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63 變故

椅子 | 2021-12-25 12:00:16 | 巴幣 4 | 人氣 48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6 泉水

63 變故

辛西亞透過海洋之眼看見了加百列的過去,一場由加百列主演的惡夢。

「這是你的能力?」辛西亞如夢初醒,「讓人透過眼睛看見你的過去?」

加百列:「是能讓人看見「我要他們看見的」。我是第一次,讓人看見我的過去。」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願意讓辛西亞看見這一切,但看著她,加百列知道可以相信她。

「現在想想,當時在雨中與比莉交談的人就是法蘭克,」加百列回想,「沒想到我早就見過他了。」

辛西亞:「讓人看見你要他們看見的?這不就像催眠一樣嗎?這是你的法術?加百列?」

加百列:「不,我沒有法力。我想,這是海洋之眼的能力。」

辛西亞:「原來如此‧‧‧真令人驚艷‧‧‧你常用這能力嗎?」

加百列:「剛踏上各陸島時常用。那時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個從孤島來的孩子,對聖泉一無所知,卻一直嚷著要尋找,當時的我涉世未深,跑遍各個島嶼,吃了不少苦頭。好在有這海洋之眼的能力,替我免去了不少麻煩。」

辛西亞:「你找聖泉找了多久時間?」

「三年了!」加百列嘆:「流傳頗多,遺憾的是,大多數都不是真的‧‧‧期間比莉也曾來找過我幾次,要我放棄尋找聖泉,代替艾莉森回到她身邊。但要是那樣,不知道比莉何時會放過我,艾莉森會自責一輩子的,至少要將她的金蘋果復原,然後從此脫離她的掌控。本來我一直在許多與聖泉有關的謠言中打滾,直到我在一家小酒館遇上艾瑞托,」加百列回想,「他和一直以來遇見的人不同,他的眼神堅毅,我看得出來,他是個能忍辱負重的人,且他有非找到聖泉不可的理由。我知道,與他同行,我能找到聖泉。」

辛西亞半信半疑,同一個人,她只看見乖巧溫順,難道在海洋之眼裡竟是如此堅毅可靠嗎?

辛西亞:「你確定,將聖泉帶回去給卡瑪女巫,她真的會放過你們嗎?」

加百列:「不知怎地,比起艾莉森,我總覺得比莉的目標是我,可能因為我能使她想起我父親‧‧‧不管她要怎麼對付我,我只求別把艾莉森捲進來。我不管別人要拿聖泉做什麼,我只想快點拿到比莉要的那一點,將艾莉森救出來。」

「你做的一切,」辛西亞輕聲說:「都是為了艾莉森‧‧‧包括你的每日禱告‧‧‧」

加百列點頭,「這禱告是我從比莉那裡聽來的,她說我父親都會這麼做。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我每天都會為艾莉森祈禱,哪怕只是一點,要是這麼做能減輕她身上的痛苦,也值得了。」

辛西亞:「聽起來,你父親是個虔誠的信徒。」

加百列:「我不知道。比莉偶爾會提起我父親,說我們的相同之處,說我們的不同之處,以及我們的海洋之眼有多相似。卻從未跟我說過他發生什麼事了?為何我從未見過他?」

辛西亞:「我猜等救出艾莉森,你會去尋找他?」

加百列:「再說吧,現在我只想著艾莉森。」

辛西亞輕嘆:「有你這樣的哥哥,艾莉森很幸福。」

***

次日一早,艾瑞托剛睡醒,就一直覺得有光打在臉上。瞇著眼醒來,只見一道光線從窗外射進來,艾瑞托本以為是陽光,仔細一看,卻是從大廳反射進來的光線,大廳上有一物反射太陽光,照進自己房間。艾瑞托覺得好奇,走至大廳一看,不由得一驚。

只見剛才反射太陽光的是迦爾黃金神槍的槍頭,黃金神槍正立在地上,而槍上卻插著兩個人,正是米歇爾與一個侍衛。血染一地,兩人已斃命。艾瑞托走近一看,卻從身後傳來尖叫聲,其餘侍從發現了。


