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32:強風之冬

東愚 | 2021-12-23 08:24:45 | 巴幣 0 | 人氣 40


燈塔的戰鬥不一定真如PEACE KEEPER所說是這個世界史上最大規模的,也不一定是持續最久的。
若真要說的話,這場戰役中唯一能名留青史的大概只有未登場的軍械巨鳥。
相信軍史家也會認為激進派運用無人機的方式是具備相當價值的研究材料。
麻煩的是名稱。
說慣了的激進派,現在要改稱政府軍。
一方面是因為激進派確實成為了臨時的政府軍,另一方面是部份原激進派部隊在不久前倒戈,轉而與政府軍為敵。
這又是為甚麼呢?
是因為艾薇兒口中帶著揶揄味道的「棄暗投明」嗎?
是因為羅莎.柯賽特.德.艾爾賽的歌聲,讓他們察覺到自己忠誠的對像嗎?
還是單純的厭倦了戰爭呢?
這可能就要靠後世的軍史家們抽絲剝繭地調查才有結論了。
不管如何,今日一戰必將留芳。

時間是一三三零。
一台白色前掠翼機「ASF-X II 震電二」帶領一台F35和四台F-18出現。

AWACS|SKY MASTER
<<這裡是AWACS SKY MASTER,新單位,報上所屬!>>

雖然這程序很麻煩,但是每次有新單位都必須手動分辨敵我。
衛星失能這麼久,現在也習慣得差不多了。

ANGEL 1|KNOCKER
<<這裡是歐西亞LRSSGBU天使隊六機,標記戰鬥開始時間。>>

AWACS|SKY MASTER
<<KNOCKER,等你很久了,現在更新資料鏈。>>

ALLY
<<援軍嗎?……有比沒有要好,拜託了!>>

BANDIT
<<新敵人來了。>>

BANDIT
<<又有!?可惡,沒完沒了!>>

BANDIT
<<這邊也會有援軍的。穩固防守,爭取時間!>>

SINGER如常發揮著座機設備的無線電竊聽功能。

ANGEL 1|KNOCKER
<<敵人似乎開始累了。天使隊,把握機會,盡可能減少敵人。>>

天使隊的目標不是勝利,而是在勝利契機出現之前削弱敵軍。這點對於所有友軍,甚至敵軍都適用。
差別在於兩軍的目標是撐到軍械巨鳥到場後再決一死戰。
而天使隊的目標是TRIGGER所在的LRSSG本隊抵達。
不作多想,天使隊徑直衝往燈塔。
戰鬥機劃出的尾跡不斷擴展,飛彈就混雜其中,感覺隨時都會被流彈撞中。
也許是察覺到這點,F-35和F-18各自分散開去,只有白色的震電保持筆直路徑。

BANDIT
<<好快!?>>

當然了。
因為KNOCKER沒有想過減速。

BANDIT
<<白色的?真囂張啊。T-2,帶上無人機去處理。不要太突出,也不要太深入了。>>

BANDIT
<<瞭解。>>

六台戰鬥機針對KNOCKER調整了方向。但這看似浩盪的聲勢沒有把KNOCKER嚇怕。
很好,來吧!
KNOCKER翻轉機身,以高G力迴轉改變軌道,目標是衝進雲層。

BANDIT
<<敵人進入防守狀態。我去追擊!>>

BANDIT
<<等等!>>

太晚了。
雙方已經在雲霧間展開纏鬥。
不需要看得見敵人,對KNOCKER來說,只要聽著警示回避飛彈就好。對敵機來說,也只要看著HUD裡的標記追蹤就好。

BANDIT
<<T-2,太危險了,保持守勢!>>

BANDIT
<<否定,我可以的!>>

然後KNOCKER再次拉升,目標是脫離雲層。
機會來了!雙方都這麼想著,視線再一次開明起來。

BANDIT
<<FOX……甚麼!?>>

雲層之外,F-35帶著四台F-18早在就等候。

ANGEL PILOTS
<<FOX-2!>>

一看見敵機編隊跟在KNOCKER後方現身,天使隊各機同時射出飛彈,六台無人機隨即被擊毀五部。
這都是天使隊構想好的戰術。在泰勒島上就遭遇過無人機編隊,在BAMBOM處得知由一台有人機帶領數台無人機組成編隊來戰鬥的方式。
針對這種狀況,天使隊做過無數次的假想和試驗。
然後是用「天時」-今日的多雲天氣-配上天使隊的「人和」將之實行。
但是敵人還有兩機。

