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15-

毛瑟基 | 2022-05-30 11:30:26 | 巴幣 6 | 人氣 79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突然,天工斧再度發出強烈的共鳴聲,而且急遽地震動,彷彿是因期待什麼而亢奮著。身為天工斧三十多年來的主人,雷長老從沒見過自己的戰斧如此反應,不禁再度楞了一愣,因此錯過了殺死牛大城最好的時機。
  
  另一方面,「斷劍神」劉延君和五毒教主鍾玉讓的戰鬥終於有了結果。劉延君在數百回合連喘氣機會都沒有的戰鬥下,由於內力透支,終於露出破綻,被天蛇杖連番痛擊後,打飛到一旁,重重地撞在地面上。
  
  「奇怪,五毒教主的內力應該不會比我深厚太多,怎麼連番大戰下來,她的內力彷彿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劉延君雖然身上的外傷劇痛難忍,仍然不住地思索他為何會先力竭落敗的原因。然而,原有的疑問還沒獲得解答,新的災難又出現,先前被天蛇杖擊中的部位竟然感覺有如蛇咬一般疼痛。劉延君連忙扯下衣袖,觀看其中一個被擊傷的地方,赫然發現一團綠色的瘀血在傷處不住地蠕動著。「這蛇杖透著古怪,不快點把瘀血逼出,我命休矣,但是強敵當前,莫非我劉某也要步上謝正師兄的後塵?」劉延君一生自問行俠仗義,眾善奉行,此時不禁暗自埋怨為何上天對他如此不公。
  
  只見五毒教主一步步走近,沒持杖的左手黑氣暗聚,顯然不懷好意:「劉少俠,您功夫不弱,不輸當年的李逍遙,堪稱青年豪傑,可惜今天為了我們白苗人的利益,不得已得請您上黃泉路走一走了。」
  
  「拼了!」劉延君心裡正打算不顧傷勢,以「星殞斷」發出最後殺招,這時,突然聽到背後勁風陡起,乃是兩名高手逼近。
  
  「阿姨且慢動手!」來者正是阿奴以及楓兒,兩人都是上氣不接下氣,而且帶著驚惶之色。
  
  五毒教主料想劉延君難有大作為,便收起攻勢,問道:「妳們在外都要稱呼本座為教主!何事大驚小怪,竟阻止本座擊殺敵人?」轉頭看到只有阿奴和楓兒二人,不見憶如的踪影,便不悅地再追問:「聖女呢?怎麼只有妳們兩個?」
  
  阿奴恭恭敬敬地說道:「請教主恕罪,剛才楓兒和我本來可以不辱使命,但是聖女身旁有相當厲害的高手,阿奴不敵,所以想請您一同援手….」
  
  「有這種事?不是已經叫聖姑給劍聖下毒了,眼前仙劍派哪裡還有高手?」五毒教主將眼光移向楓兒,楓兒怯弱地點頭表示阿奴並沒有說謊。
  
  「什麼?師父被下毒!」劉延君聽到五毒教主和阿奴的對話,心裡不禁一驚,氣血一亂,帶有劇毒的綠色瘀血更是老實不客氣地開始擴散:「糟,再不逼出瘀血,就來不及了,可是眼前敵人又增加......該如何是好?」
  
  還沒來得及思索事情的來由,五毒教主突然感受到一股更為強大的勁風由內堂往仙劍派大門進逼,阿奴口中的高手--姜婆婆終於出現了。從沒聽過仙劍派有那個高手符合姜婆婆的樣貌,五毒教主不禁感到莫名其妙,但是眼前已經不容她多想,於是大喊:「阿奴先幫本座試試這個老婆婆的功力,楓兒退到一旁!」
  
  「是!」阿奴和楓兒馬上領命行動,阿奴急急運功準備出招,至於楓兒,當然是馬上跑到唐鈺身邊探望心上人的傷勢。
  
  五毒教主並不是懼戰而刻意要阿奴打頭陣,只是她適才擊敗劉延君內力大損,得略作調息方能再戰。同時阿奴先出手還可以先幫她了解姜婆婆的武功路數,可說是一舉二得。至於劉延君,眼見有救星,當然不會錯過這難得的調息機會,連忙盤腿打坐,將一團團瘀血儘速逼出。
  
