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30:君特灣來信

東愚 | 2021-12-21 17:35:13 | 巴幣 0 | 人氣 120


至於水仙花號……
時間再一次來到深夜,是羅莎一行抵達軌道電梯塔隔日的25日。
通過軌道電梯塔的通訊機能,水仙花號在激進派的IFF裡被識別為無害的民用商船,成功進入塞拉塔普拉。
做得到這一點,也要多得熟悉軌道電梯功能的謝勒德博士倒戈相助。也多虧謝勒德,艾薇兒才知道軌道電梯本身就是一個巨大電波塔這件事。通過這個事實,本來不具備無人機生產功能的軌道電梯也能使用獨立加密電波,搖控大陸各地的無人機工廠持續供應戰力。
至於電梯塔內部的生產線,那只是數台原型機,用以掃描並數據化機體資訊作為其他工廠的生產標準。只要在原型機的機體進行調整,或是修改原型機電腦的參數,其他工廠便能以最新一次掃描得到的數據進行複製生產。實在是方便至極的功能。
反倒是電梯塔內那小形的MQ-101生產線,謝勒德按個按鈕就能使之停擺。要繼續擔心的MQ-101只有已出產並投入應用-換這之就是軍械巨鳥正餵養在它身上的那些機體而已。也足夠多了。
所以艾薇兒正要把MQ-99的掃描線毀掉,但是她轉念一想,又覺得這做法沒有甚麼效果。
掃描線的作用只是複製,不是生產。和依附於軍械巨鳥的MQ-101不一樣,MQ-99無人機和電梯塔生產線不僅是主機和子機的關係,就算子機也有著自主運算功能。即使察覺到掃描線失能,子工廠也有能力持續運作。
謝勒德也同意她的看法,甚至還想到了代替的辦法來削弱激進派的戰力。但是他沒有說出口。
說到底,謝勒德只是個科學家,而MQ系列無人機便是他的心血,等於自己的孩子。假若要在原型機上惡作劇,弄成飛不起來的四不像,倒不如直接炸爛它還比較痛快。就算知道這便是當下最好的做法,他一樣痛心著正在猶疑。
只是還未等到他決定,TABLOID就順著氣勢把原型機的晶片給拔掉了。
晶片和硬碟,特別是硬碟,其實比我們以為的要來得更加堅固可靠。防火防水防碰撞,這些都是電子產品生產商在設計時就想著要做得到的標準。撇除軍用品不論,即使是家用電腦的硬碟,只要不是投進深水再讓它通電,就算放到篝火中心讓它焚燒,或是用磅級的大錘搗毀,之後一樣有辦法把能把資料復原。
比起發脾氣般重棒亂打,TABLOID的動作雖然簡單,卻是最直接的正解。
興致滿滿地笑著,還想要尋找其他可以拔掉的無人機零件。這樣子的TABLOID,並不知道他還幫了天使隊一次大忙……

AWACS|PEACE KEEPER
<<……確認無人機貨櫃,要來了!>>

ANGEL 1|KNOCKER
<<瞭……解?咦!?>>

正式擔綱天使隊一號機的KNOKCER,從一千二百米高空看著地面,那景象滑稽得讓他不知如何自處。
氣勢浩翰的無人駕駛貨車隊,有條不紊地開到無人機工廠外的空地。像火槍兵一樣列開橫陣,掀起貨櫃頂蓋,展開雙翼的無人機便是火繩槍的鉛彈,畜勢待發。
像是火繩點燃槍膛內的底火,貨櫃內的彈射器被確實啟動。
無人機卻劃出拋物線,軟弱又無力,在貨車前方不遠處就墜毀了。
力度之弱,連爆炸都沒有,只是變了形癱軟在地,滲漏著本來注滿機身的燃油。
那些有著「無人機外表」的金屬塊,連引擎都未被點燃。極度易燃的油料就這樣漏得滿地都是。
不得不說,無人機一台又一台輪著墜毀的畫面蠢得來也很有喜感。

