,無法成為貝爾的助力……)
 在腦海中浮現的,是黑妖精(Dark Elf)與豬人(Boaz)――是敗於【芙蕾亞眷族】的眷族,自己體無完膚的慘狀。
 敵人的最大戰力是第一級冒險者。
 經驗與次數都不同。『技巧與策略』都遜色。
 更重要的,是憑還在Lv.4的自己不可能與Lv.6,以及Lv.7的真正怪物為敵。
 因此琉出了迷宮都市。
 為了自五年前就停下的,更新自己的【Status】。
「冒險者……不,旅人小姐啊。雖然說是來自歐拉麗,但妳之後打算要朝哪裡前進?」
 雖然從剛才開始,就感覺到傭兵們想聽說歐拉麗的事情,但琉沒有打算說出口。正確來說是由於如今也無法遏止的焦躁而沒有說出口的餘裕。
 是感覺到其氛圍嗎,傭兵首領的人類試圖轉變話題,在尋思著。
「我的目的地是……」
 琉在無意間,突然摸了腰際的小包包(Pouch)。
 在其中的,是一張筆記與地圖。
 負責了離開都市安排的友人(亞絲菲),是來自身為其主神的荷米斯的口信。
 他從五年前,將琉所寄出的『信』送達。
 送至琉自身,不知身在何處的『女神』身旁。
 筆記與地圖,記載了這位『女神』的所在。
 在這下界的當下,唯一能推動琉停止的時間的,她的『主神』的容身之處。
 琉將記於筆記上的名字,說出口。
「佐林根」

