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97──無勇之大秦(二十九)

火火 | 2022-06-07 22:50:06 | 巴幣 2 | 人氣 33



  97.無勇之大秦(二十九)

  馬凡正準備打起精神應戰,眼角餘光掃到慕容蘭,赫然發現謝君憐不知道何時站在那裡,但似乎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他心下一喜,不知怎麼放下心來,身體一偏,側身閃過宇文長正面出的重拳。
  聽那拳風,硬是扛下來肯定很痛。
  馬凡的手放在胸前,手掌鬆開,左撥右撥,連續將宇文長的直拳往旁撥開,自己卻不主動攻擊。
  「你為什麼不進攻?」宇文長壓低聲音,似乎有些發狠,「瞧不起人嗎?」他可不是楊全那草包!
  「呃……」馬凡為難了,幾番過招,要贏是不難,畢竟分勝負的方式並不一定要將人打倒在地,但總覺得好像有點不太光明。
  算了,宇文長放暗箭的行為也不磊落,不管了,何況他當時真的很生氣。
  馬凡虛晃一招,掌根往宇文長面前一頂,腳卻同時到位,踩住了宇文長的鞋子,接著身體壓低,手倏然繞去宇文長身後一拍,一枚清清楚楚的黑掌印就落在了玄青衣上。
  周圍傳來噓聲,都覺得馬凡贏得太不漂亮了。
  「你!」宇文長聲音極冷,「瞧不起我?」
  「我都沒計較你上一場放暗箭的行為了。」馬凡氣笑道,謝君憐在一邊,他的底氣忽然就足了,「宇文公子,願賭服輸。」
  兩人的聲音都低,沒傳到其他人耳裡,只見宇文長眼光一閃,懷疑道:「你不告發我?」
  「我不想惹麻煩。」馬凡簡短地說,說完便用比平時略快的速度回到了場邊。
  宇文長盯著馬凡的背影,不想惹麻煩?說得也是,告發自己,自己背靠的是楊家,自己遭受非議的話,等於是給楊家難看,而他本可以從楊家獲得的好處也就沒了。
  想通了,宇文長冷哼一聲,楊全看中的也不過就是一個趨炎附勢的小人罷了,既然如此,那就不一定非得要他的命了。
  想到這裡,宇文長忽然背脊發涼,一股被猛獸盯上的毛骨悚然,他在原地不敢亂動,直到那股寒意散去,才猛然轉頭,想找出剛剛那視線的主人,結果一無所獲。
  「謝大哥,你什麼時候來的?」馬凡回到場邊跟慕容蘭打過招呼,高興地對謝君憐打招呼。
  謝君憐神出鬼沒,他已經很習慣了,不過看到人,尤其是自己身陷麻煩中的時候看到突然出現的謝君憐,就像漂泊的船隻終於找到一處適合的錨地,可以放心拋錨。
  「剛到不久。」謝君憐說,一旁的小翠已經端上清水,讓馬凡將沾墨的手洗淨。
  「謝謝。」馬凡下意識地道謝,一邊的蘇樂雅聽了,簡直不可思議。
  幹麻要跟下人道謝?
  「哥哥,回去也跟我玩兒。」李舟興沖沖道,「我也想玩兒。」
  「你要跟崔元上課不是嗎?」馬凡好笑道,「等你學習完後再說。」
  李舟大大地嘆口氣,雖然是他自己想學醫的,可是學習真的好無聊兒,崔元最近跟他師父一樣,開始要他背人體穴道,好麻煩兒,他只知道打哪裡可以把人打死,但要他記得按壓哪裡的穴道可以疏通血氣什麼的,那就一翻兩瞪眼兒,無能為力了。
  慕容蘭也沒料到謝君憐忽然出現,但他表現得雲淡風輕,頗有狀況盡在掌握中的範兒,搖著扇子道:「楊全,這回可也是我家小吳贏了,你家的人看來也不怎麼樣嘛。」
  「沒事的,長長。」楊全安慰道,「我都贏不了,你輸了很正常。」
  馬凡一頓,其實如果真要生死相博的話,他不一定能打得過宇文長,因為宇文長太狠了。俗話說人怕瘋的,瘋的怕不要命的,宇文長給他的感覺很陰冷,能不接觸就不接觸吧。
  只見宇文長的嘴唇微微抽了一下,隨即就溫和地對楊全說:「少爺說的是。」
