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65 真相(下)

椅子 | 2022-01-11 12:00:02 | 巴幣 2 | 人氣 53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6 泉水

65 真相(下)

當迦爾聽見李奧說:「妳還記得他們那裡有名的錦緞舞嗎?當時晚宴我曾與濱海之王的妻子共舞,迦爾可能是認為我們的動作稍微‧‧‧稍微親密了點,看不慣,一氣之下才會將她殺了‧‧‧」

迦爾怒吼:「才不是這樣!當時你不是當著眾人的面吻了她嗎?那叫「稍微親密」?那時艾琳娜已睡著才會不知道。且那濱海之王要將他的妻子送給你,你不也進了她的房間?」

只可惜,迦爾聲嘶力竭的抗議,並未傳進眼前夫妻的耳裡。

只聽李奧又繼續說:「別說濱海之王之妻‧‧‧以前只要有女子稍微與我有接觸,迦爾都會殺害她們。迦爾是很溫柔沒錯,但那只對妳啊,艾琳娜。因為妳是他的主人,他會摧毀任何可能傷害妳的事物,他會不惜粉碎一切只為了保護妳。」」

迦爾:「我承認最後兩句話,但那不代表我會輕易亂殺人。那些女子與李奧並非只是稍微接觸的關係‧‧‧即使如此,我仍不忍心傷害她們,她們有些年紀與妳相仿,又和妳一樣對李奧深信不疑,想到這裡,我怎敢對她們動手?只要她們身上有一點妳的影子,我又怎下的了手?」

迦爾瞪著李奧,心想:為了保護艾琳娜,我一直替你隱藏你的骯髒秘密,沒想到,會成為你用來對付我的武器‧‧‧

李奧所說所做只讓迦爾作嘔,包括他留下來陪在艾琳娜身旁,迦爾心想:要不是此刻我不在,絕對會是我陪在艾琳娜身旁,你則是一如往常的忙你的事去了。

接著迦爾就看見艾琳娜躡手躡腳的出去,他正好奇艾琳娜去做什麼,她卻又再次出現在他眼前,且身旁還多了一個人,正是他們在黑之森遇見的精靈娜塔莉。

娜塔莉一現身,瞬間就解決了所有侍衛,無聲無息,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接著她將臉湊近黃金神槍,她的視線對上迦爾的目光,迦爾知道,她知道了,不同於其他人,她能看見他,和艾琳娜不同,迦爾確確實實進入娜塔莉的眼中。

他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只覺得這次相遇,與之前在黑之森的感覺不同,聽她一直說著什麼「標記」,而自己確實能感覺得到與她之間存在著某種看不見、說不出,卻斬不斷的連結。

接下來艾琳娜順著娜塔莉的目光也發現自己,驚呼出聲:「迦爾?!」

迦爾欣喜若狂:「艾琳娜!妳終於看見我了!我會變成這樣都是卡瑪女巫搞得鬼!一切都是從她在我脖子上留下印記開始!」

艾琳娜讓迦爾站在自己掌心,將他靠近耳畔,想聽他說話,卻仍是聽不見隻字片語。

艾琳娜:「不行,完全聽不見。」

「或許我的精靈之力能感應到發生什麼事‧‧‧」娜塔莉伸出手指輕點在迦爾的頭頂上。

兩人的精靈之力互相感應,迦爾只覺得有股異樣的感覺,彷彿斷裂已久的星河又重新銜接上一樣,裂痕被修復的不著痕跡,正暢行無阻的流通,那股清涼沁人心脾,汩汩流入彼此的心窩。

娜塔莉感應到一切,「果然,這是卡瑪女巫的詛咒所致。」轉頭看向黃金神槍,但這神槍怎麼沒有攻擊我們?當時它攻擊侍衛,迦爾不在黃金神槍上,但現在也是,他被捧在艾琳娜的掌心上‧‧‧難道是距離嗎?當時迦爾離黃金神槍較遠,現在較近?

