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130 合作

椅子 | 2022-04-25 00:00:07 | 巴幣 2 | 人氣 56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4 中計

130 合作

「布魯王子在此!若想他毫髮無傷的回去,速速退兵!」彼得在城牆上對著布魯家軍隊大喊。丹尼爾被五花大綁在城牆上示眾。正值中午,烈日曬的丹尼爾的汗都快流到眼睛裡了。

「挺丟人的吧?」尚恩在一旁小聲說:「再忍耐一下就好。」

丹尼爾閉上眼,讓汗從眼皮流過,「我丟人的事還嫌少了?從小我就沒少丟人。天下人都知道丹尼爾‧布魯是廢物王子,你覺得我家軍隊會不知道?」

尚恩:「我覺得你很勇敢。」

丹尼爾不答,心中卻很得意,從來沒有人這麼誇過他,露出一個無人察覺的竊笑。


「怎麼回事?丹尼爾沒死?」凱特大驚,與一旁自家兄弟面面相覷,眾人萬萬想不到丹尼爾竟然還活著,「有沒有看錯?確實是他本人沒錯?」

「是本人沒錯!」克萊德驚喜,他的目光牢牢鎖在城牆上,「好小子!」

眾人又驚又喜,但顯然喜的只有克萊德,艾瑞克不確定丹尼爾活著會不會比死了輕鬆,摸著鬍渣不語。

赫密士:「他們怎麼抓到丹尼爾的?先不管這個,他們以丹尼爾要脅我們退兵,」看向約書亞,「照做嗎?」

約書亞:「我們別無選擇。二世大人要繼承信物,那東西的下落在丹尼爾身上,我們必須將他帶回去給二世大人。」

凱特:「哼,早不出現,晚不出現,一出現就是給我們找麻煩。丹尼爾啊,丹尼爾,怎麼活著反而比死了更麻煩?」

約書亞:「撤退。等二世大人獲得神兵團,多少個星落城都能拿下。」

雙方約定布魯大軍向後退三十里,才會將丹尼爾放行,克萊德帶著人留在原地等丹尼爾。

尚恩算算時間差不多了,親自送丹尼爾出城。尚恩站在城門口替丹尼爾鬆綁,輕拍他的背,「你自由了。」

丹尼爾活動手腳,忽問:「泰勒還好嗎?」

尚恩一愣,「她很好。」

丹尼爾想起之前泰勒請他吃的太妃糖,他吃完後渾身不適,「她現在還吃糖嗎?」

尚恩只覺得更莫名其妙,「什麼?」

丹尼爾:「別再讓她吃那糖了。」說著已邁開步伐走了出去,他走幾步,又回過頭來:「我這麼說不是怕她吃壞了牙。」

尚恩還想再問,丹尼爾已轉過身向軍隊走去。

克萊德見丹尼爾緩緩走來,心中歡喜,要是邦妮知道丹尼爾還活著,一定很高興,她好久沒看見他了,雖然她從沒說過,但克萊德知道她很想丹尼爾。

克萊德興奮的迎上前,「好久不見了,你‧‧‧」

話還沒說完,忽然從旁閃過一道白影將丹尼爾截走。尚恩正看向這裡,見丹尼爾消失,下一瞬尚恩已移至克萊德身前,與他一起望向白影。

「好久不見,丹尼爾‧布魯。怎麼才一陣子不見,你已從王子變成賊了?」

加魯將丹尼爾放下,娜歐蜜在加魯背上說。

丹尼爾看清來人,「賊?」

娜歐蜜:「你偷我的糧食,這還不叫賊?」

丹尼爾:「妳都知道了?妳從哪裡來的?上次再北境分別就沒見過妳。國軍有依約將妳送至兩地交界嗎?妳沒事吧?」

娜歐蜜:「送我的人是個好人,」對一旁的尚恩說:「對吧?又見面了,尚恩‧拉維尼。」

尚恩不答,與克萊德一起盯著娜歐蜜。

娜歐蜜:「就算他是個好人,你也用不著開我的糧倉給他,糧食賣了多少錢?別跟我說你是在開倉濟民。」

丹尼爾:「欠多少錢妳算,布魯會付。不過妳是怎麼知道的?妳為此而來?」

娜歐蜜:「我在附近,加魯能嗅到黑麥的味道,你們南方不吃這個吧?我的糧倉又不在這裡,糧食怎麼會在這裡?當然得好好追查一下,看是哪個膽大包天的竊賊,敢偷我格蘭利威家的糧食。沒想到,這賊竟然是你?你好大膽啊,丹尼爾‧布魯,竟然敢拿我的東西給星落城做人情?你想靠給錢了事?我看著像缺錢的人嗎?在北方,糧比錢重要,有錢還未必買得到糧,這道理你懂不懂?不然你以為我們為什麼要在各處設糧倉?」

