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22-

毛瑟基 | 2022-06-20 17:43:13 | 巴幣 4 | 人氣 67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仙劍派內堂>
  
  「教主......您為何要為難老身呢?」聖姑急了,雖然她知道五毒教主做事一向不擇手段,怎麼也料想不到竟然會在這關頭出爾反爾。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後,聖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劍指迅如閃電般地點了劍聖身上四五個大穴。功力大減的劍聖當然無法抵抗,馬上全身麻木,動彈不得。
  
  「也罷!聖姑,妳就快殺了我吧!這樣好向你們教主交代......」劍聖雖然英雄一世,但是現在肉在砧板上,萬點都沒有由自己決定的空間:「算是我這輩子欠了妳的,只是,沒想到還要賠上仙劍派滿門弟子的性命,真是老天無眼….」
  
  眼淚涔涔不絕地從聖姑的雙頰落下:「獨孤兄......到了現在,還不相信我對您的心意嗎?」
  
  「如果說香兒還在,我絕對不會違逆姊妹之情。如今她離去了,您就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啊!」說罷,聖姑從懷中小袋拿出一顆直徑約半吋,表面光滑,五彩繽紛的藥丸:「這顆藥丸是產在熱帶雨林的毒蕈製成,可以消除銀箭蛙的毒性,幫助您恢復功力。」劍聖張口準備吞下藥丸之際,聖姑突然用劍指往拿藥丸的右手脈門割去,一道血箭伴隨著藥丸進入劍聖口中。
  
  「聖姑,妳這是......?」劍聖口中混雜著藥丸的辛辣以及血腥,模糊地問道。
  
  聖姑搖頭示意她沒事,然後對劍聖說道:「我提煉毒蠱多年,血中含有無數劇毒,可收以毒攻毒之效,不然單憑藥丸之力,獨孤兄也得花上半個時辰才能恢復功力。」說到這裡,聖姑突然雙手捧住劍聖雙頰,好像希望把握時間多看他一眼,然後退離兩步,拿起冥蛇杖:「獨孤兄,我終究還是五毒教的人,先師的恩情我也萬萬不敢忘懷......」
  
  「聖姑......妳要幹嘛?」這時劍聖心中產生了不好的預感,因為他明白了聖姑之所以點他穴,背後所隱藏的意義。雖然藥力開始作用,內力點滴恢復,但是目前還是無力衝開被封住的穴道以恢復行動。
  
  只見聖姑慘然一笑:「這麼多年了......足足超過五十年了,獨孤兄,這是我第一次看過您為我擔心呢!」接著,聖姑望著天上喃喃說道:「師父,我孤身承蒙您養育教導,想不到現在竟然成為叛教的罪人......容徒兒到地下向您請罪吧!」語音剛落,決心一死的聖姑將冥蛇杖的尖端硬是往胸口插入,她年邁的身體怎堪神兵利器一擊?當下直從前腹透到后腰,鮮血狂噴不止。
  
  「不要~~~~!!」沒想到聖姑竟然在自己面前自裁,劍聖血行加速,一下子恢復了超過五成以上的內力,成功地衝開穴道,並且衝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即將軟癱倒地的聖姑。
  
  撫著聖姑幾乎全白的頭髮,劍聖涕淚俱下:「妳這是何苦呢?事情大可以不必這樣的啊!」
  
  聖姑虛弱地握住劍聖的手:「不要難過,能夠死在您的懷裡,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事啊!」
  
  「看到您這麼關心我......我有什麼好不開心的呢?」只聽得聖姑的聲音越來越虛弱:「雖然沒有臉見師父......不過,我可以無愧地......面對師妹了......」
  
  「聖姑~~~~!」劍聖再也不顧任何世俗的顧忌,緊緊地抱住氣絕身亡的聖姑,只是他想回應的心意已經太遲了。
 
<仙劍派前門>
  
  等了又等,遲遲不見聖姑出現,五毒教主終於也不耐煩了:「聖姑怎麼動作這麼慢?也罷,反正內力已經恢復五六成了,足夠殺光所有阻撓我的人,等會再找聖姑計較就是。」
  
  「就先從妖魔開始好了,他具有不死之身,不先殺了他,恐怕會有大麻煩….」五毒教主走近天鬼皇,正盤算如何用手中的天蛇杖殺死他:「而且,殺了他為盤長老報仇,日後要拉攏盤家的人就更加地容易了,嘿嘿......」
  
