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同人】城市獵人 XYZ的魔法少女

可可羅 | 2022-05-01 09:53:33 | 巴幣 2008 | 人氣 150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這是一個任何人都希望知道的故事,是一個在黑暗中閃耀光輝的故事。
那是有關希望和夢想,那是有關光明與黑暗,有關XYZ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很多人都聽過,卻無為人知的傳言,城市獵人的傳言,傳說只要受難的女性,在新宿的留言板上刻下XYZ的名字,城市獵人就會像天使一般,拿起神聖之矛守護淑女,這是謠傳於新宿車站的傳言……

【AD. 2013年夏天,通往神濱和新宿的電車】
「七海學姐,妳無論如何都要拜訪那位似乎叫城市獵人的謠言嗎,我聽說新宿的女性不太會戀愛,比起神濱市妳應該更小心自己的安全啊。」綠色馬尾的少女,安名梅露似乎很在意前往車站的七海八千代
「有關丘比告訴我們的,靈魂寶石就是我們維持生命的靈魂,他應該早點告訴我們的,但是只需要好好地守護自己的靈魂寶石,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可怕的事情。」八千代說著。
「那妳原本的三日月莊基地,交給十七夜顧家沒問題嗎?」另一位少女由比鶴乃問著。
「加奈惠在魔女之前第一個就先逝去了,這是無可避免的事實吧?」八千代似乎很在乎雪野加奈惠的死去,所以覺得需要什麼人來守護她們?

「這是我從神濱市榮區的百貨公司買來的筆記本,只要調查完城市獵人的謠言,我第一個就把那個城市獵人冴羽獠的名字記在這裡。」八千代從皮包裡檢查了一本筆記本。
「我們到了,首先我們先去寫下『XYZ』的訊息吧,再來我們就先去餐廳吃飯吧!!」鶴乃高興地說著,似乎要和城市獵人約在某處見面。


【新宿車站,站前】
「聽說這個告示板是可以用粉筆寫下訊息的,不過那是很古老的告示板了,到現在還沒拆掉真是奇蹟呢。」一眾男子似乎看著告示板,但沒注意到有人已經寫下XYZ訊息了。
「那邊似乎有個小學生蘿莉耶,她似乎要等誰來接她的樣子。」這些穿著西裝的男子似乎看到了一位年紀大約10歲的黑色短髮蘿莉,她穿著正式的洋裝,似乎要等誰。
這位黑色短髮女孩還有一個很顯眼的蝴蝶結,有著水汪汪的藍色瞳孔。
「大叔要去舞廳喝酒嗎?我可以暫時先帶你帶路喔!」這位女孩說著。
「可是裡面都是一些妳不應該看的人啊,小女孩妳應該先去速食店等爸爸媽媽吧!」裡面的一位大叔說著。
「放心,我爸爸媽媽在五年前就已經死了,我在等那個大姐姐最喜歡的新宿種馬呢!」可愛的女孩回應著:「我叫做中川裕子,從我爸爸媽媽離世的時候,我就一個人生活著。」

「天哪,這就是好不容易要找到的委託人嗎,以阿獠的眼光,應該不太會喜歡上裕子吧?」這時一個中性的女子看著看版,似乎接下了接下來幾天的委託,可是……
「粉筆在哪裡?就由我梅露來寫下XYZ的委託吧!!」梅露拜託八千代拿出粉筆寫字,卻被中性長相的女子看到了。
「妳們也要拜託阿獠嗎?以妳們的年紀可能需要再成熟一些,阿獠才會喜歡上妳們呢!」女子以鄙視的眼光看的八千代、梅露和鶴乃。
「只是,冴羽先生是真的存在嗎?他該不會是魔女或者使魔的化身吧,他似乎是神出鬼沒的存在呢……」八千代說著。
「阿獠可是人類啊,不,比起是人類,他比較像是禽獸,因為他老是以色色的眼光看委託人……」女子說著,似乎很怨念城市獵人的本尊。
「阿香姐姐,妳先接她們的案子沒關係吧?我沒問題的。」裕子這時候把優先權交給了八千代她們,給叫慎村香的女子接下了委託。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妳也是第三次在這裡委託,卻不打算認真接案子啊?」阿香說著。
「要不然我就先看看冴羽哥哥的狀況好了,我想和大姐姐自我介紹一下。」裕子說著。

《城市獵人:XYZ的魔法少女》


之後阿香帶著八千代、鶴乃和梅露一起去找冴羽獠,他們開著一輛古董小車到新宿區的一間破舊公寓,據裕子說,這裡就是傳說中的城市獵人的落腳處。
「好擠啊,我想要是加奈惠還活著,一定塞不下車子的位置的。」鶴乃抱怨說著。
「要是加奈惠沒有死掉,我們幾位魔法少女就不會找城市獵人委託了,剛好就排在這麼著急的時間上……」八千代看著手中一粒蛋型的珠寶,似乎緊握不給阿香看到。
「妳手上拿的那顆寶石,是有人要偷它嗎?」阿香看著八千代似乎在確認寶石。
「不是怎麼重要的寶石,但是我有另外的委託費……這些寶石是我們維持生命的象徵,而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八千代說著:「我原本發現身為魔法少女的我們,只要這東西一破碎就會死亡,阿香也要注意自己和丘比簽下的契約證明啊。」
我聞到了好性感…好性感的巨乳味道啊…」一股痴漢的氣息正從門口前傳出。
「七海學姐,我覺得那個城市獵人是變態啊…」梅露突然退縮地說著。
「的確是變態,他可是出了名的新宿種馬呢,不過也非常受女人緣就是了……」阿香說著,但也非常在意八千代的話題:「不過那個寶石我是沒有的啦,妳們好像每個人都帶有價值幾萬日圓的寶石,不怕被偷走嗎?」
「我試過了,寶石離開本體就會死掉,難道說阿香沒試過靈魂寶石的事情?」鶴乃說著。
「我說過了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啊?」阿香說著,身為非魔法少女的她充滿疑問。

