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66 迷宮

椅子 | 2022-01-12 12:00:11 | 巴幣 2 | 人氣 32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6 泉水

66 迷宮

除了艾琳娜與身形縮小的迦爾留在星落城,其餘隊伍各自上路。為了便於行動,各隊隨行士兵只帶了百餘人。

星落城城主喬瑟夫‧曼德斯公爵率領不死戰士洛基、「布魯長槍」艾瑞克‧加里坡底、艾瑞托屬西邊隊,前往西南一帶,藏身於國軍醫護兵團的丹尼爾‧布魯也在此。


「你能修復任何東西?洛基?」喬瑟夫問。

軍隊正往西南前進,據說卡瑪女巫讓她的同窗都待在極盡之地鎮守聖泉鑰匙,也就是說,隊伍們都必須走至極東、極北、極西之地。極西在以前通往巫師世界,自從卡瑪女巫滅了巫師一族,沒有人知道極西之地有什麼,而她的同窗當然不會在那裡,據說是再往南一點的地方,那裡都是山與峽谷,軍隊不好走,拖著長長的隊伍緩行,遠看如同蛇繞過山。

洛基點頭,「就是讓東西回復到本來的狀態。」

艾瑞克:「那麼你能讓黃金勇者變回原樣嗎?」

「試過了,」洛基搖頭,「沒用。他中了卡瑪女巫的咒術,情況特殊,我的能力對他起不了作用。」

喬瑟夫:「也就是說,一般情況下都可以?你能修復人體?治癒任何傷口?」

洛基點頭。

「真神奇!」喬瑟夫驚嘆,「能和你這樣可靠的隊友同行真讓人安心啊!你簡直就是醫生‧‧‧不,比醫生還厲害!要是路上發生什麼事,還請你多多協助。」

喬瑟夫知道洛基能治癒,為了之後可能需要他幫忙,積極與洛基打好關係,一路上對他問東問西,態度極為熱情。艾瑞克之前因為對酌協議的事,給喬瑟夫留下極差的印象,因此一路上喬瑟夫能不與他交談便不交談。可靠的洛基、惹人厭的艾瑞克,再來就是毫不起眼的艾瑞托了。

艾瑞托不僅沒有神奇的力量,也不會武,看起來只是個將找聖泉當成尋寶遊戲的尋常少年,真要說他有什麼特別的,就只是他是那加百列的朋友。而他們為什麼會成為朋友,多半只是因為年紀相仿這類無聊的原因。現在加百列不在,喬瑟夫也不用礙著他的面子招呼艾瑞托,是以對艾瑞托毫不理睬。喬瑟夫之前指稱艾瑞托是叛徒,又說他得為黃金神槍上的屍體負責,雖然最後證明這是卡瑪女巫的詛咒所為,但喬瑟夫也沒向艾瑞托道歉,艾瑞托知道若今天自己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喬瑟夫必定很快就會來向自己賠罪,但如今自己只是個無名小卒,理應會受到這樣的待遇,也頗不以為意。

「你今年幾歲了?少年?」艾瑞克喝一口酒問艾瑞托,他從家裡帶出來的酒已於對酌協議那時用完,現在手中酒壺裡的酒是從星落城拿的,艾瑞克酒不離身,眾所皆知。

艾瑞托:「十九。」

艾瑞克:「真年輕啊!」

艾瑞托指著前方洛基,「洛基才十六歲。」

「我知道,」艾瑞克將酒壺收回腰間,「他與我家小王子同齡。」

艾瑞托:「小王子‧‧‧你是指丹尼爾‧布魯嗎?」

前方的洛基聽見他們提起丹尼爾,豎起耳朵,留神傾聽。

艾瑞克:「是啊,我們進城找他,眾所皆知,你也聽說了吧?」

艾瑞托點頭,「我想他不在城裡。這城上上下下不都派人找遍了嗎?他的家臣不是離開了?或許已提前將他藏至別處,為什麼你們會認為他仍在這裡?」

艾瑞克:「只是一種直覺。我和強納森總覺得‧‧‧丹尼爾就在這裡‧‧‧」隨即一笑,「當然不是指「現在這裡」,而是指當時他也與我們一樣在星落城裡‧‧‧你曾有過這種感覺嗎?親人或是熟識的人在附近,你會感知到?」

洛基聽了,暗暗心驚:這是什麼神奇的能力?難道布魯家的人都能這樣互相感應?

