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131 白費心思

椅子 | 2022-04-26 00:00:09 | 巴幣 2 | 人氣 53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4 中計

131 白費心思

「布魯撤退了,」尚恩在馬背上巡視著保護區的土地,這裡被布魯燒的精光,像簾幕般隔開兩地的山林屏障不復存在,布魯城堡與星落城,兩隻巨獸若有情就好了,永遠都能遙遙相望,「我們再一次從布魯手下守住了星落城。」說完躍下馬來。

艾葛莎從伊奇身上躍下,從地上拾起一把土,「星落城守住了,保護區卻沒了。有時我會想,到底哪裡才是我的家?哪裡才是我該守護的?我誓死捍衛的這塊土地,真的屬於我嗎?」她張開手,任憑手中的塵土隨風飛揚,「戰前你離開保護區時,曾對我說大捷,但要贏了誰我們才算真的勝利?我們有朝一日會不會後悔,替一直折磨著我們的喬瑟夫守住了他的城?」

她將目光轉向尚恩,她的眼神充滿恐懼與迷惘,她曾無數次想著,總有一天要拆了這些形同牢籠的保護區,卻萬萬沒想到,保護區會比星落城率先陣亡。這一役要不是洛基,她差點失去她最強大的武器,中毒後的她聲音沙啞,漸漸發不出聲音,還不時吐血,她初嘗恐懼的滋味。

夕陽下的她,沒有打贏勝戰的意氣風發,只有劫後餘生的蕭索。尚恩看著她,道不盡的心疼,想將她緊緊攬在懷裡,溫聲安慰,而他確實這麼做了。

尚恩很輕很輕卻堅定的在她耳畔說:「我們會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園,我保證。」他抱得緊,艾葛莎注意到他腰間上的傷,那是被凱特捅出來的。凱特下手狠,傷口很深,雖然過去小半個月了,還未痊癒,就算好了想必也會留下駭人傷疤。

艾葛莎輕撫那傷,「怎麼沒請洛基替你醫治?」

尚恩:「忘了。」

只記得請洛基替她醫治,卻不記得請他醫治自己?艾葛莎胸口一酸,卻覺得渾身溫暖,她確信尚恩的身體溫度總是偏低,而夕陽也從未這麼暖過。

艾葛莎拿出那把丟了匕首的刀鞘,「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這上面的紋路有什麼代表意義嗎?」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忽然這麼說,只知道此時此刻,在這裡,她非常想讓眼前人知道。

尚恩認真的點了點頭,神情專注,攬在她腰間上的手收緊。

「這上面刻的是條小溪,」艾葛莎細細摸著刀鞘上彎彎曲曲的紋路,「拉瓦以前住在靠近溪流的地方,我們的姓氏是溪流,但當巴爾人入侵時,逼迫伊利亞人都要有巴爾人的姓名,方便他們登記造冊,我的祖先想,既然要改,也不能忘本,就用巴爾人的話挑了溪流之意,也就是布魯克(brook),決定世代相傳下去。就算被奪去了姓氏,也不要忘記我們本來姓氏的來由。誰知道,巴爾人說要改姓,竟然不是讓我們自己選,而是將一堆姓氏隨機分給每一戶,被分到什麼,你從此就叫什麼了。」艾葛莎將刀鞘收回懷中,自嘲一笑,「或許我本該叫布魯克。」她輕輕往尚恩懷裡靠了靠,覺得伯爵身上比平常溫暖,輕笑:「你生在星落城,或許生來就叫拉維尼。」

「伍德。」尚恩忽然說。

艾葛莎沒聽清,「什麼?」

「拉維尼家以前住在樹林裡,」尚恩在她耳畔低聲說:「我們的姓氏是樹林,本來選了伍德(wood)作為新的姓氏,卻被隨機分配到拉維尼,從此我們才叫拉維尼。」

艾葛莎輕笑:「彼得侯爵告訴你的?」抬頭看著他。

尚恩「嗯」了一聲,忙放開她,看見她凝視自己的眼神,怕再迎著這樣的目光,自己會抑制不住想吻她的衝動,上前牽馬,邊走邊說:「這次守城立了大功,想要什麼頭銜?我能向喬瑟夫公爵舉薦,妳或許能一舉躍升也成為伯爵,怎麼樣?」