「嘿嘿,我就是冴羽獠,請多指教,妳們兩位褐髮的和綠髮的胸部真大啊,還有那位模特兒……」色瞇瞇的男人自稱是城市獵人,打開了大門像魔法少女們打招呼,「诶,妳胸部是平的啊?」
「我名字叫七海八千代,是位魔法少女,平日在神濱電台當上模特兒。」八千代一臉臭樣的跟阿獠自我介紹。
「可是…模特兒不是應該,在更大一些呢?」阿獠問著:「就像妳的那位占卜師朋友和外送員朋友那樣啊…啊啊啊!!」
阿獠還沒說完,被阿香的100t字樣的木槌攻擊頭部,整個人趴在地上。
「阿獠,停止說那三位的胸部話題了……」阿香說著。
「嘿嘿,果然慎村香就是魔法少女,我們看樣子委託就靠妳了!!」鶴乃高興地說著。
「妳在說什麼啊,那種卡通片的夢幻職業怎麼過生活,幼稚!」阿香反駁了鶴乃的說法,但很乾淨俐落的把槌子收進口袋哩,似乎很熟練的樣子。
「妳不是魔法少女對吧,因為妳身上沒有靈魂寶石,這表示靈魂還沒有被出賣。」八千代說著:「但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妳那藏槌子的技術,應該不是等閒之輩。」
「當然啊,靈魂要一點一滴地出賣才好,要是真的把靈魂交給了惡魔……話說回來,妳們說的魔法少女到底是何方神聖?」阿獠問著。
「對啊,居然說阿香是卡通片裡的小魔女,既然這樣應該要保守秘密啊?」小女孩裕子跟著阿香問著。
「妳說的魔女,是我們要對付的詛咒的生物,我們打敗她們掉落悲嘆之種淨化寶石,雖然這是要向班上同學保密的事情…但我覺得攸關我們的生命,我需要找人來幫忙。」八千代說著。


「對了,冴羽哥,這是有關光石姐姐的委託費。」裕子這時拿出了一個手提箱,似乎要冴羽委託一項任務。
「所以是那個當時正在策畫偶像活動系統的…我看看,叫做光石織姬嗎?」阿獠說著,似乎在裡面聞到了油墨水的味道,「等一下,裡面是放假鈔嗎,我怎麼感覺好像是印出來的物品啊?」
「當然不是假鈔囉,是……偶像大姐姐的內褲啊!!」裕子用瞇著的眼光看的阿獠。
性感的內褲,讓我聞一聞,這已經是值錢的東西了!!」阿獠立刻打開手提箱,可以裡面卻是印有女用內衣的偶像活動卡片,裡面確實是有內衣的香氣,但是這是測試版。
「那個……」八千代問著:「那是紙娃娃的換裝貼紙嗎?那是小女生在玩的東西耶!」
「不是的,這可是現在最流行的及時換裝系統,我家孤兒院的院長,光石姐姐可是籌備了很多錢去打敗I-Club的事務所,就是為了發明這些東西呢!」裕子說著:「可惜這裡沒有適合穿罩杯的女孩子,阿香的話我覺得不予置評。」
「那種技術,就表示光石織姬是魔法少女囉?」梅露問著。
「妳大錯特錯了,這種東西其實是虛擬投影的最強技術,就是為了讓偶像穿上最漂亮的服裝,讓她們有更強的魅力。」阿獠說著:「剛才懷疑是假鈔對不起光石那女人了……」
「所以…我們魔法少女變身的技術,居然被平凡人複製到這邊?」鶴乃驚訝的問著。
「妳之前都沒玩過戰鬥怪獸卡嗎?就差不多就是那樣的東西啦!」阿香驚訝的問著。
「要不然讓阿香親自示範一次好了,我想有電的地方就可以執行偶像活動換裝了。」裕子打開了似乎是阿香操作的麥金塔電腦,「真是的,電腦這麼老舊,哪裡有USB?」
妳說的變身像是這樣的嗎?」八千代似乎迅速地變成了騎兵裝的魔法少女了。
「對,可是需要有電腦操作才行,而且是蘋果公司的作業系統執行偶像活動。」裕子說著,但很快就察覺到八千代並非等閒之輩,「诶诶,妳不用電腦啊?」
「我說過了,我們把願望交給丘比實現,就是要和魔女戰鬥的命運。」八千代說著。

「嘿,我這裡可以禁止貓咪進入我客廳的呀!」獠拿起掃帚要準備趕走某隻貓咪。
「嘿呀!」但是八千代用魔法刺槍斬斷了獠的掃帚,動作似乎很迅速。
「真是好險啊,七海八千代不需要跟這種人類戰士討論妳們魔法少女的事情。」這隻貓咪突然怪異的開口說話了,似乎獠和香聽的到這種聲音。
「你說的戰士也可不是什麼等閒之輩啊,我可是,專門保護淑女的城市獵人啊!」獠說著。
「不過人類以現在的技術,連個最低階的攻擊咒文都不會,所以才需要我這種人保護啊。」這隻貓咪反駁說著:「我的名字叫做丘比,我負責為這些淑女實現一個願望,她們將會負上與魔女戰鬥的命運,那種代價的證明就是靈魂寶石。
「真抱歉,打擾到你的生意真是給你添麻煩了,不過老子我也需要生活費的。」獠說著。
「你只不過為了活下去,所以才急需要女人的錢,說穿了是流浪漢一個,冴羽獠,我的目的是很神聖的,為了要延續宇宙的生命……」丘比諷刺獠,似乎扯到獠的底線了。
「那麼,你們所說的魔女,她們魔法少女一直都在保護我們嗎?」獠問著。
「很多有關無法理解的犯罪,至今都有根據,很多自殺和殺人的行為,其實都是魔女所做的一切。」丘比說著。


