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11-

毛瑟基 | 2022-05-09 21:05:50 | 巴幣 2 | 人氣 74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仙劍派--伙房>
  
  「誰敢欺負憶如!?」聽到呼救聲,又感覺到有高手迫近,本來在伙房中處理善後的姜婆婆大喝一聲,夾帶著強大的氣勁破門而出。
  
  見到救星出現,憶如不禁鬆了一口氣,連忙躲到姜婆婆身後:「婆婆,那兩個白苗族人要抓我,師祖他們不知道怎麼了......」說到這裡,壓抑許久的情緒終於潰堤:「......一直沒有出現,說不定已經遇害了........」
  
  無視迫近而來的追兵,姜婆婆先拍著憶如的背安撫道:「妳的師祖和師伯叔都不是普通的人物,不會這麼容易就出事的,一切有婆婆頂著,別怕!」講話的語調是無比地和藹,卻能讓距離幾十丈遠的阿奴和楓兒聽得一清二楚,彷彿附耳述說一般,內力深厚可以想見。想不到一名又乾又瘦的老太婆竟然有著一流高手的修為,阿奴和楓兒不禁為之一凜。對楓兒而言,擔心的是抓不到聖女,對阿奴而言,卻暗暗慶幸憶如有高人相助,就算任務失敗,也有理由可以交代。
  
  「就是你們欺負憶如嗎?」姜婆婆平日真人不露相,但是真遇到強敵,縱使說起話來不疾不徐,依舊盡顯威嚴。
  
  阿奴一個箭步上前做了個揖:「久聞仙劍派臥虎藏龍,高手如雲,前輩風範更是令晚輩好生敬仰......」
  
  「廢話少說,報上名來,然後看是要老婆子陪妳們玩兩招,還是要夾著尾巴滾下山去,以後不准出現在我面前!」說到這裡,姜婆婆轉頭正面看著阿奴,不看就罷,一看心頭為之一震:「這個白苗女子竟然面帶帝王之相。第一次見到憶如時,就為她帶有帝王之相稱奇,想不到這個女子的帝王之氣比憶如還濃厚。」
  
  原來姜婆婆(姜婉兒)的父親姜清風除了劍法通神,還擅長看相,生前將所學傾囊相授,獨生女自然盡得其真傳。事實上,憶如是黑苗族族長繼承人,阿奴是白苗族族長繼承人,兩人帶有帝王之氣並不足為奇。但是為何阿奴的帝王之氣會比憶如來得濃厚,這就是後話了。
  
  雖然被姜婆婆斥責,阿奴仍然不改恭敬:「在下雷玉奴,乃白苗族長之女,旁邊是表妹鍾楓,是五毒教主之女,我等奉命迎回在中原流落多年的聖女,希望前輩不要阻攔。」
  
  「原來是白苗族長的女兒,怪不得帶有帝王之氣,而且感覺得出她是一流高手,這場仗不好打......」姜婆婆想到這裡,突然覺得奇怪:「既然這個雷玉奴功力如此之高,為什麼憶如還能順利從內堂逃到這裡?莫非......」雖然初次見面,同樣愛護憶如心切的兩人心意相通,姜婆婆一下就明白阿奴放水想讓憶如逃走。
  
  楓兒眼見氣氛怪異,便對阿奴道:「表姊,還跟這個老婆子囉唆什麼啊?快點抓住聖女,我們好回去交差啊!」阿奴不作聲,楓兒更是氣憤:「怎麼,難道妳忘不了舊情人,想袒護他的女兒嗎?枉費你是族長的女兒,把我們白苗族全族的福祉放到哪裡去了?」
  
  「什麼?爹爹居然被說是這名白苗女子的舊情人?」憶如並不知道當年阿奴和李逍遙間似有若無的情愫,猛然聽到楓兒的話,心頭不免泛起一陣漣漪。
  
  阿奴收起巫月神刀,但是卻從懷裡拿出一根細瘦的竹筒:「楓兒,表姊自有分寸!」說罷便將內力緩緩灌入竹筒中。
  
  「莫非......?」楓兒看到阿奴即將使出猛招,渾身散發強大的殺氣,便不敢再多嘴。
  
  「前輩,得罪了!」阿奴右手一使力,竹筒猛然爆碎,內力推送出成千上萬的火紅小點,仔細一看,赫然是尖嘴利顎的兇猛螞蟻,原來這是五毒教眾多精妙武功中,威力至為恐怖的「萬蟻蝕象」。「萬蟻蝕象」並不需要強大的內力輔助,只要撒出馴養多時,大小如米粒般的「火蟻」,即使是力大無窮的大象,也禁不起被這些細小昆蟲不斷地叮咬,最後全身起巨大的酸性水泡盡蝕而亡。論威力或許不如雷霆魔功驚人,但是凶狠毒辣猶有過之。
  
