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60 過去(上)

椅子 | 2021-12-22 12:00:12 | 巴幣 2 | 人氣 54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7 籌碼

60 過去(上)

加百列夢見少女一如往常在草原上奔跑,陽光灑在她金黃波浪的長髮上,少女興高采烈的蹦蹦跳跳,加百列追著她,擔心的喊:「跑慢點!」他才剛說完,少女卻忽然全身著火,就和當時的比莉一樣,消失在火焰中。

「艾莉森!」加百列嚇出一身冷汗,才發現自己是在做夢。

加百列夜裡睡不好,他的夜總是特別長,夢特別多,通常是與卡瑪女巫有關的惡夢,有時也會像現在這樣,做些與回憶有關的夢。他以為是登上陌生陸島的關係,法蘭克卻說這裡才是他的故鄉。

無法入睡,加百列至室外,抬頭望向滿天繁星,這是個晴朗的夜晚。加百列跪下,開始對天禱告。

禱告一陣,加百列正要起身離開。

「睡不著?」

加百列回頭,只見辛西亞站在身後。她一身黑佇立在月光下,像被拉長的黑影。

加百列:「說妳自己嗎?」

辛西亞:「最近每到深夜總會有黑影出沒,這黑影跟你跟得很緊,我想你被盯上了。」

加百列開玩笑的說:「說妳自己嗎?」

辛西亞:「我是認真的。最近一直有人跟著你,尤其是夜晚時分,那人會趁著漆黑看不清楚,安心的隱身在黑夜中,所以都是趁著夜晚出來行動。但我在黑夜中仍看得清楚,所以一直留心。」

加百列:「那真是多謝妳了。有可能是刺客一族嗎?要來找我復仇?」

「不,」辛西亞搖頭,「不是我的族人。如果我的感覺沒錯‧‧‧我認為是當時在黑之森遇見的黑鷹。」

加百列:「崔斯坦?」

辛西亞點頭,「當時在黑之森我曾受過那黑鷹的攻擊‧‧‧我能感覺得到,最近一直跟著你的傢伙身上散發著與黑鷹相同的氣息‧‧‧若我的推測沒錯,近來應是黑鷹一直在夜裡跟著你。」

「我知道夜裡一直有東西潛伏‧‧‧」加百列揉著眉心,「但這裡這麼多人,還以為是誰的部下或是誰的仇家,但妳說他跟我跟得很緊,看來,果然是衝著我來的?」

「如何?要我解決他嗎?正面對決或許不行,」辛西亞語露殺機,「但若是用暗殺的方法‧‧‧」

加百列:「不了!別管他吧!」

辛西亞一愣:「為什麼?」

加百列:「卡瑪女巫命令娜塔莉在我找到聖泉後將我殺了,要她這段時間離開黑之森跟著我。也就是這段時間,娜塔莉不會讓任何人殺了我。在我看來,崔斯坦挺怕娜塔莉的,要是娜塔莉要殺我,崔斯坦絕對不敢從中礙事。雖然我不知道崔斯坦為什麼一直跟著我,不過,我想可以不用管他。」

辛西亞:「娜塔莉真的會照卡瑪女巫的命令,在你找到聖泉後將你殺了嗎?」

加百列:「沒人敢違抗卡瑪女巫的命令,精靈也不例外。不過,」握緊拳頭,「那也是找到聖泉之後的事了。只要我能成功找到聖泉,什麼事都無所謂。」月光下的側臉堅毅,這是副能完成任何事的神情。

辛西亞:「能問你,為什麼要來找聖泉嗎?我的意思是,為什麼要服從卡瑪女巫的命令?你當時在火焰中看見了什麼?她以什麼要脅你嗎?‧‧‧」試探性的問:「這和你一直以來禱告‧‧‧有關嗎?」