「那這樣呢!!」阿獠掏出了一把隨身攜帶的柯爾特蟒蛇自動手槍,朝八千代的魔法刺槍射擊,魔法刺槍從八千代的雙手脫離,還劈成了兩半。
「你的槍法很精準,看樣子不是受魔女之吻的影響,而且殺人技術一流,這點我倒是還無法理解的呢!!」丘比說著。
「光是殺人的委託我過去接了很多呢,但是我就是沒有遇過魔女,你要說的殺人和自殺,那都是人類感情的一絲情願罷了,魔女看起來似乎沒構成巨大的威脅,對我而言只要有人犯罪,那就去阻止他們,這就是我的生意。」獠說著,把槍口指向丘比。
「好厲害……」八千代驚訝的說著。
我可是全日本最強的殺手之一,當然要了解這些事情是應該的。」獠說著。
「所以,像裕子我根本不需要你這種貓咪來安慰人家呢,我能實現的願望就是秘密!」裕子說著,丘比看來好像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
「那當然囉,中川裕子慎村香,妳們一直都在魔法少女的保護之下,像她們那種人就已經犧牲很多了!」丘比說著。
「他剛剛是不是說犧牲啊?」裕子疑問的說著。
「因為像他那樣對魔法少女走向絕望的道路,很多魔法少女因為他的契約犧牲在魔女之下……」八千代又變出一把魔法長槍,似乎很想攻擊丘比。
「並不是所有的魔法少女因為靈魂寶石破裂而結束自己的生命…」丘比話還沒說完。
「BANG!」獠對丘比開出一個大洞的子彈,似乎窗簾被弄髒了
「Yaze Yaze,這下子又要洗窗簾了,雖然射公貓不是我擅長的事情,這傢伙怎麼看都看不出性別啊?」獠說著,八千代對獠的行為充滿疑惑。
「你怎麼…會有想攻擊丘比的理由?」梅露問著。
憤怒嗎、憎恨嗎、隨時都有想殺的理由嗎?不過有些殺手,確實是為了工作而幹下這活的,不過那種傢伙,不值得妳弄髒雙手,看樣子我大概知道什麼了。」獠說著。
「你突然進攻過來,我差點就沒有分身可以使用呀!」丘比的聲音從另一處過來,似乎啃蝕著已經死掉的自己。
「讓少女弄髒雙手的人,我大概了解八千代小姐的委託了,目標就是你了。」獠說著,像丘比發出挑戰,「如果我沒辦法把三位少女保護的好好的,你就把所謂的魔女把我吞噬吧!
「你那是必定失敗的挑戰,我相信你一定會後悔的。」丘比說著,之後從公寓跳下離去。


「冴羽先生,那我就替光石姐姐拜託你接管這個任務,之後要去仙台看I-Club的表演,她們最近有重大的事情要準備發布。」裕子說著,阿獠點頭表示同意。
I-Club?那是現今最火熱的戰國偶像大型團體嗎,我知道有什麼事情?」八千代說著。
「那麼正好我們就可以同時接兩個案子囉?」阿獠問著。
「我記得有一個Wake Up, Girls!的七人團體似乎從風俗店表演的案子中拒絕了,造成那場轟動的關係者,似乎警告光石姐姐要以我的性命做威脅。」裕子說著。
「那六位偶像還是進風俗店調鋼管舞不是很好嗎,要是是已經成年的話啦!」獠想歪了。
「為什麼那些事務所人員要取小孩子的性命?簡直是瘋了!」阿香說著。
因為那些偶像,正是魔女們盯上的目標,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把偶像活動的反對者拖去魔女結界並任魔女吞噬,而且I-Club的事務所社長正打算雇用魔法少女,保護魔女不受魔法少女狩獵,我是這麼聽說的。」梅露說著。
「所以我們要先去對付那幾位事務所的保鑣嗎?」獠準備好武器說著。
你只需要對付那些事務所的保鑣就好了,到時候我會以Wake Up, Girls!的候補成員暗中潛入她們的營地,在那個時候,我需要你確認其他人不會把魔法少女入侵的事情發現。」鶴乃說著:「對了,我們之後會有更多同伴會聚集在一起,你不認識的人會過來。」
「好耶,那麼就這樣決定了,我們要去保護魔法少女的任務!」裕子開心的說著。

【午夜,城市獵人的公寓】
「中川裕子暫時睡我們這邊,但是那些自稱是魔法少女的就先住新宿的旅店了,沒問題嗎?」獠躺在沙發上問著阿香。
「我記得你以前不太會幫小孩子委託這些奇妙的任務了,從那個時候,我哥哥要求我們兩個要照顧好自己,似乎很少就會接到這種案子呢!」阿香溫柔的說著回憶。
上一次接到這種任務,似乎是裕子還5歲的時候,塚本若希她拜託我們參與偶像世界的事情,但跟著美女麻生霞一起解決黑木事件的事情啊。」獠回憶著:「那個時候似乎小霞救出了那個女孩,就是裕子,她至今也是托我的福正在背後守護著。
「似乎她在孤兒院也完全待不下去,她似乎很快就會有人來支付高額費用,領養成為大小姐了,所以下次見到裕子,我們應該就是看到裕子變成女人的時候了。」阿香說著:「雖然很討厭你這個色鬼,但是裕子一定會很感激我們這樣的人。」
「咚咚咚!」房間的門似乎有人想要進來。
「裕子啊,廁所在另外一遍啊,晚上記得要喝牛奶才能安心睡。」阿香說著。
「我是八千代,我似乎有某種事情要跟你說。」八千代穿著睡衣開門進來,似乎想跟獠單獨對話,「阿香妳應該不太會介入魔法少女的事情,不過我還是覺得有件事情想跟你說。」