  卻說姜婆婆的突然出現,打亂了戰局,雷長老認定她就是天工斧出聲警告的高手,但是既然對方並沒有針對自己,雷長老也就先不管她,甚至還期望姜婆婆可以讓五毒教主吃點苦頭。可是天工斧的共鳴依舊沒有停止,方向也不是針對著姜婆婆,雷長老縱使好奇心再強,對於天工斧的異狀也開始感到厭煩:「兄弟,你別再戲弄我了,先把這個牛鼻子砍死了才是正事。」於是,雷長老不顧天工斧的反應,再度掄起它直劈向牛大城。
  
  「師伯,快接劍!」內堂突然有一名小女孩飛奔而出,原來是憶如,她呼聲剛落,手上一把閃爍著寶光的長劍已然向牛大城拋出。猛然聽到憶如清亮高亢的聲音,牛大城連忙依指示拿起長劍,並且集中了全身的內力灌入長劍,抵擋住雷長老的致命一擊。
  
  以雷長老的本事配合天工斧可以說是無堅不摧。打自出道以來,雷長老不敢說沒有敗過,但是憑天工斧之利,敵人的武器多少會受點損傷,甚至一斧兩斷也是常有的事。眼前第一次被對方持兵器擋住攻勢,不管是對雷長老而言,還是對天工斧而言,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
  
  「原來是出現了對手,怪不得兄弟你這麼興奮......」雷長老收起攻勢,退到一旁後,撫著自己心愛的兵器暗道:「二十多年前,巫王沒種拿巫月神刀與你一戰,讓你錯失了棋逢對手的滋味,現在不好好地把握這個機會怎麼行呢?」其實,雷長老也相當期待,畢竟無塵劍的出現可以帶給他全新的作戰體驗。
  
  躲過了被劈成兩段的危機,牛大城不禁打量起手上的長劍:「這不是逍遙師弟的『無塵劍』嗎?有了它,確實不用畏懼苗人的大斧頭,真得感謝憶如......」這時,牛大城的眼角余光看到了正在迫出瘀血的劉延君,便連忙對憶如說:「妳師叔受傷了,快去護法,這裡有我擋著!」
  
  憶如領命便望劉延君打坐的地方而去,途中經過受傷坐地的唐顃身邊,望著曾經和她一起生活五年,情同姊弟,如今卻背叛師門的師弟,內心百感交集。
  
  「師姊,對不起!」唐顃幽幽地說著,聲音細小到似乎只有蚊子可以聽得見。
  
  「阿顃......」一滴淚珠從憶如的眼角滑落,因為她知道,不管今日一戰結果如何,她已經無法再原諒這個曾經那麼討她喜歡,得她信賴的師弟。
  
  突然,楓兒衝了出來,擋在憶如和唐顃中間:「幹嘛,妳是不是要傷害唐鈺哥哥?如果妳敢動他,就算妳是聖女,我也不會放妳罷休!」
  
  憶如望著在唐顃後方,剛剛點穴止血,現在還在運功調息的唐鈺,心裡不明所以,也就不答腔。楓兒以為憶如不回應是在怠慢她,心中無名火起,連忙揮拳而上:「好一個傲慢的聖女啊!乾脆把妳抓起來,這樣我娘...教主也歡喜,可別說我沒警告妳喔!」
  
  由於楓兒還戴著金絲手套,一拳一掌都透著銳利的勁風,不過憶如的身法更靈活,左躲右閃,還能力保不失。突然,一陣清脆的叮鈴聲,憶如一條辮子上的鈴鐺竟然被楓兒掌風的餘勢擊落,原來金絲手套竟可鋒銳至此。不過,都已經和阿奴交手過,加上又不是第一次見著,憶如怎麼會害怕區區金絲手套呢?只見她躲過楓兒的一掌後,以腳代劍,使出「萬劍訣」,數十記猛踢不客氣地往楓兒的掌背招呼,即使她戴著金絲手套,也抵擋不住這麼多沉重的攻擊,當下手掌脫臼,一聲慘呼後被踢飛到一旁。
  
