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127 弓兵

椅子 | 2022-04-20 00:00:03 | 巴幣 2 | 人氣 25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4 中計

127 弓兵

尚恩渾身是血,敵軍的血,隊友的血,自己的血,已經分不清。他守在城前,將敵人的衝車擋在城門幾里之外,上次布魯攻城時已經見識過他們優良的攻城器械,尚恩不敢掉以輕心,將布魯軍隊擋在城前。這次敵軍有備而來,途經中陸王領地,從東北方繞道夾擊,這從布魯家出發需要好幾天的路程,天曉得布魯從何時就開始計劃這次襲城。

尚恩死守城前對抗克萊德與凱特的布魯軍,漸趨下風。這些敵人不是從保護區通過,也就是說,稍後可能還會有一些從保護區倖存的敵軍從後方來,正這麼想著,忽然聽見一聲唳叫,尚恩遠遠看見一隻大白鷲從空中飛來,不會錯,這白鷲正是他上次與艾葛莎遇見的那隻,那白鷲身後跟著一名騎著馬的布魯家士兵,一身銀鎧白袍與克萊德和凱特如出一轍,這人與他在北境曾對上,是他熟悉的身影,約書亞‧巴羅。

尚恩打不過約書亞,他深知這一點,但這不影響他死守城門的氣勢與決心。既然敵人增援來了,事不宜遲,尚恩率人破壞衝車。

「好啊,又多了一名黎明騎士,」凱叔咬牙,他和彼得站在城牆上,見彼得不發一語,又繼續說:「看看尚恩,他渾身是血,與布魯家兵力懸殊,你兒子正在一個人對抗當今最強的騎士,還是三個!」

彼得:「別擔心尚恩,如果他想,他隨時能撤。」

凱叔:「但我們都知道他不會。」

彼得將目光從兒子身上移至凱叔,「你想說什麼?」

凱叔:「我們都知道布魯的厲害,此刻喬瑟夫不在,我們大可不必替他守他的城池。」

彼得:「你要我們開城投降?」

凱叔:「你和布魯有交情吧?你們不都隸屬聖泉盟軍?和他們談談,將城給他們,要求自治權,這是推翻喬瑟夫、巴爾人政權的機會。」

彼得:「你要我們向布魯俯首稱臣?」

凱叔:「我們一直都在向他人稱臣,只是將對象從巴爾人換成布魯,據我所知,布魯藩屬多,管不了,給當地很高的自治權,只是偶爾派家臣巡視、收稅而已,這和巴爾人渾然不同,或許‧‧‧不,是絕對,我們在他們的統治下絕對會比現在獲得更多自由。」

彼得:「你說的是愛德華王時代,現在布魯當家的是愛德華‧二世,和他父親不同,致力於「收復失土」,他父親忠心耿耿的昔日舊部他尚且容不下,何況我們這些外地人?我們的理想是建立屬於伊利亞人的國家,不再向任何人稱臣,你竟然想降服布魯?你瘋了,我不該再和你談下去。」彼得說著轉身離去。

凱叔:「我瘋了?我比較想知道現在瘋的到底是誰?」

彼得:「你在教我如何失去我的城。」

凱叔:「我在教你如何不同時失去你的城和兒子。」

彼得不願再和他說下去,逕自離開。

尚恩率人破壞了衝車,忽然一閃身,背後一長劍刺向他剛才站的位置,凱特在他身後連刺幾劍,口中不停說:「我見過你,你是星落城的鬼影伯爵,你對上約書亞時打不過他,只能一昧逃命。」

尚恩知道她是故意讓自己心浮氣躁,並不答話,只專心對付她的劍。

凱特:「約書亞的增援部隊來了,你們輸定了,要不要乾脆棄城投降?看在你這麼努力守城的份上,我能替你向二世大人求情饒你一命,怎麼樣?」約書亞一人前來,凱特完全是胡謅,為的是惹的尚恩心煩意亂。而這的確奏效了,尚恩一聽到約書亞是從後方來的增援部隊,心下不禁納悶:在保護區的艾葛沙與在城裡的歐文怎麼樣了?歐文自是不用擔心,但艾葛莎呢?她不會讓約書亞通過保護區,除非他是偷偷走的,不然就是她受傷攔不下他,但到底是哪個?她受傷了嗎?傷的重嗎?

