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09-

毛瑟基 | 2022-05-05 21:05:53 | 巴幣 4 | 人氣 77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瀟湘劍派發跡於湖南,距今百多年前和蜀山仙劍派在江湖上同樣享有盛名。隋末時門生得罪司空楊素,在大軍圍剿下幾乎覆亡,掌門人唐氏率領家人和門生投奔白苗。後來藉著精湛的劍法屢建奇功,才在白苗佔有一席之地,第七代掌門人唐驤以及後來的唐鈺都是箇中佼佼者。事已至此,從方才使用的瀟湘劍法和姓氏,不難推斷唐顃正是瀟湘劍派的傳人。事實上,他正是唐鈺的侄兒,當初為了監視憶如才被白苗族送來臥底。
  
  不過,和仙劍派的劍法重視內力根基不同,瀟湘派的劍法重視劍招變化與拆解,要習得不但得要記心好,還相當曠日廢時。唐顃只有每年一次省親時才可以得到族中長輩傳授劍法,而且他也才十三歲,竟然就可以施展得如此乾淨利落,實在令人佩服資質之高。
  
  「雖然很不願意,但是卻不得不承認,你就是將敵人帶進來的叛徒......」憶如以怨懟的目光望著唐顃:「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想不到你竟然做出欺師滅祖的事情….」
  
  如果是對別人,或許憶如還不會這麼憤慨,但是對於跟自己一起接受仙劍派劍聖和酒劍仙等長輩教導多年,甚至因為朝夕相處而有淡淡情愫的的唐顃,此時的感受,除了碎心錐骨,實在沒有更好的比喻。甚至,憶如還想起之前差點被單子文污辱時被唐顃所救,如今想起來,會不會也是唐顃一手設計,用以換取仙劍派信任和重用的手段之一呢?
  
  「師姊......」唐顃很想說些什麼,但是他知道多言無益,而且看到憶如,他背上被宋仁維砍的劍傷又開始隱隱作痛。或許,他發現單子文的舉動後,故意不先揭發,是為了爭取被重用的機會以接近劍聖,但是,他還是不希望憶如受到任何的傷害,不然也不會被宋仁維暗算。想到這裡,唐顃發出在他這個年齡的男孩子不該有的長嘆聲,並且使出瀟湘劍法中的「清軒聆夜雨」,讓數百道猛銳的劍氣封在他和憶如之間,使得憶如一時間無法逼近,然後他捨後山的小路,徑往大門而逃。
  
  「站住!」憶如排開劍氣後,望唐顃背後窮追不捨。跑了沒幾步,突然一條耀眼的金光夾帶強大的內力進逼,憶如橫劍擋格,只感到虎口一陣巨震,配劍竟然被金光硬生生絞成兩段,定神一看,赫然發現是一條滿佈尖刺的金色長鞭。
  
  這條金色長鞭,名為「金蒺藜鞭」,是用隕鐵打造成四角蒺藜狀,再串連而成,威力足以分金斷石,難怪憶如的配劍會被輕易地絞斷。不過,因為金蒺藜鞭鞭面尖突四起,所以想靈活操控者得戴由同樣材質製成的金絲手套,以免反遭傷害。
  
  使用金蒺藜鞭的,不是別人,正是五毒教主的獨生女–楓兒。剛才她跟阿奴趁亂闖進仙劍派,一路上並沒有遇到太大的阻礙,因為仙劍派的主力不是在正門前對抗入侵的白苗族菁英,就是在把守別的門口。和聖姑取得聯繫,確定劍聖已經沒有威脅性後,就到內堂尋找憶如。
  
  根據唐顃的情報,憶如的武功並沒有到登峰造極的境界。一來是為了表姊妹感情的和諧,不好跟楓兒搶這個既大,又容易到手的功勞;二來楓兒功力也非頂尖,說不定憶如還有逃走的機會。因此阿奴只在楓兒身旁靜候,並不積極出手。
  
