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96──無勇之大秦(二十八)

火火 | 2022-06-03 22:08:48 | 巴幣 0 | 人氣 25



  96.無勇之大秦(二十八)

  馬凡硬著頭皮,拼命在腦中給自己找藉口推託,然而他發現這場硬仗不管怎樣,不管他打不打,都有問題。
  不打,當眾給慕容蘭難堪;打了,又不知道該怎麼贏,慕容蘭是看過他身法的,放水放太多的話又怕慕容蘭懷疑他另有所圖,愁死了。
  忽然之間,他看到一旁的宇文長,計上心來:「楊公子打異獸也勞累了,不如讓宇文公子代勞?」
  慕容蘭頗為訝異地看了馬凡一眼,他是確信馬凡能贏楊全才提出這樣的比試,不過要是馬凡當著眾人的面贏得太狠,得罪了楊家,導致有些宵小之輩找麻煩,對馬凡來說自然不划算。
  但要是不贏,對自己又不好交代,於是乾脆直接換一個對手,這樣不管是贏是輸,都有餘地。
  慕容蘭不確定馬凡怎麼想,不過自己也不虧,再加上自己也看宇文長不順眼,索性順水推舟:「就這樣辦吧,楊全,你叫宇文長出來比一場,別讓他總龜在你後面做王八。」
  「蘭蘭你怎麼說話的。」楊全皺眉,「我又不累,完全可以再打一場沒問題。」
  「該不會是你怕宇文長贏了小吳?」慕容蘭信口胡謅,挑撥離間,「楊家崛起之前,宇文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怕宇文長表現比你優秀,以後使喚不了他了吧?」
  「你胡說什麼!」楊全氣道,「長長是我朋友!」
  「那你問他意見啊。」慕容蘭大搖大擺地搖著扇子,「要付錢買的朋友能有幾分真心。」
  「你!」楊全氣極,轉頭去問宇文長,「你怎麼想?」
  宇文長仍然一副低眉順從的模樣:「聽少爺吩咐。」
  馬凡不禁蹙眉,楊全不管從哪種角度來看,都不太像把宇文長當成朋友,起碼不是對等關係的朋友,處處都是居高臨下的施捨感。
  「既然如此,就讓他出來比一場,反正又死不了人。」慕容蘭譏諷道,「還是說你真怕宇文長技高一籌,你打不贏的人他反而贏了?」
  「我好脾氣讓你說,你越說越離譜。」楊全氣呼呼道,「長長,你上去!跟語語比一場!」
  宇文長是聽說過馬凡曾經贏過楊全的,但是他不以為意,因為在有真工夫的所有人眼裡,楊全的花拳繡腿連表演都稱不上,是個徹底的笑話,不過是沒人敢跟他提罷了。
  「既然如此,吳公子請隨我來,先去挑選異稟武器。」書僮阿米做了個請的手勢。