ANGEL 2|SINGER
<<……好吧。我可沒預料到這。>>

AWACS|PEACE KEEPER
<<怎麼了?我看不到無人機的訊號。發生甚麼了?>>

總不會是在射出之前就把貨車擊毀吧?PEACE KEEPER很希望是真的,但是他也害怕失望,也害怕是更糟的消息。所以他沒有說出口。

OSEAN GROUD UNIT
<<那個……就是……無人機自己墜毀了。>>

AWACS|PEACE KEEPER
<<蛤?>>

ANGEL 1|KNOCKER
<<是真的。天使隊都看到了。>>

沒有親眼看見的PEACE KEEPER自然如此。畢竟親眼看著事情發生的陸軍都覺得難以置信。
事實上就連去了其他戰線的各飛行隊也正目睹類似的事件,無一例外都感到匪夷所思。

OSEAN GROUND UNIT
<<怎麼辦,要繼續打嗎?>>

友軍地面部隊趁著停火的空白期由衷發問,而據守工廠附近的激進派部隊也在討論類似的事。

PEACE KEEPER
<<保持警戒,對方要打的話我們就……>>

ANGEL 3|KIKAI
<<確認白色訊號彈,是工廠打的。還有白旗。敵軍投降了。>>

AWACS|PEACE KEEPER
<<………………全體停火。我們贏了。>>

ANGEL 2|SINGER
<<啊哈……啊哈哈……?>>

ANGEL 3|KIKAI
<<哇。耶。>>

包含被調到天使隊的KIKAI在內,得到勝利應該要開懷大笑,但是天使隊感受不到勝利的實感,只能裝模作樣的假笑著面對。

ANGEL 1|KNOCKER
<<贏得莫名奇妙啊。虧我們準備了那麼久。>>

AWACS|PEACE KEEPER
<<損害極低的情況下贏了,就別要求更多了吧>>

PEACE KEEPER這句話,語氣複雜到聽不出他心情是喜是愁。


時間已經是深夜,10月26日零一零零時
「那麼,現在呢?」
喬格的問題,艾薇兒不想回答。
準確而言是無法回答。
要說的話,艾薇兒就是愛德華口中:「因為燈塔實在太過耀眼,就忘記了燈塔只是路標」的那些人。雖然這樣說也是有失公允。
艾薇兒準確預料到燈塔失能是為了達成終戰所必須的過程,所以才來了這裡。直到謝勒德一盤冷水潑來:
「還是先別亂動手。軍械巨鳥會獨立運作,而且電梯塔出現異狀就會警示守軍,那時候連想逃跑都未必有路。」
「這次真的頭痛了呢。不論任何事,完善的計劃果然是必不可小的。」
「我察覺到了。謝謝你提醒我啊大天才。」
「不客氣。」
不知道TABLOID是真心以為艾薇兒在稱讚他,還是自以為幽默的單純回嗆。為了自己的心腦血管健康,艾薇兒說服自己不去思考這件事。她不希望在終戰之前被氣到爆血管。
「計劃啊……」
就算要設計終戰計劃,手頭上也沒有適合的人力物力。
就算艾薇兒有萬分之一機會相信從來沒有生出好感過的歐西亞軍有甚麼辦法處理軍械巨鳥,其他人也覺得有的話早就終戰了,還不如身處戰略要點的我們自己更可信。
「……不,沒有,想不出來。」
艾薇兒投降了。
這不是放棄,而是她充分認知到,論智謀的話有更好的人選在場。
「靠你啦,天才先生。」
「我?」TABLOID愣住了。
「滾。『他』啦。」
