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132 緣盡

椅子 | 2022-04-27 00:00:07 | 巴幣 2 | 人氣 41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4 中計

132 緣盡

雖說為了避嫌,除了席妮與歐文,其他人不能靠近忘塵谷,但洛基堅持要將人送至距忘塵谷不遠處的烽火台,到時有什麼事能就近支援。

自從王統一天下後,天下太平,這烽火台就沒了用途,唯一的用途是在忘塵谷處決重犯後,燒煙為信,告知天下犯人已伏誅。當然,忘塵谷最著名的犯人正是卡瑪女巫,烽火台最後一次使用是卡瑪女巫在忘塵谷被龍焰火刑後,世人在烽火台點火,告知天下,卡瑪女巫已遭處刑,據說那火燒了三天三夜,像是為了歡慶除去天下第一大魔頭而放的煙火。

由於洛基的嫌疑最大,眾人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去,丹尼爾與娜歐蜜也跟著去了。

一行人行至山谷,一旁正好有溪流,便在這裡稍作停留,休息片刻。忽覺地面震動,歐文附耳在地,「馬蹄聲,有軍隊來了!」眾人四下躲藏,果然,不久便看見一支輕騎從前方快速通過,軍隊才幾百人,走得很快,如疾風驟雨從眼前掃過,縱使他們走得再快,為首那人與在風中飛揚的旗幟仍是清楚映入眾人眼簾─李奧與旗幟上不怒自威的獅頭。

席妮:「中陸王?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歐文:「看他走的方向,是打算去奪冠會遺址。現在那裡只有福爾摩沙人,連聖泉鑰匙都在他們手上‧‧‧他這時候去,是打算派出黃金勇者從福爾摩沙人手上直接搶下鑰匙嗎?」

「不對,按照時間推算,他早該到奪冠會遺址了。」席妮回想,「我記得他和那兩個拉瓦是一起從北境出來的,他們早就到了星落城,怎麼中陸王這時候才出現在這裡?而且剛才,」她看向歐文,「我沒看見黃金勇者。」

歐文:「黃金勇者最顯眼了,我剛才也沒看見他,看來他不在隊伍裡‧‧‧」想了一下沒想出來,索性不想了,「算了!這是他們主僕之間的事,輪不到我們來管,休息夠了嗎?我們出發吧!」

眾人又行了一陣,見前方是平坦的原野,一旁有水源,天色也差不多暗了,便決定在此紮營。

洛基正在撿柴火,一人搭上他的手臂,席妮指著前方,前面不遠處停著一輛馬車。

這附近除了他們,還有別人。

席妮洛基躡手躡腳往馬車靠近。

「是你嗎?迦爾?」馬車上傳來細小的聲音。

他們以為形跡敗露,正要出聲,卻聽見迦爾的笑聲,「耳朵真靈,這麼遠就聽到了?」

「你靠近我會知道。」馬車上那人說。

迦爾正從前方走來,從他的位置看不見馬車後方的席妮洛基,兩人忙躲至一旁的草叢,誰知道草叢裡已經有人了。

「丹尼爾?娜歐蜜?」席妮驚,「你們躲在這裡幹嘛?」

娜歐蜜:「那馬車上有我家狼的味道,」摸摸加魯的下顎,「加魯聞到了。」

席妮頓時了然,「可不是嗎?黃金勇者在前方,我們在北境那時,你們家的狼可聽他的話了!跟前跟後,簡直把他當主人。他身上一定有很濃厚的狼氣息,加魯連我們將黑麥運出來都能聞到,何況是剛從北境狼據堡出來的黃金勇者?」

當時迦爾在北境操控狼的記憶,讓牠們誤以為迦爾是牠們的主人,使迦爾沾了一身格蘭利威家狼的味道,加魯循著氣味找來,丹尼爾不放心娜歐蜜,跟了過來,兩人躲在草叢裡窺視馬車,正好遇上同樣窺探的席妮洛基。

四人一齊向馬車望去,只見迦爾手上拿著一把花,鮮紅的花蕊與雪白的花瓣,像極白兔腥紅的眼睛與一身白毛,正是之前艾琳娜在野外發現,迦爾取名為艾琳娜花,艾琳娜卻取為白兔花的花。

迦爾走到馬車前還在整理手上的花,掀開車廉,「坐的氣悶嗎?要不要出來透透氣?」

沒聽見回答,卻看見迦爾扶著一人下了馬車,那人瘦小的身型,清秀的側臉,正是艾琳娜。

迦爾俯身又要往車裡拿東西,被艾琳娜抬手輕輕擋下,「這裡沒有北境冷,不用再拿衣服。」

迦爾笑笑,他的心情看起來很好,他將手上的花交給艾琳娜,扶著她往前方的草坡走去。那裡有塊岩石,迦爾扶著艾琳娜在石上坐下,自己站在一旁替她擋風。隔著這樣的距離,草叢裡四人聽不見他們說話。