  為了避免錯傷憶如,阿奴只將「火蟻」推送到姜婆婆面前,憶如眼見象徵死亡的紅點直襲而來,不免為姜婆婆的安危擔心。「別怕,憶如,婆婆還不把這當一回事呢,呵呵!」姜婆婆一把抄起竹掃把,竟然藉著掃把發出無數快狠準利的劍氣,將全數的火蟻都劈碎成粉末,周遭的空氣滿佈蟻酸的刺鼻味道。
  
  「厲害!同樣是『萬劍訣』,老婆婆使用起來,和憶如相比,威力更是強大得多,想不到仙劍派居然有女性高人,今日真是開了眼界。」阿奴不禁在心裡暗暗稱讚,隨即從懷中拿出另一支銀箔襯裡的竹筒,用內力震碎後,無數的粉末在阿奴內力的包籠下直撲向姜婆婆。
  
  看到表姊使用這招,楓兒的驚訝更甚先前,原來這是五毒教另一門更深的毒功,名叫「萬蠱蝕天」--將無數毒蠱磨成細粉,在加上不傳的秘法炮製後,只要一接觸到空氣,毒粉便可以侵蝕大部分有生命的物體、木材和石頭,所以平時要用銀箔包裹收藏,以免反遭其害。
  
  「這招不錯,還算有模有樣......」姜婆婆將內力灌入掃把,劍氣猛現,赫然是「天劍訣」。姜婆婆一躍而起,掃把左揮右晃,劍氣包卷住毒粉,同時將阿奴的內力化解得點滴無存,最後掃把一橫,把劍氣和著失去控制的毒粉完全灌入土壤中,漂亮地破解了「萬蠱蝕天」,不過掃把也被腐蝕掉大半。丟掉腐蝕得剩不到一半的掃帚柄,姜婆婆臉部紅氣不喘,甚至連頭髮都沒些許的紊亂。憶如雖然知道姜婆婆武功高強,卻沒想過可以厲害到這種程度,和阿奴交手的每一幕都讓她打從心底佩服不已。
  
  「妳的本事只有這樣嗎?」姜婆婆望著眼中同樣沒有半點驚惶之色的阿奴:「如果是,就帶著妳表妹滾下山,別再出現......如果不是,我想應該也不是,就拿出真本事跟我搶憶如吧!」
  
  阿奴微微一笑,彷彿是笑她的立場,由先前讓憶如討教轉變成現在由她向姜婆婆討教。環顧四周,雖然現在是初夏,還未到端午節,最近的氣候反常地回冷,遠方的高峰頂甚至還有新積的雪。確認周遭的地利後,阿奴深吸一口真氣,運起全身的功力,四周的氣溫陡然降到冰點以下,身後的楓兒運起全身的內力抵禦下降的氣溫之餘,仍不免直打哆嗦。
  
  姜婆婆定睛一看,阿奴的身後銀髮碧瞳,身著素白單衣的雪女形象浮現,赫然是女媧族召喚法術「五神訣」中的「雪妖訣」,而且阿奴一出手,便是毫不保留的最高階段--「風雪冰天」。
  
  「咦,這位白苗女子怎麼也會娘親的法術?」憶如曾經在餘杭看過趙靈兒施展過「雪妖訣」,因此看到阿奴使用同樣的絕招時不免覺得有一絲兒親切,便叮囑姜婆婆:「您千萬別傷害這位白苗族女子,也許她真的知道我爹爹和娘親的事情,憶如還想多跟她打聽呢!」
  
  雖然說戰場上最切忌分神,但是一來姜婆婆又不是要和阿奴決一生死,二來她實在太溺愛憶如了,頭也不回地答道:「放心,憶如怎麼說,婆婆就怎麼做!」
  
  看到姜婆婆蠻不把自己當一回事,阿奴急了:「老婆婆雖然厲害,但是『雪妖訣』可不是說著玩的,她怎麼可以如此不在乎?」
  
  但是,阿奴顯然是多慮了,因為姜婆婆迅雷不及掩耳地運起威猛無疇的內力,只是背後浮現的並不是仙劍派諸多男性高手發動此招時鬚髮皆白,手執長劍的劍神威武形象,反而是一名頭綰九龍飛鳳髻,身穿金縷絳綃衣的美貌女神--九天玄女,這也是陰系仙劍派心法「劍神訣」的最大特色。
  
  「風雪冰天!」阿奴手一揚,刺骨的寒風捲動著無數的冰晶雪雹衝向姜婆婆。
  
  「仙劍歸宗!」姜婆婆也不是省油的燈,劍指一揮,比先前「天劍訣」更加鋒利的劍氣暴射而出,準備迎向敵人的挑戰。
  
  兩大曠世絕招硬碰硬的結果,一開始凜冽的凍氣雖然凍住了「劍神訣」的劍氣,但是阿奴的內力遠遠不及姜婆婆,此消彼長之下,劍氣還是衝破了凍氣。幸而姜婆婆並不想取阿奴性命,劍氣避開了阿奴的要害,夾帶著冰晶和寒霧飛射到一旁,還刮破了楓兒的衣擺。
  