艾葛莎笑:「那我賺到了,你花了半輩子時間爬上的位置,我一戰就到手了。」

尚恩:「我是因為是我父親的兒子,妳是憑真本事。」

艾葛莎逗他:「從此以後伯爵得聽我號令了?」

尚恩:「從此以後,於公於私,大事小事,全聽妳的。」說完看著她,笑了起來。

尚恩以為艾葛莎還會說些逗弄他的話,豈知她神情認真的用伊利亞語說了句什麼話。

尚恩沒聽清,笑問:「妳說什麼?」

艾葛莎輕咳一聲,「我說願祖靈保佑。」說完走去牽伊奇。經過尚恩身旁時,他抓住她的手臂,問了一句:「保佑什麼?」

艾葛莎想也沒想,「保佑我們建立自己的家園。」

尚恩:「妳說謊。」

艾葛莎奇:「你又聽不懂伊利亞語,怎麼知道我有沒有說謊?」

尚恩也用伊利亞語說了句話,卻讓艾葛莎呆愣在原地。

艾葛莎驚了半晌,才問:「你‧‧‧你會說伊利亞語?」

「當然,別忘了,我可是伊利亞人。」尚恩狡黠一笑,「父親和我說姓氏時,也教了我別的東西。」

「你會說伊利亞語?」艾葛莎驚魂未定,「你一直‧‧‧一直都聽得懂我們說話?」想起剛才她說的話全被他聽見了,轉身就想逃,但他還抓著自己的手臂。尚恩將她又往自己拽近幾分,低聲說:「我剛說的話妳聽見了吧?妳不太懂文法嗎?那話的回句可不是這麼說‧‧‧」

尚恩在落日消失的那一刻吻艾葛莎。

他吻的兇猛,就像剛才迎著她的目光他想的那樣,艾葛莎能感覺到他冰山外表下亟欲噴發的欲望。或許早在她渾身是血,從餘暉中向他馳來那時,他就想吻她了,又或者更早,早在她帶他馳騁在保護區的原野上,奔馳在名為自由的風裡。

尚恩邊吻她邊說,「妳好狡猾‧‧‧用我聽不懂的話說‧‧‧」

艾葛莎被他吻的氣息紊亂,喘著氣說:「你‧‧‧你不是聽得懂‧‧‧」

尚恩停下來看著她,「那妳再說一次,用尋常的話說。」左手輕輕摩娑著她的小辮。

艾葛莎緩口氣,凝視尚恩,她深情款款的目光和她的嘴一起說著:「我愛你。」

尚恩笑了起來,將她緊緊抱在懷裡。

***

「你不放心他們兩個去忘塵谷,」娜歐蜜盯著丹尼爾,「你的眼神說明了一切。」她坐在椅子上,加魯伏在她腳邊,收起平常的兇猛暴戾,閉目乖順的樣子就像尋常寵物,萊納斯與法蘭克則是站在她身後。

丹尼爾‧布魯此刻是取代了強納森‧布魯,要來取得布魯家那一份聖泉,由於丹尼爾以自己為人質逼退布魯大軍,星落城遂同意讓他留下,加上強納森‧布魯之前曾傳出偷走鑰匙的謠言,雖然之後眾人皆知那是福爾摩沙人搞得鬼,丹尼爾還是比他那在眾人心中留下不良印象的叔叔值得信任。