忍不住往隊伍後方的醫護兵團望去,其中一個特別矮小的醫護兵低頭走著,他的軍帽藏不住微微露出的藍色髮絲。

當初丹尼爾在星落城裡之所以能不為人發現,全是因為席妮與洛基將他藏起來。本來他們是打算將丹尼爾繼續藏在城裡,但向來愛冒險的丹尼爾也想去找聖泉,畢竟真理杯已被卡瑪女巫摧毀,要知道自己真實的身世或許只能靠聖泉了。而此刻尋找聖泉的隊伍,要避開李奧與強納森,就只剩下洛基待的隊伍了。丹尼爾就這樣混在醫護兵團裡,一時之間,竟無人察覺。

艾瑞托想了一下:「或許對方留下些線索會比較容易吧‧‧‧」

「線索啊‧‧‧」艾瑞克忽然笑出聲,「要是能在這小子身上撒現形粉就好了!」

艾瑞托:「現形粉?那是什麼?」

「是我們布魯家的祕寶,」艾瑞克從懷中摸出一小袋東西,「看起來繽紛絢爛,撒在人類身上卻看不出來,但被撒之人所到之處都會留下亮麗粉末,曝露其行蹤;若撒在妖怪身上,則會使妖怪現出原形,故稱其為現形粉。」

「真神奇!」艾瑞托驚,「你們常在王子身上撒這玩意兒嗎?」

艾瑞克笑:「這是丹尼爾小時候的玩笑!他從嬰兒時期就很好動,老是四處爬,一回頭就不見人影,他的保母伊芙琳常為此頭痛。人家嬰兒身上是撒爽身粉吧?丹尼爾身上撒的卻是現形粉!就是怕他會跑不見!」艾瑞克歛了笑容,「唉,小時候這麼擔心他不見,小心呵護他,沒想到,他會在長大之後不見蹤影‧‧‧」

艾瑞托:「你們布魯家的家臣都會隨身攜帶現形粉?為了掌握王子的行蹤?」

「也不完全是因為這樣。」艾瑞克將現行粉收回懷中,「我們布魯家的領土上有一種特有的蟲獸,會隱形,用利牙咬住人體,使其不斷流血,雖然體積小數量卻多,總是群體行動,造成的傷害不可小覷,常出現在布魯家地界野外。蟲獸會隱形這點讓人頭痛,但有了這現形粉問題就能解決了。之後為了應付類似蟲獸這類的問題,我們總是隨身攜帶現形粉‧‧‧丹尼爾身上也帶著。」

洛基心想:那時我們就是順著這現形粉找到血流不止的尚恩‧‧‧看來,當時是丹尼爾在尚恩身上撒現形粉替他找出攻擊他的蟲獸,所以地上才會沿路殘留現形粉的痕跡,我們才能順著那些粉末找到尚恩‧‧‧

艾瑞托:「這粉本身有魔法嗎?」

艾瑞克:「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是布魯家世代祖傳的祕寶。不知道這粉能不能對抗魔法,也不知道愛德華王是怎麼得到的。」