「就說了,我一覺醒來就看到這樣‧‧‧」艾瑞托被侍衛押至喬瑟夫身前,侍從發現艾瑞托站在黃金神槍旁,槍上還有屍體,二話不說通報侍衛,侍衛直接將艾瑞托押至喬瑟夫身前。

艾瑞托:「他們死於黃金神槍,黃金神槍只有黃金勇者拿得動,天下皆知,公爵不會不知道吧?你們不去找黃金勇者,反而對我興師問罪這不對吧?」

「我已請李奧來了,」喬瑟夫居上位,「他會帶著黃金勇者過來。倒是你,有看見黃金勇者殺人的過程嗎?」

「就跟你說我是一早被這光的反射亮醒,才下來看看是怎麼一回事‧‧‧」艾瑞托解釋得有些疲倦,那黃金神槍的反光這麼亮,他相信不管是誰都會出來察看,只是好巧不巧,自己的房間距離大廳最近。

「你最好保證所言屬實,」喬瑟夫不相信艾瑞托,「要是被我發現你與黃金勇者私下勾結,這帳可不能這麼輕易算了‧‧‧昨天你也聽見那巫師的話,我們當中有叛徒,可能偷偷背叛聯盟,幫助福爾摩沙人奪聖泉‧‧‧你叫艾瑞托?我與你分在同隊吧?」瞪著艾瑞托,「隊友要能完全值得信任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艾瑞托心想:這傢伙‧‧‧在懷疑我?還沒出征就開始懷疑我‧‧‧而且還是跟我分在同一個隊伍裡‧‧‧真倒楣,怎麼會遇上這種事‧‧‧希望迦爾趕快出來說明這一切‧‧‧

拉瓦家率先到場,圍著米歇爾的屍體失聲痛哭,李奧與艾琳娜也跟著到場,其餘人聽到消息也紛紛趕來,所有人都到場,唯獨迦爾未出現。

「黃金勇者人呢?」艾葛莎哭喊。

喬瑟夫看向彼得,彼得:「不在房裡,已派人四下去找了。」

喬瑟夫問李奧:「李奧,我們現在已結盟,你的黃金勇者卻殺了我國軍的人,這是怎麼回事?」

不等李奧開口,艾琳娜率先說:「除了戰場上,迦爾不會殺人。這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請公爵明查!」

喬瑟夫大笑,卻無半分笑意:「夫人,請妳看清楚,」指著黃金神槍,「他們可是死在黃金神槍上啊!除了黃金勇者,又有誰能操控這把槍?剛才我與幾個侍衛都試過了,神兵器認主的傳聞不假,確實沒人動的了這槍,別說要拿起槍,就連要將它推倒都辦不到。我知道黃金勇者是妳心愛的家臣,但他還是得為他的行為負責。證據就在眼前,請妳快將黃金勇者交出來,讓他來對證!」

「黃金勇者呢?」亞力士低喝,「讓他出來!」

李奧:「諸位息怒,昨晚各自回房休息後,我們就再也沒見到迦爾。不是我們包庇迦爾,而是我與艾琳娜真的不知道他現在身在何處。現在已派人四下去找了吧?我保證他回來要他給諸位一個交代。」

喬瑟夫見李奧說的嚴肅認真,心想:他看起來不像在說謊,看來是真的不知道黃金勇者在哪,而不是刻意包庇‧‧‧我看黃金勇者私下溫文儒雅,完全不如傳聞兇猛,又為什麼要殺他們?

李奧走近黃金神槍,看著神槍上的屍體,心想:這人看來只是個普通的侍衛,應該不會跟迦爾有仇,難道是起了什麼衝突?不可能,迦爾不會跟人起衝突,就算有,也絕不會痛下殺手。另一人是他們的母親?這更不可能了,迦爾不會無故殺害婦女‧‧‧婦女?

忽然靈機一動:難道是以為我與這人有染?不可能,與我有關係的女子迦爾都見過,年輕貌美,絕對不會是這種粗野婦人,她看起來年紀甚至比我還大,迦爾不可能因為這樣殺她‧‧‧但他為什麼又不見人影?看艾琳娜的樣子,她是真的不知道,迦爾又怎會瞞她?這之中必有什麼‧‧‧

「先等一下,」加百列出聲,「死者是公爵的國軍,嫌疑者是黃金勇者,跟艾瑞托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公爵的侍衛要將艾瑞托抓住?」加百列指著一旁被侍衛壓在地上的艾瑞托。