  異稟塔的地下室有楊家的私庫,阿米將人領到武器庫後,馬凡看見各式各樣的冷兵器掛滿牆面,他在阿米的引導下每個武器都碰了遍,但是什麼感覺都沒有。
  「公子的異稟更偏向書生,也許墨寶一類的異稟武器會比較適合公子。」阿米看刀劍槍矛等冷兵器馬凡都沒感覺,不禁提議。
  馬凡一想也是,跟著阿米來到側邊的書房,這裡擺放著一應俱全的文房四寶,各類尺寸規格都有,馬凡又一一試過各種不同種類的毛筆、宣紙、硯台、筆架……還是一無所獲。
  「太奇怪了,一般有異稟的人,總會對一兩樣東西有感應啊……」阿米奇怪道,「吳公子,你真的什麼都沒感覺到嗎?」
  馬凡搖頭,自己都覺得很不好意思:「可能沒有適合我的吧,或許以後有機會再看看。」
  「不行,吳公子一定得挑樣東西帶走,不然少爺怪罪下來,阿米受不起。」阿米說,將馬凡又引入了另外一間看起來像是賣生活雜貨的房間,「這裡是非文非武的異稟武器,吳公子請試試看吧。」
  馬凡試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香袋、斗笠、扁擔、波浪鼓、小風車、鳥籠……
  「怎麼會完全沒有呢?」阿米一臉驚恐,「只要是有異稟的人,楊家製造的武器總會有一兩樣是可以感應到的呀……」
  馬凡不好意思說自己的眼鏡已經算是異稟武器了,可能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挑不到另外的武器,安慰道:「沒關係,總是會有例外的嘛。」
  「阿米從來沒有遇過意外。」阿米強調道,苦著臉道,「請公子想想辦法,少爺怪罪下來,阿米真的擔不起啊!」
  為什麼是我要想辦法?
  馬凡覺得頗莫名其妙,就只不過是把武器而已,找不到合適的也怨不了人,但是看阿米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便說道:「別在意,是我沒這個緣份,你家少爺不會怪你的。」
  等了半天,馬凡竟然空手而歸,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畢竟馬凡那能通曉各國語言的異稟,實在很難想像會有什麼武器適合他,意料外的是連楊家都沒有辦法打造出適合此類異稟的武器。
  「既然如此,那便雙方都赤手空拳吧。」慕容蘭也有些意外,不過趁機要求道,「這樣更公平。」
  「好呀!」下課匆匆趕來的蘇樂雅第一個幫腔,「是男人就憑身手說話,少搞些小動作噁心人。」
  比武場周圍陸續聚集了不少人,統統看戲不嫌事大,有些課堂的老師見來的學生實在太少,乾脆就批了假,讓所有人看熱鬧去。
  畢竟楊家跟慕容家的大戲,錯過可惜。
  楊全自然坐在視野最好的位置,慕容蘭跟蘇樂雅坐在另外一邊,相隔儘儘兩公尺,卻是楚河漢界,相當分明。
  「既然只是切磋交流,那便要定一個分勝負的方式。」宇文長對馬凡拱了拱手,「吳公子可有想法?」
  馬凡想了想,他其實也不願意傷人,就乾脆把以前看過的綜藝節目拿來應用:「不如我們在掌上塗墨,誰先集中對方的後背,誰便輸了。這樣如何?」
  宇文長看向楊全,只見楊全似乎不太滿意這麼和平的方式:「這樣也太無聊了吧。」
  「你當誰都跟你一樣,成天做著劍走偏鋒的江湖夢,也不秤秤自己幾斤幾兩。」慕容蘭逮住機會就要跟楊全唱反調。
  「表哥可是名副其實的仁義大俠,比你這種連異稟都沒有,灰溜溜從東昇塔逃出去的公子哥好多了!」楊子浩立刻懟了回去。
  「玄卿哥哥是回家繼承家業,比你家楊少爺有責任心多了。」蘇樂雅馬上反嗆,接著兩人就開始互揭老短,吵得不可開交。
  「哥哥!」
  在正式開打以前,李舟氣喘吁吁地從杏林塔跑了過來,真夭壽,這群距離跑起來好遠。
  「李隆?」馬凡訝異道,「你不是該在上課嗎?」他記得李舟選修的課比他多很多,這時候應該在上人體骨骼課,怎麼跑來了?
  「老師放假。」李舟說,「我聽說你要跟楊家打架。」
  「不是打架,是切磋。」馬凡糾正道,李舟的用詞文化真的得加緊提昇了,不曉得什麼時候就禍從口出,「只是一場友誼賽。」
  「那不就是打架兒。」李舟迷糊道,打架跟切磋差別在哪裡?「哥哥,你有把握嗎?」
  「不知道。」馬凡說實話也沒底,宇文長很明顯不是楊全那種草包,有一定的實力基礎,但是沒有交過手也無法預測,「你快去場邊待著吧。」
  「有架打也不帶我兒。」李舟抱怨道,還是聽話地去慕容蘭那一區坐下了,蘇樂雅還在同楊子浩吵,沒吵出個所以然。
  最終楊全在慕容蘭的冷嘲熱諷下,同意了馬凡提出的判定勝負方式,立刻就有人去磨墨了,恭恭敬敬地將墨水呈在宇文長跟馬凡手邊。
  兩人對彼此行禮,沾了墨,擺好架式後,馬凡就發現不太妙。
  宇文長的下盤很穩,橫開大馬,拳路似少林,打的是少壯拳。
  拳怕少壯,棍怕老郎,面對這種對手,必須速戰速決,絕對不能拖延,不然體力上吃虧的肯定是年紀比較大的一方。
  馬凡提起精神,專心致志地盯著宇文長。
  氣氛一觸即發。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