🔥

 劍製都市佐林根。
 從位於大陸最西端的迷宮都市(歐拉麗)看去,是跨越了嚴峻的阿爾弗山脈,位於更東邊的工業都市。如同其名是生產以劍為主武具的鍛造施們之都。
 時間已經到了日落。早上與商人和傭兵們道別的琉到達劍製之地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需要仰望的『都市門』。
「真是驚人的城牆……雖然沒有到歐拉麗巨大城牆的程度,但也有三十M嗎」
 只看大門的威容,就宛如城塞都市。
 守著巨大鐵門的矮人〔原文:Dwarf〕們雖然一度交錯手持的大斧,但當琉拿出從亞絲菲手中收下的卷軸(Scroll)――荷米斯所準備的通行許可證後,沒多久就許可通過了。
 走過建得像是與山岳一體化的都市門後,短暫走在整齊的大道上。
 稀疏存在的坑道入口。周圍的山岳地帶是存在礦脈嗎,在聽力被強化的昇華者(琉)耳中傳來十字稿聲與礦工們的呼喊聲。
 大道的兩側存在木造倉庫和搬運車(Truck),以先前到訪的都市門為界得以窺知周遭一帶有資源地。
 從這裡取得礦石用以製作武器想必也不會缺乏吧。都市門會那麼牢固,並且還那麼鄭重守著也能接受了。
 最終走完大道,該『劍之都』現身了。
「這就是佐林根……」
 低矮建築群,以及延伸到天際的無數黑煙。
 那便是劍製都市的第一印象。
 踏足其中,撲面而來的熱氣會頃刻間包管身體。石造建築物大多都建成平屋,從敞開的門與百葉窗響徹的是怒吼聲很吵鬧,熱氣的出口也是如此。即使不用看也知道是『爐』在燃燒著。
 鏗、鏗,來自其中響徹地槌聲。
 此起彼落的鍛造旋律告知了,周遭一帶的建築物是『工房』。
 錯身而過的人們都是職人的樣貌,只有琉腰際左右高的孩子們也身著作業服(Overtall)戴著帽子。不如說旅人裝扮的琉才明顯,到了會讓周圍側目的程度。
 住處靠近工作地點。
 大概佐林根來說工作地點和住所沒有一牆之隔。琉是這麼覺得的。
 對於居住在這座都市的人們來說『工房』正是家,即使並非如此也會在近處設有寢具的場所吧。要說就是市民皆『職人』,都有著職業。
 還有,與此伴隨也有許多神之眷族。眾多鍛造系【眷族】在佐林根設立據點非常有名。不是別的,連【赫菲斯托斯眷族】,也選擇簽下了包含資源的契約,眾多老顧客的工房,亦或者聽說是在支援著職人。佐林根的人好像也有很多成為她眷族的人。
「很像歐拉麗的【工業區】……」
 以工房和工廠為中心建起平屋的建築偏離了『美麗街道』這樣的單字。只重視機能,像是在歐拉麗東北地區擴展的『工業區』就這樣原封不動變成都市,這麼說也沒問題吧。都市本身的大小歐拉麗雖勝過,但佐林根比起歐拉麗更為廣闊。
 雖是樸素印象的都市造型,但在其中存在複數閃耀著翠玉色(Emerald Green)的『設施』。
 雖然被周圍建築物覆蓋而無法看見全貌,但對於琉來說就像是看到了沒有上半部分的沙漏。正因察覺到那『神秘』的光輝即使在都市中也是重要的設施。
(雖然絕對無法稱為美麗的都市,但被山岳環繞、森林拓展、河川流淌著……)
 從都市門到這工業地帶,佐林根都被自然圍繞著。
 自西邊到南邊的山岳,在東邊的是森林地帶,河川從北方流經讓都市獲得水源。礦石等資源、燒炭用的木材,以及鍛造水用的水源都湊齊,是很適合打造武器的環境吧。能理解劍製都市會建於此處的理由。
 脫離地下城這個犯規資源世界的話,佐林根比起歐拉麗更具備豐富自然。
 不過,同胞(妖精)好像不多,琉這麼想道。
 砍下大量樹木向空中升起黑煙,破壞世界本身便是汙穢。
 由於製鐵而砍伐森林及自然破壞,對於熱愛自然的妖精來說是禁忌之一。
 一邊仰望如今也升起的黑煙,琉覺得很難被這座都市接受,直率地想著。雖然自覺這便是無法通融的妖精潔癖,但避諱感無論如何都無法拭去。
「阿斯特莉亞大人為何會到這樣的場所……」
 斗篷壓得低低的,一邊以蒙面遮住面容,低語著。
 順著亞絲菲等人的話,雖然阿斯特莉亞大人就在此地,但說實話琉覺得『很不適合』。
 慈悲為懷的女神愛著下界,應該不會喜歡寄身於遙遙不及清淨的佐林根才對。她所司掌的事物乃『正義』,絕非『火炎』或『鍛造』。
 琉一邊懷著疑問,一邊前進。
 時而向錯身而過的人們搭話、請教記載於地圖上的位置、漸漸橫跨橢圓形街區。
 請教居民,地點就在穿越工業地區的場所。
 是尚未有明顯砍伐的東部森林地帶。
 對於女神並未住在大氣被污染的工業地帶,頃刻間胸口感到安心,又馬上繃緊神經。
 在視野的遙遠深處,捕捉到建在開闊場所的兩層造建築物。
 然後,還有覺得是『眷族』的少女。
「啊~~,究竟該怎麼辦……」
 種族是人類。
 鮮豔的藍髮綁在左側邊,身穿上好的裙子與戰鬥衣(Battle Clothes)。以白色為基調的衣裝想必就是【眷族】的制服吧,在左肩的角外套(毛衣〔註:查不到意思,也可能是指角袖;原文:Pelisse〕)刻有徽章(Emblem)。
 少女就宛如躲在父母身後的孩子般靜坐在樹根,雙手抱頭呻吟著。
「被下訂的武器……還沒完成。本來是還能再改幾次最終期限的吧? 所以說才不想讓父親他們在叫自己是雛鳥的啊……!」
 縱使稍有距離,但重複昇華(Rank Up)到了Lv.4的聽覺,還是能正確地捕捉到其被焦躁與悲傷浸染的獨白。知曉少女真面目的琉,一邊露出無法形容的表情,一邊靜靜地靠近。
「但是,然而,完全沒有幹勁也是事實,為何我要去做捨棄那位大人的傢伙的武器啊……!」
 然後,聽聞這句話後。
 呻吟著「嗯嗯」的人類少女,察覺到這邊的氣息,猛地抬頭。
「是,是誰? 妳……」
 慌慌張張站起身的少女詢問著身分。
 是害怕被聽到獨白的可能性嗎,其臉頰上淺淺地變紅。
 另一方面,琉也看見她的眼瞳――赤紅雙眸,被不可思議的感覺襲來。
 硬要說的話,應該稱作『既視感』。
「……我是琉・璃昂。前來造訪聽聞在此處的阿斯特莉亞大人」
 如今先放下竄過心胸的奇妙思念,琉自報了名號。
 向著顫抖的嘴唇,自覺到是在緊張,一邊宣告自己的真面目。
「是阿斯特莉亞大人的…………曾經的眷族」
 挾帶著些許沉默,追加了『曾經的』。
 聽到這裡的瞬間,少女的雙眼都瞪大了。
 她立刻就瞪著琉。
「歐拉麗的【疾風】……! 捨棄阿斯特莉亞大人的背叛者!」
 收下其話語,並沒有任何錯誤。琉自身不會去否定。
 若非如此,也不會用背負罪惡感的說法說是『曾經的眷族』。
 怎麼可能會被歡迎。顧慮到自己對敬愛主神的所做所為。
 少女想必也聽說過琉的經歷、所犯下的罪行了吧。
 豎起眉毛,浮現出顯而易見的生氣表情,如今也緊握著拳頭。
「到底是來――‼」
 ――來做什麼的。
 是想這麼說吧。
 然而卻沒有後續的話語。
 她伸出要抓起胸口的手,被琉的手刀彈開了。
「什麼……⁉」
「……」
 少女順勢按著被彈開的手,琉感到吃驚。
 比『只有認可之人才能碰觸肌膚』這個妖精之里的舊慣更快,對少女的敵意反應了。感到羞愧而看著自己戴著手套(Glove)的右手。
少女早已臉紅,與自我厭惡奮鬥的琉連辯解都說不出口,做出了笨拙至極的言行。
「……別碰我為妙。我一直以來,都會做得太過火……」
「那,那是怎樣啊⁉」
 琉雖是打算警告才選擇的話語,少女卻覺得是被汙辱為『低級』。拉高聲量感到激動。
 是不堪入目的,最爛邂逅。
 在腦海中浮現這樣話語的琉面前,不知是逞強還是不服輸,少女鬆開藍髮並重新綁起。
「可別因為先被阿斯特莉亞大人授予『恩惠』,就擺出前輩架子――‼」
 不對。
 雖然琉並未擺出架式,這般否定了,
「瑟西爾! 怎麼了!」
「在大本營(Home)前鬧出什麼騷動了⁉」
 在那之前,其他少女們現身了。
 小人族(帕魯姆)與獸人。
 身穿與眼前少女相同制服的亞人們,一邊拿著採集果實或樹果的籠子跑了過來。
 呼喚逼近琉只差一步的『塞西爾』的少女,阻止了伸出的手。
 就這樣不間斷瞪著琉,向站在身旁的少女們告知。
「那個妖精,是琉・璃昂」
「「……!」」
「別讓她跑了,幫我看好。我……前去阿斯特莉亞大人的所在處」
 咒罵般宣告琉的名字,其他少女們也感到吃驚。
 琉,也再度對女神之名吃驚而令手有了反應。
 在木造會館中的藍髮少女對面。剩下的少女們互看彼此,露出壞心眼的表情遵守了吩咐。
 與琉一同趕赴會館――大本營(Home)為止,在左右圍著。琉什麼都沒說。即使被偷看,即使度過非常嚴峻的無言時間,也凝視著少女不在的大本營(Home)的大門。
 左胸的深處在高鳴。
 喉嚨微妙地乾渴,也因此琉出手汗。
 不知不覺間,用單手按住了胸口。
那個時刻要來了――)
 不知那是履行斷罪的瞬間,亦或是感動的重逢。
 不過琉希望是前者。事到如今還敢前來的自己不應該去祈願後者,將思考導向罪惡感的自責。
 這樣就連在意少年(貝爾)的資格都沒有了,這般自嘲後取回些許餘裕,但最後還是未能脫離極度緊張。
 亦或者,這個等待時間,正是對琉的最大懲罰呢。
 如同等待判決的罪人佇立在會館前沒多久。
 嘎,發出聲音,玄關敞開了。
「……!」
 如同仕從般敞開大門的,是先前的藍髮少女。
 那麼在其身後會現身的,就只會是她,以及琉的『主人』了。
 長長的胡桃色髮絲。
 比琉的天藍色眼瞳更為澄澈,如同星海般的雙眸。
 身著清潔且清廉之純白服裝的那副模樣,與記憶中的她別無二致。
 在不變的超越存在(Deus Dea)女神面前,琉用著顫抖的手指鬆下蒙面,伴隨各種感情,動起嘴唇說出其名。
「阿斯特莉亞大人……」
 日薄西山。
 女神阿斯特莉亞,在黃昏色的光中,露出安穩的微笑。