連指都懶得指,艾薇兒一如以往地不在乎禮儀態度之類的繁文縟節,大家都見怪不怪。
但是被她用下巴點名的謝勒德卻不這樣想。在這之上,他滿腦疑問。
「我?」
「你是聰明人,搞不好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聰明。那麼,陰謀詭計最適合你了,不是嗎?」
謝勒德很想質問她是不是因為對「貝爾卡人」的刻板印象才得出這種結論。
想想自己的立場之後,他很快又重拾冷靜。
順帶一提,TABLOID代替他把質問扔出來了。
幸好王女帶著伊歐妮亞和艾爾瑪兩姊妹離開了。謝勒德不希望她們受到艾薇兒影響,開始對自己有奇怪的認知。
而且謝勒德也無法否認這種刻板印象。
當他決定脫離愛爾吉亞,加入艾薇兒一行時,腦中就開始以「終戰」為目的進行構想,繪製計劃。不愧是貝爾卡人中也難得一見的天才。
但是謝勒德高興不起來,反而有點厭惡自己必須要做出符合刻板印象設定的行為。
嘆著氣,他從電腦打開了尤吉亞大陸的地圖。
勢力配置一團亂,讓艾薇兒看得一頭霧水。
「泰勒島是紅色的?……哦-這樣啊。」
「紅色的敵人,藍色是友軍。因為這是從愛爾吉亞視覺出發的勢力圖,所以反過來,紅色的是歐西亞軍,藍色的才是愛爾吉亞軍。」
「你們理解得快真是太好了。」謝勒德默默調整心中對TABLOID和喬格的評價。
不過,就算理解了顏色的含意,勢力圖也是一樣混亂。
「黃色是甚麼意思?」
「分離主義……失禮,應該是『獨立國家勢力』。」
「是敵人嗎?」
「對愛爾吉亞來說,是。歐西亞的話,不一定。」
「那可真是頭痛了呢。」
紅黃參雜的包圍網,已經攻到軍械巨鳥防空圈下方,正緊緊包裏著君特灣。
這便是謝勒德利用電梯塔電波機能所能掌握的最新狀態。
「你們應該不知道,歐西亞本國來的增援已經在法班提登陸了。」
「真的嗎!?」
為了說服其他人,謝勒德把情勢圖拉回到數日前,然後讓它以動畫方式播放,旁邊還佐以無人機從空中拍攝的記錄。
軌道電梯好方便啊,枉我們一個月來只能用無線電。
這麼想了一句之後,眾人又拉回思緒,理解著眼中所見。
不計算已知的泰勒島:10月23日,新的紅色光點忽然在巨石要塞出現,蓋過了本來的藍點。之後的10月24日,又在法班提出現了另一顆光點。
到了25日,也就是數個小時前,包含標記著「UAV工廠」的地區在內,藍點也相繼被換成紅點。
奇怪的是,那些只是「點」,點與點之間並沒有連上「線」。
光點也不是以移動的方式,而是一閃一閃地在大陸各處增加。
「果然,問題還是在於通訊網沉默。」
這是謝勒德說的。
(……不,那只是其次……)
當他專心思考時,旁人的聲音會彷如無物。
「順勢進行就會贏……」
取而代之,是他腦中想法不經意化成並說出的話語。
(是嗎?不,問題在於巨鳥。)
他是思考時會自言自語的類形。
「但是,要怎麼做?」
(……『赫利奧斯』和『偏轉護盾』……)
「飽和攻擊?」
(不,行不通。電梯會一直供應能量。)
「可以處理。但是電梯有異動就會發出警報,這邊也會有危險。」
(如果和歐西亞軍配合呢?)
「時間太短了。而且歐西亞軍就連分辨敵我都辦不到……」
(要怎樣說服他們又是另一個問題啊。)
「說到底,這邊發出去的訊息連愛爾吉亞軍都收得到。」