艾瑞托笑:「或許路上我們就會知道。」

艾瑞克卻笑不出來:「我倒不希望用上這玩意兒‧‧‧」

前方喬瑟夫與洛基忽然停下馬來。

艾瑞克:「發生什麼事了?」

喬瑟夫與洛基盯著前方,一動也不動,艾瑞克順著他們的目光望去。

正前方是一大片由石牆組成的巨大迷宮。

艾瑞托:「看來,我們已到達目的地了。」

「到了?」喬瑟夫側頭看艾瑞托,「你如何確定?」

艾瑞托:「目的地在西南盡頭,據說是個石陣迷宮,我得到的情報就是這樣。」

眾人見艾瑞托是加百列的朋友,那麼他的情報多半是來自法蘭克或是卡瑪女巫,總之,是巫師的情報,可以相信。

艾瑞克:「你的情報有包括如何通過嗎?」

「「通過」迷宮?」艾瑞托失笑,「我想,要是能走得出去,那就是「通過」迷宮了。我認為最大的難關是我們要能走出去。」

喬瑟夫:「要是只是這樣,那就容易多了。」回頭喊:「醫護兵!」

喬瑟夫命醫護兵將繃帶、棉線拿出來,「拿著這個走,這樣走過哪裡就知道了,便不會走重複的路。」

於是眾人踏入迷宮,醫護兵跟在隊伍最後方。怕馬跟著進去太擠,眾人將馬都留在迷宮外。

迷宮由無數個巨大石牆組成,石牆上有許多壁畫,有些是烈焰燃燒、冰天雪地等自然景觀,有些則是蛇窩、龍等生物,眾人邊走邊欣賞沿途壁畫。雖然是長寬約十幾米的高牆,但作畫十分精細,看得出畫家一筆一畫勾勒都下了不少功夫,不因石牆高大而有所馬虎。畫十分生動,看起來彷彿是將真的景色印在石牆上,讓人經過時,彷彿身歷其境,走過烈焰似乎真的能感到炙熱,好像四周都是烈焰在燃燒;走過冰雪時又能感到寒風刺骨,如墜冰窟。生物也都栩栩如生,像是有自己的生命,只是被封印在牆上,好似只要牠們想,隨時都能從牆上走出來攻擊人類,因此眾人經過畫有生物的牆,都不敢太靠近,就連輕觸牆面都不敢。眾人小心翼翼的走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不為什麼,只因為一進到這石陣迷宮,陰森恐怖之感便席捲全身,讓人不禁寒毛直豎,眾人都有相同感覺,但誰也不敢說出口。

只覺得在迷宮裡走了好長一段時間,仍未找到出口。

「確定沒走錯?」喬瑟夫不耐煩,「都走這麼久了還未找到出口?該不會一直在原地打轉吧‧‧‧」回頭想確認隊伍末端醫護兵手上的繃帶,卻不禁一愣。

「人呢?」喬瑟夫失聲。

只見隊伍末端的醫護兵團全部消失,只留下一個醫護兵跟在隊伍後面。

喬瑟夫推開眾人往後走,揪住那個醫護兵的衣領喝問:「其他人呢?!去哪了?」

那人好像也是這時候才發現其他醫護兵不見了,慌忙答道:「我不知道‧‧‧我也是現在才發現‧‧‧大家一直都無聲無息的走著‧‧‧」

那人一開口,艾瑞克心驚:丹尼爾?

那人正是丹尼爾,其他醫護兵無故集體消失,丹尼爾不知為何得以留下。艾瑞克見他一身醫護兵的裝束,軍帽又刻意壓低,故意讓人看不清樣貌,但他的聲音、身型卻曝露主人的身份。艾瑞克沒有拆穿丹尼爾,打算晚點私下問他。

喬瑟夫對眼前醫護兵的異樣渾然不覺,因為周遭的異狀更讓他害怕,「好端端的,一大群人怎麼會不見?」

艾瑞托:「或許是和我們走散了?他們仍在這迷宮裡,只是彎進了不同條路?畢竟你看,」指著空氣中,正緩緩暈開的濃霧,「這裡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起霧,可能是這些霧氣擋住視線,才會讓士兵們跟丟了。」說著開始大聲呼喊,期望得到走失士兵們的回應,可惜的是,只能聽見艾瑞托自己的回聲。

士兵無緣無故消失,又忽然起了一大片濃霧,只讓這石陣迷宮顯得更陰森詭異。

艾瑞克:「艾瑞托說的有道理,他們或許只是暫時迷路,說不定等一下就能遇上了。繼續往前走吧!不然一直待在原地也不是辦法。」

只能這樣,喬瑟夫揪著丹尼爾的衣領,「聽好了,小子!現在你在隊伍墊底,一發現什麼可疑的事就大聲呼叫通報!聽懂了沒?!」

丹尼爾嚇得牙齒格格作響,「遵‧‧‧遵命‧‧‧」

艾瑞克怎麼可能讓丹尼爾墊底,正要出聲,洛基率先說:「我走最後。」他身型高大,在隊伍中鶴立雞群,眾人自動讓出一條路給他。

喬瑟夫:「你要走最後?洛基?」

洛基點頭,「有什麼異樣我會即時通報。」

喬瑟夫見洛基確實比這身型嬌小的醫護兵來的可靠,有什麼狀況看來洛基也能即時反應,且既然是從隊伍後方的人開始消失,代表攻擊可能來自後方,讓洛基走在後面保護大家確實才是上策,遂答應:「既然你自告奮勇,那就這樣吧!一發現有什麼不對,請立即讓前方知道。」