  「舌多口賤!」憶如不客氣地丟下一句話後,就不理會哀叫不絕的楓兒,往劉延君處走去。

  卻說阿奴奉五毒教主之命出戰姜婆婆,為了憶如,她內心頗為掙扎,交手起來顯得相當力不從心。這種情形被姜婆婆看在眼裡,她便以傳音入密的方式告訴阿奴:「想不被妳們帶頭的起疑心,就認真點打,老婆子我自有方法力保不失,只要妳肯乖乖配合......」
  
  阿奴暗暗點頭,然後望著先前被雷長老砍得細碎的百來把長劍,口中默念咒語,此時四周突然狂風大作,將在場眾人的髮絲吹得不住地迎風飄蕩。看到阿奴背後浮現出手持巨型芭蕉扇,衣飾華麗如仙女,外型如美貌貴婦的風神形象,姜婆婆並不急著出招,只是暗暗凝聚起功力預備見招拆招。
  
  行功完畢,阿奴運起「風神訣」最高境界--風捲殘雲--將地上的數百片碎片全數刮起,形成一道破壞力驚人的鋼片龍捲風。本來威力就足以傷人筋骨的銳利風刀加上斷劍破片,絕對可以毫無疑問地將捲入其中的任何人絞磨成肉漿。
  
  「我就知道妳方才在保留實力......」姜婆婆內心暗自笑道:「難得有機會舒展筋骨,怎麼能不好好地把握?」
  
  只見姜婆婆以指代劍,左手施展「劍神訣」中的「倒持太阿」,右手施展同樣是「劍神訣」之一的「逆轉乾坤」,兩道劍氣合一,威力更勝先前與阿奴交手時的「仙劍歸宗」多矣。當捲著金屬破片的龍捲風遇上「劍神訣」劍氣,由於兩者的運轉方向相反,因此產生了猛烈的僵持,最後姜婆婆技高一籌,硬是阻住了「風神訣」的走勢,並且將之消弭於無形。龍捲風勢一停,無數的金屬破片掉落在地面,堆起了一座小山,姜婆婆不等回氣,一把衝上阿奴面前當胸一掌,阿奴連忙咬破舌緣裝作吐血飛退的樣子,兩人一搭一唱,可說是天衣無縫,相當完美的演出。
  
  「婆婆,接下來的事情就拜託您了!」阿奴內心暗道,同時不住地祈禱別被看出破綻。然後她風也似地退到五毒教主身旁,眼中滿是求援的神色。五毒教主倒真的被瞞了過去,加上已經調息完畢,馬上出手迎戰姜婆婆。
  
  姜婆婆不愧是絕頂高手,雖然方才一場惡戰,還未及調息平復,就再迎戰另一名實力更為頂尖的對手。只見兩大高手雙掌互擊,以逸待勞的五毒教主反而被一掌打飛,在空中轉了三四圈,並且還退了將近二十丈遠才止住衝力,出招的右掌不住地顫抖,胸中氣血紊亂,一個撐不住,喉頭一甜,一口鮮血當場噴出,顯見她和姜婆婆的內力差距甚遠。
  
  至於姜婆婆,雖然只退了三五步遠,從右手感覺到的巨大衝擊力也可以感覺得出五毒教主並非等閒,但是就功力而言,她自覺還猶有餘裕。
  
  突然,除了憶如以外,包括五毒教主、阿奴、以及在一旁調息的眾高手,全部都以訝異的表情看著姜婆婆。姜婆婆本來還不知所以,但是看到自己被風吹動的頭髮竟然已經不是花白的華髮,而是光滑柔順的三尺青絲。這時她才明白原來剛才被五毒教主掌擊的潛勁影響,法力再也支持不住變身的狀態,所以她才會以年輕貌美的模樣出現。
  
  「這樣也好,我出手才不用有所保留......」姜婉兒望著嘴角猶帶著一條血絲的五毒教主:「這十幾年來,妳是第二個夠資格讓我以本來相貌應戰的對手,最好把所有的本事都使出來,因為妳想對憶如動歪腦筋,我絕對會施加最嚴厲的處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