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58 泰勒

椅子 | 2021-12-18 12:00:05 | 巴幣 2 | 人氣 92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8 襲城

58 泰勒

「既然現在大家都是盟友,先前的事就一筆勾銷吧!」強納森向喬瑟夫敬酒,「讓我們盡釋前嫌,現在只專注於找聖泉。」

說的倒容易‧‧‧又不是你的城被攻陷,喬瑟夫心想,啜了一口酒。他仍對布魯家騎士艾瑞克剛才以頭盔使詐一事耿耿於懷,只覺得布魯家的人都狡詐詭辯。

「但有件事我仍想不透,」強納森打了個嗝,「為什麼我家的家臣會從你的軍隊裡走出來?」

站在強納森身旁的艾瑞克凝神傾聽。

喬瑟夫心想:這還不容易?不是你們安插的奸細嗎?不然你們如何能挖通地道攻城?事到如今,還在跟我抓傻?搖頭:「天曉得!」

強納森:「我知道這問題公爵已聽過,容我再提一次。我姪子,也就是布魯家的小王子丹尼爾‧布魯,真的不在貴城嗎?他與那個逃走的家臣形影不離,既然她從這裡出來,想必丹尼爾也在這裡。我認為他待在軍隊裡的機率很高,他的家臣不會離他太遠,既然他的家臣混在軍隊裡,丹尼爾多半也是。或許軍營人多,公爵記不清,但請公爵仔細回想,是否曾見過陌生的藍髮小個子混在軍營裡?」

喬瑟夫見強納森不像在騙人,不禁起疑:搞什麼?難道布魯家的王子真的在這裡?

喬瑟夫仔細回想,但軍隊的事他大多都是交給彼得處理,轉頭對彼得喊:「彼得!」

彼得此時正在與艾葛莎和安德莉亞談話,他的兩個兒子站在身側。聽見喬瑟夫叫喚,彼得忙抽身前來。

「彼得,」喬瑟夫將彼得拉至一旁問,「你曾在軍中見過生面孔嗎?」

彼得:「生面孔?」

「強納森執意布魯家的小王子在這裡。」喬瑟夫低聲說:「雖然這個要求很困難,但你仔細回想看看,可曾在軍營裡見過什麼生面孔或是可疑人物?」

「我不認為有這可能。」彼得對著強納森說:「國軍裡軍紀嚴明,哪是這麼容易能混進來?國軍一切都是由我與我長子尚恩直接管理,不會讓外地人這麼隨便混入。」殊不知丹尼爾就是尚恩親自帶入軍營的。

強納森:「我明白,這情況或許能用在他人身上,但對丹尼爾無效。」晃了晃酒杯,「他自小古靈精怪,心思縝密,若他真要藏,我想不會有人發現。總之,我就只是提個聲,要是兩位日後還有想起任何線索,請務必通知我。」

彼得:「那當然。」

強納森與艾瑞克往另一端去拿酒。

「這強納森真是難纏!」喬瑟夫望著強納森走遠的背影,「就說了人不在這裡,還這麼固執。」嗤笑,「找孩子找到人家土地上來了?」

彼得聳肩,「他可能很疼愛他的姪子吧。」

「哼,「廢物王子」、「短腿丹尼」,就是他們要找的小王子吧?」喬瑟夫不屑,「據說他被愛德華王寵成個紈褲子弟,沒想到,不僅愛德華王這麼寵他,連強納森‧布魯也這麼擔心他,這好命的混蛋‧‧‧」喝了口酒,「我看,布魯家真的只到這一代了。」

繼承父親的爵位、城池,生來就是統治者,說到好命的混蛋,沒人能勝過你吧?彼得心想,但這話也只能想在心裡,不能說,彼得不吭聲只喝酒。

「那種人怎麼受得了軍中生活?」喬瑟夫繼續說:「又怎麼會藏匿在軍隊裡?真是異想天開!難道愛德華王過世後,布魯家就沒有人腦袋正常了嗎?」

彼得:「愛德華王過世前來得及宣佈王位繼承人嗎?」

喬瑟夫:「當然是由愛德華王的長子─愛德華‧二世‧布魯繼承,三子強納森才有空閒出來一邊尋寶一邊和姪子玩捉迷藏。」

彼得:「他們在找的丹尼爾是愛德華‧二世‧布魯的兒子?」

喬瑟夫:「不是。愛德華‧二世‧布魯據說至今還未娶妻。相傳他是打算繼承王位後,才欲著手進行自己的終身大事,但他沒想到他父親會霸佔王位這麼久吧?才會直至現在都未娶,不過現在看來,最近可能會有好消息了。愛德華王有三個兒子,二王子英年早逝,他們口中的丹尼爾想必就是二王子的兒子。據說愛德華王很疼愛他的小孫子,是因為這小孫子長得最像他,甚至比他任何一個兒子都像。」