「其實我們還有一位魔法少女,不過她在對付神濱市的魔女的時候犧牲了自己,但身體完好如初卻無任何外傷。」八千代說著。
「所以那個價值幾萬的靈魂寶石,妳們沒賣掉的原因就是這個?」阿獠問著。
「你還不明白嗎?靈魂寶石就是我們生命的核心,就像人類的心臟一樣,我們只是把肉體拿出來作為避免受傷的證明。」八千代說著。
「也好希望自己不要受那種痛苦,也願意從靈魂把肉體抽出來呢!」阿獠好色的說著。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這表示我們肉體無法承受的傷害,都是魔法少女承受的。」八千代說著:「不過我希望,你繼續做你的城市獵人身分就好了。」
「我也想要有那種強大的復原力呢,但是其實以前有一個敵對的組織會有發明一種藥物,可以減緩人類的傷痛,就是因為這個毒品,我才有辦法訓練出這麼敏銳的觀察力呢!」阿獠試圖想跟八千代解釋,他曾經注射過某種特殊藥物,似乎成功運作的樣子。

你是否渴望著關於努力、友情和勝利的戰鬥?卻想奪回作為一切的代價呢,我想魔法少女應該不是你唯一的選擇,我知道有個地方,有比世上的紅酒更好的美酒、有比冴子更好的女人、還有數不清的財寶,這樣的話,願意能加入我們嗎?」這時一個光頭眼鏡的軍官過來,他似乎有著顯眼的五官和龍珠漫畫的風格。
「你是?我不記得城市獵人的謠言,所提到的海坊主(海怪)就長這個樣子呢!」八千代問著,手中裝有牛奶的透明杯,似乎認識職業傭兵海怪的樣貌。
「啊咧?你說有更性感的女人嗎,我覺得活在這個世界上就已經是福氣了,我自然就不需要更多的慾望了……」看樣子陪八千代喝著紅酒,阿獠似乎醉醺醺地說著。
「不准用『很性感』的詞彙形容女人,而是『好可愛』的女人,真是的,跟賓士莫克家庭的傑爾瑪66組織都是一個樣……」光頭軍官說著,看起來不是認識的海怪的語氣。
「海怪先生,你怎麼提到漫畫書中的內容了啊,我記得你視力不是已經弱化了嗎,因為長年打仗的關係。」冴羽說著,似乎醉醺醺地扶著光頭軍官。
「我先告訴清醒的魔法少女一件事情啊,接下來如果跟這位好色的戰士在一起狩獵魔女的話,接下來妳將會有無可避免的命運呢。」光頭軍官說著:「我也不是你認識的伊集院隼人,我的名字是格羅佛‧D‧伊格利斯,這中間的姓氏,就是D之一族的偉大榮耀,是你們無法觸及的秘密,帶來名譽的次元、擁有財富般的決心、可以統治一切的力量……」
名為格羅佛‧D‧伊格利斯的長官順手說明了D之一族的比喻,以三個D自開頭的英文單字說明。
「什麼嘛,原來不是海怪先生,不過我記得非委託人就算知道這個地點,也不容易用狙擊手來暗殺我的呀,能踏進我冴羽獠的公寓,基本上都在我的警戒地帶呀。」獠說著。
「所以我才不需要什麼暗殺,也不需要改寫什麼歷史,基本上你們聽了也無從答應,但這就只是個預言,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格羅佛說著,拿出了一副塔羅牌牌庫。


「吾即是汝,汝即是吾,汝將在此地簽下嶄新之契約,契約即為,破除命運打破精靈的枷鎖,吾獲得了名為『VII戰車』之精靈誕生所揚起的自由之風,將成為更強大的力量!!」
八千代和獠的身邊出現了強大的魔法陣,似乎像是用墨水筆隨便畫的盧恩文字構成,像菱形班的陣式構成了塔羅牌的十字占卜法。
「這份過去的樣貌為『聖杯II』,是正位置,妳過去因為朋友的關係而戰鬥下去,向光之美少女那樣的友情和惡魔戰鬥,是很不錯的想法。」一個塔羅牌從八千代東側出現。
「這份現在的姿態為『權杖IV』,是逆位置,妳現在要把命運交給了XYZ的天使,他們要把妳的性命當作寶物般守護,就因為妳付出代價。」一個塔羅牌從獠的西側出現。
「這份未來的化身為『XIII死神』,是逆位置,妳身邊很快的,就會有一人奪走性命,但是爾等的靈魂已經是時機將盡,她的生命將以星光延續下去。」一個塔羅牌從兩人的北方出現,這時八千代似乎想起了不好的事情。
「不要再說了,梅露已經為我們占卜過了!!」八千代說著。
「這份現在的樣貌為『XX審判』,是正位置,妳的命運將會推動這個世界的新希望,審判之日的創世和破壞神將會從王座上殞落,而妳們將會有新的王者。」一個塔羅牌從兩人的後方出現,似乎獠也發現到了什麼?
「這是利用幻象的魔術手法,做出來的塔羅占卜對吧,你是想表達什麼呢?」獠問著。
「這份未來的希望為『XI正義』,是逆位置,真奇怪,繼承天使賦予的紋章的勇者會回歸轉世,然後成為推動宇宙的法則的祭品,但她維持的正義會繼續下去?」一道塔羅牌從獠和八千代之間跳了出來,似乎正在為八千代和獠表達什麼?