🔥

「好久不見了呢,琉」
 瞪大雙眼,站起身來,面朝被留在夕陽夾縫間的琉。
 阿斯特莉亞發出鈴鐺般的美妙聲色。
 就宛如回顧直到五年前為止的每一天,懷著琉所知道的溫柔笑容與聲音。
 與此同時,就如同對回歸故鄉的其子傾訴般,說出了下一句話。
「還有……歡迎回來,琉」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琉的眼瞳變得濕潤。
 纖細的雙腿感覺快要折斷般。
 ――被原諒了
 竟然被原諒了,馬上就理解到了。
 希望被斥責。希望能被甩巴掌。讓亞莉榭她們死去,只有自己難堪地活下來,自我中心――只是為了復仇――便遠離女神(她)的自己,希望能被天之審判制裁。
 然而阿斯特莉亞,卻如同等待孩子返鄉的母親般,歡迎了琉。
 好煎熬。好痛苦。好難為情。
 還有,膚淺到會對自己失望程度的――喜悅。
「結束旅途了嗎?」
「……是的……」
「妳的『正義』,有找到嗎?」
「……是,是的……!」
 阿斯特莉亞緩緩靠近。
 停在伸手不可及的距離。
 琉發不出聲。眼神無法聚焦了。
 想謝罪的事情、想傳達的事情明明滿山滿谷,卻光是感覺會溢出某物而按著胸口就拚盡全力了。光是看著阿斯特莉亞的尊顏(面容),心身便不聽使喚了。
 阿斯特莉亞朝著這樣的琉,敞開雙手。
「很努力了呢,琉」
「!」
「想必亞莉榭她們,看到現在的妳,在星海的另一端也一定會露出笑容吧」
 被抱住了。
 依靠著阿斯特莉亞的身體。向女神取暖。
 此時,琉的眼瞳潰堤了。
 連長久以來工作的酒館同僚都未曾看過的斗大淚珠,嘩啦嘩啦地自天藍色水面滴落。即使知道會弄髒阿斯特莉亞的衣物,也止不住透明淚水。
 只能哽咽著咬緊牙關。
 然而女神環繞後背的雙手像是在安撫孩子般,無數次從頭頂撫摸到髮梢。
 所以琉,畏畏縮縮地用著顫抖的雙手,猶豫不決地伸向阿斯特莉亞的腰際,終於填補了彼此的間隙。
「有很多累積起來的話呢。想必妳也有吧? 但是……現在,是不是不太好說話?」
「是,是的……! 非常,抱歉……‼」
「沒關係的。這樣就好了。畢竟即使是對於神(我)來說,這五年……感覺也比悠久更漫長呢」
 阿斯特莉亞在一一聽聞話語的尖耳旁,閉起眼睛,知道現在也仍笑著。阿斯特莉亞打從心底對這場重逢感到喜悅,透過溫暖傳達過來了。
 琉想著想必離家出走,難為情返家的孩子也會懷有這樣的心情。
 自己的情況並非是對於誕生故鄉的妖精之里,而是阿斯特莉亞的胸懷。
 只有這點是不同的。
 琉喘著氣息,向女神的腰際傾注力量。
(被阿斯特莉亞大人抱住了……! 被阿斯特莉亞大人的胸部……!)
(好大……! 不對不對,別去羨慕……!)
(明明連我們都很敬畏而做不到,卻像一見鍾情的戀人般合體,這個寡不知恥妖精是怎樣……! 這傢伙才不是妖精! 是色情妖精喔,色情妖精‼)
 ――另一方面,被一直晾在蚊帳外的三位少女們,超絕凝視著相互擁抱的琉與阿斯特莉亞,被衝擊貫穿。
 被包裹在難受、豐滿、非常柔軟的女神胸谷間,琉能斷言在這個瞬間被下界最大的幸福包裹了。眷族的少女們一同被震懾並露出羨慕的神情。
 特別是被稱作塞西爾的少女眼神超越了羨慕,好像昇華成了嫉妒之火,在心中一股腦低語著過激言論。
「塞西爾」
「――在⁉ 怎、怎麼了嗎,阿斯特莉亞大人⁉」
 雖然少女如同血海深仇般看著色情妖精琉,但對阿斯特莉亞的聲音感到驚訝而痙攣,恢復正常。
 阿斯特莉亞對恢復不經意的佇立體態的她說著,並鬆開琉的身體。
「大本營(Home)的一個房間,請去準備。要讓琉住下來哦」
「咦咦咦⁉ 恕、恕我直言,阿斯特莉亞大人! 就為了沒有聯絡突然到來的不敬妖精,有這個必要嗎……!」
「不行哦,塞西爾。那個說法。琉可是妳們的『前輩』哦?」
 阿斯特莉亞對不假思索就挺身而出的少女,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
 與話語不一的溫柔聲音,抗議的少女、其他人都不再出聲了。
「想必今天會是漫漫長夜吧。畢竟琉也是這樣的狀態,想讓她身體休息一下。所以,拜託了」
 這次並非是琉,而是輪到少女無言了。
 像是想說什麼般,一看到――琉的手腳――從迷宮都市(歐拉麗)如疾風般持續奔馳的破破亂亂手套(Glove)與靴子,便闔上了嘴。
「………………知道了」
 放下無數疑問,少女毫不隱藏百般不願,勉強地照做了。
 阿斯特莉亞露出苦笑,將眼瞳朝向其他少女們說「夏娃她們也拜託了哦?」。
 獸人與小人族(帕魯姆)的兩人異口同聲「好,好的!」。
「那麼,琉。走吧? 要先清洗身體嗎?」
「……好的,阿斯特莉亞大人」
 阿斯特莉亞突然握起琉的手,朝大本營(Home)邁出步伐。
 琉太晚才想起被其他人看到,變得臉紅,如同怕生的貓般乖乖服從。