加百列笑:「妳看得可真仔細,」看一眼辛西亞,她跟在自己身旁一陣子了,只覺得告訴她也無妨,「妳有最重要的人嗎?辛西亞?」

辛西亞一愣。

「抱歉,」加百列忽然意識到,「妳的身世這麼可憐,對妳來說可能沒有吧?」

辛西亞:「以前沒有,以後‧‧‧或許有‧‧‧」說完藏在面罩下的臉微微發燙。

加百列沒有察覺,「是啊,以後的事,誰知道呢?」

辛西亞:「這麼說來,你有?是關於那個人?」

加百列點頭,「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我最珍貴的人,艾莉森,我的妹妹。」

辛西亞:「就是卡瑪女巫當時變的那個人?」

加百列:「是啊,她知道艾莉森是我的一切,總是喜歡以她的模樣出現在我面前,故意使我心煩意亂‧‧‧別看她是最可怕的女巫,其實很小孩心性,喜歡捉弄我為樂‧‧‧」

辛西亞:「艾莉森怎麼了?」

加百列深吸一口氣,嘆:「她生病了‧‧‧」轉頭看辛西亞,月光下,只見那雙向來蔚藍潔淨的海洋之眼,此時卻溢滿無限憂傷,那雙眼裡乘載心碎、悔恨,卻從未消失過希望。辛西亞盯著那雙海洋之眼,回到加百列的過去‧‧‧


四年前

加百列生長在與世隔絕的小島上,遙遠的世外桃源。母親一手將加百列與妹妹艾莉森帶大,三人在海島上過著恬淡寧靜的生活。

「跑慢點!艾莉森!」十七歲的加百列追著當時十五歲的艾莉森,陽光灑在艾莉森金黃色的長髮上,加百列最喜歡看艾莉森的金髮在太陽下閃耀的樣子。兄妹倆正在山裡遊玩,由於自小相依為命,兄妹倆的感情非常好。不知不覺,兩人跑至一片草原,艾莉森忽然摔了一跤。

「沒事吧?叫妳別跑這麼快了‧‧‧」加百列蹲下身視察她的傷口,從懷中摸出藥替她塗上,「痛不痛?」抬頭看她,以為她要哭了,卻見艾莉森笑得比此時的太陽還燦爛,她搖了搖頭。

加百列:「都摔傷了,有什麼好笑?」

艾莉森笑:「這樣回去的時候就不用自己走,可以讓你揹我。」

「妳還笑得出來就證明傷的不重,還可以走,」加百列上完藥起身,「自己走回去。」

艾莉森張開雙臂,「我要哥哥揹!」

加百列搖頭,「不行,妳很重。」

「不重!」艾莉森抗議起身,「不信試試!」說著就要往加百列身上跳。

加百列笑著躲開,兄妹倆在草原上打打鬧鬧,一如既往,平靜的生活。

當天夜裡,下起了狂風暴雨。

「加百列,確認門窗都關緊了,」母親一面往爐子裡添柴,一面叮囑:「今晚風雨大,別讓水滲進屋來‧‧‧」

母親麥色的肌膚與黑髮,和兄妹倆一點也不像。

加百列走至窗邊,卻見大雨中站著一個人影。

加百列心想:這麼大的雨,誰會這樣站在雨中?

加百列以為是看錯,揉了揉眼睛,再次望去,雨中人影已消失。

隔天

「昨天下過雨,地上都是泥濘,尤其山路更危險,今天別去了。妳忘了腿上的傷是怎麼來的嗎?」加百列說。

艾莉森:「我會小心的,不會再亂跑,」又補了一句,「會慢慢走。」

加百列:「不行。」

艾莉森:「不然去海邊?去撿貝殼。」

加百列想想,點頭答應。牽著艾莉森的手往海邊去。

下過雨的沙灘都是溼的,踩起來沒有平日鬆軟的感覺。

「站在這裡看就好了,」加百列叮囑,「別被風浪捲進去。」

艾莉森盯著浪下的沙灘,忽然往前走。

加百列一把拉住她,「妳要去哪裡?」

艾莉森指著前方沙灘:「那裡有個貝殼,我想撿。」

加百列:「我去撿就好了,妳待在這裡別動,腳上的傷口碰到海水會很痛的。」說完往前方沙灘走,開始在浪裡打撈著剛才艾莉森說的貝殼。只覺得一陣刺痛,雙腿好像被千刀萬剮,頓時動不了。

艾莉森見加百列一動也不動,「怎麼了?」也要上前。

「別過來!」加百列喊,「我撿到了,待在原地別動。」說完俯身下去找,始終沒在海浪裡看見艾莉森說的貝殼。


「在找這個嗎?」甜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加百列聞聲抬頭,只見一塊金色的貝殼浮在空中,金光在上面跳躍,像極了泛在海面上的波光。身前不知何時站著一位少女,少女約莫十七八歲,身穿一襲黑色長紗,一頭黑綠相間的長髮,漆黑的雙瞳魅惑深邃,連嘴唇也是黑色的,黑髮、黑眼、黑裙,她渾身充滿黑色,更襯的手腕上的護腕越發燦爛。銀燦燦的護腕,像她雙手腕各繫一段銀河,護腕上鑲有鳳凰的圖飾。