  剛剛還在場上質問他是不是瞧不起他的人,這反差也太大了,肯定不正常……
  馬凡收回目光,卻猝不及防地看到了宇文長小時候,本是世家公子的他一夜之間就沒了所有。
  他看到許多黑衣人闖進家裡,無情地使用異稟殺了家裡上上下下二十多人,最後只留下了他娘跟他,印在尚且幼小的眼瞳中最後的畫面,是他娘捧著他的臉,神情怨恨恐怖:「常兒,你要活下去,活下去給宇文家復仇!」
  馬凡用力眨眼,強制卡掉了刀光劍影的畫面。
  「你怎麼了?」蘇樂雅奇怪道,「頭暈了?」
  馬凡揉了揉額頭,扯出一抹笑:「有點。」原來宇文長有那樣一段過去,怪不得性格愛放冷箭,但是那些愛恨情仇與自己無關,別太在意了。
  馬凡再次在心中說服自己,不要過多探究他人隱私。
  「想在意也無所謂。」謝君憐輕聲說,「你只要不後悔就好。」
  馬凡轉過頭,看見謝君憐堅毅的側臉,不禁微笑:「多謝你了,謝大哥。」
  因為從穿越後第一眼就跟著謝君憐,謝君憐總是能給他別人無法給予的安全感。
  「你們在說啥兒?」李舟狐疑道,這個謝大哥總喜歡跟他哥打啞謎,有的時候還會連小青都倒戈站在他那邊,真的很憋氣。
  小青藏在李舟的袖子裡面,安慰似地用蛇尾拍了拍李舟的手。
  「沒事。」馬凡捏了捏眉間,「剛剛慕容公子是說……?」
  「玄卿哥哥說你表現不錯,要賞你白銀千兩。」蘇樂雅說,白銀千兩在她這個宰相之女看來沒什麼。雖說以一般人家來講,恐怕這輩子都不會看見完整的一兩白銀,畢竟民間流通的貨幣是大秦銅幣跟紙鈔。
  「那也沒處擺……」馬凡尷尬道,他現在吃住全靠慕容蘭,對方還賞給自己白銀千兩……
  「對啊,那不說來說去,最後還是擺在他慕容家兒嗎?」李舟恍然大悟,「陰險!東牆補西牆,還是他的牆兒。」
  「這句話不是這麼用的……」馬凡聽了頭都痛了,他可不是那個意思,他只是覺得沒必要。
  「李隆說得也有道理,這樣吧,小吳,你想要什麼賞賜,儘管開口。」慕容蘭笑吟吟道,今天在東昇堂當眾下了楊全的面子,吐了一口怨氣,他心情非常好。
  「呃,我就只想要盡快找到我妹妹……」
  「你妹妹?」蘇樂雅一聽來了興致,「唉,我有稍微聽說一點,你妹妹幾歲呀?」
  「十六歲。」
  「那跟我同齡啊。」蘇樂雅高興道,「等找到了,你也讓她來東昇堂,我們一起玩兒!」
  她學著李舟的鄉音,覺得挺有趣。
  「你幹麻學我說話兒?」李舟皺眉道。
  「這不挺好玩的兒?」蘇樂雅逗他,她是家裡老么,下面沒有弟弟妹妹,這李舟看起來就是一個挺逗的娃兒。
  「席楊人不都覺得福丸人土氣嗎?」李舟可沒忘記聖克伐大典中,江澤霖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就因為他是福丸出生的。
  「怎麼會?」蘇樂雅驚訝道,「那是寶島,我聽說那裡的人都很熱情純樸,還很好客。有機會我也想去看看。」
  李舟一下就跟蘇樂雅親近起來了。
  馬凡頗覺得欣慰,在惠之後,李舟終於也有年齡相近的玩伴了……
  姐弟兩談得投機,蘇樂雅一聽說李舟曾經跟馬凡一起打火猴,瞬間來了興致:「那我們也來玩玩兒,剛好玄卿哥哥家很多異獸,挑一隻比較弱的來打兒。」
  「不要。」李舟拒絕道,「打被馴養的異獸那啥兒……」他絞盡腦汁搜索枯腸,終於找到比較滿意的詞彙:「沒竹子。」
  蘇樂雅懵了:「沒竹子……?」
  「罄竹難書,家鄉土話。」馬凡給李舟解了圍,接著用眼神示意,「回去抄書。」
  李舟本因找到了玩伴而開心的心情瞬間就蔫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