洛基點頭。

艾瑞克見洛基與丹尼爾一起守著軍隊後方,暗自鬆了一口氣。

丹尼爾本來怕極了,此時身旁多了洛基,頓時安心不少,對洛基做了個「謝謝」的口型,洛基向他點了點頭。

眾人繼續走著。

丹尼爾對著身旁的洛基悄聲說:「‧‧‧你覺得‧‧‧其他人會去了哪裡?」

洛基:「不知道,這不就是我們試圖知道的嗎?」

丹尼爾:「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他們是真的只是走失了嗎?還是‧‧‧」不安的東張西望,「被這迷宮吃掉了?」

「被迷宮吃掉了?」洛基不解,「這裡只有石牆‧‧‧難道大陸上的石牆會吃人?」

丹尼爾:「不,不是這個意思。我總覺得‧‧‧這迷宮陰氣逼人‧‧‧光是走在這裡,就讓人毛骨悚然‧‧‧你不害怕嗎?洛基?」

洛基:「不。我只想知道,消失的人去了哪裡。」

「真勇敢啊‧‧‧明明和我同齡‧‧‧」丹尼爾邊走邊發抖,他搞不清楚自己渾身發抖是因為害怕還是這迷宮太陰冷。忽覺身子一暖,洛基將身上大衣罩在自己身上。

丹尼爾只覺得身子瞬間暖和起來,不知是因為他的大衣溫暖了身子,還是他的舉動溫暖了心,身子不再發顫。想起當時洛基為了避免自己被卡瑪女巫認出來,也是像這樣用他的大衣將丹尼爾罩住,丹尼爾抬頭愣愣的看著洛基。

洛基見他盯著自己看,「還冷嗎?」

丹尼爾搖頭,「不了,謝謝你。不過你的大衣太長了,給我會沾到地上。」洛基半身的大衣卻能將丹尼爾全身罩住,衣角一路長到腳邊,他走路時免不了沾上路上塵土。

「沒關係。」洛基毫不在意。

丹尼爾:「你是個很溫暖的人,洛基。但因為你沉默寡言,人們不能察覺,一旦他們有機會與你相處,就會知道。席妮有你很幸福。」

洛基忽然停下腳步,一手將丹尼爾攔下。

丹尼爾:「洛基?」

洛基盯著前方,丹尼爾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眼前不知何時出現一大片濃霧,這霧氣比剛才濃厚,擋住了前方視線,不僅前方的路看不清,就連走在前面的軍隊也似被濃霧吞噬般消失不見。

「霧什麼時候變這麼濃厚?」丹尼爾驚,「這樣完全看不見前方啊!‧‧‧莫非剛才,走在後方的醫護兵團也是因為這霧才會跟前方隊伍走散?」

洛基:「很可能是這樣。但還不確定,他們是單純因為霧氣才與我們失散,還是這是敵人的攻擊手法‧‧‧」

不一會兒,濃霧又漸漸散去。果然,兩人已與軍隊走散。四周一片寂靜,聽不見腳步聲與人聲,彷彿這整座迷宮裡只有他們兩人。

洛基:「繼續走吧,唯有找到出路,才能破解謎團。」

兩人繼續走著,只見沿途出現許多未見過的壁畫。剛才見的壁畫都是些自然景觀、動植物,並未出現人物,現在所見的圖畫裡卻開始有人類出現。

丹尼爾喜:「這些畫作都是剛才未見過的!看來我們已越走越遠,越來越接近出口了!」

洛基:「是啊,不過一路上都沒與其他人相遇‧‧‧不知道他們是已抵達了?還是仍困在迷宮裡‧‧‧」洛基回頭張望,忽然愣在原地。

丹尼爾:「怎麼了?」

洛基走向身後一面牆,「這畫‧‧‧剛才是不是出現過?」

丹尼爾:「是啊,因為我們剛才經過那裡‧‧‧」

洛基:「不,我是說更早之前‧‧‧我們還與軍隊在一起那時,這畫就出現過了。」

「不可能啊‧‧‧」丹尼爾上前看那牆,「我記得當時軍隊還在那時,並沒出現過有人物的畫‧‧‧」

丹尼爾摸著牆上的畫,只見畫裡是一大群士兵落入蛇窩,正慘遭蛇群攻擊。有些士兵看起來是被蛇咬傷中毒,倒在一旁,有些則是全身掛滿蛇,被咬得遍體鱗傷,地上爬滿許多來不及逃跑、或是正要逃跑的士兵,士兵們非死即傷,四下逃竄,畫裡充滿血腥、絕望、恐懼、死亡。