  不過,當阿奴看到憶如和趙靈兒幾乎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五官和臉龐,不免回想起十三年前在聖姑的小屋子裡,抱著襁褓中的憶如的點滴往事,心中百感交集。總覺得她還是昨天抱在我懷裡的小嬰兒,如今都已經這麼大了......逍遙哥哥和靈兒姊姊地下有知,想必也會相當歡喜吧!」
  
  等到阿奴回過神,楓兒已經毀了憶如的兵器,並且打算一把抓住她,向母親邀功:「聖女也不過如此,還不給我手到擒來?」楓兒得意地說道。
  
  但是憶如那有可能束手就擒?連忙揮掌還擊,一陣清脆的雙掌互擊後,由於被姜婆婆輸過五年的內力,憶如在勁道上略勝一籌,但是也只能將楓兒逼退幾步。而且金絲手套相當堅韌,卸除了大半的衝擊力,因此楓兒只感到些許的不適,但是憶如手掌和手腕卻痛得有如要脫臼一般。
  
  不過,在這分秒必爭的當頭,憶如那會計較些許的疼痛,連忙衝向自己的臥室,楓兒和阿奴緊追在後。「這兩個白苗族人實在厲害,不過,若是有『它』,或許還有些勝算,唉!現在師祖他們不知道怎麼樣了,都沒出現,真令人擔心......」憶如一邊跑一邊想著。
  
<關中>
  
  酒劍仙御劍而飛,馳騁在崇山峻嶺之間,乍看十分瀟灑,但是靠近一看,本來外貌潦倒不堪的他,如今更是滿面風霜。為了觀察風魔獸的習性,酒劍仙已經好幾天沒有睡好,只能藉杯中物抒解過度緊張的神經。根據官府信差的說詞,風魔獸前陣子幾乎天天出現,夾帶著強風和飛沙,摧毀民房無數,還會傷害人畜,為禍不淺。但是,酒劍仙已經到關中數天,卻半點也沒看到風魔獸的踪影。
  
  本想說會不會是因為仙劍派威名太盛,有人造假作怪,但是官府公文具在,而且酒劍仙掐指推算的結果,關中盆地裡確實隱藏著厲害的妖魔,本著收服天下妖魔的宗旨,他也只能在空中四處搜尋,期待可以查到些蛛絲馬跡。找了幾個時辰後,正想說是不是該休息了,突然聽到背後一陣空氣被猛烈刮過的聲音,回頭一看,卻只來得及看到三條青綠帶藍的巨大尾羽從頭上略過,還刮起一陣猛烈的巨風。
  
  酒劍仙將內力運足在下盤,這才勉強穩住身形,不至於從半空中掉落,不過模樣更加狼狽,他扶著歪了一邊的破爛道冠,總算看清楚了風魔獸的真面目。「我的天,風魔獸的真面目竟然是『大風』!這下可麻煩了….」
  
<仙劍派正門前>
  
  藍長老和牛大城熱戰方酣,藍家也是白苗族四大貴族姓氏(雷盤藍鐘)之一,最擅長的就是「召喚術」,藍家兩大女中豪傑–族長藍長老以及外戚蓋羅嬌都是個中好手,對於五毒獸的召喚可以說爐火純青。有鑑於牛大城的劍氣強悍,藍長老不敢正面對抗,閃躲之餘,對準牛大城發出數十條閃亮的銀絲,並且短短一兩次呼吸間,團團地包住七星寶劍,牛大城左揮右劈,就是掙不開銀絲。
  
  只見幾十隻花紋詭異的小蜘蛛在藍長老的袖間爬來爬去,而且絲在線還傳來微弱的電勁,觸手生麻。突然,絲在線的電勁猛然增強,牛大城的七星寶劍被震得脫手,眼見敵人失去武器,藍長老不禁得意地笑道:「怎樣,五毒獸–驚雷碧蛛–的絲夠堅韌吧?雖然這些小傢伙們還沒長大,但是電勁也夠你震撼啦!」
  