彼得:「我沒見過愛德華王,以前雖然曾護送大人去布魯家,也沒進去‧‧‧就算見過,沒見過王子,也不知道他們長得像不像。你見過愛德華王吧?怎麼樣?強納森和他像嗎?你覺得強納森的姪子會比他更像愛德華王嗎?」

「有什麼像不像的?」喬瑟夫笑,「布魯家的人不都長那樣!藍眼睛藍頭髮‧‧‧」

「藍頭髮倒稀奇,」彼得看著遠方強納森的藍髮,「我們土地上沒有這種髮色‧‧‧」

彼得盯著強納森,這是他第一次這樣觀察強納森,只覺得這異鄉人越看越奇怪,好像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他不認為在此之前,自己曾與布魯家的人見過。彼得緊盯著強納森,亟欲想起來到底曾在哪裡見過他,這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又是從何而來,他簡直要想破頭,這感覺就像是你正盯著一個陌生人,你知道自己曾在哪裡見過他,卻一時想不起來曾在哪裡見過。不同的是,彼得知道自己不可能見過他,但他確實曾在哪裡看過像極他的影子。

喬瑟夫見彼得忽然這麼死盯著強納森,以為他還停在上一句話裡,附和:「是啊!軍隊裡也沒有人有這種髮色‧‧‧」

這句話雖然只是輕描淡寫,但對彼得來說卻如晴天霹靂,轟的他耳朵嗡嗡作響。

彼得盯著強納森,喬瑟夫的話響在耳邊,「軍隊裡沒有人有這種髮色」,腦中浮現當時那個替尚恩將血止住的醫護兵。那時自己握著他的手感謝他救了尚恩,那醫護兵雖然低著頭,仍是擋不住他藏在軍帽下深藍色的捲髮與精緻的五官。

「來人!」彼得喊,「傳醫護兵!」

***

稍早之前

當丹尼爾正要與席妮洛基逃出星落城,加百列卻忽然乘龍現身。席妮洛基看見加百列,打算找他算卡瑪女巫海妖的帳,遂將丹尼爾往一旁的房間藏起來,藏的正是彼得的書房。穿著醫護兵的衣服太顯眼,丹尼爾已將軍服換下,一個人躲在書房裡等外面平靜下來。

丹尼爾在書房裡東張西望,雖然這書房比自己家的小很多,但來到書房就會讓自己想起祖父愛德華王。小時候祖父總會將自己放在膝上,祖孫倆一同坐在書桌前,祖父會唸故事給他聽。丹尼爾輕撫桌面,幾滴水珠落在指尖上,這才發現那是自己的眼淚,他已淚流滿面。丹尼爾慌張的將淚水抹去,抬頭望向牆壁,看見牆上掛著幾幅畫,似乎都是前人統治者的畫像,其中有一幅較小的畫,畫中是一家人,一對父母與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約莫十一、二歲,二兒子八、九歲,小女兒七、八歲,手裡還抱著一個洋娃娃。父親是軍人,丹尼爾只覺得畫中父親很眼熟,仔細一看,發現他是當今國軍統帥,彼得‧拉維尼。畫中的他還年輕,但已是國軍統帥,身上穿的軍服樣式與現在一樣。畫中的一家人看起來和樂融融,丹尼爾不禁羨慕,要是布魯家不要為了爭奪王位搞得這般烏煙瘴氣,而是能與畫中的家庭這樣和諧就好了。

丹尼爾看著牆上的畫,心想:要是父親還活著,我們會像這一家人這樣幸福嗎?因為祖父看了父親的畫會難過,所以家裡沒有父親的畫像。父親是什麼樣子呢?我長得是像他還是像母親?父親喜歡什麼呢?是像祖父一樣喜歡看書,還是像我一樣喜歡閃亮的東西?