丹尼爾:「忘塵谷凶險,任何人去都讓人不放心。」

歐文已回城,與席妮洛基相見,正與眾人商討忘塵谷一事。

歐文掃視人群,「父親、凱叔、拉瓦‧‧‧」東張西望,「尚恩呢?」

亞力士:「他與艾葛莎去保護區看看,算算時間,差不多要回來了。」

歐文聳肩,「總之,盟軍派出我與席妮前往忘塵谷,上面的壁畫據說繪著所有人的未來,我們會帶著眾人想知道的一切回來,以及最重要的,」他語氣加重,「將混在盟軍裡的叛徒揪出來,看看是誰在和福爾摩沙人裡應外合。」他看向席妮,「事不宜遲,我們明天就出發。」

洛基:「我送你們一程。」

彼得:「不行,此次任務就是要抓出福爾摩沙人的奸細,之所以會交給歐文與席妮,是因為兩人皆是眾人公認不可能為叛徒者,其他人都有嫌疑,怎可隨便靠近忘塵谷?誰知道會不會是和福爾摩沙人串通好,想趕在壁畫被揭露前殺人滅口,或是乾脆毀了壁畫?」

洛基:「我不會。」他的語氣與眼神一樣堅定,但若他此刻說的是「我不是」,眾人還比較放心,至少能理解成「我不是叛徒」,但他說我不會,只會讓人覺得他是在說「我不會殺了席妮滅口」,這不能洗清他是叛徒的嫌疑。

彼得笑:「眾人都知道你不會,但這不足以說明什麼。況且,不讓任何人接近忘塵谷也是在保護他倆,你開了先例,就不怕其他人也要跟著去?說不定,這之中就混進了真正的叛徒。」

「到時候要是發生什麼事,我能用能力移動至附近,我雖未去過忘塵谷,卻去過附近一帶,一天之內必能趕到。」尚恩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在身後忽然說。艾葛莎也回來了,走向拉瓦其他人。

歐文笑:「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出個聲,鬼影伯爵當上癮了是吧?好啊,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到時候有什麼事,一天之內你必定會趕到。」

尚恩:「你有什麼好擔心的?這兩位替我們押送糧食,於星落城有恩,你路上好好關照人家,不可耍無賴。」

歐文乖乖聽訓:「喔。」尚恩雖然仍是與尋常一樣面無表情,但歐文感覺得出來大哥心情很好,他不是剛從保護區回來嗎?那裡被燒的精光有什麼好高興的?看看艾葛莎,她是從保護區長大的,她‧‧‧只見她刻意抑制嘴角笑意‧‧‧

「你不上前和她說幾句話嗎?連尚恩‧拉維尼都去了。」娜歐蜜問丹尼爾:「他這能力方便,怎麼樣?你若是想她,到時可以叫他帶你去忘塵谷。」

丹尼爾充耳不聞,上前對席妮說:「萬事小心。」

席妮笑而不答,目光望著洛基,握著他的手緊了緊。

嗯,有愛的味道。

法蘭克不知什麼時候湊過來,扔下了這句話。

尚恩一愣,「什麼?」

「我能聞見人類的情緒,」法蘭克輕點自己鼻尖,「現在我聞見愛的味道,人類愛情的味道。」

席妮笑著環抱洛基,「這是當然的嘛!」

法蘭克:「但我聞到三個人,有三個人心中正充滿愛意。」

這下尷尬了,丹尼爾與這兩個海盜的關係本就令人匪夷所思,人家好好一對,他這小王子卻老是跟前跟後,原以為只是交好,難道今日竟被這巫師嗅出什麼隱情?雖然多數人早就猜到是怎麼回事,但終究只是臆測,不如巫師親證使人信服。眾人屏氣凝神等法蘭克繼續說下去,法蘭克看向眾人說:「嗯,這是八卦的味道。」

彼得摸了摸鼻子,上前打圓場,「這是當然的嘛!王子的未婚妻就在這裡,他身上當然有這些氣息,是因她而起。」

「娜歐蜜?」法蘭克搖頭,「他倆是政治聯姻,彼此之間一點愛的味道都沒有。我一直在他們身旁,丹尼爾與娜歐蜜在一起不會有這種味道,是直到此刻他站在這裡才有這味道,啊,現在變成尷尬的味道了,」說完又嗅了嗅丹尼爾。