比莉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她看著自己,彷彿她已找了自己很長一段時間,終於讓她發現了,他是她得來不易的寶物,她看著他,雖然沒有淚水,但加百列能感覺得到,這雙眼睛正在哭泣。她的眼神使他心碎,使他害怕。

加百列不敢再看她,別過頭去,「是妳的東西啊?沒關係,我再找別的就行‧‧‧」說完又俯身去撈,只覺得雙腳疼痛劇烈,臉上卻裝作不動聲色。

比莉:「「腳上的傷口碰到海水會很痛的」,這句話不是你說的嗎?那你為什麼還要往海裡跑?」

加百列不理她,繼續低頭尋找。

「讓我看看。」比莉指尖擦出火焰,往加百列的腳靠近。

「妳幹嘛?!」加百列大驚,火焰卻已覆上他的腳。他本來以為會嘗到灼傷的疼痛,火焰卻意外的暖和舒服,彷彿此刻她手裡的並非火焰,而是一盞燈,正散發著柔和又能治癒的光輝。

「沒事吧?加百列?」艾莉森見加百列遲遲不回來,身旁又多了一個陌生人,擔心的喊。

比莉聽見艾莉森這麼一喊,全身一震,手裡的火焰頓時消失。加百列只覺得腳上的傷不再疼痛,低頭一看,腳上的傷口已盡數痊癒。

「是妳替我治好的吧?」加百列喜,「謝謝!」

比莉抬頭看著他,「你叫加百列?」

加百列知道她是聽見艾莉森的叫喚,點頭,「加百列‧葛蘭。妳呢?」

比莉輕輕一笑:「比莉‧‧‧」

***

「怎麼去那麼久?」艾莉森對著正走回沙灘的加百列問:「發生什麼事了嗎?加百列?」

加百列:「沒什麼‧‧‧對了,妳剛才看見的貝殼是比莉的,妳不能要了。」

艾莉森點頭,「沒關係,你人沒事就好。」

忽然,那金光閃耀的貝殼浮至艾莉森面前。

比莉:「妳喜歡便送給妳。」

「真的嗎?」艾莉森眼睛一亮,「謝謝妳!妳會法術啊?」

比莉微笑不語。

加百列:「她是比莉,比莉,這是我妹妹艾莉森。」

艾莉森:「妳是加百列的朋友嗎?」

加百列搖頭,「剛才認識的。」

艾莉森笑著與比莉握手,「很高興認識妳!」

比莉微笑:「幸會‧‧‧」

艾莉森對比莉這個陌生人十分好奇,好奇心十足,拉著她問東問西,「妳會法術啊?」、「妳從哪裡來的?怎麼以前沒見過妳?」、「為什麼妳的嘴唇是黑色的?」、「妳是從哪裡撿來這麼漂亮的貝殼?」對於艾莉森接二連三的發問,比莉始終笑而不答,只說:「妳很活潑呢,艾莉森。」

艾莉森:「這島上人煙稀少,除了加百列,我沒有其他玩伴。」說完肚子發出「咕嚕」的叫聲。

加百列從袋中拿出食物塞住艾莉森的嘴,「說這麼多話餓了吧?」拿出另一塊食物遞給比莉,「要吃嗎?」

比莉對著那食物發愣。

加百列:「很好吃的,就是樣子看起來不好吃‧‧‧妳如果不想吃也沒關係‧‧‧」說完正要將手收回,卻被比莉一把抓住。

「我要吃!」比莉接過東西,咬了一口,細細品味。

「好吃吧?」艾莉森邊吃邊說,「這叫‧‧‧」

「果子糕,」比莉回答,「是將果子曬乾與麵粉雜糧等混合製成的,對吧?」

「是‧‧‧」艾莉森微愣,「妳吃過?」

比莉不語,卻緩緩流下淚。

加百列與艾莉森見了,都是一驚,兩人對望。

***

「你不覺得比莉有點奇怪嗎?」艾莉森蹲在火爐旁把玩著比莉送她的貝殼。金色的貝殼在火光照耀下一閃一閃的。

吃過晚飯,兩人圍著火爐取暖。

加百列補著魚網,「妳是指她會法術?」

「那也是‧‧‧」艾莉森將貝殼收進掌心,「我是指她曾吃過果子糕,但為什麼要哭呢?」

加百列:「可能果子糕喚起她某些回憶‧‧‧」

艾莉森:「她哭得這麼傷心‧‧‧看來是不好的回憶?」

加百列:「我想不是的。若是不好的回憶,她應該不會想吃果子糕,或許連看都不想再看到,但她今天一看到就說要吃。看她流淚的樣子‧‧‧我想,那不是不好的回憶,而是‧‧‧」加百列斟酌著措辭,「心碎的回憶‧‧‧」

