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10-

毛瑟基 | 2022-05-06 21:17:47 | 巴幣 24 | 人氣 89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淮南子˙本經:殺九嬰於兇水之上,繳大風於青邱之澤。
  
  大風--一說是大鷲鳥,又一說為大鳳之訛傳,上古時代的兇猛巨鳥,夏代太康時曾出現過一次,被神射英雄后羿所降服。
  
<關中>
  
  酒劍仙不愧身經百戰,即使面對棘手的上古魔獸,依然可以冷靜地以指代劍,運起全身功力,對著風魔獸發出「劍神訣」。確實,即使大風身軀長達數十丈,挨了劍神訣,也得開個前胸穿透後背的血窟窿。但是,出乎酒劍仙意料之外的,風魔獸的速度快到「劍神訣」根本追不上,而且酒劍仙的攻擊引起了牠的注意,一個轉身便撲向酒劍仙。
  
  只見一隻羽毛藍綠斑斕的龐然巨鳳夾雜著呼嘯的風勢進逼,酒劍仙集中念力,足下長劍御風而行,堪堪避過直衝而來的風魔獸以及尾隨而至的強大風壓。不過令酒劍仙驚訝的還在後頭,因為大風衝過好一陣子後,才聽到牠飛翔的聲音。
  
  「這只魔獸的速度竟然比聲音還快,怪不得『劍神訣』追不上,還差點賠上老命….」酒劍仙再度扶好歪斜到另外一邊的破爛道冠,並且穩定好身形:「看來得以快劍進攻......」於是酒劍仙改弦易轍,利用風魔獸轉身回來的時刻,發出數百道猛銳無匹的「萬劍訣」劍氣,大半的劍氣都命中了風魔獸的身軀。但是,由於使用快劍分散了功力,加上風魔獸胸肌頗厚,不但造成不了傷害,反而激怒了牠。一道令人撲面生痛的猛烈勁風襲來,才發過猛招的酒劍仙不及回氣,被吹落腳下踏的長劍......
 
<蜀山--仙劍派內堂>
  
  憶如飛快地跑進了自己的房間,匆忙關上房門,但是金蒺藜鞭有如摧枯拉朽一般地將房門絞爛成碎木片和紙片。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出了事情只會躲到房間。」楓兒只不過比憶如大兩歲,語氣卻顯得老氣橫秋。等到灰塵稍止,楓兒迫不及待地一把搶入房間,阿奴覺得不妥,正要阻止,一道猛銳的劍氣已經從灰塵中衝刺而出。楓兒仗著「金蒺藜鞭」之利,渾不當作一回事,橫鞭直擋劍氣,不料,足以分金斷石的金蒺藜鞭遇到劍氣竟然只發出虛弱的鏗鏘聲便被砍成兩段。
  
  阿奴見狀一驚:「表妹的『金蒺藜鞭』可是罕見的神兵利器,當年阿姨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搜尋材料,又請了最好的工匠才鑄造完成。怎麼憶如竟然這麼輕鬆地就將它毀了?」定睛一看,憶如手上拿著一柄閃爍著冷艷明光的長劍,雖然木屑灰塵瀰漫,卻半點沾不上劍身,剛才斬斷金蒺藜鞭的劍氣,正是憶如透過它發出來的。
  
  「無塵劍!」阿奴幾乎要尖叫出來,以她和李逍遙的交情,絕不可能認不出當年李逍遙大敗拜月教主時所持的鋒銳神劍。
  
  八年前餘杭一役,由於多年征戰,即使是神兵利器,無塵劍劍身上不免傷痕累累,經不起東贊法王和李逍遙兩名曠世高手強大無比的內力比拼戕磨,終告折斷。後來,酒劍仙花了數年的時間,想方設法地找到了戰國製劍名匠--歐冶子的嫡系傳人接好了無塵劍。之後酒劍仙將之交還給憶如,讓她作為思念先父時的安慰。
  
