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08-

毛瑟基 | 2022-05-02 20:27:30 | 巴幣 102 | 人氣 88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仙劍派--正門>
  
  「雷長老何必如此打草驚蛇?非得要仙劍派傾巢而出您才滿意嗎?」說話的是一名和聖姑一樣穿著五彩斑斕的麻衣,手持白苗族大祭司才能允許持有的「天蛇杖」,身披「聖靈披風」,腳踏「魅影神靴」,鵝蛋臉、一對杏子美目精明銳利,膚若凝脂的中年美貌婦人,她正是近十多年來在苗疆聲勢急速上升的五毒教教主,同時也是現任白苗族族長的雙胞胎妹妹–鍾玉讓。
  
  五毒教主所稱的雷長老,原本是白苗族的護國長老,前任族長雷萬震的弟弟雷萬鳴,在當年黑白苗族對立的多場戰爭中立下汗馬功勞,早被白苗族民們視為民族英雄,不過十多年前因為和繼任的白苗族長鍾金謙姊妹不合才憤而退隱,但是現在卻為了某種不知名的原因慨然出馬相助。
  
  「鍾玉讓,我做事就是喜歡直來直往,既然找我出來助拳就得照我的規矩….」雷長老斑白的鬢角和鬍鬚隨著雷霆氣勁飄揚不已,天工斧也發出輕微的共鳴聲應和著主人:「而且這只是熱身運動而已,聽說仙劍派高手如雲,不好好準備一下不是太失禮了嗎?妳瞧!天工斧如斯興奮!」
  
  五毒教主在白苗族一向呼風喚雨,如今遇到雷長老頂撞,雖然不好動怒,但是臉色也一陣青一陣紅。在五毒教主和雷長老身後一名年約二十六七歲,輪廓與教主有些許神似,但眼神更為澄澈善良的女子--白苗族長之女--阿奴不願意兩名長輩鬧翻,便好言勸說:「叔叔、阿姨,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將聖女迎回族裡,請您們以大局為重......」
  
  「表姊,教主自有分寸,雖然妳是族長的女兒,不表示在戰場上也有決策的權力。」說話的是五毒教主的獨生女,小名叫做楓兒,剛過十五歲。由於自幼受到教主的嚴格指導,練武不過短短幾年就有一流高手的架勢,所以這次教主在只能帶菁英遠征的情況下還是帶她同行。
  
  「楓兒小姐,這樣對妳表姊說話是不是不太好呢?」現在說話的是心儀阿奴多年的劍客唐鈺,他是數代前移居白苗的漢人之後,因為劍法超群而被白苗族長重用,他和李逍遙雖然交好,但是,因為阿奴的關係,不免還是有點瑜亮情節。
  
  經過十多年的歷練,唐鈺蓄短鬚的風貌相較當年的倜儻瀟灑多了些許的穩重。對於自幼缺乏父愛的楓兒來說,真是具有無比的吸引力,加上少女懷春,自然對唐鈺情根深重。也因此,楓兒不免對阿奴懷著敵意,特別是當著唐鈺面前,現在唐鈺幫阿奴說話,她當然更加不高興,嘴巴嘟得像是可以將雷長老吊起來一樣。
  
  顧不得大戰即將一觸即發,楓兒連正式的稱謂都忘了:「娘,您看,唐鈺哥都欺負我!」
  
  這時,五毒教主突然低聲道:「收聲,有人來了!」
  
  所有的白苗族菁英--雷長老、阿奴、楓兒、唐鈺、盤長老以及藍長老--統統提高警覺,只見一班仙劍派弟子雙手分持火把和長劍,一湧而出。
  
  「這種蝦兵蟹將,來再多個都是死!」雷長老雙手運雷霆氣勁入天工斧,斧面上金黃色電流四竄,頗有毀天滅地之勢。但是雷長老還沒出手,一抹娉婷的身影搶先衝出,原來是阿奴,只見她雙手輕擺,袖風送出蠱粉,十多名仙劍派弟子雖有防範,仍然紛紛不支倒地。
  
  雷長老見到敵人已被姪女擺平,臉色不悅地收斧撤勁:「阿奴,別說叔叔沒教妳,做事如此婆媽,將來怎麼能成大事?」原來適才阿奴見到兩名看門弟子慘死,心中很是不忍,但是雷長老畢竟是親叔叔,不方便多說,只好搶先一步用迷蠱迷昏增援的仙劍派弟子。
  
  「叔叔,阿奴說句不中聽的話,您神威蓋世,想對付的應該是一流高手,何必浪費力氣為難這些弟子呢?」
  
  阿奴自幼失怙,視雷長老若親父,雷長老也視阿奴如己出,因此也就不再怪罪:「也好,這些弟子確實無關緊要,不出手也罷。」
  
  話還沒說完,天工斧突然產生劇烈的共鳴。「又有人來了,而且,還是絕頂高手!」好戰的雷長老興奮地握住兵器,同時散發出無比的戰意。
  
  來者正是現在留在仙劍派的四名「蜀山六絕劍」,他們一感受到入侵的敵人以及雷霆魔功造成的巨響,連忙整裝出戰。一出正門就看到橫陳在地上的眾弟子,包括被雷長老殘殺的兩名,不禁個個氣憤填膺。
  
