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62 過去(下)

椅子 | 2021-12-24 12:00:03 | 巴幣 4 | 人氣 97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7 籌碼

62 過去(下)

艾莉森復原後,跟在一旁看加百列與比莉修練。加百列沒跟艾莉森說是她殺了「母親」,只說「母親」是死於比莉的法術,還有母親應另有其人,以及他與比莉簽下契約,必須從她那裡學習父親的武藝,學成後比莉才會放過他們。艾莉森雖然覺得這一切莫名其妙又不可理喻,但她相信加百列,相信等加百列學成後,兩人就能脫離比莉的掌控,一起離開這無人島。


「快練完了?」加百列喝水休息。

不知不覺,加百列跟著比莉習武已將近一年。

比莉點頭,輕聲說:「你很聰明,學得很快。」

加百列:「我比我父親聰明?」

比莉:「與其說聰明,不如說靈活。你父親是個老實人,又很固執,你只有皮肉像他,骨子裡更像艾比蓋‧‧‧」

加百列:「我長得像我父親?」

比莉不答,凝視遠方一片汪洋。

加百列:「既然妳認識我的父母,我想問,他們還活著嗎?若活著,此刻會在哪裡?為什麼不來找我和艾莉森?」

「你為什麼想知道?」比莉笑起來,「你知道後又能如何?你打算去找他們?你覺得我有可能告訴你嗎?」說著對加百列吐了舌頭,做了個鬼臉。

這是比莉拒絕回答時會擺出的樣子。這些時日,加百列與艾莉森已經習慣。比莉除了每天教加百列練功,並沒有做任何傷害他們的事,或是干涉他們的生活。她真的就像加百列的師父,專心教他武藝。與比莉談話,她時而認真,時而又會展現瘋瘋癲癲的樣子,因此就算每天與她習武,加百列與艾莉森仍是對她一無所知。

「我父母是什麼樣的人?」加百列換了個問題,「你說過艾莉森像我母親吧?她是什麼樣的人?」

「她啊‧‧‧」比莉一本正經,「是個討厭鬼。」

「胡說!」在一旁的艾莉森聽了頗不悅,「妳說我像母親‧‧‧我又不是討厭鬼,母親怎麼會是討厭鬼?」

加百列聽了只覺得好笑,笑說:「她隨便說,妳別隨便相信啊,艾莉森。」

「隨便說?」比莉挑眉,「你又沒見過艾比蓋,怎麼知道我是不是隨便說?」

加百列不理她,繼續練武,他進展神速,兄妹倆都很高興。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比莉看起來卻一天比一天消沉。好似加百列正從她身上吸取生命能量,他日益茁壯,她卻日漸凋零。


加百列:「妳沒事吧?」

比莉茫然的盯著他。

加百列:「妳教我‧‧‧不會損失妳的能量什麼的吧?」

比莉:「什麼?」

加百列:「妳不會沒發現,妳的氣色一天比一天差了?妳還好嗎?」

比莉笑出聲:「我是巫師,哪有什麼氣色可言?你區區人類又懂什麼了?比起這個,你還是關心你自己吧。」

加百列:「沒事就好。」轉頭繼續練。


夜裡,比莉一個人坐在海邊的礁石上,望著一片汪洋。海風吹著她的長髮,黑髮隨著思緒融進夜裡。

比莉心想:他學得比想像中還快,表示他快要離開我了,契約已立,無法改變,有什麼方法能留住他?我真的想留住他嗎?我真正想留住的,只不過是那段在奇幻仙境的時光罷了‧‧‧但他終究不是他,這裡也不是奇幻仙境,是無人島‧‧‧連我自己都快搞不清楚,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

「妳想要什麼?」

「什麼?」

「離開這裡之後,妳想要做什麼?」

加百列與艾莉森踏著浪,陽光灑在海面上,彷彿海底下埋著無數金光閃閃的寶石。

艾莉森:「就快能離開了嗎?」

加百列:「是啊!比莉與我立了契約,我能感覺得到,這一切就快結束了。到時我們能離開這裡,找一個地方,重新展開新生活。」

艾莉森:「母親呢?她既然不是我們的生母,為什麼要照顧我們?她就這樣不明不白死在比莉的法術下‧‧‧」

加百列:「離開這裡後,我想去尋找父親與母親的線索,無論他們是否活著,總得弄清楚,以及那個人是誰,她為什麼要扶養我們。」

艾莉森:「為什麼比莉要傳授你父親的武藝?待你學成後,我們就跟她沒關係了,這對她又沒好處,為什麼她要這麼做?」

加百列:「我不知道。總之,學成後就快點離開她,別再跟她有交集。父親曾交代,別跟巫師扯上關係‧‧‧」忽然眼睛一亮,蹲下身在沙灘上拾起一顆貝殼,遞給艾莉森。

艾莉森卻不接。

加百列:「怎麼了?不是最喜歡貝殼了?這不漂亮嗎?」

艾莉森:「當初就是因為貝殼,才會被比莉纏上‧‧‧我再也不要撿貝殼了!」

加百列心想:當初她會找上我們,是因為那天我們去山裡玩石子弄傷了我的腳,她循著那一點點血的味道找到家裡。她會去海邊也是因為知道我們在海邊才跟來的,那貝殼也是她的魔法,並不是因為撿到她的貝殼,才招惹到她,而是她本來就一直在找我們,這一切都是她設計好的。