📦


『星眠之屋』。
 自五年前離開歐拉麗,阿斯特莉亞來到這劍製都市(佐林根)的新據點,就這麼命名了。
 由都市工業地帶看去是存在於向東邊拓展的森林深處,高度是兩層。雖然不及【赫斯緹亞眷族】的如今大本營(Home)【灶火之館】,但相比普通旅店十分巨大。雖然有石造與木造的差異,但就彷彿過去【阿斯特莉亞眷族】的大本營(Home)『星塵之庭』,琉感到非常懷念。
 如今,這個『星眠之屋』中除了阿斯特莉亞與琉,合計有六位人類與亞人(Demi-Human)居住、生活著。
 然後這六位少女們,全員都是阿斯特莉亞的眷族。
「那麼,是來到此地成立嶄新的【眷族】嗎?」
「新成立,對我來說並非如此呢。畢竟不只妳,就連亞莉榭她們對於我來說都是重要的孩子們(眷族)」
 清潔身體、拂去因強行軍旅途而沾染的汙穢後,被招往阿斯特莉亞的神室。
 夕陽已經完全落下了,外頭早已是月亮高掛的夜晚。
 貓頭鷹的叫聲輕聲地響徹森林的寂靜,被會館所環繞的琉與阿斯特莉亞隔著桌子。
「我的派閥無論現在過去,都會是琉你們所稱呼的【阿斯特莉亞眷族】。……不過從旁人看來,看起來就像是新生派閥也是沒辦法的呢」
 亞莉榭她們死在地下城,就連最後倖存的自己也離去,認為在這劍製都市(佐林根)招收眷族的阿斯特莉亞是『重新來過』,世間是這麼認知的。
 對於自己是直接原因,琉因為很聰明而對微笑中流露出稍許寂寥的阿斯特莉亞不發一語,只能懷抱慚愧的念頭。
「總而言之,塞西爾她們說到底就是妳們的『後進』。與亞莉榭她們不同,大家都懷著各式各樣的思念,探索各自的『正義』」
 阿斯特莉亞對浮現陰沉表情的琉,是這麼評價新生【阿斯特莉亞眷族】的。
(『後進』……是不太習慣的字詞。亞莉榭她們還在時,最晚被授予阿斯特莉亞大人『恩惠』的正是自己)
 不如說反而有自己被稱作『後進』的立場,曾是年輕人的自覺。
 畢竟會被小人族(帕魯姆)的萊拉和獸人的妮茲她們,常常稱呼『最小的』來捉弄。
 至少擺不出『前輩架子』,琉是這麼確信的。
 如今也是。
 少女們所準備的晚餐,一邊感到抱歉並與阿斯特莉亞兩人獨處。會這麼說,也是因為現狀是琉與其他團員們看起來都板著臉。
 至少並不難想像會被稱作塞西爾的少女會緊咬不放。不好的邂逅,再加上被阿斯特莉亞特別對待――在她們眼中是這麼看的――因為太過決定性了,會特別敵視琉。
 對她們的態度不滿、責備更是從未想過。
 如果琉身處相同立場,果然還是會去責怪吧。
 因自己的任性而拋下女神一次,還敢前來的前輩。
 無論如何,阿斯特莉亞的計策好像是覺得要『後進』們冷靜對話還很難,就這樣一人與一柱進餐。
「阿斯特莉亞大人……為何會到這劍製都市(佐林根)?」
「有無論如何都得來的事情。雖然還沒結束……但等那時到來,琉也會理解的」
「……?」
 進餐全都結束後,琉與阿斯特莉亞交談了許多事情。
 琉詢問的是阿斯特莉亞所度過的五年,阿斯特莉亞詢問的則是琉的近況。
 復仇之火燃身,一度化成灰燼、燃燒殆盡後,琉與阿斯特莉亞互相寄書信。雖做不到再度背負『正義』之名,但認為見證亞莉榭她們所守護的歐拉麗便是自己的職責,與此同時也向身為主神的阿斯特莉亞贖罪與報幹無可救藥的自己所處的環境。
 不是向其他人,正是委託了亞絲菲她們【荷米斯眷族】――由於只有荷米斯知道阿斯特莉亞的所在處才能送達――雖然持續來回書信,但果然只憑寫在有限便條上的文字無法傳達的情報與思念還是數不勝數。
 所以兩人對話了。
 阿斯特莉亞並非多話的神明,琉雖是比她更寡言的人,但即使如此仍持續對話。
 如同要填補空白的五年,說出許多話語。
 結束黑暗期的歐拉麗。寄居的酒館。交到了亞莉榭她們之外的知己與熟人。
 重複著書信上寫過的日常,但即使如此也想將自己的所見所聞、感知的事物傳達給阿斯特莉亞。
「是嗎。能握住妳的手的孩子,除了亞莉榭也還有……」
「是的。突然被襪住,真的很驚訝。不過貝爾是值得尊敬的人類。明明是打算引導成奮勇的冒險者,但不知何時變成我被引導……」
「呵呵……琉很喜歡那孩子呢」
「――嘔嗚⁉ 阿,阿斯特莉亞大人⁉ 突、突、突然說出什麼話⁉」
「畢竟,琉在訴說那個叫貝爾的孩子的語調,非常地溫柔,有點甜蜜。書信上也有稍微提過那孩子的事,哎呀? 這麼一想……筆跡才會那麼柔和呢。現在的琉,就像是熱戀的女孩」
「啊,啊……阿斯特莉亞大人……!」
 結果開始這樣的對話,琉發出了就如同話題中少年般的難為情聲音。
 連耳朵都紅透並感到羞恥,覺得很不可思議。
 五年前,亞莉榭她們還活著時,並沒有與阿斯特莉亞大人說著這樣話題的經驗。
 是不擅於開口還是忙碌呢,決非是這樣的理由,是因為【阿斯特莉亞眷族】的所有人都希望被女神關照。
 亞莉榭不用多說,年長組的妮茲和樂婭娜、與琉歲數接近的諾茵、阿絲泰、依絲卡也是,就連最年幼的賽爾緹也是,只要阿斯特莉亞坐在長椅(沙發)就會嘣! 像貓咪般坐在身旁,展開各式各樣的話題,時而接受諮詢。就連那個輝夜和萊拉,一不留神就會從旁提出建議。
 阿斯特莉亞真的是『母親』。對於琉等人來說。
 讓人撒嬌、斥責,最重要的是會匡正一切。
 所以琉等人才會愛慕著阿斯特莉亞。成為了心靈支柱。