「你們將會是,孵化出古代巨神而選上的三位一體的存在,但是如果這個任務失敗了,世界將會壟罩在黑暗之中,可以的話,17年前的那段歷史,或許可以再度重演一次呢……」格羅佛對獠和八千代釋放占卜魔法後,似乎回收塔羅牌,似乎像獠暗示了什麼。
「等一下,可以跟我說一下你究竟是什麼人?」獠這時問著。
「我等為創造和回收世界的神選之人,『燈火之星』啊!!」格羅佛慢慢離開了,似乎有兩位比較蘿莉體型的斗篷少女正在接走格羅佛,其中一位還似乎坐輪椅。
「有空的話,來JUMP世界,創造終焉之時吧!」坐輪椅的那位斗篷少女說著。
「那些都是梅露醬精準預測的占卜結果,難不成會發生這種事?」八千代說完,獠似乎因為喝醉所以睡著了,八千代似乎正在擔心有什麼事情發生?


【隔天,仙台市車站,廣場】
「似乎冴羽獠他們應該很快就抵達這邊了,我們先擬定作戰計畫。」七海八千代似乎跟一眾魔法少女集合,但是由比鶴乃因為要顧家裡的餐廳,所以沒有同行。
「那個冴羽先生應該是男孩子吧,他真的不會出什麼事嗎?」十咎桃子問著,她是金髮單馬尾擅長幹活的魔法少女。
「我們昨天已經看到冴羽兄強大的槍法囉,所以不用擔心啦。」安名梅露說著:「而且我昨天不是用塔羅牌占卜過了嗎,運氣非常好的呦!」
八千代似乎還想著昨晚,神秘光頭神似預測出來的結果……
「萬丈弟弟還擔心我要陪他一起吃竹輪呢,所以我一定要先第一個回去,不過八千代的話妳應該可以跟梅露配合呢,她是我們這邊的魔法治療僧侶呢!」和泉十七夜說著,似乎有位還在家裡等待的弟弟。
「而且八醬,我們為了避免靈魂寶石被打碎,就只需要用肉體保護就可以了,我們也可以在魔法少女的型態多注意啊!」梓美冬說著,她是跟八千代是青梅竹馬的白髮魔法少女。
八千代把桃子、梅露、美冬和十七夜列為探索小隊的隊員,要她們先暫時陪獠。
「喔喔,有個胸部好性感的金髮美少女啊,八千代這些都是妳朋友嗎?」這時獠和香開著吉普老車過來迎接八千代,似乎色瞇瞇的看著桃子。
「你這種語氣,我要先叫警察了!」桃子恐嚇獠,但是被阿香的100t槌子波及。
「不必了,那種事情交給我處理,當他開始對女人色瞇瞇的時候就交給我吧!」阿香說著:「妳們只要有一人混亂、睡眠和恐懼的狀態的話,就吃我100t的槌子,異常狀態會回復喔!
八千代和阿香可以使用支援技能了,不過這不算連攜,需要在結界外的地方發動。
「好吧,我先去拜訪WUG成員的Center,不過她算是剛加入的成員,我正好也有事情要跟她討論。」八千代準備出發討伐魔女了,大家決定一起潛入事務所。

【某個辦公大樓入口】
「該怎麼跟松田經紀人交代呢,希望前一個星期的事情不要傳到媒體比較好。」名叫島田真夢的棕色長髮演藝人員在門口等待著,陪著林田藍里對談。
「那個…就不用太在意經紀人處理的方式了,我覺得真夢醬應該要好好陪觀眾應援,妳就應該好好練習作為偶像的實力吧?」棕色短髮的藍里害羞地提醒。
「那麼,藍里會不會對男人會不會很害羞呢?」真夢問著。
「是有點啦,畢竟粉絲們拿著螢光棒,需要有時間適應著……」藍里害羞地說著。
「這樣可不行喔,性感的偶像應該要對粉絲們好好對待,這樣才會有偶像的形象啊。」獠這時帶著八千代、裕子過來這邊,真夢誤以為八千代突然有男朋友了。
「你是誰啊?看起來不是Green Leaves事務所的成員啊。」藍里害羞的問著。
「七海前輩,不是說不能在時尚模特兒之間談戀愛的事情嗎?」真夢責備八千代。
「我所做的事關你什麼事?」八千代似乎心情不太好。
「因為妳也是偶像啊,自然就不應該跟男人談戀愛,聽說妳還和妳的製作人有所認識呢,媒體還因此報導妳的誹聞呢…哎呀!!」真夢話還沒說完,被八千代賞了耳光。


【緊急出口路線】
「在這裡了,魔女的結界,似乎好像還沒有影響周遭的人呢。」十七夜用靈魂寶石偵測到了批評家的魔女的結界,其性質是權威。
「變身吧,各位!!」梅露帶領大家拿出靈魂寶石,但跟在四位魔法少女之間的慎村香也在背後幫忙,四位魔法少女衝進了結界戰鬥。