萊納斯:「閉嘴,法蘭克。」他快聽不下去了。

丹尼爾忙閃到一邊,抬手嗅了嗅自己,當然什麼也聞不出來。他逃走,法蘭克可沒想這麼容易放過他,追了上去,「你未婚妻就在這裡,你真正愛的人也在這裡,怎麼?不介紹他們彼此認識嗎?」

萊納斯俯身在娜歐蜜耳邊問:「要我去救那小王子嗎?」

娜歐蜜:「不用,看好戲。況且,」冷笑一聲,「我知道法蘭克說的是誰。」

尚恩見法蘭克纏著丹尼爾不放,忽然說:「當然是三個人的味道,但那第三人,」下一瞬他已移至艾葛莎身旁,牽起她的手,「是我。」

眾人皆是一驚。

歐文恍然大悟尚恩心情好的原因,彼得一愣,他知道尚恩不會因為替丹尼爾解圍開這種玩笑,就算是因為解圍才說,也絕對是真話。亞力士看向身旁弟妹,安德莉亞與艾薇兒表情平淡,這兩人早已察覺出端倪,倒是艾倫頗吃驚,艾葛莎竟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歐文笑問:「好小子,什麼時候的事?怎麼從沒聽你提起過?」雖然他不認為大哥會主動提起這種事就是了。

尚恩:「我現在說了,這事就過了,還請諸位別再懷疑布魯王子,放尊重點吧,格蘭利威女帝還在這裡。」

兒子都當眾公開自己的戀情了,彼得也不能沒作為,打發眾人散了。

艾葛莎見彼得一直盯著尚恩,對他小聲說:「這巫師來的真不是時候,你父親與歐文都知道了。」

尚恩:「我覺得他來的正是時候。」

艾葛莎:「為什麼?」

尚恩笑著低語:「那巫師要是早點來,我是不是就不能親耳聽見了?」

艾葛莎:「什麼?」

「聽妳親口說。」尚恩的手指輕輕繞著艾葛莎的小辮,「他要是早點來,我就得像剛才那樣讓所有人知道,就聽不見妳親口說了,所以我覺得他現在來的正是時候。」

艾葛莎笑,忽然想起,「為什麼先前裝作聽不懂伊利亞語?」

尚恩:「看妳有沒有偷講我壞話。」

艾葛莎:「我講你壞話不用伊利亞語。」

「大消息啊!」歐文用手肘輕撞尚恩胸膛,「還以為尚恩永遠都是這副正經樣,想不到竟然還有開竅的一天,」對艾葛莎笑,「以後妳就是我親嫂子啦!」

尚恩:「你雖然去過忘塵谷,仍不能掉以輕心,萬事小心。」

歐文不耐煩,「是是是,你還真是不解風情,我跟你說這個,你跟我說那個?」搭著尚恩的肩,「老天對我們兄弟真不薄啊!你抱得美人歸,我也終於有機會能與那海盜獨處‧‧‧」

尚恩皺眉,「你此次不是去玩的,那兩個海盜替我們送來丹尼爾‧布魯,逼退布魯大軍,是我們的恩人,你要保護好她。」

「患難見真情,」歐文望著不遠處的席妮,「我一定會將她保護的毫髮無傷,讓她感動,想好好答謝我一番。」

尚恩:「歐文‧‧‧」

歐文吐舌:「正經樣出現了!」

「那兩個海盜是一對,」尚恩正色,「你不要胡思亂想,只會白費心思,你只要將全副心神放在壁畫上就行了。」

歐文不理他,對艾葛莎說:「看到了嗎?伯爵就是這麼一板一眼,嫂子以後有得受了。」

尚恩還想再說,歐文已經摀著耳朵跑走了。

「後悔了嗎?」尚恩看著艾葛莎,「妳以後有得受了。」

艾葛莎笑:「一點也不,」踮腳附在他耳邊,輕聲說:「我就喜歡你這樣的。」

***

丹尼爾剛才被法蘭克嚇的不輕,仍心有餘悸,只想一個人靜靜,便踱步到城牆上,晚風很涼,能將快昏頭的腦袋吹得清醒些。上一次像這樣,差點當著所有人的面被揭發秘密還是卡瑪女巫忽然出現的時候,她那一句「我真希望你像他」,不知道有沒有人聽懂,總歸丹尼爾是聽明白了。為什麼這對巫師姐弟總喜歡將他的秘密公諸於世呢?

