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24:混亂加劇

東愚 | 2021-12-15 07:33:12 | 巴幣 10 | 人氣 134


冷靜。
冷靜一點。
整理狀況。
格利特尼爾部隊,愛爾吉亞的特務,人數不會多。
應該是借混亂溜上禿鷹號的。
那麼,艦上的人沒理由那麼快就放棄。

//GLITNIR 001
<<是,是,我們人數小,可以反擊,你們總有些人是這樣想的吧?>>

這傢伙會讀心術嗎?

//GLITNIR 001
<<啊,我沒有讀心術哦。我只是猜出了你們最有可能的想法而已。>>

嘖!

//GLITNIR 001
<<喂,零三,零四,狀況。>>

//GLITNIR 003
<<報告,已與紫蘿蘭號的潛伏斥候會合,鎮壓成功。>>

潛伏斥候!?
怎麼……可能……可是……?

//GLITNIR 001
<<哎呀,跨部門合作真的很麻煩。可是上班族的工作也不能不做。『報.連.商』真的很重要呢。你們該不會以為愛爾吉亞只有一隊專做髒活的『濕差事(Wet-Job)部隊』吧?>>

不……仔細想想的話反倒合理,把很多事情都連起來了。
就連雪爾曼都注意過的事,我們居然注意不到。
可惡……冷靜點!
如果要下殺手的話,對方早就動手了。
他到底……

SALAMANDER 1|BAMBOM
<<所以呢,你要叫我們投降嗎?>>

對了,做得好。
先這樣拖著他吧,BAMBOM。

//GLITNIR 001
<<不不不,本來就是以「不留活口」為目標進行的。部隊協調也沒做好,前線還在打,對吧?。>>

確實。
步兵戰還在進行。
但是後方被敵人掌控,還有難民做人質,不論戰力還是士氣都離潰敗不遠了。

//GLITNIR 001
<<我剛好想賣個人情呢。LA-MA-君,接下來就拜託你啦-。>>

SALAMANDER 2|LAMA
<<SALAMANDER 2,瞭解。>>

SU機調頭了。

ANGEL 2|KNOCKER
<<SINGER。>>

ANGEL 3|SINGER
<<我知道。繼續追擊行動。>>

SALAMANDER 2|LAMA
<<很好。通告歐西亞飛行隊,接下來無人機每隔十分鐘就會向地面投放一輪飛彈。>>

ANGEL 2|KNOCKER
<<傻了嗎!你看不出下頭的都是難民嗎!!>>

SALAMANDER 2|LAMA
<<我只看到一群對和平毫無貢獻的民兵,還有與敵為伍的叛徒。>>

SALAMANDER 1|BAMBOM
<<LAMA……>>

SALAMANDER 2|LAMA
<<阻止無人機的唯一辦法就是擊墜我,然後再擊墜它們。如果你們失敗了,我一樣會向地面掃射。這就是勝負條件。安心吧,無人機不會插手我們的戰鬥。>>

