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93──無勇之大秦(二十五)

火火 | 2022-05-24 15:48:20 | 巴幣 0 | 人氣 41



  93.無勇之大秦(二十五)

  水跳蛙跟馬凡在莫雪看到的不太一樣,體積略大了一些,可能也因為這樣,動作比起來更笨重,不如聖克伐大典那種的靈活。
  楊全屏氣凝神,提刀就又是一套套路,這次他的刀尖凝聚了旋風,慢慢地越來越大,緊接著這旋風在他一次劈砍的大動作中甩了出去,立地成了小型的龍捲風,像陀螺似地滿地轉。
  楊全的動作依然破綻百出,空門大開,偏偏其他所有人都在喝采,恭維楊全功夫奇高,天下少有。
  那玩笑般的龍捲風甚至還不及馬凡膝蓋高,滿場跑的時候也越來越乏力,體積縮小,但是一點水跳蛙的鞭都沒沾上。
  馬凡一瞥眼,看見宇文長摸向腰間那奇怪的配飾,那配飾竟然在他碰到的時候悄無聲息地變成了一把掌上弩,宇文長的食指輕輕勾了一下弓弦,箭弩居然就自動飛出,化作肉眼看不見的利針,準確無誤地刺死了滿場亂蹦的水跳蛙。
  作弊也作得用心一點好嗎?那陀螺甚至都沒碰到水跳蛙呢。
  「不愧是少爺,隔空打虎,依然這麼厲害!」宇文長收了武器,帶頭鼓起了掌,眾人不明所以,也跟著拍手奉承,什麼蓋世英雄、天下第一大俠之類的稱號全都像是湧泉一樣拼命往外流。
  馬凡深呼吸,拼命自我暗示不要吐槽,他是其他世界的人,跟這種人沒什麼好說的,還是先想想怎麼保命比較重要。
  「換你了。」宇文長睨他一眼,馬凡很難說得清楚這一眼中有多少情緒,但是讓他非常不舒服。
  山怪被放出來的時候,馬凡稍微鬆了一口氣,體積比莫雪看到的小多了,大約就兩百多公分,可能是怕體型相差太多,楊全就算贏了也不好看。
  不過擺在他面前的難題依然沒有解決,他不清楚這隻山怪的異稟是什麼,在摸清以前只能閃避,他本來是打算應付幾回後就認輸,但如果能贏的話……
  馬凡發現自己能看到的範圍變大了。
  物理意義上的變大,本來人類的視野範圍就有限,但是他現在似乎擴展了,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腦後的景象,楊全一群人正在喝茶吃瓜,一副悠哉看戲的模樣。
  馬凡將視線移回來,拼命告訴自己,現在不是為了他人態度生氣的時候,專心在眼前的異獸上。山怪長得一副噁心黏膩的模樣,由於距離更近,馬凡甚至可以清楚看見山怪身上長著一個又一個的膿瘡。
  馬凡的預知能力在此時很好地幫助他的逃跑,動作相當優雅漂亮,但這一切都建立在山怪沒有使用異稟的前提上。
  山怪朝他張開了嘴,馬凡只覺得撲天蓋地的臭味迎面而來,下意識屏住氣息,側身閃避,結果這一閃,他身後的楊全一群人就倒了楣,各各口吐白沫。
  馬凡在心中吐了吐舌,各位不仁,休怪他不義。
  山怪見有其他獵物倒地,當場放棄了馬凡這個怎麼逮都逮不住的蟲子,轉而往楊全他們一行人的方向去了。馬凡看見好幾人當場屁滾尿流,連滾帶爬地跑了。
  這一幕似曾相識啊……只不過慕容蘭當初跑的是老婆們。
  暫時安全的馬凡沒能克制自己的嘴角往上勾了勾。
  「喂!你們幹什麼!」高亢的女聲從遠處傳來,氣急敗壞地罵道,「你們怎麼可以欺負玄卿哥哥的人?你們……咦?」
  蘇樂雅今天換了打扮,貴氣逼人,一席精白亮麗的對襟衣衫,彤紅色的漂亮腰帶,戴著龍吐珠的耳環與頭飾,完全不同於上一次素色丫頭的打扮,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
  「蘇小姐,請不要靠近!」馬凡見狀,趕緊扯開喉嚨大喊,「我沒事。這裡很危險!請快點離開!」
  蘇樂雅好歹是個女生,看起來好像還是為了替他打抱不平來的,萬一因此受傷的話就不好了……
  「開什麼玩笑,區區山怪,有那隻獅子虎恐怖嗎。」蘇樂雅不服氣地嚷道,反而還越靠越近,「本小姐才不怕!」
  馬凡簡直無語,他敬佩蘇樂雅的勇氣,但是此時此刻真不需要!他轉頭看楊全,他身邊已經只剩下宇文長了。
  對喔,按照剛剛的畫面來看,宇文長可以射出個什麼毒針一類的東西來殺掉山怪,那應該不需要擔心他們的性命安全吧?
  才這麼想,果然就看見宇文長的手重新按上他的蝙蝠花掛飾了。
  「喂,語語,你讓山怪跑出場外,算你輸喔!」楊全全然不將山怪放在心上,還有閒情逸致地跟馬凡爭輸贏。
  馬凡深呼吸幾口氣,擠出笑容:「是的,楊公子。」
  楊全這才得意地笑了笑:「那我幫你把山怪處理掉吧。」
  幫我處理……?馬凡一愣,緊接著他便看到楊全再度凝聚起連他膝蓋都不到的小龍捲風,往山怪面前丟,但是操作不好,連山怪的邊都沒擦過,反而把宇文長偷偷射出的針給捲走了。