想著想著,丹尼爾將視線停在一旁的大書櫃。看著豐富的藏書,想像父親與祖父一樣喜歡看書,站在書櫃前翻書的模樣。

忽然看見書櫃上,有個微弱的光點正在一閃一閃。這麼微小的亮光尋常人不易發現,但丹尼爾向來喜歡閃亮的東西,對此比常人敏銳。

丹尼爾走近書櫃,欲看清楚那發光的事物。只見是個虎形狀的雕像放在書櫃上,這虎的嘴裡含著一顆玉珠,那玉珠時不時會發出微小的光,剛才看見的,便是這玉珠在一閃一閃。丹尼爾伸手碰這玉珠,想看看這玉珠能不能從虎的嘴巴取出來,哪知一碰,這玉珠卻是顆按鈕,就這樣被丹尼爾按了下去,才剛按下去,整個書櫃向內轉動,轉進牆的另一面。

原來這竟是通往另一個密室的機關?丹尼爾大驚。

「你是誰?」一個聲音問。

丹尼爾抬頭,只見牆內的世界是個溫馨舒適的房間,一個小女孩正坐在地毯上編織,她的身旁擺著一個洋娃娃和一包糖。她看見丹尼爾進來嚇了一跳,警戒的盯著丹尼爾。

丹尼爾仔細一看,小女孩正是尚恩的妹妹泰勒,尚恩首次領著自己來星落城曾見過。

「別怕,我是不小心誤闖的,」丹尼爾急忙解釋,「妳放心,我不是壞人‧‧‧我們曾見過面啊,我跟著妳哥哥尚恩來星落城那時候。」

丹尼爾這時才發現,剛才牆上畫裡的小女孩就是泰勒,泰勒身旁的洋娃娃也與剛才畫裡的一模一樣。

「剛才那牆上畫裡的‧‧‧是妳?」丹尼爾脫口問出。

「當然是我,那是我們全家的畫像。」泰勒回答。她並不記得丹尼爾,畢竟當時丹尼爾的臉幾乎全藏在軍帽底下,縱使他此刻一頭藍髮暴露在泰勒眼前,她也不會知道什麼叫「布魯」。尚恩身旁總跟著人,何況當時除了丹尼爾,還有其他人在,泰勒根本不認得他。

「也是,畫上有彼得侯爵,」丹尼爾喃喃自語,「那是一家人的畫,妳是他的女兒,畫中人當然是妳。」他雖然釐清,卻覺得有什麼重要的事被忽略了,一時想不起來。

「你怎麼會進來?你是軍隊裡的人嗎?」泰勒覺得丹尼爾有些傻氣,稍微卸下戒心,且他看起來年紀比尚恩歐文都還小,更不害怕了。

「‧‧‧是啊,彼德侯爵差我來書房拿點東西‧‧‧」丹尼爾見泰勒不那麼怕自己,索性接著她的話說,不小心一個踏步,踩到地上的玩具,絆了一下,頭直接撞上一旁書櫃,痛得全身一跳。

泰勒見狀,哈哈大笑,丹尼爾見她笑得這麼開心,也跟著笑了起來。

「你要拿什麼?」泰勒笑問:「怎麼拿到這裡來了?」

「我要拿的東西在書櫃上,」丹尼爾揉了揉額角,好險沒腫起來,「卻不小心按到進來的開關進來了。妳能教我怎麼出去嗎?」

「你要走了嗎?」泰勒有些失望。

丹尼爾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不禁說:「嗯‧‧‧我想再待一下也沒關係的。」說著在地毯上坐下。