喬瑟夫:「他是第一個發現現場的人。」

加百列:「就這樣?要是今天第一個發現的人是你的侍衛呢?你也會像現在這樣抓住他?」

喬瑟夫:「這不一樣。昨天才傳出結盟陣營裡有叛徒,今天就有人被殺了,這一切不會太巧嗎?且接下來我與艾瑞托將會是同一隊伍,要是不能互相信任,以後還能繼續合作下去嗎?」

加百列:「公爵是在懷疑艾瑞托?你認為這一切與他有關?只因為他是第一個到現場的?」

喬瑟夫:「凡事小心為妙,我們又不知道黃金勇者有沒有共犯,而這共犯會不會在隔日一早,偷偷毀屍滅跡。雖然他拿不動黃金神槍,但他可以除掉槍上的屍體,擦掉地上的血跡。」看向艾瑞托,「我們不知道黃金勇者有沒有共犯,也不知道共犯手腳快不快?」

艾瑞托:「就說了我只是被槍上的反光吸引過來而已!」

加百列:「先將艾瑞托放了吧!一切等黃金勇者來,真相自然會大白,你現在抓著他也沒用。」

喬瑟夫:「你就這麼相信他?」

加百列:「至少在這間屋子裡,是的。這裡我認識最久的就是他,能不能看在他是我的朋友,先將他放開?」

「現在大家是盟友了,別傷和氣。」彼得湊至喬瑟夫身旁說:「況且他還有卡瑪女巫,最好別惹上他,反正只是將艾瑞托放開,又不是要放走他。等黃金勇者來,自能說明一切。」

喬瑟夫點頭,命人放開艾瑞托。

眾人一起等候迦爾的消息。但這一等,卻是從早上等至黃昏。

「還沒有消息嗎?」彼得問剛進門的歐文。

「尚恩已用瞬間移動找遍附近了,全無消息。」歐文上前對父親說:「黃金勇者再好認不過,城裡卻沒有一個人看見他,這太奇怪了吧?父親?他真的出城了嗎?」

彼得不答,盯著李奧。李奧知道他在想什麼,「就算你盯著我看,我還是不知道迦爾去哪了。」

彼得:「還是你曾交派任務給他,只是你忘了,但黃金勇者仍記得,他只是去執行任務了?」

「都要去找聖泉了還指派什麼任務?」李奧失笑,「你不用拐彎抹角,你就是懷疑我將迦爾藏起來了,用不著說我將他派走了這種好聽話。自從昨晚分派完隊伍,我便沒再跟他說過話‧‧‧說到分派任務,還是你們隊伍分派他?你與他同隊吧?這是你們隊伍的計策?先將迦爾派去哪給你們打頭陣了?」

彼得:「他跟我分在同一個隊伍沒錯,不過那也只是昨晚的事。我當了一輩子的國軍,怎麼可能因為一個晚上才成立的隊伍而去殺害我多年效忠的國軍?如果你因為我與迦爾是同一隊伍而懷疑我,那其他人呢?強納森‧布魯與那刺客一族的女孩呢?他們不也都有嫌疑嗎?」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強納森見火莫名其妙燒到自己身上,不便再默不作聲,「還沒出發,自己人就起內鬨了?昨晚卡瑪女巫一鬧,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了,哪有時間商討什麼計策?」

「說到卡瑪女巫,」席妮忽然想到,「昨晚卡瑪女巫不是在黃金勇者脖子上咬了一口嗎?當時她是不是還對他說了些話?是不是那時卡瑪女巫給他下了什麼指令?」

眾人一聽,均覺得有理,不約而同齊看向加百列。

加百列:「我想不會的,卡瑪女巫要殺誰她會直接下手,不會這樣做,這不像她的作風‧‧‧」還是基於某些原因,她故意這麼做?現在大家都因為昨天法蘭克說有叛徒,而開始互相猜忌,法蘭克所言是真的嗎?還是只是想讓我們分崩離析?不過法蘭克沒有必要這麼做,且他說話向來直白,料來不會說謊‧‧‧

眼看天要黑了,艾瑞克:「這樣等下去要等至何時?黃金勇者不見得會回來取神槍吧?他那麼強,想必任何武器都能使得得心應手,誰能保證在這裡繼續等下去他會回來?我們乾脆先啟程,這事日後再說?」走向拉瓦一家,「我對諸位的遭遇深表遺憾,我說這話並沒有要讓事情就這麼過去的意思,而是要在黃金勇者出現之前,暫且擱下,等他回來,絕對要他給諸位一個交代。」