的確,北境太冷了,在這樣的凍土上種不出作物。格蘭利威才會在離家稍微南一點的邊境線附近種糧,設置糧倉。但自從卡瑪女巫的詛咒,北境的人口死了三分之一,糧食變得很充裕,格蘭利威便開始將糧食外銷,但並非各地皆可接受黑麥,因此,吃不完、賣不掉而放置腐壞的黑麥年年有餘。丹尼爾願意出錢買這批糧食,對格蘭利威來說是筆划算生意,這點他與娜歐蜜皆心知肚明,就像他們同樣清楚,娜歐蜜此刻純粹只是在找碴。

丹尼爾:「依女帝之見,我該當如何?」

娜歐蜜:「怎麼許久不見,反倒生疏了?你不會忘了,你我有婚約在身?」

丹尼爾:「我沒忘。」

娜歐蜜:「別露出這種表情,這婚約你我皆不情願。但我有個法子能讓我們都解脫,怎麼樣?要不要與我合作?」

丹尼爾:「妳說。」

娜歐蜜:「你我皆不在聖泉盟軍裡,但強納森‧布魯在,也就是你們布魯家能分到一份。我倆將這份奪過來,實現願望。」

丹尼爾:「什麼?我為什麼要跟妳‧‧‧而且妳要用這來完成什麼願望?是妳的願望還是我的?」

娜歐蜜:「我的願望是收復北境,你的願望是重回布魯。你現在之所以還活著,是因為布魯要將你當作政治聯姻的工具,現在北境落入中陸王手中,你對布魯已無利用價值,愛德華‧二世不會讓你活。但我收復北境後,我能助你重返布魯,格蘭利威或許無法對抗整個南方聯盟,但解決區區一個愛德華‧二世還是可以的,我助你除掉他,將你推上位。要是你我不合作,你們家那份聖泉最後不是落在強納森‧布魯就是愛德華‧二世手上,你鬥不過他們兩虎相爭,反倒會因為沒有利用價值被殺。怎麼樣?要不要與我合作?」

丹尼爾:「妳收復北境後,我們的婚約就作廢了吧?妳不會在因為那個預言,執意要嫁給加魯釋出善意者‧‧‧執意要嫁給我來保全北境吧?」

娜歐蜜:「廢話,你以為自己很好嗎?我一定要嫁給你?要不是為了北境,我才不幹。」

丹尼爾心想:光憑著繼承信物,二世伯父就不會輕易讓我死,這點娜歐蜜不知道‧‧‧但這也只是暫時的,等繼承信物落入伯父手中,就真的沒人能幫我了‧‧‧我該求助於她嗎?況且要是助她奪回北境,她就不會一直纏著要嫁給我,要是能靠這樣擺脫她,光是這點就值得與她合作。再說北境會落入旁人手中,布魯難辭其咎,我是該助她收復失土。

丹尼爾:「成交。我們一起將布魯家那份奪來。」

「恭喜你啊,萊納斯,了結一樁心願。」

法蘭克與萊納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在旁邊聽了。他們像是被風托著,浮在空中。

萊納斯:「閉嘴,法蘭克。」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法蘭克仍是可以看見萊納斯眉間戾氣盡散,一直以來的心事在這一刻得到解脫。他放鬆的跡象微不可察,唯有曾經多年的同窗才看得出來。

萊納斯找到娜歐蜜不久,加魯就發現黑麥被人往南方運的味道,他們遂一路追查至此,剛好在這裡發現傳聞中已死的丹尼爾。萊納斯本來聽說丹尼爾已死很高興,現在看見他還活著,本又該鬱結了,卻又聽見他與娜歐蜜的合作,這才真的放下心來。他堂堂最強巫師之一,卻因為丹尼爾這個區區人類的死活,心裡被搞得七上八下,只覺得自己可悲又可笑,望著娜歐蜜,這份心情轉為又酸又甜。

娜歐蜜:「好,你們現在找聖泉進程如何了?」

丹尼爾:「盟軍裡有福爾摩沙人安插的人,那人一直與福爾摩沙人通氣,阻礙我們,就連現在聖泉的鑰匙其中兩把也被他們奪去,最後一把我在北境時交給加百列了。現在我們要派人至忘塵谷,羅汗在那裡有壁畫‧‧‧紡織女神能預知未來,羅汗將她的預言都畫在忘塵谷的牆上,這之中包括盟軍的叛徒與盟軍所有人的未來。」