  「不准妳傷害任何人!」
  
  正當教主準備動手的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內力襲來,她定睛一看,赫然是背後浮現女媧神像的憶如。
  
  「這是『夢蛇』現象的前兆,大概是因為緊急情況才喚醒的本能......」五毒教主明白即使憶如因為體內女媧族血緣被喚醒而功力大增,現下也不構成威脅,因此氣定神閒:「聖女啊,等會我有的是時間招呼您,何必急於一時呢?」
  
  沒想到憶如竟然會按捺不住,主動出擊,天鬼皇和姜婉兒連忙出聲提醒:「憶如,妳鬥不過她的,快逃吧!這裡有我們撐著!」
  
  「對不起,姜姊姊,天鬼伯伯,不想再看見任何人因為我而受傷害了......」憶如說罷,突然化成人身蛇尾的女媧族人狀態,原本已經很強勁的內力更加地提升。只可惜,雖然憶如的戰鬥能力增強了,卻依然強不過還剩六成功力的五毒教主。不過五六招就被制服,五毒教主沿著憶如的手肘開始,一連點了四五個穴道,她登時麻木不能動了。
  
  「真是遺憾啊!聖女,您還不夠資格當我的對手呢!」五毒教主看著動彈不得的憶如,露出高傲的冷笑。
  
  「那我夠資格吧?」一陣雄渾的聲音自內堂傳出,一名兩鬢如雪的老年男子走了出來,炯炯有神的雙眼裡微見淚光,手上雖然抱著一個人,身法卻依舊靈巧而不失穩重。群聚在門口的仙劍派門人一見到他,全部都彎腰拱手為禮。
  
  沒想到劍聖竟然毫髮無傷地出現在面前,手上還抱著已然氣絕多時的聖姑,五毒教主又驚又駭:「你不是按照計劃中毒了嗎?怎麼還能殺得了聖姑?」
  
  「聖姑不是我殺的,她是為了不助紂為虐,為了保護我,才選擇自裁......」劍聖望著聖姑恬然瞑目的面容,不禁好生愧疚。
  
  「聖姑......劍聖......為什麼事情會這樣?」五毒教主不住地思考前因後果,她萬萬沒想到竟然忽略了聖姑對劍聖的私情。如果她先前不逼聖姑逼得太甚,早就可以帶著憶如遠走高飛,回苗疆實現她的野心計劃。
  
  劍聖走到阿奴身旁,阿奴本來就沒受什麼重傷,當下停止調息,站起來對恩師聖姑致哀。
  
  「帶她回去吧!讓她可以長眠在自己的故鄉,聖姑是屬於白苗族的......」劍聖本來已經強行抑制住的情緒忍不住崩潰了,含淚對阿奴說著他想對聖姑作的處置。
  
  說完,劍聖又轉身面對五毒教主:「今天為了妳一己私慾,造成這麼多不該有的傷亡….如果妳還不知道悔悟,儘管殺上,貧道當妳的對手!」

  「好強!打從出道到現在,從來沒遇過這麼厲害的高手......」五毒教主被劍聖萬夫莫敵的氣魄所震懾:「就算拜月教主在世,也未必能給我這麼大的壓迫感,真的要和這個人為敵嗎?」
  
  其實,劍聖也不過恢復了七成左右的功力,仗著聖靈珠以及其它聖物,五毒教主未必沒有戰勝的機會。不過,五毒教主先前已經受了不輕的內傷,真要打起來,就算獲勝,所付出的代價也會相當慘重,這時她內心不禁開始盤算這一戰的利弊得失。
  
  「今天聖姑之所以會死,是為了維護妳們的教規,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不取妳性命償還血債......妳走吧!」劍聖正眼也不瞧五毒教主一眼,只是揮手令其自去,袖子所拂動的勁風竟然可以讓遠在二三十丈外的五毒教主長髮飛揚,實力真是高得匪夷所思。

  「罷了,就算劍聖可能是強弩之末,現在的我也未必敵得過,而且天大的榮華富貴也得要有命才享受得到,這一次雖然失敗,但是我相信聖女總有落在我手上的一天!」眼見努力化為泡影,唾手可得的一切都成為空想,五毒教主內心真是說不出的憤恨。但是,在經過一番思考後,她還是只能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然後下令全軍撤退。
  
  於是,阿奴抱著聖姑的屍身,跟著五毒教主離去,藍長老和唐鈺唐顃叔侄雖然身負重傷,也設法提氣跟著兩人狼狽而去。臨走前,唐顃鄭而重之地向牛大城以及謝正各叩了三個響頭謝罪。然後,又依依不捨地望了憶如一眼,因為下次不知何時才能再見,而且,到了那時候,就無法再念師姊弟之情,而是得兵戎相見。
  
  至於楓兒,在埋葬了雷長老,並且收拾了他的遺物後,已自行前往約定的地點集合,不再另述。
  
  這一戰終於大勢底定,仙劍派總算保住了憶如,也避免了滅門之禍,只是所付出的代價是何等地慘重!
  