布魯家最重騎士精神,艾瑞克深受薰陶,向來最保護婦孺,見米歇爾不明不白死在黃金神槍上,艾薇兒與艾倫年紀還小,於心不忍,溫聲安慰。

「你說的可輕鬆,」喬瑟夫冷笑,「若黃金勇者就是昨日那巫師口中的叛徒呢?昨天被那巫師當眾揭穿,若他現在正打算一個接著一個將我們解決掉呢?如你所說,不只黃金神槍,任何武器他都能使得得心應手,敵在暗,我們在明,要是這麼輕舉妄動,下一個這槍上亡魂,可能換成在場任何一個人!」

「迦爾不會這麼做的,這點我很確定。」艾琳娜語氣堅定,「雖然我不知道他現在人在哪裡,但我知道他不是叛徒。」

喬瑟夫:「夫人哪來的自信?據說黃金勇者是妳父親從外面撿回來的吧?妳的年紀比他還小,怎知他的過去?怎知他是否與福爾摩沙人無關?」

「我無法控制你怎麼想,」艾琳娜不為所動,「正如同你無法控制我相信什麼。」

「妳要這麼說,我也無話可說了。」喬瑟夫不在意的聳肩,「現在呢?我要去整裝出發的隊伍,會派一批人守在這裡,其他人要去要留,請自便吧!」說完先行離席,其他人也跟著紛紛離開。

艾琳娜站在原地,愣愣地盯著黃金神槍。槍上屍體早已取下,槍身、地上的血跡也已抹淨。黃金神槍仍如既往閃亮,孤零零的立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殺過人,黃金神槍孤立著給人一種陰森恐怖之感,一股不可撼動之力,讓人敬而遠之。

「走吧,」李奧柔聲說:「我們去吃飯。」

艾琳娜搖頭,「我不餓,你去吃吧。」

李奧嘆口氣離開。

時間越來越晚,艾琳娜坐在牆角望向窗邊,思量著迦爾到底去了哪裡。好在身旁都有侍衛,不然要她一個人孤零零守在這剛死過人的地方,她還真不敢。

「吃吧,不然身體撐不下去。」李奧拿了一盤食物回來。

艾琳娜接過,卻是一口也吃不下。

李奧在她身旁坐下,將身上的外衣解下,罩在她身上,「夜裡越來越冷,別著涼了。」

艾琳娜:「李奧,你也認為是迦爾做的嗎?」

李奧不答。

艾琳娜:「他是我們的家臣,若連我們都不相信他,誰會相信他?」

「他是妳的家臣,艾琳娜。」李奧替她攏緊衣服,「他向來只聽妳的話。」

艾琳娜一愣,才說:「你知道他有時很孩子氣的‧‧‧」

李奧心想:我知道那不是孩子氣‧‧‧

李奧不願與她爭,「但妳也看見了,黃金神槍上的屍體。除了迦爾,沒人能操控黃金神槍,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據了嗎?」

艾琳娜:「你我都知道他從不亂殺人,你知道的。」

李奧不語,眼神飄移。

艾琳娜看出他的異樣,再次確認:「你知道的,對吧?」

李奧:「艾琳娜,迦爾或許與妳想像中不一樣。」

艾琳娜:「你這話什麼意思?」

李奧看一眼四下侍衛,低聲說:「妳還記得濱海之王嗎?」

「濱海之王?」艾琳娜回想,「記得,怎麼忽然說起他?」

李奧低聲說:「迦爾殺了他的妻子。」

「迦爾不會這麼做的‧‧‧」艾琳娜驚,「他幹嘛要這麼做?」她的聲音在空氣中顫抖。

李奧:「妳還記得他們那裡有名的錦緞舞嗎?當時晚宴我曾與濱海之王的妻子共舞,迦爾可能是認為我們的動作稍微‧‧‧稍微親密了點,看不慣,一氣之下才會將她殺了‧‧‧」

「不可能!」艾琳娜不信,「迦爾這麼善良,怎麼可能因為這一點原因就亂殺人?你親眼看見的嗎?」

李奧:「他親自提著她的人頭來見我的。」

艾琳娜不敢置信。

李奧:「別說濱海之王之妻‧‧‧以前只要有女子稍微與我有接觸,迦爾都會殺害她們。迦爾是很溫柔沒錯,但那只對妳啊,艾琳娜。因為妳是他的主人,他會摧毀任何可能傷害妳的事物,他會不惜粉碎一切只為了保護妳。」

艾琳娜知道李奧最後兩句話屬實,她也總有這種感覺。但她不相信迦爾會濫殺無辜,何況對象是那些尋常女子?一向溫柔的迦爾不會這麼做的!