加百列:「那貝殼是比莉的魔法,是她設計好的。這只是普通的貝殼,沒有魔法,沒關係的。」

艾莉森仍舊搖頭,加百列笑笑,將貝殼扔回海裡。


「艾莉森呢?今天沒跟來?」比莉沐浴在陽光下,閉著眼睛的樣子看起來很享受。

「她有些感冒,在家休息。」加百列邊練功邊回答,聲音有些喘。

比莉沒說話,過一會兒又說:「之後你與艾莉森要是沒地方去的話,要不要去納潘尼島?」

「納潘尼島?」加百列停下手上招式看她。

「那是我私藏的一個小島,人們傳說我在島上埋藏了許多寶物,」比莉睜開一隻眼睛看他,「你信不信?」

加百列:「天曉得。」

「你想去的話,跟我說一聲。」比莉重新仰頭閉上眼睛,「島的四周都是人魚,你沒有法術,對付不了。」

「我不會去的。」加百列說著又開始練拳。

比莉:「為什麼?」

加百列:「照妳這麼說,那裡也是無人島吧?」

比莉:「當然,無人島才好,安靜。」

加百列失笑:「我們幹嘛特地從這個無人島搬至另一個無人島?」

「問你啊,」比莉的聲音發懶,「這裡住的好好的,幹嘛非要離開?」

加百列心想:也不想想是誰害的?要不是這裡已被妳發現,我們也用不著離開‧‧‧

***

「我回來了!艾莉森,妳好點了嗎?」加百列回家,卻不見艾莉森人影。四下找不到人,著急:艾莉森人不舒服,會去哪了呢?

加百列跑至海邊,沒看見人,又去了平時待的山丘上。這時卻在山丘上看見一團黑影加百列往黑影奔去,卻在靠近時,失聲叫:「艾莉森!」

月光下看得清楚,這團黑影是不知從哪長出來的荊棘叢,艾莉森就這樣渾身被荊棘叢包覆著。她緊閉雙眼,卻從眼中流著兩道血痕,劃過她白皙的臉,被荊棘刺的全身都是血。

加百列大驚,上前欲將艾莉森從荊棘裡救出來,他從腰間拔出匕首,對著荊棘又削又砍,但這荊棘似有魔法,極其堅韌,怎麼削也削不斷,加百列的手也被荊棘刺的都是血。

「這上面有法力,你這麼做沒用。」平靜仍不失甜美的說話聲。

「妳什麼意思?」加百列怒極,「我都已經照妳說得去做,難道還不夠嗎?為什麼要對付艾莉森?」

比莉:「想都沒想,就認定是我幹的啊?」

加百列:「這島上只有我們三人,且這荊棘上有魔法,不是妳會是誰?」

比莉:「這荊棘不是我主動攻擊,是保護措施。沒想到,艾莉森比我想像中更像艾比蓋,她們都是天生的盜賊‧‧‧」

加百列:「住嘴!我不准妳出言侮辱她們!艾莉森從小沒偷過東西,不屬於她的東西她絕不會拿!妳一定是哪裡弄錯了!她還活著吧?快將她放了!」

比莉放聲大笑,笑聲中卻沒半分笑意,聲音在山中迴盪,與冷冽的空氣一樣令人毛骨悚然,「你比你以為的還不了解艾莉森啊!你知道艾莉森擁有法力嗎?」

加百列愣:「什麼?」

比莉:「艾莉森天生具有高強法力,她適合成為巫師,從小沒人教艾莉森運用法力,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聽好了,加百列,艾莉森具有高強法力,這也是當時她為什麼會受到金色貝殼影響。金色貝殼對你起不了作用吧?那是因為你毫無法力,與你口中那位「母親」一樣,對你們倆來說,那只是個普通的貝殼,但對艾莉森來說,卻能感應到貝殼上我的法力,我的法力對她來說太過強大,她不能抵擋,反而受其控制。」

加百列心想:這就是為什麼金色貝殼在家裡時,艾莉森不斷失控的原因?