ANGEL 3|SINGER
<<怎麼聽都不是公平勝負吧。>>

SALAMANDER 2|LAMA
<<還不理解嗎?那就這樣吧。>>

SU機俯衝,目標大約是第二防衛線。

GOLEM 2|FOOTPAD
<<GOLEM 1!敵機往你們去了!>>

SALAMANDER 3|KIKAI
<<找掩護!>>

SALAMANDER 1|BAMBOM
<<不好,趴下!……啊啊啊!!>>

ANGEL 3|SINGER
<<怎麼了!?>>

GOLEM 1|FAUN
<<機砲掃射,BAMBOM負傷!>>

只是負傷算幸運了。

SALAMANDER 2|LAMA
<<理解了嗎?以命相搏,沒有公平可言。>>

ANGEL 3|SINGER
<<……這個瘋子!>>


負傷說得太嚴重了。
機砲打中某處的木材,飛來的碎片擊中左小腿做成骨折。
說我「暫時失去行動能力」就夠了。
「醫官!這邊!」
穿著歐西亞軍服的FAUN,焦急為我這個「不是愛爾吉亞人的外人」呼喊著醫療兵。
「來了!」
拖著擔架而來的,除了醫官,還有之前被喚作「麥肯錫司令」的男人。
為甚麼堂堂司令會像個小兵一樣跑來跑去?
各種疑問湧上來,又被醫官撿查傷處時的疼痛驅散。
「……沒甚麼失血之類的持續性傷害,不是大問題。我先定位一下。」
看著明顯我變形的小腿,醫官只是單純展示著專業,其他人便因為他的態度而冷靜下來,不愧是醫療專業者。
可是,比起一臉憂心地看著我急救,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吧?
看,流彈還在飛過哦。
反倒是麥肯錫打得最專心。也有可能只是他情願戰鬥也不想看見紅腫扭曲變形發紫的手腳。
醫官略帶粗暴地把患處扯成「正常」形狀,拾來了堪用的雜物充當夾板,然後用沾了一點小髒污的繃帶包紮。
就算怎樣忍住疼痛,表情還是會有一點扭曲。
「沒有喊出來啊,看來愛爾吉亞也不全是沒骨氣的傢伙。」
「彼此彼此。」
「喂!拿一下擔架!」
「等等!」
我攔住了他。
「不用擔架。」
「你說這甚麼話!?」
勉強把身體半蹲起來的我,繼續嘗試解釋意圖。
「有止痛劑嗎?」
「有倒是有。」
「你又想做甚麼?」這是KIKAI問的。
「脫個臼而已。」說著,我把遞來的止痛針用力打進大腿:「戰鬥還在繼續。」
而且勝負條件不變。
勝機尚在。


勝機太渺茫了。
失去了空域管制,燃油彈藥也不足,本身就是不適合進行空戰的狀況

ANGEL 2|KNOCKER
<<ANGEL 3,機體狀況。>>

ANGEL 3|SINGER
<<狀況良好。>>

ANGEL 2|KNOCKER
<<實話。>>

ANGEL 3|SINGER
<<……機砲殘彈一半,飛彈一發,燃油也不多。>>

SALAMANDER 2|LAMA
<<關心隊友?真溫馨吶。>>

ANGEL 3|SINGER
<<又來了!>>

可惡。
又調頭了,這次的目標是SINGER。
明明是二打一,卻光是要不被咬住就費盡了心力,惶論反過來咬住對手。
敵機不斷在我和SINGER之間切換鎖定,機體穿插得來去無阻。
追著我,SINGER會跟在他後頭,但是那一個瞬間他又會把目標改為SINGER,彷彿引誘著我追上去一樣後門大開。當我改過去追著他,他又會轉過來和我纏鬥。
他在玩弄我們。

ANGEL 3|SINGER
<<進入防御機動。>>

SINGER急翻滾之後向下衝,然後又把機頭拉高爬升。
她賭的是機體和體能。
F-35B好歹是五代機,本不應被四代機的SU-37輕易追上才是。
本應如此。
SU機跟著俯衝,看見SINGER拉高之後,他又打開了減速板,跟著把機頭拉高。
相比F-35拉高時用機翼劃出的弧線,SU機卻劃出了與前者截然不同的「角」。
在俯衝狀態下,達成了失速時才有辦法拉出來的高仰角機動。
光是那魔法般的一次銳角機動,普通人大概已經吐血了。

ANGEL 3|SINGER
<<可惡!甩不開!別瞧不起人了,混帳東西!>>

SALAMANDER 2|LAMA
<<呼……呼……那就來吧,我很期待。>>

喘氣聲。
看來對方也不輕鬆,剛剛的動作果然會有負擔。

ANGEL 3|SINGER
<<我就這樣消耗他,拜託了!>>

ANGEL 2|KNOCKER
<<可惡,我知道了!>>

SALAMANDER 2|LAMA
<<儘管試試吧。>>

滾桶、搖搖球、剪刀、英麥曼和庫爾巴八字。
完整的、不完整的、向上的、向下的。
SINGER把她畢生所學都用出來。
甚至用了眼鏡蛇和尾旋下墜。
就連我都要多次瀕臨失速才跟得上。
但是還不夠。

ANGEL 3|SINGER
<<甩不開!為甚麼甩不開!>>

該死的傢伙。
就像他能預測SINGER的一舉一動似地,連身體質素都很驚人。
只是數日不見,對方還一度重傷,怎麼可能會成長那麼多。
而且他在機動中滲透的態度也讓我怒火中燒。
SU機的影子,幾乎一直和F-35重疊。我開火的話,也會打中SINGER,這就是對方的算盤。

ANGEL 3|SINGER
<<又貼上來了!?可惡……沒開火?咦?為甚麼不開火?>>

他打算把我們徹底羞辱一番。
他要讓SINGER陷入絕望,向他求饒。
他在……模仿那個惡魔?
我懂了。
但是你還差得遠吶!