流浪的使魔兩體和評論家的使魔三體們擋住了去路,離結界的大門還有兩場戰鬥。
鬥氣彈!!」十七夜消耗部分HP發射了無屬性的光彈,擊中評論家的使魔一些。
做好覺悟吧,馬努沙!」美冬消耗MP詠唱咒語,流浪的使魔命中率、迴避率下降了。
評論家的使魔噴出火焰氣息,對桃子效果不好、擊中了梅露的弱點、十七夜和美冬閃躲了攻擊,評論家的使魔發動了追擊……
評論家的使魔用尾巴橫掃過去,沒有擊中十七夜和梅露,桃子正在承受住傷害。
評論家的使魔詠唱了防衛咒語斯卡拉,評論家的使魔一體的防禦力提升了。
流浪的使魔詠唱了幻象咒語美達帕尼,十七夜混亂了。
流浪的使魔朝梅露攻擊,梅露的HP有點危險。
我沒事的,貝霍伊米!」梅露詠唱了回復咒語,梅露的傷勢全部治癒好了。
看招吧,迴旋交錯斬!!」桃子用破壞劍使出群體的斬擊,對評論家的使魔造成兩次傷害,評論家的使魔掃蕩完畢。
「嗚嗚嗚…啊啊!!」十七夜正陷入混亂當中……
「振作起來啊。」阿香用100t槌子砸向十七夜,十七夜從混亂中振作起來了。
看招吧,拉伊迪恩!」十七夜詠唱了閃光咒語,一道閃電攻擊流浪的使魔,流浪的使魔被擊中了弱點,打倒了一體。
各位要注意啊,比奧利姆!!」十七夜追加詠唱了加速咒語,四人的命中率、迴避率提升了一陣子。
消失吧,札奇!」美冬詠唱了即死咒語,擊中了流浪的使魔弱點,流浪的使魔消滅殆盡。
不過很快的,另一批保姆的使魔和評論家的使魔殺了過來……

「七海小姐?!這跟我們說好的不一樣啊!」阿獠似乎要阻止八千代,八千代似乎眼神很憤怒,好像她們兩位偶像踩到了八千代的底線。
「放開我,她們差點成為了風俗店的偶像,要下海成為AV女優,我真想詛咒她們自己沒有意識危機,雖然那可能是魔女所做的事情!!」八千代似乎憤怒的說著。
「妳這樣鬧出巨大的騷動,很有可能會讓我以外的人士注意啊,妳不是要造福人世嗎?」阿獠問著,似乎覺得八千代瞞著他什麼事情。
「我已經不是……已經不是為大家帶來幸福的偶像了,加奈惠因為我而死,都是我不好,我許下了讓自己一個人活下去的願望,這樣才能讓我不想自殺……」八千代似乎很絕望地說著。
「如果是這樣,那應該要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才對啊!」裕子這時大聲地說著。
七海小姐,既然妳覺得造成社會混亂、世界充滿負面的私慾,都是魔女所做的好事,這樣的世界真的存在嗎?就算那是既有的原理,也不能因此把所有的結果歸功於它。」獠說著一些道理:「那樣的話,人類所產生的七情六慾就根本不存在,也不會像我這樣的色鬼!


「那為什麼,我們有什麼理由要對付魔女呢?」八千代似乎很疲憊地問著,似乎有點精神不安,「我的靈魂寶石出現了汙濁,似乎感覺有什麼事情,我沒辦法理解?」
「冴羽先生,先帶她去結界那支援。」裕子呼叫阿獠:「似乎我們的計畫改變了。」
「你一個人帶她去醫生那邊,沒問題嗎?」真夢問著阿獠,似乎阿獠打算做出什麼主意?
「放心吧,妳們兩個先去通知妳們的經紀人,看有沒有什麼異狀,我馬上就會派支援過來了。」阿獠抱著八千代似乎往緊急出口的方向逆行,似乎正在跟什麼人會合。
「是……是的!!」藍里緊張的說著。

「冴羽先生,看起來那道結界的守衛真多呢。」裕子看到了逃生道內有好多保鑣擋住了去路。
「他們都被魔女之吻影響了……」八千代似乎疲憊地說著。
交給我吧,現在也只有這個時候可以。」阿獠掏出了左輪手槍朝準備要開槍的保鑣射擊,他們拿槍的手似乎被打傷了,「以人類的實力我可是最快拔槍的。
「啊啊啊……」保鑣們向失去意識般地站了起來,似乎想抓住裕子。
「糟了,我被抓到了,別管我,冴羽先生快進入結界。」裕子的右腳似乎被失控的保鑣抓住,阿獠暫時和裕子分散。

有空隙,看我的巴基克羅斯!!」梅露用撲克牌詠唱了極大真空咒語,交錯的真空刃襲擊了評論家的使魔,場上的使魔被清出一條路。
「趁現在吧,梅露妳還有剩餘的悲嘆之種嗎?」十七夜問著梅露。
「有是有啦,但是……」梅露說著。
「阿獠,危險啊!!」阿香似乎看見了獠被評論家的使魔襲擊。
讓妳們見識一下,日本第一的殺手是什麼!!」阿獠發動了覺醒技能,發射了火箭發射器朝敵人射擊,同時拿出左輪手槍引爆火箭炮的子彈,引爆的同時,兩體評論家的使魔被消滅成灰燼。
「狂戰士…射擊?他終於有自己的Magia技能了?」美冬似乎覺得,獠的覺醒技能跟加奈惠的風格很像,於是幫覺醒技取了名字。
「好了,八千代終於趕來了,我們就先幫梅露治療吧!」桃子說著,八千代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但是站不起來。
「我身上沒有任何悲嘆之種,我基本上認為數量不夠,所以把前線交給了獠。」八千代說著。
「那怎麼行,妳的靈魂寶石黯淡的程度很快呀,八千代還是先治療好了。」桃子似乎很擔心八千代。
梅露使用了悲嘆之種碰觸八千代頭部的髮飾,八千代的汙濁度似乎減少了些。
「糟了,這顆似乎好像不太能用了……」梅露說著,「得趕快找丘比回收才行。」
「沒關係的,昨天妳的占卜不是很好嗎?」八千代雖然這樣子說,但是心裡正在想些什麼?