<隔天早晨>
  
  「師叔,您還是決定要離開嗎?」劍聖以及昨晚稍後趕回的酒劍仙十分不捨地挽留姜婉兒:「這一戰多虧師叔不念舊惡,捨生忘死,本派才不至於滅門。所以,無論如何請師叔一定得留下,讓後生門人好好地瞻仰前輩風采......」
  
  昨晚一戰,由於傷勢不輕,加上奇毒未完全逼出,因此姜婉兒決定先治好傷,隔天再離去。至於天鬼皇因為不便留宿道觀,縫好傷口並且再次拜見過憶如後,便飄然而去。
  
  劍聖感激姜婉兒之餘,命門人取前人遺留的賞罰記錄,為其父姜清風平反,不料當年的尉遲掌門並未把姜清風懲罰破門,因此雖然姜婉兒並未入仙劍派門下,劍聖師兄弟還是尊稱她為師叔。
  
  兩個已經冒出白髮的老頭對著一位妙齡女郎大呼師叔的情景,著實讓姜婉兒莞爾,不過為了憶如,她還是找了藉口推辭:「我不喜歡和太多人打交道,即使是門下弟子也一樣。更何況只要憶如在這裡一天,想要找麻煩的人就會不斷地找上門,所以還是讓我帶她走吧,我會保護她的!」
  
  「師叔,這......」當初是酒劍仙以保護憶如為名,帶她進仙劍派的,如今姜婉兒卻要以同樣的理由帶走她,令酒劍仙好生為難。

  「這是她親口答應我的,不相信?」姜婉兒面露不悅之色。

  「不是不相信師叔,而是因為......」酒劍仙將他想要親自照顧徒孫的理由全盤說出。

  姜婉兒聽完後,不屑地說:「就憑你們這幾個思想僵化的牛鼻子,敵人稍微使點小手段,就可以拐走憶如了,我怎麼放心讓你們照顧她?」說到這裡,姜婉兒又說:「不然這樣吧!我們去找憶如,叫她親自決定,到底該讓誰保護她,她一定會站我這邊的。」
  
  莫可奈何下,劍聖師兄弟隨著姜婉兒到憶如的房間。敲了十幾下門,房間裡沒有半點響應,姜婉兒還當是昨晚一戰讓憶如累壞了,不管憶如是否起床,自行推門而入。不料憶如竟然不在床上睡覺,而且桌上還留著一封給姜婉兒的信。
  
  「姜姊姊:
  
  謝謝您這些年來對憶如的疼愛,即使粉身碎骨也不足以報答。
  
  昨天晚上我想了很多,因為我的關係,每每害得許多不相干的人受到傷害。實在不希望再看到這樣的情形出現了。所以,請饒恕我違背諾言不告而別。
  
  師祖他們都是好人,請您跟他們好好相處,大家都開開心心地過日子,憶如就很安慰了。
  
  憶如字」
  
  「憶如~~!」姜婉兒一看完信,馬上將信紙一丟,運起輕功準備搜尋憶如,但是傷勢未癒的結果,一運起內力,就疼痛難當地跌落在地上。身上固然痛,但是姜婉兒的心更痛,因為溺愛憶如的她沒想到憶如竟然會離她而去:「妳怎麼那麼傻?跟我在一起不好嗎?」自從母親過世後,姜婉兒第一次流出了眼淚。
  
  「對不起!姜姊姊...師祖...師叔祖,您們要好好保重喔!」憶如在半山腰上,望著逐漸隱沒在濃霧中的仙劍派道觀喃喃說道。
  
  如同當年不得不離開餘杭時的那一股酸澀再度湧上心頭。只是,她知道她已經比以前更加堅強,再也不會輕言落淚,再也不會......
  
  (第二章完)

  敬請期待第三章–江湖情,也感謝諸位的支持和喜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