加百列:「妳說她偷東西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我的東西,」比莉從手中拿出一顆黑色的蘋果,「我將它放在這山上,艾莉森看到了,想要拿走,卻啟動了這上面的咒術,任何想要拿走金蘋果者,都會被這荊棘縛住。」

加百列:「金蘋果?什麼金蘋果?我來這裡這麼多次,從來沒見過‧‧‧」而且這蘋果分明是黑色的‧‧‧

比莉:「你沒有法力當然看不見,金蘋果只有在晚上才會被有法力者看見。」

「我不相信,」加百列斬釘截鐵,「我不相信艾莉森會這麼做。艾莉森雖然自小好奇心強,喜歡新奇的事物,但她很聽話,絕不會做出冒險的事,又怎麼會去碰這個看起來這麼可疑明顯是陷阱的金蘋果?」

比莉沒與他爭辯,而是從掌心冒出烈焰,從火焰裡,能看見艾莉森病懨懨的一個人往山上去,走到這附近時,她忽然眼睛一亮,接下來開始往上跳,伸手往空中搆東西。

加百列看不見她想要拿什麼,想必就是比莉說的,唯有具有法力者能在夜晚看見的金蘋果。只見艾莉森不斷跳著,終於讓她碰到了,她欣喜若狂的捧著東西正要細細觀看,卻忽然被從地下竄出來的荊棘叢困住,荊棘冒出來的速度飛快,一下刺瞎艾莉森的雙眼,她慘叫一聲,似已昏倒,任由縛住她的荊棘不斷往上長。

這短短的影像,對加百列來說卻是驚心動魄,他害怕得全身顫抖,仍是強裝鎮定,「既然這金蘋果還在妳這裡,就代表艾莉森沒有對妳造成任何損失,妳是不是能將她放了?」

「沒造成任何損失?」比莉失笑,「你這麼認為?別天真了,小子!在艾莉森碰到金蘋果的那一刻起,就破壞了上面的咒術!它本來是金色的,現在卻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加百列心想:這麼說,金蘋果本來是金色的,是因為被艾莉森觸碰才變成現在這樣黑色的?

加百列:「告訴我!要怎麼做才能補償?希望因為我的補償,妳能放過艾莉森。拜託妳了!」加百列的雙眼真摯懇切,擔憂之情溢於言表,他的海洋之眼正在哭泣,演奏著憂鬱藍調。

比莉一看見這雙泫然欲泣的海洋之眼,只覺得心碎一地,「你們真的很懂如何用這海洋之眼讓我流淚‧‧‧」轉過身不再看他,只說:「這金蘋果對我來說是極重要之物,因此我在上面下了很重的咒,我不認為你能承受‧‧‧沒人可以‧‧‧」

加百列:「我願意為艾莉森做任何事!妳只需要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妳才肯放過艾莉森?」

比莉盯著加百列,心想:要是我說,希望你留下來呢?你會答應嗎?不可能吧‧‧‧你父親交代你別跟巫師扯上關係‧‧‧那我又是怎麼想的呢?我真的希望你留下嗎?你並非我一直追尋的‧‧‧要你留下想必你不會輕易答應,還不如,出一個難題讓你知難而退,只能答應留下‧‧‧

比莉:「這金蘋果對我來說是獨一無二、極其珍貴之物,但附在上面的咒術因為被艾莉森觸碰而受損,難以回復。」比莉用法力轉動著蘋果,「這金蘋果是好幾年前的東西,它本來只是顆普通的蘋果,我為了不讓它腐朽,不斷對這蘋果灌注法力,它才得以維持生命,進而變成金蘋果。現在艾莉森破壞了咒術,荊棘會一直這樣縛住她,吸取她的生命力,直到蘋果變回金色。但這蘋果的來歷比艾莉森久遠,就算吸光艾莉森所有的生命力,蘋果也不會變回原樣。眼下只有兩個方法,一,你代替艾莉森,你比艾莉森長幾歲吧!能提供比她更多的生命力,你必須一直待在這裡,直到蘋果恢復原狀,放心,雖然不知道這需要花多少時間,但我能保證你的性命,不會讓金蘋果奪走你的生命。」

加百列心想:這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且她說不定會使詐,畢竟這蘋果上的咒術是她下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總有種比莉想將我們兄妹留在身旁之感‧‧‧這是為什麼?她想利用我們向父親復仇?這麼說來父親還活著?她痛恨父親嗎?總之這法子不妥,完全是比莉掌握了整個局勢‧‧‧「第二個方法呢?」