進入了評論家的魔女的房間,評論家的魔女擋住了去路。
探測!她的弱點似乎是光屬性的攻擊,要交給我來嗎!!」十七夜使用了窺伺探測,攻擊力130、守備力110,似乎是很強的魔女,需要光屬性的攻擊湊效。
先撐住一段時間吧,馬努沙!」美冬詠唱了幻象咒語,評論家的魔女的命中率、迴避率下降了一陣子。
評論家的魔女發動了突刺攻擊,對美冬造成傷害。
評論家的魔女詠唱了暗黑咒文德爾克馬,擊中了十七夜的要害。
巴基克羅斯,這是我最強的攻擊!!」梅露詠唱了極大真空咒文,交錯的真空刃迎面而來,但是,沒有擊中評論家的魔女。
「梅露,先暫時治療隊伍,我會想辦法處理寶石汙穢的事情。」八千代覺得策略不對。
接招吧,大十字勳章!!」桃子發動了強力的鬥氣光束,似乎對評論家的魔女有巨大的損傷,接著桃子把回合交給阿獠追擊。
接下我的一發子彈吧!」阿獠對魔女發射一枚子彈,魔女倒地了。
趁現在,使用Magia吧!!」桃子要求八千代使用總攻擊技能。
「慢著,先交給十七夜先使用拉伊迪恩。」八千代似乎拒絕了。
「等一下,我的魔力似乎有點低下啊,先用鬥氣彈試試看!」十七夜發射了鬥氣彈,但是自己的HP處於極限中,評論家的魔女似乎隨時要發動攻擊似的。
史萊姆突襲!!」美冬拋出兩個圓鋸暗器攻擊評論家的魔女,但對她的HP不到四分之一的損傷。
評論家的魔女站了起來,立刻使用了瘋狂突刺,對在前線的四位魔法少女攻擊。
「好險…」美冬和十七夜似乎躲開了攻擊,但是。
「啊啊啊!!」桃子和梅露似乎受到強大的損害,似乎需要治療。

「簡直糟透了啊,梅露,我想應該要試試看那個咒文!」八千代似乎要梅露使用某種回復咒文,來回復大家的體力。
「可是那需要消耗一半的MP呀,以那種消耗對靈魂保時會產生很嚴重的汙濁呢……」梅露似乎擔心自己的靈魂寶石狀況。
「嗯嗯,有說明到汙濁變黑的時候,那時候會有什麼懲罰嗎?」獠問著。
「就我猜某魔女見習生的動畫,應該會先感冒一陣子。」梅露說著。
「那就不要顧慮太多了,我想試試看妳沒使用過的咒文長什麼樣子!!」桃子說著。
「好吧,但是…魔法少女真的有極限啊……」梅露說著,之後她將撲克牌灑滿一地。
「那是個什麼樣的魔法呢?」獠問著。
以治癒為名的精靈啊,現在獻出妳的結界,來幫助我們在混亂的戰鬥中,設下結界呼喊出你的名字,用我的魔力換取大家的生命力吧,貝霍瑪拉!!」梅露經歷了一長串的詠唱後,成功施展結界回復咒文,四人的HP在這段期間準備回復全滿,但是……


「梅露,妳的HP不是已經全部補滿了嗎?似乎妳的眼神……」八千代似乎看著梅露開始發作抓狂。
「啊啊啊啊啊啊……」梅露胸前的寶石似乎破碎,變成了悲嘆之種,而這個悲嘆之種又散發出強烈的邪惡氣息。
「怪了,貝霍瑪拉不是《勇者鬥惡龍系列》里沒風險的咒語嗎?」阿香驚訝的問著,似乎邪惡的氣息幾乎都可以把大家都吹飛了。
是沒風險沒錯。」丘比的聲音說著。
「你是…我弄的窗簾還沒拿去曬耶!!」阿獠看著丘比。
因為消耗的幾乎都是魔法少女的魔法力呀,不過以當時的勇者邏輯想是很沒風險,因為勇者的MP只要睡一碗旅館就能回復,真是莫名其妙的設定。」丘比說著。
這個悲嘆之種似乎變成了占卜師的魔女,性質是開示,似乎沒有要攻擊一行人的打算。
「你的意思是……」八千代說著。
在座的各位狩獵的魔法少女,正好不就是已經成熟的果實的你們嗎?」丘比說著。
「原來如此啊,你一開始就已經沒有要賭我無法保護她們的打算是吧?」阿獠說著。
你已經輸了,冴羽獠,依照約定,我已經把你當成魔女的主菜使用,接下來你是否順利活下來是自己的問題。」丘比回收梅露身上已經用完的悲嘆之種,之後盯著阿獠看。
「你…你是個怪物……」八千代說著。
「對啊,至少輸掉後賠的東西會先欠著,我的命還是會在。」獠說著。


「因為我,已經想到要怎麼和丘比許願了。」似乎受到嚴重損傷的裕子站了起來。
「中川裕子…妳……」阿香似乎想去阻止裕子跟丘比對談。
「沒用的,阿香,事情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我得和丘比好好討論這件事!」裕子說著。
那麼妳這樣還願意與我簽下契約嗎?」丘比問著。
「裕子,快住手!!」八千代說著。
我的願望是,希望可以帶走魔法少女的傷痛,實現它吧,我心目中的騎士,冴羽獠將由我來拯救,我要成為能守護城市獵人的存在!!」裕子說著,看樣子她的靈魂之心已經成長了,充滿決心的她將會獲得新的力量。

