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92──無勇之大秦(二十四)

火火 | 2022-05-20 21:46:29 | 巴幣 0 | 人氣 38



  92.無勇之大秦(二十四)

  下午的課,馬凡選的是司法課,他的本意是既然要幫慕容蘭管理生意,那關於稅務法理之類的常識還是多補充一點為好,免得不小心坑了慕容蘭,但是他忘記安老師提過,司法門幾乎是楊家的地盤,連帶著課堂上也幾乎都是楊家人,這或許就是為什麼當他一走進教室,就成了所有人的目光焦點。
  「唉呀,是吳公子,歡迎、歡迎。」一些消息靈通的已經得了江澤時親自去邀請馬凡,一見馬凡就熱情地笑臉相迎,「您喜歡什麼樣的位置?靠窗可好?或是您更喜歡前排的位置?」
  「你閃邊去。」另外一個人擠了上來,搶著說道,「吳公子,您隨意坐,要是不想被打擾,我能幫您將周圍淨空。」
  「呃……謝謝。」馬凡被嚇了一大跳,「您是……?」
  「啊,在下楊汪。」楊汪高興地自我介紹道,馬凡發現這個人出聲後,其他人就不敢圍上來了,可能是楊家中比較說得上話的,「吳公子可要用些點心?」
  馬凡堆笑:「謝謝,不……」
  「來人!上點心!」
  馬凡:「……」
  不一會兒,他的面前就擺了一桌精緻亮麗的點心,還有三道紅木茶几上面擺著不同茶具,聞著茶種也不同,均都冒著熱氣。
  馬凡在心中倒抽一口冷氣,即使是四大首富中排名第二的慕容家,也不曾這麼……愛現。
  不、不對,當初在船上的時候慕容蘭好像差不多,只不過排場沒這麼大罷了。
  有錢人這麼愛攀比的嗎?
  馬凡覺得更心累了:「謝謝,您太費事……」
  「唉呀,哪兒的話,一聲令下的事。」楊汪眉飛色舞道,「您嚐嚐這個,這可是咱家少爺最愛的太陽糕。」
  馬凡低頭一看,一盤雅緻的方盤上盛著四塊糕點,下面三個,最上面那一塊還有一幅非常漂亮的圖畫,看起來是顆太陽,只不過經過了藝術加工,更似圖騰。
  他推託不得,只好真的吃了一口,結果他發現下面幾顆太陽餅的圖案不同,一個是尚且稱得上普通的槐樹,一個是趴地的雁子,另外一個乾脆就是翹了毛的廢筆。
  馬凡頗覺得奇怪,一般以楊家這種勢力大的家族,怎麼會允許這種看起來寓意不太好的圖案出現在桌上?
  「請問這些圖……?」
  「唉呀,吳公子,這事你知我知,就別說出來了。」楊汪高興道,「你說是也不是?」
  「我不知道……」馬凡正要說自己真看不懂這些圖案的意思,結果本來圍在他身邊的人像是接到什麼命令似的,突然就往兩旁退開了。
  只見門口走進來四個小童,其中一個馬凡認識,就是莫雪時見過的阿米,他們手腳俐落地從門口撲了錦毯,那毯子紅得像鮮血,一路撲到馬凡座位面前。
  好久不見的楊全踩著字認為殺伐果決的步伐進來了,四個小童垂立在門口,跟在他身後進來的便是江澤霖與江澤時。
  馬凡垂眼,楊全的走法好像七爺八爺……他是從不頂用的套路走向了藝術表演嗎?
  但在東昇堂,一個求學的地方搞這種排場,就很滑稽。
  「語語,好久不見。」楊全直接坐在他的對面,「你在慕容家待夠久了吧,明天便換到我家吧。」
  他才到慕容家沒多久……
  「謝楊公子美意,容我跟慕容公子……」
  「別理蘭蘭,搞不好他巴不得你不在呢。」楊全說,「我聽說他帶你們回來以後,連女人都不找了。搞不好嫌你們礙事不方便。」
  慕容蘭現在不找女人是因為親眼看見徐瑩那副悲慘的樣子,衝擊過大,導致他一跟女人親熱就滿懷罪惡感,自然也沒了興致。
  箇中道理,楊全當然不明白,馬凡卻能猜到一二,便回道:「謝謝楊公子,但是於情於理,我都還是得告知慕容公子一聲。」
  「語語真是太認真了,好吧。」楊全說,「那我們過給招吧。」
  馬凡吃了一驚:「現在?但是要上課……」
  「既然楊公子有這個意思,那這堂課就暫時休息吧。」佇立在案前的老師立刻道,「休生養息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不是,太隨便了吧?東昇堂不是號稱名門嗎?馬凡一直以為這跟他本來世界的名門大學差不多,原來也只是個有錢人玩樂的天堂嗎?