娜歐蜜:「這能解釋為什麼黃金勇者沒在剛才的隊伍裡,原來是在這裡偷懶。」

丹尼爾:「不是偷懶,看中陸王夫人的樣子,或許是路上顛簸暈車,眾人先行,黃金勇者留下來陪她。」

「你倒看得仔細。那你知道那是什麼花嗎?」娜歐蜜似對白兔花深感好奇,「那東西可以用來治暈眩?還是醒神?」

丹尼爾:「我想兩者皆非,黃金勇者送中陸王夫人花是想讓她開心吧!中陸王夫人多半很喜歡花。」

「讓她開心?」娜歐蜜一愣,「就憑這幾朵花?」

娜歐蜜不知道迦爾對艾琳娜的情感,因此見他摘野花給艾琳娜壓根沒往別處想,以為那花別有用處。丹尼爾卻說迦爾送花只是為了讓艾琳娜開心,讓她覺得更奇怪了,家臣想憑藉路邊隨便摘的野花討主人歡心?萊納斯可從來沒有拿這麼隨便的東西當禮物送她,就連她小時候萊納斯也沒有這樣哄騙過她。名滿天下的黃金勇者竟然會這樣做?未免太孩子氣了點?

「那花真漂亮!」席妮讚,「不管是誰都會傾心的。你說是嗎?洛基?」

一轉頭洛基已不見人影。

席妮一愣,回頭正要找人,洛基已出現,手上拿著一把野花,種類繁雜,看來是他剛在路上摘來的野花,卻唯獨沒有艾琳娜手上那種花。

洛基將花送給席妮。

席妮驚喜,「你剛摘的啊?」

洛基點頭,「妳喜歡嗎?」

席妮:「當然!」

洛基微笑,「那就好,以後再有人送妳花,妳也不要對他傾心。」

「傻瓜!」席妮笑出聲:「除了你,還有誰送我花?」

洛基:「妳要是喜歡,我每天都可以替妳摘。」

席妮搖頭,「不了,花開得那麼漂亮,讓它們繼續種著不是挺好?」

席妮捧著花,看起來很高興,她看著花問:「很美吧?」

洛基沒向花看上一眼,直盯著她的臉,「嗯,美極了。」

丹尼爾在一旁愣愣的看著兩人,娜歐蜜見了,問:「怎麼?你也想要那花?看我幹嘛?我可不會替你摘,想要自己去摘。」

丹尼爾:「不,我不想要花,我只是‧‧‧想丹尼了。」抬手摸摸加魯的頭,加魯兇猛,能這樣摸牠的除了娜歐蜜,也只有丹尼爾了。

娜歐蜜冷笑,「回去吧!可不能讓黃金勇者發現你還活著,中陸王可是下令他殺你。這個距離我們也聽不到他們說話,待在這裡得不到什麼情報。」說著兩人悄聲回去。

席妮對洛基說:「我們也走吧!」

洛基:「等等,」將一朵花插在席妮鬢邊。

兩人相視一笑。

席妮凝視洛基,心想:傻瓜‧‧‧在我第一次收到花時,已對那人傾心。

她沒告訴洛基,剛才見迦爾送花給艾琳娜時,就想起洛基第一次送花給她,就像洛基同樣沒告訴她,他第一次送花給她時,已對她傾心。

他們怕被迦爾發現,偷偷摸摸離開,殊不知,迦爾此刻想找洛基想瘋了。

崔斯坦要迦爾趕在福爾摩沙人之前抓到加百列,拿加百列換回艾琳娜,但加百列乘龍速度飛快,據說已抵達奪冠會遺址,艾琳娜既對崔斯坦無用,自是讓她回來了。

從崔斯坦那裡接回艾琳娜後,她在李奧身旁開心的待了一陣子,但最近幾日,迦爾發現艾琳娜有些不對勁,她的身體出問題了。他或許比艾琳娜自己更早發現她身體不適,畢竟他的視線永遠鎖在她身上,她稍有異樣都躲不過他的眼睛。本來以為她只是在北境受了點風寒,但隨著時間增長,迦爾越來越確定這不是一般感冒。艾琳娜似是患了什麼疾病,目前對她的身體還沒有顯著影響,但能察覺她的精神力氣正一點一滴流逝,這使迦爾害怕。他不斷的想,不斷的猜,艾琳娜是從什麼時候染上這病的?是待在鷹族那時候嗎?但崔斯坦保證會照顧好她,還是她在北境當聖母那段日子,北境還殘留著卡瑪女巫詛咒的病毒?她染上了?畢竟那場詛咒死了北境三分之一的人口,但詛咒又與尋常疫病不同,破除的當下就會消失殆盡,怎有殘留?無論是何種可能,迦爾只想盡快找到洛基,請他醫治艾琳娜,偏偏那傢伙又被派去押糧,現在人應遠在星落城。