  「不行,完全不是對手!」阿奴被餘勢震退了十幾步,氣血翻騰,她拉著楓兒的手:「快走!妳也看到了,就算我使出十成的功力也打不過老婆婆,快找阿姨過來,聯合眾人之力應該可以獲勝。」楓兒也被姜婆婆的神威震懾住,不敢多說什麼,只能鐵青著臉隨阿奴離開。
  
  等到阿奴和楓兒走遠了,姜婆婆猛然臉色一變,叫憶如退開幾步,然後全身震顫,凍氣夾雜著凝聚空氣中水氣而結成的冰晶從她雙手排出,足足花了十幾次呼吸的時間,才將「雪妖訣」的凍氣完全排除。「婆婆,您還好吧?」等到姜婆婆運功調息完畢,憶如才敢走近問候,畢竟剛剛姜婆婆驅散凍氣時的表情十分駭人。
  
  姜婆婆深深地吁了一口大氣:「我還好......這個白苗女子確實是高手,剛才她大概只有使出六七成的功力,不然真打起來一定是硬仗一場!」說到這裡,姜婆婆拍拍憶如的肩膀:「不過妳放心,婆婆也不是省油的燈,就算敵人全上了,也可以保憶如周全!
  
  憶如點點頭,接著想起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婆婆,快點,前面出事了!不知道師祖他們現在怎樣了呢。」
  
  「剛剛不是說過,妳師祖他們應該不會有事的!」姜婆婆說:「我們先離開這裡,過些時候我再回來打探情況還不遲。」姜婆婆似乎還在記恨當年仙劍派掌門想拆散她父母親的姻緣,因此不是很樂意為仙劍派抗敵。
  
  「不行啊!婆婆….」憶如幾乎要哭出來了:「整個仙劍派都在跟外敵對抗,我怎麼可以一個人先走?」
  
  姜婆婆搖搖頭:「今天五毒教會找上門,就是因為妳,要是妳不在這裡,他們自然會離開。」
  
  聽到姜婆婆這麼說,憶如背起無塵劍,作勢要往前門走:「既然和我有關,我更不能丟下師祖他們,如果婆婆不想要幫忙,憶如也不會勉強,我一個人去就是了!」
  
  「妳......唉!算了......」姜婆婆攔腰抱起憶如,動作迅捷如風,真不知背後還隱藏著多少實力:「先說好,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事情解決了,妳就跟我一起離開仙劍派!」
  
  雖然萬分不捨,但是為了保住眾門人的生命安全,憶如還是點頭答應。
 
<仙劍派–前門>
  
  激烈的死鬥依然持續著,但是藍長老靠著九天冰蠶蛾暫時逃離了戰區,不過險死還生的情景讓她腦中都是一片空白,過了半晌才回復清明:「要不是因為蜀山天候太寒冷,沒辦法帶齊五毒獸,實力大打折扣,怎麼被敗得如此難看?」想到這裡,藍長老的念頭突然一轉:「鍾玉讓該不會是要我和盤長老送死吧?」
  
  八年前,白苗貴族藍家長老--藍孔雀新喪,族中有兩個人有資格爭取新任長老之位,除了現任的藍長老,另外一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白苗族大將軍蓋羅嬌。本來智勇雙全的蓋羅嬌對於長老之位可說是十拿九穩,不料在餘杭一戰被林月如劍指穿腦而亡。失去了掌控藍家的機會,也使五毒教主想要統整白苗貴族的計劃受到嚴重的阻礙。藍長老和盤長老一向和五毒教主理念不合,雷長老又出走多年,每當召開宗族大會時,若是利益分配不均,常常代表五毒教的鍾家都會遭到藍家盤家的聯名否決,積怨之深可以想見。
  
  「要是我和盤長老死於這場戰役,鍾玉讓一定可以安排她的人馬出任藍家和盤家的長老,到時白苗族不就全都在她們姊妹倆的掌控之下?」藍長老又想:「而且,奪回聖女是何等大事,我和盤長老不能推辭......鍾玉讓,妳的心好毒啊!」
  
  另一邊,重傷了「哮天劍」顧文後,雷長老志得意滿地舉起天工斧,準備對重傷的對手作致命的一擊。顧文總是「蜀山六絕劍」之一,怎麼可能乖乖束手就擒?連忙使出輕身絕技「仙風雲體術」逃過了斧勢,但是失血過多下,不過數丈就眼前一黑踉蹌倒地。
  
  「不錯,你比起拜月老賊的狗屁兒子厲害得多,能夠跟我僵持到這種地步,也算不容易了......」雷長老猛斧劈下,顧文眼看要身首異處之際,天工斧突然發出猛烈的共鳴聲。「有高手逼近!?」雷長老一抬頭,一道劍氣伴隨龍吟虎嘯之威直撲而來,連忙舉斧硬擋,但因為內力蓄積不足,被震飛到二十多丈外,相當狼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