正想著,尚恩腰間中了一劍,他一吃痛,手上的動作便慢了下來,凱特乘勝追擊,正要痛下殺手,劍卻忽然轉向,回身一擋,擋下一枝朝她飛來的箭,那箭力道甚猛,凱特握劍的虎口一陣痠麻。

回頭看,那弓往旁一移,露出後面虎視眈眈的目光,艾葛莎杏仁般的大眼此時像盯準獵物的銳眼,兇猛陰戾,蓄勢待發。她策馬一路砍殺過來,在千軍萬馬間勢如破竹,與尚恩一樣渾身是血,身後的落日將她照的一身赤紅,她彷彿浴血重生,餘暉消失在地平線上前一刻,朝尚恩與凱特馳來,經過時順手抄走了尚恩。

「撤退吧!」艾葛莎在尚恩耳邊說:「衝車壞了,他們一時半刻也不能攻破城門,你不會指望光憑這些兵就能打退布魯吧?」

尚恩手按著腰間傷口,「妳說的對。」

艾葛莎用衣袖擦掉了正要留至他眼睛的血,「怎麼渾身是血?」

尚恩苦笑:「妳不也一樣?」想替她抹去臉上血跡,手抬了一半卻使不上力。

艾葛莎見他神情痛苦,但他渾身是血,看不清哪裡有傷,「你受傷了?」

尚恩「嗯」了一聲。

艾葛莎:「什麼時候傷的?我見你和那女人聊得挺開心。」

「蜜劍凱特,她的劍和她的嘴一樣利‧‧‧」尚恩喘著氣:「她挺開心啊,開心到差點一劍捅穿我,要不是妳及時趕到‧‧‧」

艾葛莎聞言大笑,領著所剩不多的國軍迅速撤回城內,城牆上的弓兵做掩護,布魯軍隊退至後方。

***

「保護區情況怎麼樣了?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彼得問艾葛莎,兩人站在房門外,軍醫正在裡面替尚恩處理傷口。

艾葛莎:「讓他們打前鋒的將領溜了,我一路追過來的,敵人的將領都在這裡。保護區要是能按照計劃打游擊,打完就躲回山裡,一切就沒問題,只怕他們放火焚林‧‧‧後方的敵人沒這裡多,我想布魯的主力都放在這裡了。大人,眼下尚恩受傷,您打算如何守城?」

彼得:「關緊城門,和他們耗持久戰,他們攻不下自會退兵。」

艾葛莎:「布魯物資充沛,他們這次不惜繞路偷襲,連攻城器械都一應俱足,只怕是有備而來,他們耗得起,我們‧‧‧」

彼得:「他們有糧,我們未必沒有。喬瑟夫大人來信,說早在戰事開始前,就派人送糧來了。」

「戰事開始前?」艾葛莎一愣,「喬瑟夫公爵早料到這一戰?哪裡來的糧食?」

彼得:「自愛德華‧二世從北境死裡逃生那一刻起,喬瑟夫公爵就料到會有這一戰了。喬瑟夫公爵深知城池固若金湯,只要糧夠,城門一關,要拿下我們沒那麼容易。糧食是拿北境人的,他們在邊境線附近設有糧倉,事先經過目前統領北境的中陸王同意後開倉。哼,布魯一直認為是我們害他們丟了北境,怎會料到我們偷「本來屬於他們的北境」的糧來與他們打持久戰。」

「事先經過中陸王同意?」艾葛莎皺眉,「中陸王一面借道給布魯,一面借糧給星落城,是何居心?」

「隔山觀虎鬥,」彼得沉聲:「他恨不得我們鬥個兩敗俱傷。」

艾葛莎:「從北境的糧倉偷糧?是國軍的人還是中陸王的人?他要幫我們?」

彼得:「都不是,押糧的輜重部隊首領,是那海盜洛基。」

「洛基?」艾葛莎一愣,「他來淌什麼渾水?」

彼得:「還記得盟軍需推派人手至忘塵谷瞧一眼壁畫,查出叛徒是誰嗎?歐文會去,還有另一人是那海盜席妮。洛基護送席妮至忘塵谷,喬瑟夫公爵託他順路押送軍糧來。歐文在這裡,洛基若想忘塵谷計劃能成,就會幫這個忙。押糧的是洛基,這事準沒問題。我們現在只需關緊城門和他們耗時間,我們在自家土地,耗的起,他們卻未必。對了,妳的哥哥姐姐呢?還在北境?」