丹尼爾確信這麼懾人的壁畫自己是第一次見,畫裡人們驚悚逼真的模樣,讓觀看者也能身歷其境,他甚至能聞到這畫的血腥味,這麼可怕的畫面見過的人怎麼會忘?

丹尼爾將目光從畫上移開,不敢再看,「這麼驚悚的畫面‧‧‧我想我不會忘記曾經看過‧‧‧」

這畫對洛基來說似乎沒那麼恐怖,他目不轉睛盯著壁畫,「我記得,這蛇群剛才出現過‧‧‧」他伸手摸著畫裡的蛇,「我都待在海上,所以對陸上的生物很好奇,剛才看見那面充滿蛇群的牆,多看了幾眼。」

丹尼爾:「你說的那面牆我剛有看見,但那面牆只有蛇群,沒有人類。那面牆就像蛇窩,這面牆則像人類掉進蛇窩裡,慘遭蛇群攻擊‧‧‧莫非這些畫有意義?可能在闡述歷史事件還是有什麼寓意?難道曾經有人類像這樣落入蛇窩?」

「你看,這畫裡的人與蛇,大小比例不對。」洛基指著畫中的人與蛇。本來眾人都以為因為畫作主角是蛇群,所以才會將蛇畫的這麼大,但現在畫中角色多了人類,蛇並沒有因此畫小,人也沒有因此畫大,看起來是一群人類遇到了巨蟒。

洛基:「要不是畫中人遇見的是有魔法的蛇,就是大陸上有這麼多巨蟒。陸地上有這麼多蟒蛇嗎?」

丹尼爾搖頭,強笑:「總之,牆上的畫有所改變這點值得高興‧‧‧代表我們總算有些進展,而非只是在原地打轉‧‧‧走吧!說不定快要成功離開了‧‧‧」率先往前走。

洛基盯著畫,若有所思,見丹尼爾往前走,邁步跟上他。

接下來看見的牆上,畫著一隻龍,正噴火攻擊一群士兵,士兵們四下逃竄。

丹尼爾:「這龍剛才確實曾出現過,只不過剛才沒像這樣攻擊人‧‧‧難道說‧‧‧這畫真的有什麼故事?這是在說,曾經有人類遭遇龍的攻擊?」

洛基盯著畫,忽問:「大陸上的士兵‧‧‧穿的都一樣嗎?」

丹尼爾愣:「什麼?」

洛基指著畫中的士兵,「他們的穿著‧‧‧不覺得和剛才其他人很像嗎?」

丹尼爾仔細一看,赫然發現,畫中的士兵真的如喬瑟夫的國軍穿的一樣,鎧甲充滿虎的圖像,只不過畫裡的士兵慘遭攻擊,狼狽不堪,加上龍吐焰佔據大部份畫面,實在很難注意士兵身上裝束。洛基在海上冒險,什麼怪物沒見過,比起畫中生物,畫中陸上人類更能吸引他的注意。他好奇陸上人類面對這些生物會採取什麼作戰方式;也好奇這畫是記載陸上人類歷史還是寓言故事,因此對畫中人物多看了幾眼。漸漸的發現,畫中的士兵越看越像喬瑟夫的國軍,但又好奇是不是陸上的兵團都是這副打扮,才開口問丹尼爾。

「你說的沒錯‧‧‧」丹尼爾細細摸著畫,「他們看起來與喬瑟夫公爵的國軍一樣‧‧‧並不是陸上的士兵都是這副打扮,像我家的軍隊就不是這樣‧‧‧」要是畫裡是我家的軍隊,我想我能一眼認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這牆上的畫,與星落城人有關?而這龍又是為什麼會重複出現?

接下來的牆,兩人看了同時愣在原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