  在天下第一神劍面前,金蒺藜鞭也不過是條草繩罷了,顧念表妹的自尊,阿奴不能遽然出手相助,唯一可以作的就是只有出聲示警:「楓兒小心,離聖女遠一點!」
  
  然而,從沒遭受過如此挫敗的楓兒,第一時間卻只呆呆的望著斷成兩截的心愛長鞭而不作任何防備。憶如不欲趕盡殺絕,但為了自身安全,她還是面對楓兒使出「御劍術」劍招,等到她發現楓兒並沒有抵抗之意,再想收手已然不及。
  
  只見又一道鋒銳無匹的劍氣透過無塵劍發出,阿奴再也顧不得楓兒的面子,挺身而出:「沒辦法了,想不到這麼快就要使出王牌......」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際,阿奴已經從腰間拔出一抹朦朧的紫暈,擋在楓兒和劍氣之間。一陣響亮鏗鏘的金屬敲擊聲,把楓兒從茫然中拉回現實,她驚覺自己竟然毫髮無傷,定神一看,才發現是一把刃身淡紫的弦月型彎刀為她擋住了致命的一擊。
  
  「啊!居然有可以擋住爹爹「無塵劍」的兵器,這怎麼可能?」憶如作夢也沒想到,她唯一的勝算竟然被阿奴輕描淡寫地化解了。
  
  化解無塵劍攻勢的,正是阿奴當年從拜月教奪來的鎮教之寶--巫月神刀,也是少數有資格與無塵劍一戰的利刃。剛才阿奴不願意用巫月神刀對付劉延君的「星殞斷」,除了保留實力,更重要的是她不願意傷害仙劍派的任何一個人。當然,如果巫月神刀先前就出鞘,恐怕擋在阿奴和憶如之間的不是憶如的劍氣,而是更為強悍的「蜀山六絕劍」了。
  
  僥倖撿回一條命,刁蠻的楓兒卻不諒解阿奴,想要抱怨表姐不該插手,但是看到阿奴認真嚴肅的眼神,只能把差點說出來的話吞了回去。
  
  阿奴將巫月神刀平舉在胸前,不握刀的左手微微貼著刀身,默運內勁,全身上下不住地浮現桃紅色的耀眼電光:「小姑娘,妳的武功還不錯,讓阿姨來會會妳….別客氣,儘管出招吧!」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會對阿奴有著似曾相識的熟悉感,但是憶如更明白眼前這位白苗族高手的實力遠遠超過她可以應付的範圍,即使看起來再怎麼慈眉善目,依舊不能大意。於是憶如提起一股真氣,再度透過無塵劍發出劍招。
  
  阿奴微微一笑,巫月神刀往前一劃,桃紅色的雷電氣勁透過巫月神刀迸射而出,這招正是「雷霆魔功」的第一式–春雷驚蟄伏。雖然憶如藉著無塵劍大大地提升了「御劍術」的威力,但是阿奴的功力豈是她和楓兒可以比擬?加上巫月神刀之助,「御劍術」的劍氣轉瞬間就被雷霆魔功銷磨殆盡,餘勁還足以進逼憶如。
  
  「小姑娘,妳的武功應該不止於此吧?」阿奴並不進逼,但是一字一句卻令憶如感受到無比的壓迫感。於是,憶如改變集中攻擊的策略,轉而使出快劍,數百道細長的劍氣穿透「春雷驚蟄伏」氣勁網,密不透風地包圍住阿奴。乍看之下,這是欲置敵於死地的猛招,事實上憶如心太軟,不可能真的會下殺手,還是故意放慢了幾劍,好讓阿奴有脫身的機會。
  
  「是『萬劍訣』嗎?使得還算地道,不過為了怕傷到我,竟然放慢幾劍......憶如還真是個好孩子,好吧!」阿奴並不逃出「萬劍訣」的劍氣圈,不過壟罩在她身邊的雷光已經由桃紅色轉變成淡黃色。突然,地面的石磚一片片地爆裂開,露出紫紅色的土壤,無數道細小的電勁從地面被抽離,盡數灌入阿奴的身體裡,巫月神刀也發出更耀眼的光芒,劍氣圈彷彿被壓制住似的,全然無法收攏。
  