泰勒看起來很高興,將身旁那包糖拿給丹尼爾,「請你吃!」

「這什麼?」丹尼爾拿了一顆往嘴裡塞,靈機一動,「太妃糖?」

「你知道?」泰勒驚奇,「我最喜歡吃,好吃嗎?」

丹尼爾點頭,「好吃。我記得尚恩曾說過,他都喚妳太妃糖吧?」

泰勒點頭,「尚恩會做太妃糖給我吃。」

丹尼爾讚:「尚恩好厲害!」

「是啊,不過,尚恩現在越來越忙了,沒時間替我做糖,也沒什麼時間陪我。現在這糖都是凱叔做給我吃的‧‧‧」泰勒說這話時露出寂寞的表情。

「尚恩只是比較忙而已,他對妳的愛沒有變‧‧‧」丹尼爾安慰,「既然尚恩沒空陪妳,我來陪妳玩吧!」

「可以嗎?」泰勒眼睛一亮,「你不用去替父親送東西嗎?」

「‧‧‧那個東西彼德侯爵說不急,之後再給他也行‧‧‧」丹尼爾不自在的搓搓鼻子,「妳剛才在織什麼?」

泰勒拿起一旁的洋娃娃,「我在給莉莉做衣服。」

丹尼爾:「真厲害!她叫莉莉啊?」

泰勒:「是啊!莉莉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有最好的朋友嗎?」

丹尼爾:「有啊!牠叫丹尼!」

泰勒:「那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丹尼爾:「丹尼爾‧布魯。」

泰勒:「泰勒‧拉維尼。」

丹尼爾一直覺得有件事很奇怪,但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索性不去想了。

就這樣,丹尼爾陪著泰勒玩了一下午,完全忘記自己需要躲起來以及與席妮洛基會合。不知不覺,已近傍晚時分。


「泰!妳餓了嗎?晚上父親得赴晚宴,我先帶妳去吃飯‧‧‧」歐文邊說邊進來,一看見丹尼爾在此,驚叫:「丹尼爾‧布魯?!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急忙將泰勒一把抱起,遠離丹尼爾,「你叔叔一直說我們將你藏在城裡,要進來搜,還以為他想這什麼荒謬的藉口攻城‧‧‧想不到你真的在這裡!你怎麼藏在這裡的?」

丹尼爾連忙站起身,「是你哥哥同意讓我躲在這裡的!」

「我哥哥?尚恩?」歐文狐疑,「尚恩知道你在這裡?」

「我叔叔要殺我,我現在不能被他找到‧‧‧」丹尼爾忙說:「你還記得你曾用真理杯換我們救了尚恩一命嗎?尚恩念著這事,才願意幫我,求你別說出去,不然不僅我,尚恩也會被牽連!」

歐文:「天啊!尚恩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這麼胡來?竟將敵軍藏在軍營裡‧‧‧」

丹尼爾:「你剛才說我叔叔執意進城來搜,現在怎麼樣了?兩軍仍在交戰嗎?」

「‧‧‧因為一些事,現在停戰了。」歐文煩躁的搔頭,「你叔叔他們現在要進城來,晚上與我父親和喬瑟夫公爵共赴晚宴‧‧‧不管怎麼樣,你都不能待在這裡,要是被發現你真的在城裡,就好像我方在說謊,總之,你快點離開!」歐文話才剛說完,尚恩忽然現身。

尚恩:「丹尼爾‧布魯?你怎麼會在這裡?」

雖然已知道尚恩具有瞬間移動的能力,但丹尼爾仍是被他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歐文與泰勒則是早就習慣尚恩這般神出鬼沒。

歐文:「他說是你同意讓他躲在這裡的。」

尚恩盯著丹尼爾:「我是同意讓他躲在軍隊裡,可不是同意讓他躲在這裡。他怎麼進來的?你帶他進來的?」

歐文:「哪可能!我才剛發現他在這裡‧‧‧不過你也真大膽,竟然敢將敵軍藏在我軍陣營裡,且他不是一般人,是布魯家的小王子,前陣子不是全城通緝要找他嗎?要是被父親和喬瑟夫公爵知道了該怎麼辦?」

尚恩:「他曾救過我一命,我只能靠此法回報他。」轉頭對丹尼爾說:「布魯家與我方已結盟,要一起去找聖泉。你家的軍隊已進城,若你要逃得趁現在‧‧‧你的家臣已走,你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嗎?」

「邦妮走了?」丹尼爾一愣,忙說:「我得去找我朋友,你知道他們嗎?席妮與洛基,小個子紅髮女孩與兩米高男孩,他們年紀與我差不多,也在城裡‧‧‧」

尚恩:「那兩個海盜?」

丹尼爾喜:「是啊!你帶我去找他們就行了!」

尚恩:「他們要與我父親和喬瑟夫公爵共赴晚宴,商討找聖泉一事。」他見丹尼爾已換下醫護兵的衣服,「你先打扮成一般侍衛的樣子,跟在我身旁,等他們晚宴結束,我再將你送到那兩個海盜身旁。」