娜塔莉仔細回想剛才感應侍衛被黃金神槍殺死的片段。靈機一動,難道是‧‧‧

娜塔莉將手伸向黃金神槍,只見黃金神槍的槍頭正緩緩指向自己。娜塔莉將手收回,槍頭也就又重新回正。

艾琳娜:「迦爾中了卡瑪女巫的詛咒‧‧‧是從那唇印開始的嗎?」

娜塔莉點頭,「不只迦爾,」指著黃金神槍,「就連這黃金神槍也是。如果我的推測沒錯,要是有人在黃金神槍與迦爾分開的情況下想拿黃金神槍,黃金神槍就會攻擊那人,那個侍衛就是這麼死的,他想拿黃金神槍,不巧那時迦爾已從黃金神槍上下來,那婦人便是為了察看侍衛的死,上前要碰黃金神槍,才會遭遇同一種死法。但要是迦爾與黃金神槍在一起,觸碰黃金神槍就沒問題。艾琳娜,妳不也自己摸過黃金神槍?那些侍衛也是,將黃金神槍上的屍體除下,將槍上的血跡擦拭乾淨。這一切沒被黃金神槍攻擊,是因為迦爾都待在槍上。」

艾琳娜:「我就知道迦爾不可能隨便亂殺人,他還擔心會有無辜的人受害,不敢離開黃金神槍。」

迦爾見艾琳娜自始至終都對自己深信不疑,甚感安慰,也不得不佩服娜塔莉的推理:原來是這樣‧‧‧我以為黃金神槍在沒有我的情況皆會攻擊人,才不敢離開黃金神槍。

艾琳娜:「接下來怎麼辦?雖然知道這是卡瑪女巫的詛咒,但不知道要怎麼破解?」

娜塔莉想了一下,「與卡瑪女巫扯上關係就麻煩了‧‧‧但加百列也在,或許能請他幫忙‧‧‧」

艾琳娜:「加百列?他也懂這些法術?」

娜塔莉:「我不知道。但他是卡瑪女巫的徒弟,我想他是目前我們唯一的線索。」

艾琳娜:「我明白了。等明日一早,我就去請加百列來。」將迦爾放回黃金神槍上,「在忍耐一下,迦爾。我會救你的!」

***

次日,艾琳娜將事情經過告訴李奧,兩人一早就去找加百列與喬瑟夫。眾人再次回到黃金神槍前,也總算看見了縮小的黃金勇者迦爾。

李奧:「喬瑟夫,雖然黃金神槍是因為卡瑪女巫的咒術才會誤殺你的國軍,但事情還是因黃金神槍而起,我們難辭其咎。」

喬瑟夫:「不用這麼說,李奧。畢竟黃金勇者也是受害者,既然這事是因卡瑪女巫而起,我就不追究了。重要的是,加百列,」喬瑟夫看向加百列,「你有辦法破解嗎?」

加百列盯著迦爾,「‧‧‧我是第一次知道,卡瑪女巫有這招式‧‧‧真神奇‧‧‧不過她無所不能,神通廣大,這對她來說好像也沒什麼‧‧‧很抱歉,我不知道怎麼才幫得上忙。」

艾琳娜:「那麼你能找到卡瑪女巫嗎?」

加百列搖頭,「她神出鬼沒,她能輕易找到我,我卻不知道她在哪裡。」

「不如這樣吧,李奧。」喬瑟夫提議,「既然黃金勇者只是身形縮小了,身體沒有其他異樣,沒有遭受攻擊,我們仍是照計畫出發,早日出發,早日找到聖泉,這樣也能早日拿聖泉讓黃金勇者恢復。」

李奧:「你的意思是,要讓迦爾處在這種狀態,直到我們找到聖泉回來為止?因為卡瑪女巫的咒術,迦爾只能與黃金神槍待在一起,而除了他,又有誰能移動黃金神槍?也就是,我們若要前往找聖泉,迦爾就會被我們留在這裡,哪都不能去。」

喬瑟夫:「我會將這裡封起來,不會讓任何人靠近。這樣就不怕有人想碰黃金神槍反而遭它攻擊,也不用擔心迦爾會被人不小心踩傷或壓到。這麼一來,他也不用整天待在槍上。雖然說放黃金勇者一人在此他或許會有些寂寞,但我們這麼做也是為了能早日助他脫困,相信他能理解。早點出發,對大家都好。」喬瑟夫見一旁的艾琳娜聽了頗不情願,對李奧低聲說:「黃金勇者確實是天下第一,但這裡有特殊能力者還怕少了?雖然少了他的力量很可惜,但我想就現在這樣的陣容,就算沒有他,我們也能取得聖泉。」