  馬凡:「……」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楊全還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胸有成竹地等山怪跟水跳蛙一樣自己倒地,想當然山怪屁事沒有,手掌一揚就準備拍死楊全,是宇文長撲過來將人拉到一邊,才躲過這次攻擊。
  宇文長看起來一副想要罵人又不能罵的樣子,擠出一個相當難看扭曲的笑容,盡力地給楊全找補:「少爺剛剛或許是用力過猛了,請再試一次。」
  「是嗎?」楊全點頭,「我也覺得。」
  馬凡已經不知道對楊全這種迷之自信說些什麼了。
  在宇文長的暗自出手下,山怪很快雙膝一軟,跪倒在地沒了氣息。
  剛剛做鳥獸散的眾人又刷啦啦回來了,楊汪搓著手奉承道:「不愧是少爺,動作就是如此俐落帥氣!」
  「剛剛山怪逼近,少爺也一副面不改色的淡定從容,實乃天下英雄的典範!」
  「舉手投足之間,笑殺異獸一瞬間,少爺無愧第一大俠之美譽!」
  馬凡雙眼都成了等於的符號了,就是這種馬屁文化才讓楊全搞不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吧?如果他身邊沒有宇文長,他現在絕對不可能安然無恙。
  聽慕容蘭說宇文長好像本來也是一個貴公子,不知怎麼就願意當楊家的小弟,但是看這群趨炎附勢之徒,馬凡似乎也可以感受到,跟楊家交好,好處多多,畢竟不是每家人都能跟慕容家一樣,還有一抗之力。
  「你沒事吧?」蘇樂雅走到馬凡身邊,一臉擔心,「我聽姊姊說你會遇到危險,課都沒上完就跑出來了。」
  「姊姊?」馬凡疑惑道,他除了蘇樂雅,在東昇堂應該沒認識什麼女性才對,怎麼她姊姊會知道他遇到危險?
  「我姊姊很厲害喔。」蘇樂雅悄聲說,「本來上次她要跟著我一起來東昇堂的,但是出門的時候突然身體不舒服,只好請假。」為了不讓父親擔心,所以吩咐了其他人都不准說,她回家後看娜朵氣色不錯,想來也恢復了,因此也沒多問。
  姊姊說過,不喜歡有人一直問她還好嗎,好像她是一朵嬌弱的病花,只能苟延殘喘。
  「姊姊可以透過作夢知道很多事情,還可以預測天氣,而且非常準確喔!」
  預測天氣……馬凡想起現代世界的天氣預報,雖然大體上不會出嚴重的差錯,但也絕對沒有百分之百的命中率,這或許是那位小姐的異稟也說不定。
  「姊姊現在還在上課,等下課我給你引薦一下吧。」蘇樂雅高興道。
  「蘇家現在是有意跟慕容家聯手抗衡楊家嗎?」宇文長在旁邊冷冷道。
  蘇樂雅嫌惡地皺起眉頭,對宇文長完全沒有好臉色:「宇文家的,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已經有人過來處理水跳蛙跟山怪的屍體了,馬凡乾脆就轉身看人搬走屍體,一點都不想理會宇文長跟蘇樂雅之間的劍拔弩張。只是上學而已,為什麼要搞得這麼累。
  「堂堂宰相家的女兒,居然看上一介平民,說出去莫不是要笑掉人家大牙。」宇文長諷刺道,「果然是女人心性,見到長得帥一點的男人就找不著北。」
  蘇樂雅立刻怒了:「誰說的?本小姐才不是以貌取人的敷衍之輩。反倒是你,宇文家一沒落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丟進楊家,背祖棄父讓你很得意是吧?」
  宇文長彷彿被戳中了痛處,舉起手來,蘇樂雅梗著脖子跟他瞪,一點閃避的意思都沒有。
  馬凡急了,他不能真讓蘇樂雅被打,又不能去扯人家女孩子的手臂,更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宇文長動手。這不能那不能,瞻前顧後,反應在他身上的動作就是他上前一步,替蘇樂雅挨了宇文長這巴掌。
  左臉頰火辣辣地疼,馬凡覺得他的臼齒似乎有些鬆脫了,嘴裡都是血的鐵鏽味。
  對一個女孩子需要用上這種力道嗎?
  「你怎麼還打人!」蘇樂雅氣道,從懷中掏出柳葉刀,指著宇文長的鼻子罵,「我要跟你單挑!我贏了你就給我道歉!」
  「書小姐……」馬凡口齒不清道,他摀著臉頰,痛得淚花都出來了,「真不用,窩沒失……」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吧,雖然他也很討厭楊家的作風,更對宇文長一點好感都沒有,但是他還有理智,現在自己是寄人籬下,別給慕容蘭找麻煩。
  「你一個男人被打了,怎麼還這麼窩囊。」蘇樂雅恨其不爭,「起碼要討個說法啊!」
  馬凡苦笑地指了指自己腫起來的臉頰,盡量心平氣和道:「窩想先去治傷……」
  「好吧。」蘇樂雅勉強同意了,但是依然怒瞪著宇文長,「這事沒完,我要告訴玄卿哥哥說你們特地仗著他不在,對他的人為非作歹!」
  「才沒有為非作歹。」一直不出聲的楊全終於開口,反駁道,「我們明明是在交流感情。蘭蘭也同意了語語要到我家住的。」
  馬凡望著天:誰能摀住楊全那張氣人的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