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07-

毛瑟基 | 2022-05-02 19:07:05 | 巴幣 2 | 人氣 55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仙劍派正堂>
  
  「憶如......妳來這裡幹嘛?」酒劍仙關心憶如甚切,不顧堂上正在處分弟子,連忙站了起來。
  
  聽到是憶如,頭低得不能再低的單子文心裡不禁一震,想看看曾經撥動自己心弦的女孩,但是回想起自己的醜行,不禁又羞愧地閉上雙眼,不敢正視。
  
  跟著憶如過來的姜婆婆也勸說道:「對啊,我們回去吧!妳不應該參與今天這種場合......畢竟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他不對,接受處罰也是應該的。」顧慮到堂上人多講話不方便,姜婆婆故意和緩語調,不然以她的本事,就算牛大城袒護,單子文也得死個十次不止。
  
  「婆婆、師祖,憶如知道您們關心我,但是今天我有幾句話想要對牛師伯說….」憶如才剛度過天癸初臨,由於女媧族和一般人類體質有異,本來姜婆婆堅持要她多休息,但是聽說掌門人要升堂清理門戶,連忙趕到正堂。
  
  牛大城將劍按下,對憶如說道:「妳想要幹嘛?今天這畜生作了天理不容的事情,我是他的師父,有權力按照門規處置他......更何況我跟妳父親是師兄弟,不能好好地照管妳,至少也該依照門規處置啊!」講到這裡,不善於隱藏情感的牛大城眼角泛著點點淚光。確實,眼前的光景對他何等困窘難堪,畢竟是他最看重的弟子觸犯了惡劣的淫行啊!
  
  「不是的,師伯….」
  
  聽到憶如這麼說,單子文心裡又是一震,但是轉念又想:「就算師妹想落井下石,我也無話可說,畢竟先錯的是我......」
  
  憶如正色問牛大城:「師伯到底是因為我而懲罰大師兄,還是因為仙劍派,甚至是師伯您自己懲罰大師兄呢?」冷不防被這麼一問,不只是牛大城,連劍聖、酒劍仙、姜婆婆以及仙劍派弟子們都愣住了。
  
  「如果是因為我,而懲罰大師兄,是不是由我來執行更合適呢?如果是因為仙劍派,我記得在仙劍派的教條裡,只有說到出家人不許犯淫戒,但是,大師兄一直沒出家,還不是道士;而且他也還不算『犯下』,只能算是未遂,應該罪不致死,不是嗎?」
  
  沒想到憶如竟然有為自己開脫的意思,單子文心裡突然產生莫名的感激,但是,他又不免覺得奇怪,為何憶如突然對他這麼好,莫非還有下文,想到這裡,單子文不禁滲出涔涔的冷汗。牛大城雖然萬分不願意,但是也只能點頭表示憶如說的話沒錯。
  
  「當然,剛剛說的話都只是假設,我也不排除師伯是為了自己的名聲,才用這麼重的門規懲罰大師兄….」
  
  「憶如!妳在說啥?」酒劍仙衝了下來:「妳大師伯也是一番好意,妳怎麼可以說話沒大沒小的?」
  
  同樣地,劍聖和姜婆婆也滿腹疑惑,但是一個是自重身份,另一個是為了隱藏身份,所以都不好發作。
  「師叔息怒,憶如說得沒錯!」牛大城是個耿直的人,雖然不善言詞,對於是非善惡卻無比執著,於是他把鎮山寶劍交給憶如:「妳是受害者,確實只有妳有資格處置這個畜生。」
  
  憶如正要接過寶劍前,牛大城突然在自己左腕劃了道口子,鮮血沿著劍鋒,滴落到地面:「憶如,不管妳要怎麼作,鎮山寶劍向來是作為懲罰弟子之用,非不得已絕不出鞘,既然出鞘,就一定得沾血!」
  