迦爾殊不知,他想破頭要找的人,剛才就在自己身後幾尺之外。

李奧現在要去奪冠會遺址,艾琳娜的身體經不起路上奔波,迦爾遂陪著她沿路停靠馬車休息。李奧見艾琳娜狀況越來越差,便安慰她說自己先行一步,拿到聖泉後用來替艾琳娜醫治─他認定艾琳娜的病與卡瑪女巫的詛咒有關。艾琳娜不願他為了自己擔誤時間,也催李奧離開。迦爾能如願留下來待在艾琳娜身旁自是高興,但見她少了平時的活力仍不免擔心。迦爾是精靈,不會生病,但他聽聞人類的身心分不開干係,心情會影響病情,心情越好身體好的越快,為此,路上他都刻意保持心情暢快─這很容易,畢竟只要跟艾琳娜在一起,哪怕此刻是要去地獄他也甘之如飴。他盡量讓艾琳娜開心,就好比剛才,他一發現白兔花便替艾琳娜採來。

迦爾見艾琳娜輕輕撥弄白兔花,愛不釋手的樣子,笑著對她說:「巧不巧?這裡也有白兔花。上次也是在像這樣的荒郊野外發現,看來白兔花專生長在偏遠無人的野間。」

艾琳娜輕嗅了嗅花,對迦爾笑:「花好漂亮,謝謝你,迦爾。」撥弄花草的指尖很無力。

就像迦爾深知她的一切,她也熟知迦爾,她知道此刻他正為了自己強裝歡笑,也知道他這麼做的原因。

艾琳娜握著迦爾的手,輕聲安慰:「我會沒事的。」

迦爾強笑:「我知道。」

他們握著的手一樣冰涼,他是一如往常,她卻是前所未有。

***

「你只能送我到這裡了。」席妮停下腳步,與洛基並肩在夕陽下。

歐文計畫夜深時潛入忘塵谷,眾人在此等天黑。烽火台到了,依約洛基三人只能行至這裡,他們會在此等席妮與歐文從忘塵谷回來。

晚霞在整片天空鍍上淡淡的玫瑰色,溫柔繾綣,像極席妮的臉龐,她人就在這裡,輕而易舉的與周身的色塊融在一起。

「傳說有一個叫奇幻仙境的地方,」席妮盯著餘暉,「那裡不分晝夜,天空永遠都是金色的,這是為什麼?」

「我不知道,」洛基似乎也不想知道,「我世界裡的天空永遠都是玫瑰色的。」

席妮聞言笑了,「今夜我不會回來,看來你要失眠了。小時候我睡不著時,父親都會說故事哄我入睡。」

洛基:「我沒聽過,妳講一個給我聽。」

席妮:「從前從前,在一塊環境惡劣的島上,住著一群兇猛的獵犬,牠們總是雌牙裂嘴的咬殺獵物,從外地來的人喜歡看牠們自相殘殺,倖存下來的犬會被他們帶回家,為了離開這座島,每一隻獵犬都努力逞凶鬥狠,唯獨其中一隻犬,牠的牙與爪最利,卻是最為溫馴,牠從來不爭不搶,牠不要肉骨頭,牠只喜歡在一旁靜靜的聞著花香,牠不是怯弱,為了保護牠最心愛的花,牠能不顧一切甚至犧牲性命。有天,牠的朋友接到一項任務,需要借走牠心愛的花,牠很不願意,但為了大局著想,還是將花借給了朋友,並期盼著花完好無損的歸來。牠知道牠的花一定會沒事的,雖然牠的花長期在牠的愛護下,愈長愈嬌嫩,以至於牠都差點忘記,這花的本質,這根有多強韌,即使沒有犬,牠的花也渴望靠自己的力量綻放。」

洛基:「這不是艾德船長說給妳聽的。」

席妮:「不是。」

洛基撥了撥席妮被風吹亂的髮絲,夕陽灑在她玫瑰色的臉上,紅色的頭髮、眼眸和紅唇,他人眼中的席妮,是朵嬌豔欲滴的玫瑰,正待綻放,但此刻在洛基眼中,她卻像眼前的落日,正緩緩從他眼中消失。

洛基盯著席妮,「跟我走。」

席妮笑:「去哪?」

洛基親吻她的手指,「哪都好,遠離這一切。」洛基真摯的碧瞳殷勤懇切,比起什麼聖泉,他只要她,他更害怕失去她。

席妮示意洛基傾身,他彎下身,席妮勾著他的脖子,在他耳畔像講悄悄話那樣輕聲說:「我去把聖泉的秘密挖出來,等我們找到了,把聖泉藏在柯尼莉亞島,與父親其它寶藏一起。你在這裡等我。」

洛基輕撫她的臉龐,「我想把妳帶到島上藏起來。」

席妮盯著這雙滿是盼望的碧瞳,有那麼一刻,她也想拋下一切,什麼都不想管了,就跟著這雙眼睛直至世界的盡頭。

她將手伸向他,正要開口。

「席妮!」歐文將席妮從夢中拉回現實,「該走了!」

落日在這一刻消失,四周頓時暗了下來。

席妮擁抱洛基,「等我回來。」

說完跑向歐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