李奧:「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殺這兩個人,我與這位夫人並無接觸,連話都沒說過‧‧‧但妳以為迦爾不會亂殺人這就錯了,迦爾與妳想像中不一樣。或許這侍衛正打算對妳不利,或是私下對妳出言不敬‧‧‧無論哪種原因,間接宣判了他的死刑。」

「不會的‧‧‧」艾琳娜顫聲:「迦爾不會這麼做的‧‧‧等他回來,我會要他親自說明一切‧‧‧」

李奧知道她怕極,將她輕攬在懷中,心想:迦爾到底去了哪裡?莫非他消除了我們的記憶,讓我們忘記他做了什麼、去了哪裡?

看一眼艾琳娜:但是連艾琳娜都不知道他去哪裡‧‧‧我記得他不敢對艾琳娜施展能力,若艾琳娜的記憶與我們相同,就代表迦爾沒對我們任何一人使用能力‧‧‧迦爾向來敢做敢當,絕不會殺了人就這樣一聲不響地離去,但若不是他,誰又能操控黃金神槍‧‧‧

「很晚了,」艾琳娜在他懷裡悶聲說:「回去休息吧。」

李奧應了一聲,見替她拿的晚餐她一口也未動,拾起餐盤,「晚點回房餓了再吃吧。」起身正要回房,艾琳娜卻沒跟上,回頭看她仍呆坐在原地。

李奧:「怎麼了?腳麻動不了?」

艾琳娜:「我在這裡等迦爾,你先回去休息。」

李奧:「迦爾不知還會不會回來,妳要一直在這裡等他?」

艾琳娜:「他會的,我知道。」

李奧:「妳一個人在這裡不害怕?」

艾琳娜搖頭,「‧‧‧旁邊還有許多侍衛啊!」

雖然艾琳娜這麼說,但李奧從她稚嫩的臉上看出她的恐懼,艾琳娜向來膽小,要不是當時掛著屍體的是黃金神槍,她早已逃之夭夭。李奧看得出來艾琳娜希望自己留下來陪她,卻又擔心他在這裡無法好好休息,才會露出這一副故作堅強的表情,她的微笑是那麼勉強,這是她每次希望李奧留下,卻又不敢直說的神情,李奧熟知,且每每望著這張臉離去。

李奧嘆,重新坐回她身旁。

「你不回去嗎?」艾琳娜的興奮不加掩飾。

李奧:「我和妳一起等吧!」再說,要是讓人看見中陸王自行回房休息,卻留夫人一人守在這裡,傳出去未免不妥。

艾琳娜對丈夫的顧慮毫不知情,握著他的手,「謝謝你,李奧。」

兩人就這麼依偎在黃金神槍下。


半夜,李奧早已沉沉睡去。艾琳娜卻仍目不轉睛的盯著黃金神槍,只覺得黃金神槍越看越恐怖,越看越陌生,越看越不像平常的模樣。

艾琳娜心想:我一直以為黃金神槍是因為剛殺過人,才不如平常溫暖熟悉,反而顯得恐怖陰森。但事實是,平常黃金神槍的溫度來自迦爾,此刻神槍旁沒有迦爾,就變得冰冷陌生了。

艾琳娜起身,上前輕撫黃金神槍,輕聲說:你的主人到底去了哪裡?

「艾琳娜!」一個聲音傳進艾琳娜的腦裡。

「誰?」艾琳娜四下張望,除了一旁的侍衛,沒有其他人。這聲音不可能是侍衛發出來的,這是女子的聲音,且她記得曾在哪裡聽過,這特別清冷的聲音。

「到外面來,別讓妳丈夫知道!」聲音繼續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