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95──無勇之大秦(二十七)

火火 | 2022-05-31 23:18:47 | 巴幣 2 | 人氣 37



  95.無勇之大秦(二十七)

  楊全此時正在異稟塔上中上煉金術,與其說是上課,不如說是監督視察。這裡有許多異稟跟金屬相關的人,極少數人可以點石成金,那些可以改變金屬分子結構的人會在這裡第一時間被楊家吸收,投往異稟武器煉造場,從此之後便衣食無憂了。
  楊全有些不滿,最近除了吳語之外,他真沒看見什麼稀有的異稟,不禁覺得挺悶。
  宇文長見他悶,提議道:「少爺,不如我們去街上轉轉如何?興許能碰到一些有趣的人可以結交。」
  「就這樣吧。」楊全說,「子軒,老樣子,記得替我跟爹打掩護。我去街上轉幾圈,這裡悶死了。喏,花生糖。」
  楊子軒默默接過他抗議過無數次的糖果,癟著臉咀嚼,算是應了。
  「表哥,也帶我去嘛!」楊子浩立刻道,「我也覺得這裡好悶。」
  「萬一楊老爺抽查功課,小少爺有辦法應付嗎?」宇文長挑了挑眉毛,語氣很客氣,內容很失禮。
  「你留下。」楊全說,「我可不想輔導你,長長,我們走吧。」
  即使還在上課中,老師也不敢拿楊全這尊大佛怎麼樣,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楊全的長輩,教導異稟武器製造學的老師就是楊全的小叔,人跩得天下第一,頗有楊家風範。
  被拒絕的楊子浩狠狠地瞪向宇文長,他是在跟他表哥說話,他區區一個外姓人插什麼嘴,也不知道這傢伙哪裡就入了表哥的眼。
  當楊全起身時,書僮阿米匆匆跑到他身邊,對楊全耳語了一陣,只見楊全眼睛一亮,當場又坐了回去。
  「少爺?」宇文長輕聲問道,「再不走的話,恐怕就趕不上市集熱鬧的時候了。」
  「無妨,今天不去了。」楊全說,興致盎然地看著門口,「等一下蘭蘭就來了,我好久沒看到他了,正好敘敘舊。」
  「跟那種人有什麼好敘舊的,表哥。」楊子浩說,「他一定是來找麻煩的,因為我們剛剛教訓了他的人。」
  「不是我們。」楊全糾正道,「你那時跟子軒還在眾生塔上政治思想教育課呢。」
  楊子浩被噎了一下,乾笑道:「表哥,都是一家人,偺們都姓楊,當然便是我們了。」
  宇文長不輕不重地哼了聲,楊子浩瞬間大怒:「你什麼意思!」
  「我沒什麼意思。」宇文長說,「只是辛苦出力的是少爺,小少爺還是別算自己一份功勞了。」
  楊子浩氣得當場拿了硯台砸向宇文長,本來要瞄準宇文長的頭,結果準頭太差,只打到了肩膀,但也發出相當沉悶的聲響,硯台掉在地上摔成了兩半。
  「楊子浩。」楊全冷下臉,「當著我的面對我朋友動手,你曉得下場嗎?」
  「可是,表哥!」楊子浩縮了一下,不服氣道,「他只是一個外人而已,他又不姓楊……」
  「長長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楊全喝道,「動他就是動我,懂了沒?」
  楊子浩咬緊下唇,經過一番激烈的心理掙扎後,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跟宇文長當眾道歉:「對不起。」
  「沒關係,反正也不痛。」宇文長笑了笑,只不過那笑容在楊子浩眼裡虛偽極了。
  「喂,楊全!」慕容蘭直接闖入教室,對老師還在努力上課一事視若無睹,馬凡跟在慕容蘭身後,對遭受無妄之災的老師深感抱歉。