 ――『向正義之劍與羽翼發誓』。
 亞莉榭一有機會,也會常常說出這句誓約話語。
「竟然會有由琉說出這句話的日子到來……真的很開心。很棒哦,琉」
 對著現在如同少女般竊竊笑著的女神,臉紅的琉一回過神,便露出了微笑。
 未能充分交談,但想必那位『後進』,也一定很敬愛阿斯特莉亞。只有這點是能確信的。
 希望這般溫暖、安穩的時間能持續下去――這麼想著的琉,靜靜地閉上了眼。
 必須宣告終結從現實移開眼神的時間
 即使非常可惜,也不成放手的理由。
「阿斯特莉亞大人……有希望您能聽的事情」
「……可以哦。說吧」
 端正姿態的琉轉變氛圍,阿斯特莉亞也感知到了吧。
 止住微笑,如同鏡子般呈現出傾聽的姿態。
「雖然要說的話會很漫長……關於如今的歐拉麗。以及關於名為『希兒』,這位我的知己」
 亞莉榭之外,能握住自己手的人物有兩位。
 說過貝爾了,刻意迴避提及另一位人物――不,神物,琉開始緩緩道來。
 結束復仇後,拯救自己的淺灰髮的女孩。
 帶給琉重生日子與光芒的知己是神明,是阿斯特莉亞也很熟知的女神。
 她的『愛』暴走了,圍繞那位少年(貝爾),如今發起動搖迷宮都市的『大戰』――。
 死命遏制焦躁的情感,琉盡可能地整理現狀並傳達。
「……【芙蕾亞眷族】發起捲入歐拉麗的戰爭遊戲(War Game),雖然這樣的流言也有傳到佐林根,但卻是真的啊。而且竟然連那個赫斯緹雅,與妳都成了當事人」
 是來到這裡的途中,幫助過的商人與傭兵們也有掌握的情報。會傳到阿斯特莉亞耳邊也不足為奇。
 從琉口中聽聞事情全貌的女神,以能看出悲傷的表情閉上眼瞼。
 這是對要舉情從未有過『派閥大戰』的歐拉麗的嘆息嗎,亦或是對交流過的女神之憐憫呢。
 無法估量其心中所想,琉不得不說出前來造訪阿斯特莉亞的『目的』
「就如我所說的,我必須馬上回到歐拉麗,與貝爾他們奮鬥。所以……希望能更新我的【能力值】」
 將自五年前停止的能力(力量)――。
 琉並未從如同星海般的眼瞳移開視線,傾注力量說著。
 在『希兒』的侵略與蹂躪開始前後,琉品嘗了整整三次敗北。
 【猛者(王者)】奧它一次,【黑妖魔劍(Dáinsleif)】赫格尼・拉格納兩次。
 對於後者,第二次的敗北雖然還是由於【劍姬】等人的救援才有驚無險,但琉也認同無法再出手了。面對守護『希兒』的強韌勇士(Einherjar)們,【疾風】盡數敗北。
「維持現狀的話,想必我會再度慘敗於【猛者(王者)】等人手下吧。敵我力量差距就是如此巨大。照這樣下去……無法成為貝爾他們的力量」
「……」
「阻止希兒,更是癡人說夢!」
 面對女神的語調,逐漸帶有熱情。
 雖是直到今天為止都作為Lv.4持續戰鬥,跨越無數殘酷的琉,但趕到了明確的極限。維持現狀的話會改變不了任何事情,到了能這般確信的程度。
「我要在她的臉上賞巴掌……! 想去質問真意……!」
 所以琉才造訪了阿斯特莉亞。
 伴隨過去的清算,為了獲得嶄新力量。
「拜託了,阿斯特莉亞大人! 請於我愚鈍的後背上,再度授予您的神血(血)……‼」
 琉一字一句都參雜著當時的悔恨,並站起身來。
 一陣沉默。
 阿斯特莉亞,接下,並回望妖精的眼神。
「……我知道了」
 最終,點頭了。
 此時,在胸口中流竄的感情是單純的安心嗎,還是因為依靠了神明呢,亦或是對任性自己的罪惡感呢,琉無法分辨。
 所以,只能致上深沉的感謝,脫下上衣。
「久違五年了呢。琉將後背委身於我」
「是的……」
「身體,稍微變瘦了? 有好好吃飯嗎?」
「因為有希兒她們的事情……或許很久沒吃了」
「是嗎……。抱歉,太不注意了」
「不……阿斯特莉亞大人無需在意……」
 整理空蕩蕩的餐具,將兩張椅子放到房間中央,雙方都沒有刻意先坐下。
 阿斯特莉亞是在顧慮琉的心情嗎,一邊進行【能力值】更新的準備並持續拋出閒聊的話題。琉上半身赤裸的樣子,將能覆蓋脖子的髮絲從右肩梳到前方,以單手按著胸口,承蒙其關照。
 對於馬上就能知道的『結果』,無法抑止騷動的心跳。
 熟練度上升多少了呢?
 『發展能力』的有無?
 發掘嶄新『魔法』與『技能』?
 視這次的更新結果可說是能決定琉的命運。
 在『派閥大戰』中能貢獻多少呢,此處便是分水嶺。
 不知不覺間緊握拳頭,琉此刻只在祈禱。
 自從不再從事冒險者,雖說只是在旅途中停下腳步,但為了貝爾他們而持續戰鬥的份也罷,希望能有所回報。
(希望能予以我力量。予以為了幫助貝爾他們、阻止希兒的武器! 想馬上從此處出發,盡早回到她們身邊――‼)
 琉關心的是【能力值】更新之後的未來――即飛奔前去『大戰』。焦躁,意識飛向註定的殘酷。
 女神的眼瞳,看著這般僵硬的後背。
「要開始了哦」
 琉對短短宣言,止住氣息。
 頃刻,赤紅血液纏繞在女神纖細的手指上遊走在妖精的背上。
 首先感知到的,是上鎖鎖頭(Lock)被解鎖的感覺。
 接下來浮現的是星之劍與羽翼的象徵(Symbol),神血(Ichor)如同在水面般掀起波紋。
 被追加的【神聖文字(Hieroglyph)】。
 被抽出而逐漸成為血肉的【經驗值(Excelia)】。
 如同翻頁(Page)般,數不盡的文字傾瀉而出。
 【能力值】的更新是很漫長的。
 在琉的經驗中也需要最久的時間。
 就如阿斯特莉亞所言,五年份量的【能力值】更新,是五年間持續積累的【經驗值(Excelia)】。其反作用力是通常更新作業所無法比擬的,對於不發一語的琉來說感覺就像是永恆。
 阿斯特莉亞也變得沉默,讀取記載於琉背後的『眷族故事(Familiar Myth)』逐漸翻新――。
「唔」
「……?」
 就是此時。
 阿斯特莉亞的手指不自然地停下。
 在身後,馬上就感覺到迸發出微小驚訝的氣息。
 而且有『兩次』。
 孕育出兩種衝擊令女神感到驚訝,琉僅側臉看向背後的瞬間,阿斯特莉亞像是沒發生事情般再度開始作業。
 琉懷抱的疑問,卻並非是能忽視的。
 不是因為別的,正是由於『全能感』的擴張。
「唔唔――‼」
 昇華了
 直達心靈深處、靈魂都被解鎖的感覺後,這般確信後萌芽的是在琉體內從未有過的『熱量』。
 『第一級』在迷宮都市(歐拉麗)會被明確劃分界線的境界。
 能踏足另一側又是怎樣的感覺呢,琉無須化作言語也能領悟到。
 不久,女神的手指並完全停下動作。
「……結束了哦」
 靜謐,然而卻響起了深長的吐息。
 能說是為了眷族而付出的漫長集中力導致的勞累。琉知曉這位女神的心神勞累,並未去在意刻劃在自身的【神之恩惠(Falna)】結果。
 為了保持冷靜而大口吸氣,鬆開緊緊握起的拳頭,結果仍尚未冷靜。要問為何的話就像從事前準備的細長水瓶中添水,是為了阿斯特莉亞而獻身,用單手隱藏胸口的赤裸狀態。
 知道如果是平常的琉,便會覺得不能污染神明的眼睛,馬上就會穿上衣服,阿斯特莉亞不經意地「呵呵」苦笑。
 端坐在椅子上,取回平靜,實際是為了惹人憐愛的孩子,馬上複寫『結果』到更新用紙上。
「這就是現在琉的【能力值】哦」
 琉下定決心,收下遞出的用紙。