BANDIT
<<可惡!>>

隊長機存活也許是僥倖,但是他的僥倖也到頭了。
KNOCKER展現他的失速機動。這不是CLOWN不斷想模仿的那種「TRIGGER機動」,只是一個標準的特技動作。
無需特意去模仿任何人,只要盡力做能做到的事就好。
不負他的編隊長和教官資格,敵人出現在視線當中的完美位置,堪比教範。
要用飛彈嗎?不,這時候還是用機砲吧。
震電二打開槍孔,噴出火光,瞬間噴射數十發小小的投射物把敵機機翼射出一排孔洞。無法承受壓力的機翼尾端隨之分離,做成了機翼被撕裂的錯覺。

BANDIT
<<T-2!>>

BANDIT
<<可惡!可惡!可惡!……我要彈射了!>>

那就好。
歷史上的某人說過:「軍人有盡忠職守向目標射擊的義務,但是人類也有著把槍口偏移的義務。」
也許有,也許沒有,也許只是穿鑿附會而生的一句話。
但是KNOCKER選擇實行他同為人類的權利。
剩下的最後一台無人機先是傻傻地直飛,然後才向著它的其他友軍飛去。
天上還有敵機,而且戰區某處也正湧現著更多的敵機。
雖然友軍也在路上,但是現在還是要靠自己。