ANGEL 2|KNOCKER
<<SINGER!>>

ANGEL 3|SINGER
<<……明白了,隨時來!>>

扣下板機,掃射機砲。
雖然要避免打中SINGER,但是一兩發擦中都在我們的預料之內。
等到機砲的砲聲響起,SINGER才勒馬抽身改變位置。
很好,命中敵機!

SALAMANDER 2|LAMA
<<嗚嗯!……不惜打中友軍嗎?>>

SU機失措了。
趁現在拉開距離,重整態勢!

ANGEL 2|KNOCKER
<<抱歉,SINGER,沒事吧?>>

ANGEL 3|SINGER
<<尾翼擦到,沒大礙。>>

SALAMANDER 2|LAMA
<<我果然還不足啊……不好,十分鐘到了。>>

ANGEL 2|KNOCKER
<<糟糕!地面的人,聽到的都去找掩護!>>

SALAMANDER 2|LAMA
<<我可是個信守承諾的人啊。>>

無人機脫離了盤旋觀察的狀態,開始向地面衝去。
而以「喇嘛」為名的魔僧,依然在遠處針對著我們散發殺氣。

SALAMANDER 2|LAMA
<<來吧。還有很多個十分鐘呢。>>

-

ANGEL 2|KNOCKER
<<糟糕!地面的人!聽到的都去找掩護!>>

你們的交戰基本上是全程直播,想不聽都難。
不停掃射著輕機槍的同時,實在不想被LAMA的喘氣聲和自己妹妹的咒罵給分心。
但是,多虧如此我們才能在無人機GUN-RUN之前來得及避難。
「快一點!散開!」
第一防線早就失守,民兵也好歐西亞軍也好,全擠在這條第二防線上。
不跑開的話一定撐不過飛彈一輪集中轟炸。
如果我在天上飛,我也會覺得這種目標很方便。
可是看看我的左腳,現在除了抱著頭死命貼實地面來躲避爆炸的破片,也只能祈禱。
「跑!跑不動的抱著頭趴下!……可以的,你們帶傷者直接去第三防衛線!」
一邊感受著地震般的爆炸震波和熱風,一邊還能聽見麥肯錫不停呼喝著其他人。
命令下達得很及時,撤退指令也很明智。
空中打擊一次的時間雖然不到區區十秒,但這段時間內也不太可能挺身射擊衝鋒中的激進派。第二防線基本上和失守無異。
那麼不如把握時間和機會,趕緊衝去第三防衛線尋找更好的掩護,更勝於注定會失敗的死守。
激衝派的戰嚎已經傳到耳內。
要撤退就趁現在。
「喂,BAMBOM,沒事吧?」
「沒時間了。FAUN,你來拉擔架另一邊。」
不愧是KIKAI。有一個默契充足的伙伴,省下不小時間。
拖著隱隱發痛的腿,我背躺上擔架,而槍口依然指著激進派的方向。
「拉!」
「FOOTPAD!BOGGARD!掩護!」
「我知道!跑!」
FAUN和KIKAI拉著擔架,把我拖向第三防衛線。禿鷹號防線被佔領,已經不能用了,只能跟著共和軍去科研中心設施。
與此同時,我和FOOTPAD、BOGGARD仍持續向著激進派的方向射擊。
腿不能動,還有雙手。
派不上用場的腿就這樣拖著,甚至能感到腳跟和地面磨擦的熱力。
當然還有疼痛。
先前有打止痛劑真是太好了。
「匣!」
「有!」
我只發了一個音,兩人就聽得懂,向我扔來了可以用的滿載彈鼓,也是幫大忙了。
如果可以這麼順遂地勝利,該有多好。
但是撤退到半路,遠遠就看得見激進派在第二防線上現身。
本來是民兵們建設的脆弱防線,現在是激進派珍貴的現成陣地。
「來幫忙!快!」
擔架一下子變輕,從後方打來的掩護也變得密集。
一方面是我們終於靠近了友軍陣地,另一方面是難民中也有人提起了決心參戰。
素未謀面的幾個人拉起了擔架,被取代的KIKAI和FAUN也能空出手來交火。
難民中的醫生檢查著狀態,訝異於我的傷勢。
「這骨頭……不都快全碎掉了嗎!?」
所以說,你們講得太誇張了。
我掙扎著想回到戰線,又似乎引來不必要的誤會。
「彈震症嗎?」
「喂,準備鎮靜劑!」
「早用光了!」
現在沒時間搞這種劇情,只能硬撐了。
我打下歐西亞軍醫留下的另一根止痛針……成效不大啊。
可惡……這麼想著,又被難民醫生和他的助手壓住。
「好了冷靜點!這裡還沒到連重傷者都要打仗的程度!」
哇。
太天真了吧?
但是趕過來的KIKAI似乎也作如是想,不停想說服我放下槍。
「我們搞得定的!」她半蹲在擔架旁邊,拿開了我的槍和武裝。「……雖然不知道怎樣才叫搞得定。」
我不禁嘆氣。
「又怎麼了?」
「我說過了,勝機尚在。不要氣餒。」