丹尼爾想不透的抓抓腦袋。

「你有煩心事?」

丹尼爾聞聲,心中「喀噔」一聲,表面仍強裝鎮定,「沒有,就是‧‧‧上來吹吹風‧‧‧」

洛基站在一旁與他並排,兩人一陣沉默。

因為剛才的事情,丹尼爾不太敢看洛基,又覺得自己這樣太刻意反而顯得心虛,只好先試著打破沉寂,「席妮呢?怎麼沒和你一起?」

才剛開口他就後悔了,哪壺不開提哪壺?這樣問不是顯得自己很在意席妮?才一會兒沒見就急著問人去哪了?洛基還在呢,輪得到他過問?

好在洛基顯然沒有丹尼爾想得多,他聽了只說:「她和歐文在一起,聽他說之前去忘塵谷的經歷。」

丹尼爾:「你不去一起聽嗎?」

洛基:「不了,我沒要去那裡。」

洛基雖然與丹尼爾同齡,卻因為不通人情世故,與他談話時有種他比自己年紀還小的錯覺。丹尼爾不討厭這種感覺,老實說他還挺喜歡的,因為一直以來與自己打交道的多是城府深或是別有居心的大人,難得能遇上和自己差不多甚至更純粹的少年,這或許是他與洛基席妮契合的原因。

又是一陣靜默。

洛基寡言,唯有席妮在時他才會多說幾句,相處下來丹尼爾早已習慣,若換作平常,丹尼爾一定毫不在意,別說在意,或許壓根不會察覺,但經過剛才,丹尼爾很難裝作不在意,他偷瞧洛基一眼,洛基不介意剛才法蘭克說的話嗎?還是相信剛才尚恩所言?

正當丹尼爾胡思亂想,想找藉口離開時,洛基開口了。

洛基:「為什麼你每次見到席妮,都會臉紅?」

丹尼爾一愣,「什麼?」

洛基:「我看她每次到你身旁時,你都會臉紅,為什麼?」

難道每次我和席妮在一起時,他都在盯著我看?

丹尼爾答不上來,「我‧‧‧」

洛基:「你喜歡她?」

洛基真摯的碧瞳在黑夜中透著光,等待丹尼爾的回答。

迎著這樣的目光,丹尼爾:「不‧‧‧我沒有‧‧‧」

洛基聽了,微笑,「嗯。別誤會,我只是不想你白費心思。」

丹尼爾傻笑:「我很擅長做白日夢的!」

洛基微笑離開。

丹尼爾望著他的背影,心想:白費心思嗎‧‧‧

「另有隱情的味道。」

城牆上本來就不只丹尼爾與洛基兩人,丹尼爾早已察覺,是以現在法蘭克忽然出聲,他也沒被嚇到。

「雖然剛才那軍官這麼說,」法蘭克從黑暗中走出來,「但當時我聞得很清楚,有三個人心中正想著愛,那三人可不包括他。他或許真的喜歡他牽的那女子,但當時他的心思可不在這裡,我當時聞到的味道,是從你身上來的。」

「可不是嗎?」丹尼爾自嘲:「人類又怎麼能騙過巫師?」

法蘭克:「我雖然能聞出情緒的味道,卻不懂這些情緒的意義。就像我現在聞到一股另有隱情的味道。你在隱瞞什麼嗎?丹尼爾‧布魯?」

丹尼爾順著剛才洛基離開的方向望去,「我也說不清,但我知道有些事說了,或許就不再是朋友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