不出所料,他不會乖乖就範,比莉:「你有聽過聖泉嗎?」

加百列搖頭,「那是什麼?」

「這也難怪,畢竟你一直是海島的孩子,而那是屬於大陸的傳說‧‧‧」比莉讓蘋果停下,繞至加百列身後,在他耳畔用著最甜美的聲音低語,「傳說有一種泉水,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天下人紛紛爭先恐後搶奪,踩著彼此的屍體尋找,那未知的存在,人們稱它為聖泉‧‧‧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但人們仍是願意孤注一擲,為了那美麗虛幻的存在以身犯險,寧可溺斃於聖泉的傳說裡,也不願任這傳說的火苗在虛無中燃燒殆盡‧‧‧」晃至加百列身前,「你相信嗎?」

加百列:「‧‧‧妳想讓我去找那聖泉?」

「聖泉能實現任何願望,我想,一定能替我將金蘋果回復原樣。」比莉拋著蘋果,「只不過,尋找的路途必定艱苦萬分,且也不知道傳說是否屬實‧‧‧怎麼樣?你要試試嗎?」

加百列想了一下,「在我尋找聖泉的期間,妳會替我照顧艾莉森嗎?」

比莉失笑,「她都成了這副模樣,還有什麼好照顧的?」

「妳知道我的意思。」加百列正色,「我不在的時候,妳能替我守在她身旁,並確保她不會再受到其他傷害嗎?」

比莉:「當然。不過你別忘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難道你不害怕這一點嗎?」

加百列:「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艾莉森,要是妳能保護她,我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妳的本事那麼大,我能相信妳的承諾與妳的力量有同樣的份量嗎?」

比莉:「這麼說來,你已做好決定了?」

加百列點頭,「我要去找聖泉。」

「即使聖泉的一切聽起來是這麼神秘飄渺?」比莉提醒,「你甚至對那東西一無所知。」

加百列點頭,心想:雖然不能確定是否為真,但至少能確定,這東西不在妳掌控之下,光是這一點,就值得一試。

加百列:「我會盡我所能的去找,要是最後證明聖泉並不存在,或是我失敗了,我會回來代替艾莉森。屆時我希望妳能放過她。」

比莉:「行。」反正我的目標本來就是你。

加百列:「妳先立個契約。」

比莉笑:「疑心真重。」

熊熊烈焰包著契約書出現了。

「我去替妳找聖泉,」加百列咬破指尖,「無論最後成功與否,妳都必須將艾莉森放了,並替她醫好身上的傷,至於我,任憑妳處置。」向契約滴血。

比莉:「成交。」也滴了血。

加百列:「我得取多少聖泉?」

比莉笑:「聽你這麼說,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個狂妄自大的小子呢!你要是能取到一滴,就該偷笑了!」

加百列:「所以妳只要我取一滴?」

「一滴也行,」比莉拿出一條項鍊,上面串著一個小瓶子,「這東西給你裝。」

加百列見那小瓶子也不過一個指節高,「妳確定?雖然那個聖泉聽起來很厲害,但要是到時這一點聖泉也沒辦法使妳的蘋果恢復原狀,我可不會再去第二次,而妳還是得將艾莉森醫好,沒問題吧?」

比莉:「你能活著回來再說吧!還有,聖泉遠比你想像中難找,也遠比你想像中厲害,相信我,光是這一點,就夠你受的了。」

「妳不反悔就好。」加百列戴上項鍊,將小瓶子藏至衣襟裡,「我即刻啟程,我想盡快回到艾莉森身旁。既然聖泉在別的陸塊上,妳能施法送我過海嗎?」

比莉朝天邊吹了聲口哨,忽然一隻黑色巨龍從天而降,龍停在比莉身旁,振翅在大地掀起颶風,只覺得牠翅膀再拍大力些,就能掀翻這座島嶼,這時,比莉脖子上的項鍊正發著光。

「你乘著牠去吧,但切記,」比莉在風中叮囑,「龍生逆鱗,觸之必怒。牠頸下有倒生的鱗片,注意別碰到。」

「牠屬於妳?」加百列驚,「我要如何操控牠?」

「用想的,」比莉語氣誘惑,「牠能帶你去往心之所嚮。」

隨即變出一件黑色的斗篷罩在加百列身上,「這斗篷上有法力,能將氣息隱去,且穿著它能無視四季變化,永遠處於恆溫狀態。」

加百列走向艾莉森:「等我回來。」轉頭對比莉說:「請妳不要傷害她。」躍上龍背,乘著牠飛越過海洋,奔向未知的大陸。

比莉看著加百列乘龍的背影越來越小,輕嘆:取聖泉只是個幌子,我要用那聖泉許什麼願望呢?我本以為你會知難而退,願意跟艾莉森交換留下來‧‧‧你這一去,又是多久後才會回來?我何時才能再看見那雙海洋之眼?你要我別傷害她‧‧‧我又怎會傷害她?雖然我對她又羨慕又忌妒,但她是你最珍視之人,傷害她等於傷害你,而我又怎忍心傷害你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