艾莉森茫然:「心碎的回憶與不好的回憶不是一樣嗎?」

加百列搖頭,「不盡然。」

艾莉森:「什麼意思?我不懂?」

加百列輕彈一下艾莉森的額頭,「妳這小鬼又懂什麼了?」

「那我們明天要去山上嗎?」艾莉森摀著額頭,「和比莉見面?」

加百列回想剛才與比莉分別的場景。

比莉吃了第一口果子糕,便淚流滿面。加百列與艾莉森見她這樣,皆不知所措。

「我得走了‧‧‧」比莉哽噎,「你們若是想見我,能至平常你們去的山丘上‧‧‧」說完比莉就消失在風中。

加百列搖頭,「我不確定繼續跟她見面是件好事‧‧‧」

艾莉森:「為什麼?因為她會法術嗎?」

加百列:「不完全是‧‧‧」妳沒看見她看我的眼神,那眼神‧‧‧彷彿要將我吞噬,使我畏懼‧‧‧「不知怎地,總覺得,不要跟她扯上關係比較好。」

「聽你的,」艾莉森難得乖巧,「明天我去山裡,把這個還給她。」指著掌心的金色貝殼。

加百列:「妳要還回去?這是她給妳的,妳不是很喜歡嗎?」

艾莉森:「我是很喜歡沒錯,不過,既然決定不要跟她有關係,就不該拿人家的東西,況且這貝殼好漂亮,是很珍貴的東西吧?這樣更應該還給她。」

「妳說的對極了!」加百列讚,「明天天氣好,我們就拿這貝殼去還給她。」

哪知隔天,卻下了場大雨,接連著幾天,也是傾盆大雨不斷。加百列與艾莉森並未出門,這幾天都待在家。奇怪的是,加百列這幾天望向窗外,想瞧雨勢,總會看見一個人影佇立在雨中。起初他以為是幻覺,但接連幾天,他發現人影一直在雨裡,且他能感覺得到,那人影緊盯著自己。這讓加百列在接下來的雨夜裡都睡不好,夢裡,他一直看見那雨中的人影盯著自己不放。下一瞬,那人卻又在雨中燃燒殆盡。加百列嚇著醒來,此時雨勢已變小,他望向窗外,想看那人影還在不在,卻發現雨中不只一個人影,而是兩個,且他能聽見那兩個人影的說話聲:

「妳來這裡幹嘛?」

「不關你的事。」

「不用說我也知道。」

「既然知道了還問?你問完了,換我了。這幾天都下雨是什麼意思?」

加百列狐疑:下雨為什麼要問他?

「妳什麼意思?」

「這句話該我說吧?你是故意的?讓這幾天雨勢猛烈,就是為了阻止我與那兩個孩子見面?」

明明隔著距離,又混雜雨聲,兩人的說話聲卻暢行無阻的流進加百列耳裡。

加百列心想:其中一人說話的聲音和比莉好像,都是異常甜美,我在島上還沒聽見有人的聲音像她‧‧‧與她說話的男子,聲音有氣無力,但聽起來很乾淨,與比莉同樣好聽,聽起來也與比莉同樣陌生‧‧‧他們兩個都是外島人嗎?聽比莉這麼說,彷彿是那男子讓天下雨的,好像‧‧‧他能操控天氣一般‧‧‧

「停手吧,比莉。你還想再與他糾纏到什麼時候?是時候放過妳自己,放過加百列了!」

加百列聽了一驚:什麼叫放過她?放過我?

「夠了,別再管我的閒事。聽好了,這雨只能下至今晚。過了今晚,我要放晴。要是明天我沒看見太陽,你之後也不會再看見太陽。」

兩人的說話聲到此為止。加百列探頭往外看,只見雨中的兩個人影已消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