娜歐蜜眉毛一揚,「所有人的未來?」

丹尼爾:「畫上不知道有沒有妳我,畢竟我們都不屬於盟軍成員。」

娜歐蜜:「光是知道其他人的未來就夠有趣了,還能藉此知道天下局勢走向。所以呢?你們現在打算去將叛徒揪出來?」

丹尼爾:「沒錯,透過那人搭上福爾摩沙人,集合所有鑰匙。」

娜歐蜜:「事不宜遲,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丹尼爾:「忘塵谷凶險,人多了反而添亂。我們只打算派兩個人去。」

娜歐蜜:「誰?你既非盟軍成員,便不是你去吧?」

丹尼爾:「不是我。一個是歐文‧拉維尼,他曾去過忘塵谷偷走卡瑪女巫的真理杯,他識得路,自是派他。另一個,」丹尼爾輕咳一聲,「妳見過,是那海盜席妮。」

娜歐蜜吹了聲口哨,「那不是你的心上人嗎?怎麼辦?忘塵谷凶險,你捨得她去?」

丹尼爾正色,「她與洛基是一對,兩人皆是我朋友,我不許妳這樣胡說八道。」

娜歐蜜:「好好好,我不說。但你心裡其實很開心吧?我們的婚約毀了,你恢復自由之身,可以去追求那海盜了。他們是一對,以前你無法管,以後就未必了。」

丹尼爾不理她,轉身走向克萊德,「克萊德,你回去跟二世伯父說,我在路上遇見娜歐蜜,和她跑了。」

克萊德瞪大雙眼,「這怎麼行?二世大人急著見你。」

娜歐蜜:「有什麼不行?愛德華‧二世害我丟了北境,這筆帳我還沒找他算呢!你就說我在路上遇見丹尼爾,心中歡喜,帶他去玩個幾天,玩完了會將他毫髮無傷送回家。我倆有婚約在身,婚前出去玩個幾天,想必二世伯父不會不准吧?」

丹尼爾:「我知道他急著見我是為了什麼,但東西的著落既在我身上,他急也沒用。我知道這很為難你,克萊德。但我差點死在北境,我不願再做任人宰割的獵物,是時候反擊了。我將自己交給敵軍逼布魯退兵,是因為我不願伯父打著替我報仇的名義出師,我不想有人因為我受到傷害,卻也不願乖乖束手就擒。我這次回去便是要與伯父周旋繼承信物一事,老實說,」丹尼爾眸子暗了下來,「我沒有自信,我玩不過他。我無依無靠,孤立無援,現在娜歐蜜出現了,她願助我重回布魯,她或許是我唯一的援軍,是我最後一道防線。你要抽走我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嗎?」

克萊德為難:「這‧‧‧」

「人我們已經放了,」尚恩適時插口,「你回去得交待清楚,丹尼爾‧布魯是被格蘭利威帶走的,與星落城無關。」

克萊德也知道丹尼爾回去凶多吉少,他在外面流浪的越久反而越安全,且他說得沒錯,沒人能救丹尼爾,邦妮、克萊德、艾瑞克,這些布魯家的家臣,在面對愛德華‧二世‧布魯與強納森‧布魯又能做什麼?但娜歐蜜不同,她是北境之王,雖然一時落敗,難保不會東山再起,且她有萊納斯這樣強大的依靠,她或許是丹尼爾能找到最強的,也是唯一的靠山。

丹尼爾一直處於劣勢,他一直是被狩獵的狀態,難得他想反擊,想奪回主導權,光是基於這一點,克萊德便覺得要想盡辦法替他爭取機會。雖然明知此刻自己要是沒將丹尼爾帶回去,會惹得自己後患無窮,卻也管不了了。

克萊德只知道會後患無窮,卻不知道此舉會替自己招來無以承受的代價。

克萊德:「好吧,你向來不願做籠中鳥,只盼你在外飛時謹慎小心。早些回來,邦妮和丹尼都很想你。」

聽到最後一句,丹尼爾終於笑了,「我知道,我也很想他們。」

克萊德只覺得好久沒看見丹尼爾笑了,他的笑容仍是與兒時一樣純潔,他看著他長大,看著他從男孩變成少年,卻不敢保證能看著他長成男人。

克萊德擁抱丹尼爾,他小時候邦妮與克萊德常這樣抱他,他們的弟弟,分開時他卻像對待大人一樣拍拍他的肩背,「保重。」對一旁的娜歐蜜說:「布魯家的小王子,要請女帝多多擔待了。」

克萊德目送丹尼爾跟著娜歐蜜與尚恩回星落城。

這是他最後一次看見丹尼爾。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