ANGEL 1|KNOCKER
<<要繼續上了。>>

AWACS|PEACE KEEPER
<<敵人的防守陣型很緊密,這次不會那麼好運了。>>

ANGEL 1|KNOCKER
<<但是也不能光是看著。石怪隊,分散,和我們用三三攻擊陣型去吧!>>

ANGEL PILOTS
<<瞭解!>>


飛行員被逼彈射,這樣的訊息再次傳來。
「這是第幾個了?」
艾薇兒這句話只是某種諷剌或者嘆息。但是羅莎很認真地回答。
「……十一。」
說不定只是一個很小的數字。但是開戰也才不久,足夠反映天上戰況有多激烈。
在戰線後看著……應該說以無線電聽著一切的羅莎也只能數數字。每加一,內心的沉重也隨之增加。
這個世界的軍人,是不值錢的量產品,就算是戰鬥機飛行員都一樣。
能夠跳傘是一種幸運,而那些無法跳傘的人呢?想到這點,羅莎只能一邊怨恨著自己的無力,一邊為那些人祈禱。
她手無縳雞之力,艾薇兒也是傷殘人員,無法參加戰鬥的人只能留在後方。
在空戰開始一段時間後,愛爾吉亞政府軍才發現燈塔裡一直發訊息的不是友軍。一部分人脫離了對外防衛的位置,組成部隊想去鎮壓燈塔,卻只看到難民組成防線,展開盛大的歡迎會,毫不掩飾地對政府軍表達自己進入難民營以來的謝意。
主菜是子彈,香檳是氣油彈,表演項目是不堪入耳的辱罵。
甚至把軌道電梯的警備機器人當成服務生,在防線各處努力為政府軍上菜。難民們確實是服務周到,來客們也樂在其中,以手上的槍和裝甲車的砲傳送著密集的顧客回饋,感謝招待。
在位時就常有來往軌道電梯的羅莎也是第一次看見警備機器人進入戰鬥模式。
要是這個六角柱形的大鐵箱成為敵人,防線搞不好撐不住五分鐘。就連TABLOID也不禁驚訝。
這防線是TABLOID主導建設,喬格安排後援線而生的。而警備機器人則是用謝勒德的權限從終端改寫。
TABLOID數日以來在難民的小團體間發表演說,又混雜在難民營各處,用一些小字條,或者裝成和人聊天的模樣,說一些搧動性的說話,漸漸埋下名為「戰鬥決心」的種子。
光是難民,只會組成些烏合之眾。但是激進派,特別是親眼目睹王女尊容,日後唱誦著《沉默王女》傳說的那些人,帶上同伴倒戈,這連艾薇兒都始料不及。
甚至有外來的愛爾吉亞軍也加入了。
是女兵蒂娜,有著異國臉孔的通訊士阿里,和棕黑膚色的隊長馬爾科姆。
他們起初混雜在難民之中,展現了戰鬥技巧之後,才坦白自己是愛爾吉亞軍。
戰力看似很不錯,但是戰鬥並沒有變得輕鬆。
「更多的載具來了!」
砲火聲在隧道裡不斷迴響,讓馬爾科姆必須要喊個聲嘶力竭,才能把話語傳達開去。
架空大橋不但被封鎖,也能預料政府軍走上去只會成為空中單位的目標,惶論突破。所以陸戰只發生在隧道當中。
「把列車移過來!」
根本不能算是列車,只是拖著固定飛彈架的工程用卡車,連裝甲都沒有,還必須依靠隧道裡固定的軌道才能提升機動力。防線中最強的對裝甲戰力僅此而已。足夠是足夠,但還是無法讓人信賴。
「沒辦法!這邊也有裝甲車!」
連這樣的要求也被否決,馬爾科姆很是不滿。
只是單純的人海戰術。
只是單純的陣地戰。
組成防線主要部份的難民想當然沒有受過軍事訓練,甚至連民兵都算不上。因為沒有經驗,只是拿起武器的平民。
能撐到現在,全因為他們信任著由職業軍人擔當的指揮們,讓士氣不至潰提。
但是空有士氣不能打勝仗啊。
馬爾科姆定了決心,下令後退。
「但是再退就脫離隧道了!」
代表防線會被擴大,厚度不足,戰力分散。
這當然是要擔心的一件大事,但是不需要在當下就開始擔心。
「一個區而已!撤到C區,和蒂娜她們會合!」
隧道很長,分成好幾區,每區之間有一個貨物集散地。那裡空間不大,也沒有任何戰術優勢。馬爾科姆決定略過集散地,乾脆直接退到下一區。
「但是……但是後退就……」
後退會背對敵人,出現空隙,而且難民的速度不及政府軍的載具,必然會被追上。
這種事,馬爾科姆當然有想過。
他可是每次任務都想著活下去,在友軍全滅的任務中生還,卻被更多友軍當作不祥象徵的「膽小鬼馬爾科姆」啊。
「我來殿後。」
這樣子的馬爾科姆,說了自己也難以置信的一句話。
「但是……但是……!」
難民啊,總是抱持著平民的心態,以為戰場會體貼地遷就自己,不懂得命令的重要性。
他看看另外兩條通道的指揮官,大家都點了點頭。然後,他們跳上一台戰鬥列車,把機砲和飛彈筒上好膛。
「你現在是個士兵,而『好士兵會服從命令』。」
好了,聽我口令,撤!

時間是一三四零,馬爾科姆感受著喉頭的血腥味,繼續喊得聲嘶力竭。


ANGEL 2|SINGER
<<FOX-2。>>

ALLY
<<得救了。沒想到會受到歐西亞軍的幫助啊。>>

ALLY
<<這種時候就別計較國藉了。相比之下……>>

ALLY
<<數量太多了,要打到甚麼時候啊。>>

ANGEL 2|SINGER
<<也只能繼續了。>>

ANGEL 3|KIKAI
<<SINGER,後面!>>

ANGEL 2|SINGER
<<媽的!>>

在這片戰場裡不能露出一絲空隙,SINGER再一次領會到這件事。
但是,雙方都一樣。
如果敵人的空隙能大一點就好了。這麼想著,天使隊六機重新組成編隊,然後與新進場的敵機增援展開纏鬥。