  「大膽!竟然到仙劍派生事,還殺我們的門人......」第二代大弟子牛大城向來被視為掌門的繼承人,因此率先開口:「今天如果你們不拿出個交代,仙劍派絕不善罷干休!」
  
  即使牛大城正氣凜然,久經陣仗的雷長老毫不畏懼,將雷霆魔功第三層--天雷破萬軍--勁灌天工斧,然後對準四名仙劍派高手猛力一劈,斧勁夾雜著青色的電勁將地面劈開一道深溝,並且不住地進逼。雖然沒必要纓其鋒,但是氣勢上不能輸人,牛大城還是拔出背上的七星寶劍,勁灌劍鋒,硬擋雷長老的斧勁,並且將之推卸到一旁,山壁承受不住雷霆魔功的威力,被劈出一道近尺深的裂縫。
  
  第一波攻勢被阻擋,雷長老卻不氣餒,反而面露喜色:「這牛鼻子看起來還算有點道行,今天不好好犒賞自己,豈不是暴殄天物?」
  
  另一方面,牛大城勁運右臂,舒活被震得氣血紊亂的筋脈,同時另外三名高手–「哮天劍」顧文、「萬劍流」謝正以及「斷劍神」劉延君已經散開各自迎戰敵人。
  
  顧文七星寶劍出鞘,夾帶著威力強大的「天劍訣」,劍氣有如數丈長的巨劍,直取雷長老;謝正擅長快劍,揮舞又像刀又像劍的獨門武器「解牛劍」,密不通風的劍花有如撲天席地,盡數圍繞在同樣擅長快劍的唐鈺身旁;劉延君以及稍後調息完畢的牛大城則是分別迎戰盤長老以及藍長老。
  
  五毒教主並不出戰,低聲對阿奴和楓兒說道:「按照計劃行事,不得有誤!」
  
  「是!」阿奴和楓兒連忙幾個箭步繞過熱戰圈,直往仙劍派正門衝去。
  
  劉延君實力高出盤長老甚多,見到二女要闖入,連忙趁隙透過手上殞鐵製成,烏黑厚重有如柴刀的神兵「星殞斷」送出「劍神訣」的猛銳劍氣阻擋去路。然而阿奴豈是省油的燈?或許論內力不如劉延君,但是實戰經驗豐富的她拿出懷中的「爆裂蠱」,利用其爆裂時產生的震盪威力,將「劍神訣」消弭大半,剩下的劍氣已不構成威脅。被阿奴如此輕描淡寫地化解攻勢,在江湖上名氣卓著的劉延君氣惱之餘不免帶著幾分佩服,目送她和楓兒揚長而去。
  
<仙劍派內堂>
  
  唐顃離開劍聖臥房後,跟其他人一樣都聽到了激戰的聲音,但是他並沒有跟眾師兄弟一樣出去迎敵,反而望山後走,由於仙劍派內一片混亂,並沒有人注意到他。走到伙房附近,唐顃若有所思地望著這個曾經和憶如一起幫忙姜婆婆好幾年的場所,想起和師姊的種種悲喜哀樂,以及自己剛才讓聖姑在宵夜裡下毒的情狀,回頭遠遠地望向憶如的房間,不由得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正要繼續走向下山的小路,他猛地注意到有人出現在他的背後。
  
  「阿顃,今天不是你送宵夜給師祖的日子,為什麼守夜師兄說你已經送過去了?而且剛剛姜婆婆還說你並沒有去伙房......」
  
  唐顃回過頭,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憶如,眼見東窗事發,心頭七上八下,講話也結結巴巴:「師......師姊......我......」
  
  「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憶如的臉上憤怒之餘,還帶著些許的哀傷:「以你的劍法,為什麼不跟師兄弟並肩作戰,反而自己先跑了?」
  
  唐顃不敢多做辯白,只能虛心地拔腿逃跑,但是憶如怎麼可能容許?只見「御劍術」劍氣直衝唐顃,在他身後以及身前的地面戳出數十個窟窿。憶如的攻勢既快又凌厲,唐顃被逼得急了,不想用在仙劍派學的劍法對付憶如,更不希望被抓住。於是他一咬牙拔出背上的佩劍,使出一套和仙劍派劍法完全迥異,卻依然精妙的劍法盡擋憶如的劍氣。
  
  不光是如此,唐顃的劍氣還將憶如的「御劍術」劍氣破壞成片片段段,有如落英繽紛,飄散無踪。看到這路劍法,憶如雖然臨敵經驗不豐,想起劍聖、酒劍仙甚至姜婆婆都曾經不只一次地提到過的見聞,登時認出了師弟所使用的招式。
  
  「阿顃......你怎麼會瀟湘劍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