 琉・璃昂
 Lv.5
 力量:I0 耐久:I0 靈巧:I0 敏捷:I0 魔力::I0
 獵人:G 耐異常:G 魔防:I 魔導:I

《魔法》
【光明之風〔原文:Luminous Wind〕】
 ・廣域攻擊魔法。
 ・風・光屬性。
【諾亞治癒〔原文:Noa Heal〕】
 ・回復魔法。
 ・地形效果。森林地帶中效力補正。

《技能》
【妖精星唱(Fairy Serenade)】
 ・魔法效果增幅。
 ・夜間、強化補正增幅。
【精神裝填(Mind Load)】
 ・攻擊時,能藉由消費精神力(Mind)來提升『力量』。
 ・包含精神力(Mind)消費量在內,任意發動(Active Trigger)。
【疾風奮迅(Airy Mana)】
 ・疾走時,越是提升速度攻擊力就越是會補正。
【正義繼巡(Astrae Varmas)】
 ・器力共鳴(Faruna Effect)。
 ・對存在於發掘者一定範圍內的同神血(Ichor)眷族所持有的技能效果增幅。
 ・對存在於發掘者一定範圍內的同神血(Ichor)眷族追加『魔力』及精神力(Mind)。
 ・對存在於發掘者一定範圍內的全眷族賦予對精神污染的中等抗性(Resist)。
 ・常時發動(Passive On)。
 ・增幅值及追加值及賦予率及效果範圍隨位階(Level)反映。

(Lv.5――‼)
 這個數字映入眼簾的瞬間,琉感到最為強烈的心跳聲,並感受到強烈的安心感。
 首先到了最低限度
 達成最低限度的昇華,能被容許站上戰場。
 去往與那強韌勇士(Einherjar)們的決戰舞台。
 琉,自身覺得是停滯的這五年,絕對沒有白費。
 抵達Lv.5的事實,這是這麼讓人感到慰藉。
 原本與阿斯特莉亞道別前,琉就早已達到Lv.4的最上位。在那之後包含【樓陀羅眷族】在內的黑暗派閥(Evilus)討伐,寄居在『豐饒女主人』後從不間斷的騷動ⅹ麻煩事(手忙腳亂),最為激烈的這半年間。琉獲得了對於【升級〔原文:Rank Up〕】來說過於充分的必要上位【經驗值(Excelia)】。
 如今也仍噗通噗通吶喊的胸口深處,慢慢冷靜下來的琉,讓視線重新遊走在更新用紙上。
(基本能力……熟練度是全能力值(All)0。一想到這是【升級】之後也是沒辦法的呢)
 想必會反映Lv.4的數值――也就是由阿斯特莉亞將其復原並作為潛在值(Extra Point)了才對。
 Lv.4的最終能力值或許之後再問比較好,一邊這麼想著,著眼於其他項目。
「習得的『發展能力』是……『魔導』」
「嗯。因為在這次【升級】中只有兩個選擇,優先選了與魔法有關的了。雖然擅自決定,但沒關係嗎?」
「當然。有這個能力的話,我的魔法也會被強化到更上一層」
 在【升級】之際會產生習得權的『發展能力』之中,琉新獲得的是『魔導』。
 對於成為Lv.2以上的魔導士來說是必備的能力,能讓魔法發動時展開魔法陣(Magic Circle)化為可能。魔力增幅與精神力(Mind)效率化等,能挾帶術者魔力色的魔法陣(Magic Circle)恩惠是無法估量的。魔法戰也是從獲得這能力開始才能說是『重頭戲』。
 雖然作為『並行詠唱』的使用者,至今為止琉都屬於『能使用魔法的前衛』,但這下就能正式自稱為『魔法劍士』了。
 雖然對職能和稱號本身沒有興趣,但能強化琉所持有的最大火力必殺(光明之風)已經十分值得感到喜悅了。
(更重要的是,雖然沒有發掘『魔法』……但這第四個『技能』是……)
 然後在最後。
 新刻劃在『技能』槽位的【正義繼巡(Astrae Varmas)】。
 就如期能力所記載般,非常複雜,且多重結構。
 阿斯特莉亞確認到的,能向具有與琉所寄宿的同神血(Ichor)眷族,賦予其本人持有『技能』效果的增幅與魔法方面的強化,並且對精神汙染的中等抗性(Resisit)無需神血(Ichor)條件也能賦予。後者縱使是身為敵人也行。
 這個『技能』的強化對象看來連琉自身也包含其中,得以窺見是非常強力的『技能』。
 不過琉在『技能』能力的相異處中,不得不回想起某位人物。
(阿荻……)
 那是對於琉來說的重要之人的名字。
 是以前,潛入最大賭場(Grand Casino)之際放過一馬的【迦尼薩眷族】團長夏克緹・法爾瑪。身為琉尊敬的人類之一的她,曾有過妹妹。
 那正是阿荻・法爾瑪。
 是能與亞莉榭她們並列能稱作知己的存在,她也在七年前的『正義』與『惡』的爭鬥中殞命了。
 琉有在黃昏天空之下,被這樣的她,教導過事情。
 『正義在流轉』――這般。
 其話語也是支撐著琉的教誨。
 這麼說來新發現的這個『技能』,也是琉繼承了阿荻的正義,讓人強烈想著是否就是流轉的證據。在結束『正義之旅』的這個時機(Timing),友人(阿荻)的教誨是否也在【能力值】中萌芽了呢。
 淚腺雖被刺激,但藉由緊閉眼緊來遮掩。
 琉還尚未成就任何事。〔註:這句話在三週年洛基眷族的三位老兵、五週年高爾騎士團的三位老兵、尤里、格爾穆斯也說過〕
 那麼,就還不能哭泣。
「……阿斯特莉亞大人,非常感謝。平安,成功獲得了如願的力量」
 說出真心話。
 但即使如此還是難以面對【芙蕾亞眷族】。
 琉作為冒險者,是這麼認知的。
 與琉等人戰到這般地步的強韌勇士(Einherjar)就是規格外的存在,是都市最強的軍勢。若論各自的戰鬥能力,更甚能超越那個都市最大派閥(洛基眷族)。
 不過,也知道在此之上的力量,只不過是奢望。
 達成當初目的的琉,終於注意到仍是赤裸,耳朵尖端都紅透了。
 迅速換衣,重新面朝阿斯特莉亞。
「非常抱歉讓您看到慌張的樣子,我現在馬上就回歐拉麗――」
 ――要回去了。
 迅速驅使心急的手腳,想這麼說道。
 想這麼說出口的,但被阻止了。
 靜謐之聲響起。
 與先前別無二致。
 也未灌注神威。
 然而,眼前的女神說出自己的名字,琉便停下了一切舉止。
 被如同星海般的雙眸注視後,神明宣告了。
「妳,還不能去歐拉麗」
「……⁉」
「還請妳,留在這劍製都市(佐林根)」
 懷疑起了耳朵。