ANGEL 4|FAUN
<<到底是從那裡來的,這麼多戰鬥機?>>

AWACS|PEACE KEEPER
<<各地都有,主要是塞拉塔普垃的機場。>>

ANGEL 4|FAUN
<<就不能找人處理一下嗎?>>

AWACS|PEACE KEEPER
<<看看你週遭吧,現在不能分散戰力了。>>

SALAMANDER 1|KING
<<那麼,就讓我們去吧。>>

ANGEL 2|SINGER
<<沙羅曼達隊!>>

GARGOYLE 1|ZIGGY
<<這裡是石像鬼,機場的防空網交給我們。上吧,沙羅曼達隊!>>

SALAMANDER 1|KING
<<萬分感謝。全隊,燃燒彈預備……放!>>

SALAMANDER 3|MONKEY
<<BOMBS AWAY!>>

從東北方進場的沙羅曼達隊,路徑剛好會經過機場和君特灣緊急反應司令部的上空。對他們來說,放個炸彈只是順路的舉手之勞。
而這舉手之勞癱瘓一條軍用跑道,是足足一半的升降能力。足夠讓人興奮。
就算可以在民用跑道升降,從軍用區通往機場的樹林也正燒得旺盛。

SALAMANDER 2|JESSI
<<哦呼!把燃燒彈帶上真是太好了。>>

AWACS|PEACE KEEPER
<<這就夠了。石像鬼和沙羅曼達,不用在那邊花時間,加緊投入戰線。>>

GARGOYLE 2|SPIDEY
<<瞭解。這該死的燈塔真讓人懷念啊。>>

ANGEL 1|KNOCKER
<<這次沒有「BABEL」這回事了吧?>>

GARGOYLE 1|ZIGGY
<<哈,就算有也是用在軍械巨鳥上就是啦!>>

SALAMANDER 2|JESSI
<<SINGER,好久沒搭檔了,要像以前一樣跳舞嗎?>>

ANGEL 2|SINGER
<<哦!剛好有可以用的歌呢,就這樣上吧!>>

時間是一三五一。
無線電忽然響起音樂。
某種上世紀的搖滾,抱怨著自己既不是達官後代,又不是權貴子女,這種不夠幸運的一般人,只能被逼著上戰場。

BANDIT
<<歌?>>

ALLY
<<這是甚麼!?誰放的!某種干擾嗎?>>

「It ain't me, it ain't me! I ain't no fortunate one!」

忽略掉其他人的混亂,JESSI發出輕笑。

SALAMANDER 2|JESSI
<<你啊,品味還是那麼糟糕啊。>>


無線電混雜著音樂。
這讓羅莎感到十分新鮮。
被送進王宮之前,她接觸最多的是大學生之間的流行曲。在王宮裡又因為被要求展示「王室成員的模樣」而學習古典樂。
現在才是她第一次接觸被稱為「頹廢娛樂」的反戰搖滾。
如果沒有砲火聲在燈塔內外迴響,她感覺自己隨時會著迷其中。即使她察覺到自己正是歌詞的諷剌對象也一樣。
倒不如說,正因為有砲火聲的和應,這首老歌的歌詞才顯得更有韻味。
羅莎看看艾薇兒,對方雖驚訝但正笑著。好像她平常就在聽這種環境裡聽著這類音樂,早就習以為常。
艾薇兒正用通訊向不同防線交換著資訊,戰線很快就後退到E區。換個說法,就是對方將要攻進燈塔內部。也可以理解成「防線撐不了多久」,但是馬爾科姆駁斥了這種說法。
「我們會撐住的!那個『三條線』應該快到了,妳們就去做該做的事吧!」
「嘖,我知道了。別掛了啊!」
「沒事,老子可是『不死身的馬爾科姆』啊!」
然後無線電就被掛斷了。
艾薇兒不去猜想原因,她帶上羅莎,硬是使喚著失能的左腳,在燈塔裡不斷奔跑。
震動傳到隧道,繼而讓整座電梯塔和應著微震。
當然不是因為隧道本身被打中,而是隧道口的爆風和音波,兩者在隧道裡被增幅延長,一直傳達到隧道深處的電梯塔底部。
然後是從防線後方傳來的微震,大概是塔底外壁被墜落的戰機撞上了。
這就是二十六,羅莎一邊跑一邊數著。