  「蘭蘭。」楊全十分敷衍地跟慕容蘭打了聲招呼,接著非常高興地轉向馬凡,「語語,你跟蘭蘭說好要來我家了嗎?」
  一下子所有視線全都集中在馬凡身上,他實在搞不懂楊全是不是故意的,這種說法彷彿是默認了他已經同意馬上入住楊家,然後他還特地帶慕容蘭來表忠心似的,讓人很不舒服。
  但是他又確實曾經答應過慕容家跟楊家輪流住,這種時候感覺說什麼都不對。
  「少自我感覺良好了,楊全。」慕容蘭冷冷道,「當初你硬要跟小吳比刀術,輸得太難看你才答應小吳有需要可以去你家,少說得像小吳跟那些趨炎附勢的卑劣小人一樣。」
  老師已經放棄上課了,眾多學生原地吃瓜看戲,竊竊私語。
  「可是語語當初不也答應要輪流住了嗎?」楊全彷彿沒聽進去,自顧自講自己的,「他都在你家住那麼久了。該不會你不想放人吧?」
  「我確實不想放我的人進你家,畢竟你養了隻會放冷箭的小人。」慕容蘭指向很明確地看向宇文長,宇文長只是低眉,並不作聲。
  「你幹麻總針對長長。」楊全不高興地說,「讓你們做朋友,結果你非要把場面搞得這麼難看,難怪慕容家就只能這樣了。」
  「白玉鬼城的開發不想要了?」慕容蘭冷笑,他家之所以能爬上這種位置是因為什麼,謝君憐已經指出來給他看了,他不相信楊家能乾淨到哪裡去,再加上楊全這種上對下的語氣,讓他更加討人厭了,「別忘了,你可是跟我簽過契約的。」
  「慕容公子指的是兩家合作的開發契約吧。」宇文長在一旁拱了拱手,直接戳破慕容蘭想要塑造的楊全弱勢,「白玉鬼城那塊地確實不好處理,希望慕容公子能履行承諾將它處理好。」
  「不勞你費心。」慕容蘭哼道,「宇文家的事情不管,反倒替楊家賣命,你怎麼不乾脆改姓算了?楊全肯定很歡迎,是吧?」
  「我當然歡迎。」楊全說,完全沒看到自己身後楊子浩難看至極的臉色,「長長想什麼時候改都可以。」
  楊子軒還在默默嚼著花生糖,一臉苦瓜相。
  「謝謝少爺美意,這事還得問問老爺。」宇文長不慌不忙地說。
  「我才懶得管你到底姓什麼。」慕容蘭說,「楊全,說好了的,你家的異稟武器可是要讓我家小吳隨意挑的,現在就讓他挑,讓一個沒有異稟武器的人上場跟你比賽打異獸,說出去我都替你丟臉。」
  他的視線飄向宇文長,意味深長道:「八成又是某個人的餿主意,是吧?」
  馬凡的異稟是可直接通曉他國語言,但這個似乎跟打異獸這種搏鬥好像也沒什麼幫助,就像給文弱書生一把刀,哪怕是把菜刀都不會使。
  「挑武器當然沒問題。」宇文長笑著說,「但恐怕意義也不大。吳公子他的異稟似乎也挑不了什麼優秀的武器。」
  「我在跟楊家的少當家講話,有你說話的份嗎?」慕容蘭諷刺道,「沒看楊家其他人都沒說話,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雖然也很討厭慕容蘭,但是這話簡直說到楊子浩心裡了去了,沒忍住點了點頭,相當於楊家人的表態了,這便導致了其他人看宇文長的眼光越來越異樣了。
  「長長是我好朋友。」楊全再次強調,「他就代表我,沒毛病。」
  「你父親肯定會被你這種敗家子氣死。」慕容蘭說,「廢話少說,現在就讓小吳挑武器。」
  「還有,就別比打異獸的速度了。有種就再一次一對一。讓所有人看看到底誰功夫高。」
  馬凡發誓,他如果知道慕容蘭給他出頭的方式是讓他上場再跟楊全打一遍,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他寧可一開始就裝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