李奧心想:他說的沒錯,迦爾雖強,但這裡不乏像他一樣神奇者,我們找到聖泉的機會很大,就算沒有迦爾也行‧‧‧

李奧上前看著縮小的迦爾,將他放在手掌上,他小到光是單手就能握住,自己稍微用力,就能將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捏死。李奧第一次覺得迦爾這麼脆弱無助,現在自己要置他於死地,簡直易如反掌。想起平時迦爾囂張不受控制的樣子,李奧只覺得現在將他的生殺大權掌握在手掌上,能輕而易舉地摧毀他,真是說不出的得意,嘴角不自覺上揚。

喬瑟夫見李奧這副模樣,知道他也同意,兩人默契的相視點頭。但這決定,卻有一個人不滿。

「你不會真的決定要將迦爾自己留在這裡吧?李奧?」艾琳娜說。

李奧見艾琳娜滿臉不情願,安慰:「剛才喬瑟夫說的妳也聽見了,迦爾一個人在這裡不會有危險‧‧‧」

艾琳娜:「要是卡瑪女巫又來了怎麼辦?別說是卡瑪女巫,現在就算是一隻老鼠都能輕易置迦爾於死地,我們怎能放心離去?」

「所以才更應該早點出發啊!」李奧溫聲相勸,「早點出發,早點得到聖泉,讓迦爾恢復原狀。卡瑪女巫的詛咒再厲害,也敵不過聖泉的力量。我們能用聖泉許願,讓迦爾變回來。」

艾琳娜:「你說的沒錯‧‧‧既然這樣,你去找聖泉,我留下來。」

「妳要留下來?」李奧以為自己聽錯。

艾琳娜點頭,「迦爾現在這副模樣,我不能留他一個人在這裡。」

喬瑟夫笑:「夫人很疼愛黃金勇者呢!放心吧,他只是縮小了,武藝還在,復原後仍是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

艾琳娜:「我不是擔心這個。他對我來說不是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而是最重要的家人,他現在有難,我不能棄他不顧。」對李奧說:「你去吧,反正我跟去也幫不上忙,我留在這守著迦爾。」

李奧知道艾琳娜最喜歡跟自己在一起,這一分別,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見面。能讓她如此堅定的與丈夫分離,也就只有她那個形同家人的家臣了。

「我知道了。」李奧嘆,「妳自己在這裡,凡事小心。」

艾琳娜:「你也是,我會在這裡,盼你早日回來。」

喬瑟夫:「放心,李奧,我會請侍衛好好保護夫人與黃金勇者。」

就這樣,隊伍兵分三路,各自出發。黃金勇者受到卡瑪女巫詛咒的事很快傳開來,對於卡瑪女巫輕而易舉就解決了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眾人之間一片人心惶惶。

***

「一整天待在室內都氣悶了吧?我們到外面走走吧!」艾琳娜將迦爾放在自己肩上,至屋外散步。

「這裡的花開的真美!」喜歡花的艾琳娜自然而然往花園走去,很快就被一大片芬芳吸引,「看到這一切,讓我想起以前在家,父親也為我種了一大片花‧‧‧你還記得嗎?迦爾?當時,我常編花圈給你呢!」艾琳娜輕觸眼前的花說。

「怎麼不記得?」迦爾笑:「頭戴的、手上戴的,妳甚至也給黃金神槍編了裝飾用的花環!」

艾琳娜聽不見他說話,繼續說:「在這裡待著,彷彿讓我回到培里儂‧‧‧你想回家嗎?迦爾?回到當時我們那溫暖的家,那無憂無慮的年紀‧‧‧」

迦爾心想:我只想回到當時與妳一起的歡愉歲月,畢竟有妳在的地方就是家‧‧‧

艾琳娜與迦爾在花園閒晃,度過悠閒的下午。迦爾只覺得好久沒有像現在這樣,與艾琳娜說些無關緊要的生活瑣事─即使她聽不見他。這熟悉陌生的一切,一切好像回到以前,回到李奧踏進他們生命之前。要是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又何必去找什麼聖泉?就算永遠無法回復原狀也無所謂‧‧‧