  「師伯......」淚水從憶如渾圓清亮的雙目汨汨流下。
  
  「現在,即使妳想放了子文也無妨,我就幫妳,別讓鎮山寶劍破例,也算是懲罰我教徒不嚴吧!」
  
  憶如雙手接過寶劍,向牛大城躬身一揖:「大師伯,憶如謹向您對剛剛的出言不遜道歉。」牛大城點頭表示接受,同時兩名第三代弟子連忙拿清水和傷藥過來處理。
  
  拿起鎮山寶劍,憶如走到單子文面前,環顧堂上每一個人說道:「憶如並非不明善惡,作惡之人本來就該受到處罰,而且我還差點因此喪失清白之身,更不能姑息….」

  說到這裡,憶如突然手起劍落,直取單子文頭部,只見劍光一閃,眾人本預期見到血花飛濺,人頭落地,但是,出乎意料之外地,只見到黑髮飛散空中,四處飄落,原來,憶如只削去了單子文的髮髻而已。
  
  「仙劍派一向替天行道,上天既然已經懲罰過大師兄一次,我不能再越俎代庖替老天再懲罰他一次,畢竟一個人不能為同樣的過錯受兩次傷害….」
  
  說到這裡,憶如便因為氣血虛弱,身體一軟,姜婆婆連忙將她扶回房間,臨走前還罵了單子文:「你這兔崽子,憶如如此維護你,算你走運!」堂上眾人雖然知道憶如不過是不想輕言殺人,但是聽了這麼義正辭嚴的話後,對她的敬重不免多了幾分。
  
  只是,牛大城還是得維護門規,便對單子文厲聲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等你傷一養好,馬上驅逐出戶,終身不得回歸師門!」
  
  單子文拜伏在地,臉上爬滿淚水和鼻涕,不知道是為了憶如的寬宏大量而哭,還是為了犯過的錯誤懺悔,抑或是為了日後未知的命運。
  
<又過了數天--劍聖臥房>
  
  在侍候劍聖宵夜後,唐顃收拾了盅和湯匙後告退離去。劍聖待唐顃出了房門後,端坐在床上,緩緩地運作內息,正待運轉一大周天,突然內力開始如瀉般地衰退。
  
  對武林高手而言,內力或增或衰本來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今次衰退得太快,出乎意料之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劍聖不住地尋思,急於找出解決之道。然而,最方便商量事情的師弟酒劍仙,因為有官差急忙地投訴風魔獸在關中出沒,已經動身前去收服,目前不在。
  
  幸好仙劍派內還有四名第二代弟子--「蜀山六絕劍」中的老大--「御劍飛」牛大城、老二--「哮天劍」顧文、老三--「萬劍流」–謝政以及年紀最小,但是實力和李逍遙不相上下的「斷劍神」--劉延君;他們因為劍聖壽辰在即,特地回師門祝賀。念及此,劍聖連忙起身,找四名弟子商量,正要踏出房門,突然門外傳來人聲。
  
  「獨孤兄,你終於發現異狀了。」
  
  這聲音對劍聖而言,再熟悉不過,因為這聲音的主人和他已經有近五十年的情誼了。門外的人嘆了一口氣:「真是對不起,我這麼做是不得已的,你現在中的是銀箭蛙毒,這種毒雖然不會致命,但是至少兩三個時辰內只使得出兩成的功力......」
  
  「聖姑….為什麼妳要這麼做?」
  
  遮住一輪明月的烏雲被晚風吹開,皎潔的銀光灑落在仙劍派的內庭,映射出劍聖房門外,穿著白底五彩斑斕麻衣,手持冥蛇杖的白苗五毒教長老之一的聖姑身影,她眼角兀自帶著淚水。
  
  同一時刻,在仙劍派正門前方,一名五十多歲,肌肉賁張虯結,身著苗疆衣飾,威風凜凜有如天神下降的斑白鬚髮漢子,雙手握著持繚繞耀眼電光的四尺長兩尺多寬的雙面巨斧對空一掄,斧勢夾帶著強大的雷勁將仙劍派正門從中劈開,兩名負責看守的仙劍派弟子陡見異狀,立時拔劍抵禦外侮,可憐兩人無論劍法或者兵器都無法匹敵霸道鋒利的斧勁,均連人帶劍地被砍成四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