「明明軌道電梯的通訊機能可以發出訊息,但就是不能指定對像,而且還無法反過來接收。」

「喂,你剛剛說甚麼?」
如夢初醒。
眼睛看著地圖,耳朵聽著其他人的議論,就只有自己一直沉默的艾薇兒終於找到了。
她很痛恨自己怎麼一直想不到。
就是這個,勝利的方法!
她找到了。
看著瞬間明白艾薇兒想法的謝勒德,兩人眼神忽然散發著光。


「現在是……2019年10月27日,一三零零時。我身處丹尼斯空軍基地。」
PEACE KEEPER在預警機上操弄著不知道那裡得來的舊式錄音儀器。
「……嗨,寶貝,我好久沒回去了。剛吃了飯,罐頭的味道真的一般啊,我好想念你的蛋糕哦。」
大部分人都忘了,PEACE KEEPER有個女朋友。
KNOCKER也忘了,所以他在預警機內也一臉驚覺。
但是KNOCKER也沒有不知趣到打擾PEACE KEEPER,而是選擇靜靜聽著。
不提及任務,迴避掉軍事機密,PEACE KEEPER只說一些能夠向民間人士分享的事,以此推測PEACE KEEPER的女友應該不是軍人。
這麼一來,能說的故事也不多,導致他大部分時間都只是在述說自己的感情和思念。雖然這也是PEACE KEEPER一開始的錄音目標。
甚至還寫了首詩來結尾,肉麻得KNOCKER要忍著笑才聽得完。
自己也曾經有過女友,後來因為飛行員生活太忙,又不穩定,就連工作環境的安全都無法保障。為了讓大家都過得舒服一些,他狠下心來說分手,數段關係和平收場。
是的,「數段」關係。
連CLOWN都不知道,穩重的編隊長KNOCKER年輕時也可以玩得很瘋。
所幸他不像那些野馬,跟以「不羈」自豪的年輕飛行員不一樣,他找到機會洗心革面。現在能夠專心當個戰鬥機飛官,所以也沒甚麼能被其他人說嘴的。
獲得「吊車尾騎士」稱號則是他洗心革面之後的事。
「……那個,就是……」詩都唸完,唯獨最後一句話讓PEACE KEEPER支支吾吾:
「……我會盡快回來的。我承諾。」
原來如此。
不想下達無法完成的誓言,但是不說些甚麼來束縛自己又會覺得空虛。
明明錄音帶又寄不回本國。
就算多想「裝模作樣」,他終究是那個多愁善感的PEACE KEEPER爸爸。
等到錄音機被關上,KNOCKER才說出第一句話。
「勸你不要再做了。」
「指甚麼呢?」
「錄音。」KNOCKER隨意坐在預警機的一張椅子上。「會變成遺書的。」
「有甚麼根據嗎?」
「從前有一個傭兵,打仗的時候總是在說家中女友的事,最後為了掩護隊友,被敵人用雷射打死。」
「你還認識傭兵嗎?」
「不認識。電影之類都這樣演的啊,顧家的配角都會在決戰之前掛掉。」
「為甚麼?」
「為了劇情張力。主角不能死,但是又要安排些角色殺青,所以就找些顧家好男人。觀眾最喜歡顧家好男人了,所以讓他代替主角掛彩才好看。」
「你又知道我不是主角了。」
「不會是你啦。整天躲在這台大胖子裡出張嘴。」KNOCKER拍了拍預警機的面板,像是在拍老朋友的肩膀。
「嘿,別說瑪莎的壞話。」這是PEACE KEEPER給自己座機的暱稱。「還是怎樣,你想說你是主角?」
「當然不是。」
「那誰是?」
「這個啦,這個。」
KNOCKER舉起三隻手指,意思是「三條線」、「哈林殺手」、「444的大罪人」和愛爾吉亞沙羅曼達隊口中的「左輪狗」。

……TRIGGER。

「讓人羨慕啊。」PEACE KEEPER說。
「你羨慕嗎?」
「總會希望過當主角吧。」
「要看是甚麼故事吧。這?」KNOCKER攤開手,指的是現實。「免了。多半不好受。」
「RUNNER大概就是個主角的料。」SINGER登機了,也跟著找了個位置坐下。「膽小鬼變成英雄,很有主角味道。」
「那是你自己的觀點吧。」
「……囉嗦。」
三人中的兩個都沒再說話,相視著,微笑。
「所以呢,上來幹甚麼?」
「開無線電看看。公用廣播,隨便一個台。」
順著SINGER的要求,PEACE KEEPER打開儀器。

????
<<聽得見的人,想結束這場白痴戰爭的話,就想辦法來軌道電梯吧。>>

就只有這一句話。
沒有影像,沒有說明,說完就結束了。
「從剛開始就在放,隔段時間就重播一次。不知道是誰,不知道用了甚麼手段,發訊源也不明。」
SINGER的說明完全達不到「說明」該有的作用。
「只能猜是軌道電梯了吧。KNOCKER,怎麼看?」
「聲音很熟啊。」
應該不會有錯了。
「確實。如果是她的訊息,可以肯定不是激進派的挑釁。」
「這時候挑釁我們也沒有作用。就算我們有心想去軌道電梯,也不是容易的事。」
PEACE KEEPER也只能嘆氣。

<<警告,不明單位接近,全體警戒。>>

響徹基地的廣播激發本能,三人各自衝往自己的崗位等待出擊指示。
但是只能衝到半路,警報又停止了。
「搞甚麼鬼啊?」
「誤報嗎?」
連飛行頭盔都掏了出來的天使隊兩人,在機體旁邊疑惑著到底要不要上機。
KIKAI這才現身,從機庫外發出呼喚。
「喂!出來看啊!」
興奮情緒進一步加深KNOCKER的好奇,而答案很快得到解答。
是友軍。
連同運輸機、預警機和戰術飛行隊,前後各六六編隊的十二機隊正要降落。
就連地面也有戰鬥車隊正在進場。
是現在的大陸上,難得一見的大部隊。
而臨時司令部的各位,正看著這團大部隊,歡聲雷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