  「非也!」只見牛大城微微一笑,已經脫手的七星寶劍竟然彷彿被看不見的手把持住似的,隨牛大城的指揮而動。
  
  「御劍術?就算你能隔空運劍,但是它已經被驚雷碧蛛的絲包得緊緊的,你還能拿它作什麼?」藍長老將數十條蛛絲一拉,想要奪下牛大城的兵器。但是,藍長老跟牛大城的內力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七星寶劍一時奪不下,只能任由兩個人的內力來回扯動。
  
  眼見大師兄和藍長老僵持不下,劉延君連忙出聲提醒:「師兄,剛才有兩個苗女闖進大門內,而且武功還不弱,不快點解決眼前的敵人,小心她們對逍遙師兄的女兒不利!」
  
  「真沒辦法,只好拿出真本事了......」但見牛大城大喝一聲,七星寶劍猛然爆發出較先前猛烈數倍的氣芒,驚雷碧蛛的絲雖然堅韌,但是幼蛛畢竟不比多年老蛛,絲線團轉眼就被劍氣沖破,而且餘勢直往藍長老衝來。
  
  直此危機時刻,藍長老鼓起全身的力量跳到一旁,閃過了第一波劍氣,同時口中發出淒厲的嘯聲,在第二波劍氣襲來之前,一個巨大的飛行物俯衝而下接走了藍長老。牛大城定睛一看,饒是他見多識廣,也沒看過一隻翅膀展開足足有十多尺的雪白飛蛾,所過之處,還刮起一陣刺人骨髓的寒風。「幸好事先有安排『九天冰蠶蛾』在左近,不然我命休矣!』僥倖撿回一條命,藍長老一時間不敢回到戰圈中,只能先待在半空中調息養氣。
  
  另一方面,「哮天劍」顧文運起十成十的「天劍訣」力戰雷長老,顧文平時喜好練字,因此在劍招裡也夾雜了不少來自書法的心得,一劍一招間,無不有鐵畫銀鉤的美感和魄力。雷長老雖然不識漢字,不過身為武學宗師,自然看得出顧文劍法的精妙所在。畢竟經過數千年的演化,書法的運筆,特別是草書,已經可以用最精簡的筆法,寫出饒有韻味的文字。用在劍法上,就是能以最小的動作,使出最變化多端的招式。
  
  在幾次險些給顧文的劍刺出透明窟窿後,雷長老決定不加理會劍招,直接以強破強,掄起天工斧狂劈,但是左沖右突都無法闖過「天劍訣」的劍氣。在嘗試多次失敗,並且增添數道劍傷後,雷長老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運起更高一層的雷霆魔功--狂雷衝九宵--無數條紫色的閃亮雷光像是有生命似的,團團包圍住天劍訣所形成的巨大劍氣。
  
  顧文貪於進攻,沒想到雷長老竟然敢硬碰硬包圍住劍氣,將戰鬥形式由兵器轉變成內力對決,紫色雷光沿著劍氣直取顧文。在遭到數次輕重不等的雷殛後,他終於承受不住,使出僅有的力量,將劍氣連同雷霆氣勁完全往天空推卸,一柄紫色雷勁環繞的數十尺氣劍凌空而起,氣勢好不壯觀。但是,對顧文而言,這場硬拼著實耗費了他七八成的內力,得盡快調息養氣。他估量雷長老使出猛招後,必然會因耗力不少兒需要調息氧氣,所以連忙藉著反震力後退,想保持安全距離組織下一波攻勢。
  
  確實,在使出第四層雷霆魔功和顧文硬拼後,雷長老耗損不少,但是,他還有與生俱來的強大膂力以及威猛絕倫的神兵利器–天工斧,不經調息便老實不客氣地直取顧文。面對敵手出乎意料之外的攻勢,顧文只能勉力舉起七星寶劍阻擋,但是七星劍的等級和天工斧有不小的差距,一交手,天工斧竟然輕鬆地砍斷七星劍,甚至連顧文持劍的右手腕也被砍斷近半,驚嚎聲傳遍了戰場。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