BANDIT
<<太好了!看見了嗎?我擊墜一機了!>>

ALLY PILOT
<<媽的,等『三條線』一來你們就知道了!>>

又是三條線啊。
「真是備受期望啊。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到,到了也不一定能幫上塔裡的我們就是了。」
「會來的。」TABLOID每次聽見有人質疑TRIGGER,總會忍不住說回去:「蓋歐格,那個人會來的。而且他每次出現都會創造奇蹟。」
「真是備受期望啊。」
「別分心了。」
艾薇兒一如往常,把跑偏的氣氛與話題拉回正軌。
她們在謝勒德指示下一直跑向特定的區域,一路上盡可能跑得越快越好。但是腳傷讓她不得不發揮耐心。
隔著窗戶,戰鬥機還沒看得清敵我就一台接一台被擊落。對於不習慣空戰時畫面高速變化的羅莎,她只能理解成「很多人死了」。
時間是一四一三。
戰鬥似乎無休無止。
意外的援軍出現了。

SEA GOBLIN 1-1
<<這裡是海地精!我們靠近機場了,現在開始進攻!>>

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場雪恥之戰。
上次執行哈林救援作戰時遭受滅頂,餘下的人決心要為擔當先鋒的前輩們一雪前恥。
他們隱忍半年,終於再一次來到君特灣。可以的話,真想直接衝到軌道電梯,但是早就有部隊自告奮勇了。

BASILISK 1-1
<<這裡是蛇尾雞!塞拉塔普拉西郊佔領成功!現在開始向軌道電梯派送披薩!>>

ALLY
<<居然說披薩?>>

在LRSSG協助之下佔領萊恩利海角(CAPE RAINY)的蛇尾雞隊,正散播著他們特有的幽默,和敵對披薩店的愛爾吉亞政府軍爭奪著軌道電梯公社的訂單獨占權。
隧道口就是口戶,隧道就是門廊。不僅要把敵人從口戶趕走,還要兼職清潔工,把門廊裡的髒污清掃乾淨。

BASILISK 1-1
<<就是這樣!小的們,這次要格殺勿論,直接把披薩往敵人臉上蓋上去!讓他們知道誰家披薩做得更好吃!!>>

BASILISKS
<<哦!!!>>

SEA GOBLIN 1-1
<<我們也不能輸了,撕咬,撕裂,撕扯!哥布林們,散播恐懼吧!!>>

SEA GOBLINS
<<嘻哈!!!>>

AWACS|PEACE KEEPER
<<但是陸戰都不輕鬆啊。等等,來了啊!我有個主意……這裡是PEACE KEEPER。剛剛進場的友軍艦隊,還有……海風兵團!?>>