「天啊!蜜蜂!」一隻蜜蜂從花叢中飛出來,艾琳娜趕緊將肩上的迦爾護在手裡,「這對現在的迦爾來說太危險了!還是趕快進屋吧!我會保護你的!迦爾!」帶著迦爾進屋。

夜晚艾琳娜將迦爾放在床邊的櫃子上,將她的手巾給他充當棉被。迦爾望著艾琳娜的睡顏出神,只見她睡著睡著,眼角卻滲出淚來。迦爾拿著她的手巾,上前替她拭淚。他知道艾琳娜此時一定害怕極了,身處異鄉,與丈夫分別,現在又得保護她的家臣。她明明很害怕,卻還是笑臉迎著自己:「現在換我來保護你了,迦爾。」或是會開玩笑的說:「小時候,我常幻想身旁有小精靈、小仙子,你是精靈,現在縮小了,不正是小精靈嗎?你成了小精靈,我能將你裝在我的口袋,或是讓你待在我肩上,到哪裡都能帶著你,多好啊!」

想到艾琳娜對自己深信不疑,不離不棄,覺得這份情感真是無以回報,這麼多年的守候實不枉了‧‧‧迦爾看著她,心想:現在就算我有勇氣說出一直想說的話,妳也聽不見了‧‧‧

與此同時,娜塔莉正守在艾琳娜房外。

「在這裡幹什麼?我記得妳的任務是跟著加百列,據我所知,加百列可不在裡面。」崔斯坦現身。

「那你呢?」娜塔莉看著崔斯坦,「在這裡幹嘛?福爾摩沙人可不在裡面。」

崔斯坦:「妳留下來是想替那精靈破解咒語?不可能的,那可是卡瑪女巫的詛咒。就連加百列見了,不也無計可施嗎?連他都沒辦法,旁人更是別想了。」

「我沒想要破解卡瑪女巫的詛咒,因為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但要讓他恢復原狀,」娜塔莉望向屋內,「不見得要破解詛咒。」

崔斯坦聽不明白,想了一下,隨即領會過來,忙出聲喝止:「不行!妳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娜塔莉:「我再清楚不過。」

「妳是半精靈半人類,本來就只具備一半的精靈之力,要是連這一半都失去的話‧‧‧」崔斯坦不敢想,「不行!妳不能這麼做!」

崔斯坦一聽就知道娜塔莉打算動用精靈之力。娜塔莉是卡瑪女巫的手下,她知道如何運用精靈之力面對卡瑪女巫的咒術。要是迦爾仍是原樣,他自己或許有辦法,畢竟他是純種的精靈,但他既已中了詛咒,力量盡失,現在隨便一隻老鼠都能置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於死地。

娜塔莉冷聲:「你沒資格管我怎麼做。」

「為什麼‧‧‧妳要為了他做到這一步‧‧‧」崔斯坦不敢置信,「難道只因為他和妳是成對的精靈?」

娜塔莉看向崔斯坦,這件事他不應該知道。

「我聽見了那天妳和艾琳娜的對話,」崔斯坦已顧不上該如何解釋自己偷聽,「縱使你們是成對的精靈,但你們根本與陌生人無異‧‧‧難道妳對他‧‧‧」

娜塔莉知道崔斯坦要說什麼,搖頭,「如你所說,我和他形同陌生人。但除了我和他,精靈已滅亡,他是我唯一的同類,我想盡可能幫他。」

崔斯坦聽了,心下一沉:他是妳唯一的同類?那我呢?對妳來說,他是妳唯一的同類,但對我來說,妳也是我唯一的同類啊!

崔斯坦不願娜塔莉為了迦爾失去精靈之力,畢竟沒人知道,那樣會招致何種後果。

「我心意已決,這點不因你改變。」娜塔莉清冷依舊,「我的任務是要在加百列找到聖泉那一刻殺了他,為此我得跟著他。他們既已啟程,我便不能在此久留,得盡快解決。待事情一了,我就會跟上加百列。如果不想浪費我的時間就讓開。」

「妳的任務不是只有殺了加百列,」崔斯坦沉聲,「殺了他,妳之後還是要回去守護黑之森。妳不會認為失去大半精靈之力的妳還能像以前一樣守護黑之森吧?妳或許會再也無法發動流星雨‧‧‧」

娜塔莉:「他們要想得到聖泉,黃金勇者的力量不可或缺。沒了黃金勇者,等同沒了聖泉。「現在」都解決不了,談什麼「以後」?」

對於娜塔莉,崔斯坦知道自己既幫不上忙也說不動她,嘆:「雖然不知道妳是怎麼想的,不過妳的話我還是會聽的。」往旁讓出路來,「失了精靈之力的妳又怎追得上加百列?我會替妳盯緊他。」說完化為鷹飛走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