 被說了什麼,連去理解都拒絕了。
 四肢如野獸般顫抖著,阿斯特莉亞用別無二致的聲音述說著。
「要阻止妳所說的『希兒』……我所知的『女神』的話,妳就必須留在此處。就這樣回到歐拉麗,也無法顛覆戰局」
「唔……! 那早已非常清楚! 敵人強大,所以才想盡早回到貝爾他們的身邊,必須協力準備策略!」
 神諭斷言彰顯了敗北的命運。
 雖說有自覺,但從阿斯特莉亞的口中告知對琉有著意外的動搖,擾亂心胸,一回過神就發現音量拉大了。
「馬上就會決定『派閥大戰』的詳情了,是不知何時會開始戰爭的狀況! 準備的時間不管有多少都不夠!」
「請在此處做那個準備。是在這麼說」
「什……⁉」
 ――阿斯特莉亞大人說了什麼⁉
 琉如今對無法止住敬愛的女神,感到混亂。
 明明都說有回去的必要,卻說要留下。
 明明都說沒時間了,卻吩咐要浪費
 全都支離破碎。不知她的神意。然而,琉明明理直氣壯地說道,卻宛如身陷說『錯』的錯覺。
 阿斯特莉亞就是如此毫無迷惘、堅毅、冷靜。
 女神如今,用站姿筆直看著畏縮的琉。
「唔……恕我直言,留在此處沒有能獲得的事物!」
「刻意沒刻上妳有發掘可能的『魔法』。如果我這麼說呢?」
「唔⁉」
 這次,令琉無言了。
「順帶一提,那個『魔法』是非常強大的力量。與這次發掘的『技能』一樣,能說是妳結束『正義之旅』的集大成。若有這個,想必就能觸及芙蕾亞的強韌勇士(Einherjar)……神(我)是這麼認為的」
 琉腦袋一片空白,正因為阿斯特莉亞知道『琉腦袋會一片空白』,才會先吩咐『留在此處』的『結論』,在心中某處領悟到。
 就如同人質。
 如果說真的那個『魔法』蘊含著起死回生的力量,琉就不得不遵從阿斯特莉亞的神意。
 即使多麼想回到貝爾他們的身邊,也得直到女神滿意為止在劍製都市(佐林根)度日!
「為何,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
 阿斯特莉亞不會說虛偽的謊言。
 阿斯特莉亞不會惡作劇。
 所以,琉是真的有發掘可能的『魔法』存在著。
 所以對於其行為,想必也有琉無法看透的意義。
 然而,即使知道這點,琉也不得不說。
「明明沒有時間了,明明都如此想要力量……為什麼,不給予我那個『魔法』……⁉」
 如同依靠般,懇求著。
「因為若非如今的狀態是用不出來的。妳急切、焦躁會使眼眸蒙上陰影」
 阿斯特莉亞,很直接地這麼解釋。