艾葛莎:「我想是的,我們斷了消息。但消息既然傳到喬瑟夫公爵那裡,想必他們會知道,會設法趕來。」

彼得點頭,「在他們趕來之前,要靠妳獨挑大梁了。妳也看見了,尚恩為了守城受重傷,現在只能靠妳了,艾葛莎,妳和妳的秘密武器,」彼得一手搭在艾葛莎的肩上,「妳能更有作為,妳的歌聲就是妳最大的武器。對方是黎明騎士團,是當今最強的騎士,感謝老天除了劍,妳還有其他東西能對付他們。要懂得善用妳的能力,讓妳的力量發揮到最大效用。不只是為了這座城,也為了日後分聖泉,斷了布魯,我們能得到更多。」

軍醫這時從房間出來,上前與彼得談論尚恩的傷勢,以及今日國軍的損傷。艾葛莎悄聲溜進房,尚恩閉眼躺在床上,他赤著上身,露出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腰間纏著繃帶。

艾葛莎走近看他。

「還不去休息?」尚恩倏地睜眼。

艾葛莎:「想來看看你。」在床沿坐下。

尚恩:「看見了,好看嗎?」

艾葛莎:「你的臉色從沒這麼難看過。」

尚恩聞言笑出聲,艾葛莎也跟著笑了。尚恩一笑便牽動傷口,不禁「嘶」的輕聲抽氣。

艾葛莎忙阻止他笑,「別笑了,平常要看伯爵一笑多難得,能笑的時候不笑,不能笑的時候拼命笑,你這是跟誰過不去呢?」

尚恩:「我無法控制,那要看我跟誰在一起。」

艾葛莎臉紅,所幸臉上都是血跡,蓋過了紅暈。

尚恩:「妳怎麼來了?妳說要是我信妳,要我戰時不要踏上保護區,妳怎麼自己來了?妳不信我?」

艾葛莎:「我讓黎明騎士從我眼下溜了,我得負責。且誰也沒料到布魯家在城下的伏兵,我得支援。」

尚恩:「妳不回保護區了?」

艾葛莎:「最棘手的都在這裡了,保護區暫且無事,我要留在這裡對抗黎明騎士團。」

尚恩盯著她,「我父親要妳對付黎明騎士團?」

艾葛莎:「你聽見了?」

尚恩:「沒有,但我了解我父親,他一定想要妳用能力對付黎明騎士團。別聽他的,他們人多,妳只有一人,亞力士與安德莉亞又不在,妳一個人去太危險了。我們有守城的優勢,我們能守住,我們會守住,我還需要與父親商討策略‧‧‧」說著便要起身下床。

艾葛莎忙按住他,「策略有了。」將打算拖持久戰,洛基會送糧的事一併說了。

尚恩:「既然打算這麼做,妳也不用急著去找黎明騎士團,乖乖守城就好。」

艾葛莎學著彼得剛才的語氣,「我倒想善用我的能力,讓我的力量發揮到最大效用。」

尚恩一愣,「什麼?」覺得這話不像出自艾葛莎。

艾葛莎:「沒什麼,咳,就算我想用,咳,好像也沒那麼容易‧‧‧其實我從剛才就覺得喉嚨有點癢,是因為這幾天喊殺過頭了嗎?咳‧‧‧」她摸了摸喉嚨,尚恩在她動作間,看見她後頸靠近肩頭的位置插著一枝小箭。

是約書亞那一隊弓兵特製的箭。

尚恩:「妳中箭了。」替她拔下那箭。

艾葛莎接過一看,「我在保護區中了幾次箭,但都無大礙,這麼小的箭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沾上的。」指尖輕拈箭,「我到現在才知道,布魯家特愛用弓兵,他們的先鋒部隊排了好多弓兵,神奇吧?」將箭放回尚恩掌心。

尚恩見她渾身是血還來不及擦,就連身上的箭也沒發現,怕還有其他沒注意的傷,對她又憐又愛,手裡摩娑著她的小辮,細細端詳她的臉,柔聲說:「去找軍醫處理傷口,把身上血跡擦乾淨,早點休息。」

艾葛莎「嗯」了一聲,卻不動作,俯身將尚恩身上的傷都看了看。忽然臉上一陣冰涼,尚恩如願以償碰到她的臉頰,當時在馬上他就想替她抹去臉上血跡,他用指尖替她細細拭去眼角血漬,他的手明明那麼冰冷,她卻覺得臉被他擦的越來越熱。

尚恩溫聲:「快回去休息吧。喉嚨傷著了?讓軍醫看看,早點歇下。」

艾葛莎含糊答應,幾乎是逃著離開了房間。

尚恩看著掌心那枝箭,心想:布魯家愛用弓兵?我可沒聽說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