「梅露,我知道妳很痛苦,妳以前就已經知道這種傷痛了吧!」裕子說著,看著占卜師的魔女遠離結界,「那麼,就由我來實現妳未達到的願望吧!!」
裕子穿上了魔法少女的洋裝,似乎以紅色的緞帶裝飾藍色的裙子,手中拿著一副短劍和扇形盾,似乎就像騎士般的姿態。
太好了,果然是資質高超的存在,她的實力一定會超出妳們的等級的。」丘比說著。
「那麼裕子,就由我們並肩合作…」桃子說著,但裕子想要一人解決。
別過來,阿斯托隆!!」裕子詠唱了金屬咒文,桃子、美冬、十七夜和八千代被金屬化包覆著身體,無法行動。
「那是金屬化…她的意思是叫我們別跟過來嗎?」八千代似乎想著。
要上囉,拉伊迪恩!!」裕子詠唱了閃光咒文,但是目標是施展在自己的武器上。
「太危險了,那個魔法加護劍的效果,對靈魂寶石有影響啊!」美冬說著。
這時評論家的魔女似乎已經蓄力完畢,準備詠唱極大黑暗咒文,德爾摩亞
「妳想用魔法劍完成攻擊嗎?」桃子問著。
劍與盾,她們將是魔法少女最強的武器,是騎士的象徵,守護國家與王,我絕對不會讓妳們這些囚犯汙辱騎士道的精神。」裕子衝向評論家的魔女砍去,「基加騎士斬!!
裕子閃開了德爾摩亞的黑暗火炎,朝魔女的上方砍去,魔女似乎倒地。
「糟了,黑暗火焰正好朝向我們這邊。」桃子說著。
「她的目的,就是利用阿斯托隆的反射,反射德爾摩亞……」美冬說明了阿斯托隆的特性,似乎跟電玩裡的不太一樣的奇蹟,果然德爾摩亞被反彈了。
「去吧!!」兩側的夾擊,一方閃光的斬集和黑暗的魔法,似乎對魔女造成嚴重的傷害。
「太好了,魔女似乎承受不住倒下了!!」桃子說著。
再來這就是…全力希望的一擊,XYZ的魔法少女,夢魘騎士斬!!」裕子拿出劍對魔女的核心砍去,似乎魔女發出哀嚎的聲音,裕子的攻擊湊效到能清空魔女的HP了。
魔女似乎打倒了一隻,獲得了EXP和詛咒晶片和悲嘆之種,裕子變得更強了。


「我的名字叫做魔法少女小裕,接下來梅露的事情就交給妳們處理了。」裕子很有禮貌的說著,拿著手中藍色的靈魂寶石。
從那天起,似乎新宿有著一個全新的傳聞,夢魘騎士的傳聞。
「所以我說了嘛,那種人不值得弄髒雙手,丘比!」獠說著,看樣子他欠了丘比一條靈魂。
傳說只要是陷入絕望的魔法少女,她不敢下手的魔女,就會找名為夢魘騎士的少女委託。
「究竟…冴羽先生為什麼要這麼堅強呢?」八千代似乎傷心地問著。
魔法少女夢魘騎士會用天使賦予的劍,將被魔女化的魔法少女的人頭砍去。
「因為啊…很可惜梅露這樣性感的胸部啊,她死掉真的有點驚訝啊!」阿獠似乎裝作沒事的告訴八千代:「不過是時候不應該待在新宿了,我會和阿香討論新的地方的。」
作為殺戮的罪惡感,隨著夢魘騎士的笑容慢慢地帶走,這就是流傳於新宿的傳聞。
「給我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冴羽獠!!」八千代把魔法刺槍指向了阿獠。
那個消失於Magius之翼的劍,叫做『夢魘騎士斬』!
裕子似乎離開了結界,之後沒有在路上看到她的身影……

【兩年後,神濱市的Hotel Fenthope】
「據說You就是把我們的Sister當成送別禮Executed的那個,夢魘騎士的謠言啊?」綠色長髮的魔法少女說著:「如果世界上的魔法少女,不再變成Witch,那有礙到妳的工作嗎?」
「沒事的,我倒是希望那個工作趕快金盆洗手了,因為……」這位白羽毛的魔法少女說著。
「魔法少女是個高等的存在,妳要好好認同這點啊,可別因為其他城市的魔女化而耽誤到我們淨化系統的目的啊!」褐色長髮的小女孩說著,她比長大後的裕子還要小。
「魔法少女自然有自己的生老病死,只是和人類有著不一樣的運作罷了。」白羽毛說著。
「要是能獲得永生,這件事就永遠不成立吧,畢竟妳都說要金盆洗手為理由了。」褐色辮子馬尾的輪椅魔法少女說著:「畢竟,那是謠言生物在做的工作啊,中川裕子!!」
「是的,我會遵照里見燈花柊音夢阿莉娜大人的囑咐的……」白羽毛跪下說著,似乎她的斗篷中央有兩瓣露出來的紅色蝴蝶結……

黑暗的勇者,夢魘騎士,將終生獻給魔法少女的王國,
那個消失的劍術,將會喚醒她最終的使命……

創作回應

戒子
很精采的故事...後面劇情又帶點哀傷
阿獠最後沒能逃出丘比的算計,小裕成為魔法少女
拯救阿獠,等於代替阿獠成為新一代的城市守護者
,魔法少女獵人小裕這個頭銜蠻不錯的,同時帶走
魔法少女的傷痛,另一個角度來看也算是造福魔法
少女族群了!
2022-05-03 03:45:05
可可羅
之所以會寫這個就是為了戒子您,不太了解《魔法少女小裕》的世界觀去寫的。
2022-05-03 11:03: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