RTRA|Y.SHERMAN
<<就是這樣,原愛爾吉亞南部集團軍第十三裝甲師,現在是泰勒島共和軍第一步兵師的『海風兵團』,開始塞拉塔普拉登陸作戰!>>

AWACS|PEACE KEEPER
<<真是驚人,是登陸戰的專家!不……我分心了。友軍艦隊!可以進行砲擊支援嗎?>>

OFS-STARLING(椋鳥-本作取遊戲正體中文版音譯譯名)
<<這裡是旗艦史塔林號,肯定。將在掩護登陸的同時發動,請傳送砲擊位置指示。>>

ANGEL 1|KNOCKER
<<我來吧。ANGEL 2,ANGEL 3,掩護。其他機體繼續空戰。>>

ANGELS
<<瞭解!>>

塞拉塔普拉雖然處於激戰,但是從空中看不出甚麼硝煙。一直到KNOCKER低飛,靠近都巿西部的人工島工業區時,他才能目視確認各街道之間的單位。

AWACS|PEACE KEEPER
<<抱歉,現在標記IFF……ANGEL 1,飛彈!>>

從地面射來的防空飛彈,差點把KNOCKER打了個措手不及。

ANGEL 1|KNOCKER
<<好險,謝謝提醒啊。ANGEL 2、ANGEL 3,確保制空權。>>

OFS-STARLING
<<天使隊,砲擊預備好了。因為沒有衛星輔助,這邊要手動準備武裝花了點時間。但是現在沒問題了。>>

ANGEL 2|SINGER
<<一般來說,不是參戰之前就該準備好的嗎?>>

ANGEL 3|KIKAI
<<所有人都在意著軍械巨鳥,大概沒料到空戰之外還有需要近地支援的陸戰吧。>>

ANGEL 1|KNOCKER
<<別意為小隊頻道別人聽不見就可以安心聊天,戰鬥還在繼續啊。>>

KNOCKER這時候才察覺一件大事,他自己也跟艦隊一樣,沒有做對地支援的準備。
雖然有通用飛彈,但是用來標記敵人的定位器卻沒有特意帶上。
怎麼辦?
蛇尾雞就在隧道口,時間拖得太長的話,說不定會被巿內敵軍連同在隧道裡回頭的敵人一起夾擊。
他想到一個辦法。
一個有點帥的辦法。

ANGEL 1|KNCOKER
<<史塔林,這裡是ANGEL 1,五秒後向我正下方的區域施展砲擊。>>

OFS-STARLING
<<瞭解,開始計算……等等,你在做甚麼?>>

眾人都以為KNOCKER是要計算好TOT時間,在目標區上方掠過就好。沒料到他乾脆進入懸浮模式,停在一個點上。

ANGEL 1|KNOCKER
<<這樣一來座標計算就更精準。快點!>>

OFS-STARLING
<<我明白了,砲擊三秒前……二……一!>>

ANGEL 2|SINGER
<<KNOCKER!飛彈!>>

ANGEL 1|KNOCKER
<<看我的!!!!>>

用全力拉下彈射機把手,KNOCKER早就計劃好在最後一刻跳傘逃生。但仍是千釣一髮,因為彈射系統的反應總會有著不足一秒的延遲。
拉下把手,炸開座艙蓋,座椅解鎖,最後彈射。
彈射機制看似簡單,作為保命機制確實也越簡單越好。經過一個世紀的科技進步,彈射器被精簡到只剩下拉把手的動作和這些程序。但是技術的極限仍存在著這不足一秒的延遲。
飛彈正在飛來,距離說不定一公里不到的當下,這不足一秒猶關生死。
冒著生命危險換來的是精準砲擊沒有傷及友軍,更沒有擊中可能會危害隧道結構的非目標物,而敵人則是在陣營核心遭受了重點打擊,戰線和火力都被打散。成功跳傘的KNOCKER認為這十分值得。
被降落傘吊掛在半空,感受著地面傳上來的熱力和震動,KNOCKER不禁被震撼得發出讚嘆。
上次在近距離看見這種大場面,還要數巨石要塞時。

ANGEL 2|SINGER
<<KNOCKER!還好嗎?>>

這時候的KNOCKER失去了機載無線電,所以沒法回話。是跳傘時會出現的正常狀態,SINGER都知道,但還是問出口了。

BASILISK 1-1
<<這裡是蛇尾雞,確認傘體打開,ANGEL 1 沒事。多虧砲擊清空了不少空間,降落點也安全,我們會去救援!>>

ANGEL 2|SINGER
<<太好了……。>>

時間是一四一六……
KNOCKER脫離了空戰,隨後加入了隧道戰線,與蛇尾雞部隊和難民戰線聯合,對隧道內的政府軍展開夾擊。
艾薇兒一行將要抵達燈塔的各個控制室。
「愛爾吉亞政府軍」和「有志之士聯合軍」的空戰仍持續擴大。

……距離「三條線」抵達,還有四十分鐘。


本集音樂:《Fortunate Son》-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