  「『地雷震千戶』!」阿奴將從地底下抽出並且凝聚好的淡黃色雷光發出,憶如的劍氣網馬上有如蛋殼一般被徹底粉碎,不過阿奴並沒有藉機進攻,而是緩緩收回雷霆氣勁。
  
  看到這一幕,憶如不禁汗流浹背:「好厲害......真的好厲害!現在只剩下剛練的『天劍訣』沒用過,也不知道可以發揮幾成功力….」
  
  「還有別的嗎,小姑娘?僅僅十三歲武功就有這般境界,真是相當不容易......」阿奴滿意地說道,她的語氣與其說是敵人,不如說是親切的長輩還來得更為貼切。
  
  相對於阿奴的游刃有餘,又驚又疲的憶如顯然沒有太多選擇。只能竭盡所能將內力灌注到無塵劍上,然後將之高舉,把所有的劍氣收攏,化成一把一丈多長的氣劍,逕取向阿奴。「很好!」阿奴再度運起雷霆魔功第二層「地雷震千戶」,並且手持巫月神刀嚴陣以待。由於「天劍訣」威力強大,即使憶如未完全練成,還是足以穿破「地雷震千戶」的氣勁,加上無堅不摧的無塵劍,強如阿奴也不禁開始覺得吃力。
  
  就在此時,圍繞在阿奴周遭的雷光迅速地由淡黃轉變成藍白相間,地面也不再滲出雷勁,原來阿奴眼見無法以「地雷震千戶」取勝,便將雷霆魔功再提升一級,也是她所練到的極限--天雷破萬軍--以對付「天劍訣」。「雖然十多年沒用過雷霆魔功,但是我內力已經今非昔比,還得用到如此程度的功力,憶如真不愧是逍遙哥哥和靈兒姊姊的女兒!」阿奴心想:「只是照這樣下去,不出半刻鐘憶如一定會內力耗盡而敗北。雖然阿姨一直很想藉著她號令苗疆,終究是故人之子,我於心何忍?」
  
  正猶豫間,給了憶如喘息的機會,她更加強灌注在天劍訣的內力,期望能藉此突破阿奴的守勢,轉危為安。可是,憶如微薄的功力怎麼敵得過身經百戰的阿奴呢?看到憶如奮戰的樣子,阿奴萬分不捨:「罷了!再這樣內力比拼下去,對憶如有害無益,不如我賣個空讓憶如逃走算了......」

  就在阿奴打算徐徐削弱內勁之際,透過巫月神刀感受到的憶如內力突然莫名地大幅提升,有如怒濤一波波地襲來。阿奴定睛一看,發現憶如背後竟然隱隱浮現人身蛇尾的女媧神儀。女媧族人一旦變身,功力便會大幅度提高,憶如現在正是變身的前兆。
  
  當然,憶如還不能靈活運用自己的天賦,只是覺得危機臨頭,內力突然增強而已,但是對於想顧全她的阿奴而言,可不是如此了:「糟糕,憶如竟然會『化蛇』,這樣下去不用說想保護她,連我自己都可能會遭殃,唉!罷了......」

  於是阿奴提起一口真氣,催鼓雷霆魔功震開憶如,卻又不傷到她,力量拿捏得恰到好處。飛退數丈後,憶如一個踮步穩住身形,她不敢休息,一提氣就望外面跑,只是她的髮辮上繫著兩串鈴鐺,叮鈴聲讓楓兒和阿奴毫不費力地就掌握住她的行踪。望著倉皇失措的憶如,楓兒嘴角不禁浮出微笑:「已經沒有人可以保護妳了,還能逃到那裡去呢?」
  
  出了內堂,跑到後山,憶如看到伙房還有燈光,連忙大叫:「婆婆救命啊!有人要抓憶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