丹尼爾點頭。

「我去替你弄件軍服‧‧‧」語聲未落,尚恩已消失。

歐文:「我先帶泰勒出去了。」

「再見,丹尼爾。」泰勒拿了一顆太妃糖給丹尼爾。

丹尼爾笑著接過,「再見,泰勒。」

歐文抱著泰勒正要往書櫃轉出去,他面向外面,泰勒則是面朝內盯著丹尼爾,她朝丹尼爾揮了揮手,丹尼爾也與她揮手道別,忽然,泰勒手中的洋娃娃莉莉也從歐文另一側肩頭竄出,和丹尼爾揮手,丹尼爾一愣,隨即想到這應是泰勒用手動的,目送歐文泰勒轉出書櫃,卻在書櫃轉到一半時,看見洋娃娃莉莉朝自己眨了眨眼睛。

***

是我的錯覺嗎?但我當時真的看見洋娃娃對我眨眼睛,還是眨眼睛的是泰勒?不!我確定當時眨眼睛的是洋娃娃‧‧‧回想一下,當時歐文抱著泰勒背對我,泰勒面朝我這邊,她在歐文的右肩,左肩是洋娃娃莉莉‧‧‧

自從看見洋娃娃眨眼,丹尼爾一直心神不寧。此時他已扮成侍衛跟在尚恩身旁,看來尚恩是打算讓他暫時假扮成喬伊,兩人往晚宴前進。

「晚宴已結束,我父親要我來見些人,我想你能趁這個機會與你的海盜朋友們見面‧‧‧」尚恩見丹尼爾一副若有所思,「怎麼了嗎?」

丹尼爾:「不‧‧‧沒什麼‧‧‧對了,尚恩,莉莉是洋娃娃吧?」

尚恩一愣,「什麼?」

丹尼爾:「她是洋娃娃,不是真人吧?不會動,不會‧‧‧眨眼睛吧?」

尚恩茫然:「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可能是我看錯了吧,丹尼爾心想,揉了揉眼睛。

尚恩:「你睏了嗎?泰勒想睡覺的時候也會這樣。」

丹尼爾笑:「你們感情很好呢!我看歐文也很疼她。」

尚恩:「那當然,畢竟我們是三兄妹‧‧‧我看見你朋友了!」只見席妮與洛基正在門廊上,洛基當時剛與在陽台禱告的加百列說完話,「我將你交給他們了,保重。」尚恩說完先行離開。

三兄妹‧‧‧三兄妹?對啊!他們是三兄妹!丹尼爾此時才猛然想起,自己在彼得書房牆上看見的畫像。

那幅畫是好幾年前的吧?彼德侯爵在畫裡看起來仍很年輕,畫裡的三兄妹也就是尚恩、歐文、泰勒,所有人都變老了,為什麼只有泰勒仍保持原樣?那畫中人真的是她嗎?她自己也親口承認畫裡的是她,尚恩也說了他們是三兄妹,還是同父同母所生的三兄妹,但尚恩的母親‧‧‧我記得他曾說過於十三年前過世‧‧‧好奇怪‧‧‧這真的是太奇怪了‧‧‧

丹尼爾只覺得越想越詭譎,洋娃娃莉莉朝他眨眼的畫面又在腦海中閃過。

所以那不是錯覺,而是真的?丹尼爾正這麼想著,忽然感到一陣暈眩,嘔吐感湧上,腿一軟,跌在地上,這一下引來席妮與洛基的注意。

「沒事吧?‧‧‧丹尼爾?」席妮上前發現倒在地上的侍衛是丹尼爾,不禁一愣。

洛基替丹尼爾將身體回復,丹尼爾才漸漸覺得好轉。

席妮:「怎麼回事?怎麼忽然暈倒了?該不是餓昏了吧?走!裡面有很多好吃的,我帶你去吃!」

洛基提醒:「他叔叔也在裡面。」

席妮:「沒關係!裡面現在大家都四處走動,而且光是他這一身打扮我在裡面就看到好幾個,不會有問題的。」一手牽著洛基,一手拉著丹尼爾,「裡面除了酒,還有好多甜點呢!」推門進屋。

丹尼爾仍心繫泰勒,覺得她有許多秘密,無論是她那個會眨眼的洋娃娃,還是為什麼她永遠長不大。他一無所知,正如同他不知道,剛才身體突如其來不適,也與此脫離不了干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