「更重要的是,現在的琉……忘了亞莉榭她們」

 狂暴的衝動,一瞬間靜止了。
 天藍色瞳孔,大大地睜開了。
 聽聞其名,妖精纖細尖銳的耳朵,將剛才的話當作幻聽。
 ――冷靜點,璃昂。
 注意到紅髮少女,突然握住小指。
 ――一如往常的半調子。
 注意到黑髮劍客,彷彿在嬌聲驕氣。
 ――這不是稍微成長了嗎,最小的~?
 注意到小人少女,一邊笑著並叉腰。
 剩下的七位少女們,也摸了琉的肩膀或頭便緩緩離去。是這麼感覺的。
 在這房間中只有琉和阿斯特莉亞,明明應該很寂寥,但卻如同回到五年前的那個場所般。大家都在的『星塵之庭』。
 結束【能力值】更新的後備,寄宿著十股熱量。
「琉,覺得不講理也無妨。不會要妳相信我。與此相對,請回想起亞莉榭她們的身影。然後如果,能聽到那些孩子的聲音……還請側耳傾聽」
 緩緩從椅子起身的阿斯特莉亞,在琉的面前這麼說道。
 琉手中更新用紙不知何時滑落了,用右手拿起,壓在胸口。
 是無意識的行動。
 已經聽不到幻聽了。
 然而在琉心中的肆虐風暴,看起來暫時止住了。
 終於,阿斯特莉亞算準時機,提出今後的預定。
「『器皿』昇華了,身心之間應該會產生『偏差』。首先就將這個『偏差』,在此處消除吧」
「…………這樣的話,在地下城還比較有效率」
「是呢。這點無法否定呢」
 琉很罕見地頂嘴後,阿斯特莉亞露出苦笑。
 阿斯特莉亞的神意,果然還是不懂。
 有所不滿。
 即使是稍微冷靜的現在,也無法接受。
 然而無論多麼不服,還是由對阿斯特莉亞的信賴勝出。
 琉就是與眼前的女神,交織了此等時間與羈絆。
「我現在,第一次對阿斯特莉亞大人抱有反抗心」
「就像初次邂逅時?」
「那、那是……! ……是的。就像那時,難以坦率接受您的話語」
 剛來到歐拉麗的時候,是雨天。
 對其他種族的人、更是對自己感到絕望而感到迷惘的琉,在該處與阿斯特莉亞初次邂逅,迸發了遷怒的話語。
 琉去深掘那件事便會因羞恥而臉紅,然而面對著溫柔看望著我的女神,吐露心中的話語。
「但是,我相信您。不相信您的我……就連正義的眷族、高貴的妖精都稱不上。不知通融……是比矮人更頑固的妖精」
「……呵呵呵。沒想到能從琉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話」
 改變了呢。
 成長了呢。
 阿斯特莉亞這般低語,撫摸琉長長的秀髮。
「謝謝妳,琉」
 閉起單眼,琉委身於手掌的溫暖,即使如此也行了禮,從阿斯特莉亞的面前離去。
 說著「失禮了」,打開門,離房。
 直到剛才為止都豎起耳朵偷聽的少女們(某人)慌慌張張地離去後。
「貝爾……希兒……。 再等一下,請再等我一下」
 從走廊的窗戶看向可見的星空,琉如同道歉般低語著。




琉・璃昂

所屬:【阿斯特莉亞眷族】
種族:妖精
職業:『豐饒女主人』店員
到達樓層:41層
武器:星劍《阿爾維斯・朱斯提提亞》
《小太刀・雙葉》
所持金額:27000法利

能力值[Status]
Lv.6
力量 耐久
I5 I0
靈巧 敏捷
I7 I15
魔力
I14
獵人 耐異常
魔防 魔導
連攻

魔法[Magic]
光明之風〔原文:Luminous Wind〕
廣域攻擊魔法。
風・光屬性。
諾亞治癒〔原文:Noa Heal〕
回復魔法。
地形效果。森林地帶中效力補正。
阿斯特莉亞回憶錄〔原文:Astraea Record〕 正義繼承。

技能[Skill]
妖精星唱(Fairy Serenade) 魔法效果增幅。
夜間、強化補正增幅。
精神裝填(Mind Load) 攻擊時,能消費精神力(Mind)讓『力量』上升。
包含精神力(Mind)消費量在內,任意發動(Active Trigger)。
疾風奮迅(Airy Mana) 疾走時,越是提升速度攻擊力就越是會補正。
正義繼巡(Astrae Varmas) 器力共鳴(Falna Effect)。
對存在於發掘者一定範圍內的同神血(Ichor)眷族所持有的技能效果增幅。
對存在於發掘者一定範圍內的同神血(Ichor)眷族追加『魔力』及精神力(Mind)。
對存在於發掘者一定範圍內的全眷族賦予對精神污染的中等抗性(Resist)。
常時發動(Passive On)。
增幅值及追加值及賦予率及效果範圍隨位階(Level)反映。

註:阿荻的正義巡繼
正義巡繼(Dharmas Argo)
對存在於發掘者一定範圍內的全眷族,能力追加常時發動(Passive)的技能。
加算值及效果範圍隨位階(Level)反映。

阿荻的《正義巡繼》是黑龍戰中必備的技能。

阿爾維斯・朱斯提提亞[Weapon]
『維仙之森』的大聖樹樹枝、『魔寶石』、『星窟的聖泉』、『精靈之滴』,以及《阿爾維斯・露米娜的碎片》等,瑟希爾毫不保留地投入各式各樣素材的最高傑作。
推定價格即使只算素材也要120000000法利。
除了與阿斯特莉亞一同憑藉自己力量入手的『星窟的聖泉』外,幾乎都是被送的東西。大聖樹樹枝等是對分道揚鑣的父親等人的遷怒而從《布拉克利薩〔註:新生阿斯特莉亞眷族團長瑟西爾的老家〕》中帶走的。
會帶有使用者的魔力、具有能增強威力的特殊武裝(Superior)一面。特別會與妖精的魔力發揮相乘效果。
『劍』與『杖』的平衡絕妙,以一介上級鍛造師是絕對無法做出來的作品。是少女五年間的挫折與苦惱,以及不屈與正義的結晶。
冠上的名字為『正義的星少女』。

精靈正衣[Armor]
使用了對中位精靈(混帳)決戰用的試作品(Battle Clothes),轉變為琉專用的防具。
有著重視敏捷的側面,重疊編織了各式各樣『精靈護布』,對各屬性魔法能發揮強大的對抗力。非常貼合裝備者(琉)的身體。
順帶一題做了這個的瑟希爾好像發出了誇下海口說「比起前輩還是我的品味更好!」。
少女在之後阿斯特莉亞的身體進入視野中好像還誠心誠意謝罪說道「抱歉太得意忘形了」。無論阿斯特莉亞大人在何處都會跟著。


episode 琉2發售前…。
在編年史登場的琉能力值與18巻限定版小冊子記載的能力值數值雖然有所不同,但那是在18巻的某大戦後更新。 (之後有劇透→)

→蘿莉神明因為大戰的善後處理與宴會而直到19巻二章為止都無法更新,是正義女神在回到佐林根前將最後的能力值刻劃在妖精身上的。

~執筆前~
編輯「大森桑,這次的頁數有多少?」
大森「嗯~,感覺300P左右」
編輯(啊,這大概要到400P了)
~執筆後~
大森「是250P」キリッ
編集「唔……!!?」

地錯想做還是做得到的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