  他忽然就想念起安老師了。
  或是教他們異稟武器製造學的老師。
  「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走吧!」楊全興致沖沖,「來人,去將鬥獸場淨空!」
  「鬥獸場?」馬凡吃了一驚,「打異獸嗎?」
  「是啊,你不也看過聖克伐大典嗎?偺們去打異獸比輸贏。」楊全說,「誰花更少時間打倒異獸,誰就贏。」
  「這個我恐怕……」
  「走了,還是你不準備給我這個面子?」楊全皺眉看他,霎時間,本來對馬凡非常友好的楊汪跟其他人眼神也都變得非常冰冷。
  「呃,自然不是,但是……」
  「既然不是,現在就走吧!」楊全似乎對整室的人集體壓迫馬凡若無所覺,相當親暱地直接搭上他的肩膀,「放心,東昇堂的異獸都是小兒科,死不了。」
  馬凡沉默,他對此持懷疑態度,這跟他想像中的校園生涯一點都不一樣。
  他忽然好想念此刻正在杏林塔上醫學課的李舟,或是南宮彥旁邊的小二子,換成他們的話大概二話不說就開揍了吧。
  畢竟少年血氣方剛,揍了也就出了口氣……不過自己以年紀來說也算是青少年吧,那他能不能一時失去冷靜揍人啊?
  馬凡飛快地在腦袋裡面運算,怎樣才有辦法脫身,但是他還沒想出辦法,幾人已經來到鬥獸場了。
  雖然場地比聖克伐的小,但是也夠大了,要是在此處遇到山怪類的異獸,那馬凡真的除了躺平認輸外,想不到任何辦法。
  一群人對楊全前呼後擁地來到鬥獸場,書僮們已經擺好了休息區,甚至還有遮陰,幾名丫鬟拿著扇子、涼水與糕點,馬凡一眼就看到某個身穿玄青色長衣的男人,背上揹了把弓箭,腰間繫了一朵陰鬱不祥的蝙蝠花,看起來約莫跟楊全差不多年紀,但是眼神卻相當冰冷。
  「長長,我來了。」楊全對他咧嘴一笑,「這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語語。」
  不能指望楊全好好介紹,直接叫長長太冒犯了,馬凡對男人拱了拱手:「在下吳語,請問閣下怎麼稱呼?」
  「宇文長。」男人上下打量了馬凡一眼,發出一聲嗤笑。
  馬凡不太確定這是不是瞧不起他的意思,但是如果瞧不起他可以讓他免於跟異獸打架,那他還是挺樂意的。
  看起來這位宇文長就是慕容蘭提過的,總愛放冷箭的人,馬凡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看宇文長這麼全副武裝,等等不得已真要他上場的時候,卻被場外放一支冷箭的話……
  「來吧!今天的異獸是什麼?」楊全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宇文長勾起微笑,馬凡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冒冷汗:「水跳蛙。」
  馬凡一聽是殺傷力不高的特級,還來不及鬆口氣,宇文長便又對他說道:「你是山怪。」
  馬凡:「……」
  姑且不論他是人不是山怪,這也偏頗得太明顯了!
  「請問……這是根據什麼決定的?」他忍著怒氣問,他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後,自認沒有做什麼太出格的事情,這種針對他而來的惡意實在讓人不喜。
  「剛剛抽籤的。」宇文長雲淡風輕,明顯不將馬凡放在眼裡。
  「是啊,剛剛我們可都是親眼看到的,是宇文公子安排好了籤盒,再當著我們的面抽的。」其他人紛紛附和道。
  山怪……連選手都要陷入苦戰,最後還犧牲了一人才打贏的山怪,當初李梓東可是被溫瞳彤洗腦後才有辦法一戰的。
  這擺明了要他死。
  馬凡冷下臉來,剛剛還對他笑臉相迎的楊汪幾人,此刻已經又搓著手舔著臉盛讚宇文長辦事周到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