//PEACE KEEPER
<<『KNOCKER!SINGER!聽得見的話就別說話,聽著!』>>

這聲音,是PEACE KEEPER?
而且是舊福島特雷飛行隊的加密頻道?

//PEACE KEEPER
<<『我和一部分水手逃出來了,現在離開了科研中心。很多事情不能說,但是有勝機了。總之我有辦法。拜託了,拖著時間就好!』>>

//GLITNIR 001
<<『這樣的話,又會讓我們困擾的。』>>

//PEACE KEEPER
<<『甚麼……你是怎麼!?』>>

//GLITNIR 001
<<『畢竟情報戰才是我們的本職啊。』……LAMA君,遊戲要中止了哦。快手處理一下。>>

SALAMANDER 2|LAMA
<<……瞭解。>>

要來了嗎?

ANGEL 2|KNOCKER
<<SINGER!迴避!>>

雖然對方當下咬住的是我,但是不怕一萬。

ANGEL 3|SINGER
<<無人機……咦!?>>

ANGEL 2|KNOCKER
<<怎麼了!?>>

以為會衝著我們來的無人機,組成編隊衝向低空。

//GLITNIR 001
<<甚麼!?(震動!?怎麼了!?)為甚麼!?發生甚麼了!?>>

//GLITNIR 00?
<<甲板中彈!>>

//GLITNIR 00?
<<艦體側面中彈!艦身傾斜!>>

//GLITNIR 00?
<<艦橋中彈!無大礙!>>

居然向著禿鷹號發射了飛彈。

//GLITNIR 001
<<SALAMANDER 2,友軍誤擊!友軍誤擊!>>

SALAMANDER 2|LAMA
<<還不懂嗎?我是故意的啦!>>

//GLITNIR 001
<<蛤!?>>

SALAMANDER 2|LAMA
<<滿口鮮血的愛爾吉亞狗,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你啊。所以啊,去死吧!和這座島上的所有人一起!>>

明明嗓子都喊破了,還一邊發著狂笑,一邊讓無人機大鬧。
這就是真正的瘋狂?

SALAMANDER 2|LAMA
<<(哈哈!哈哈哈哈!死吧!去死!全部都給我去死!啊哈哈哈哈哈哈!)>>

ANGEL 3|SINGER
<<波斯魯吉語?……不,比起這個,KNOCKER,無人機也跟著發瘋了!>>

媽的媽的媽的!
怎麼辦!

//MCKINSEY
<<聽見了嗎?>>

不會吧?

//MCKINSEY
<<KNOCKER,SINGER,專心空戰。禿鷹號的話,我……我會試著處理的!>>

這次居然是那個禿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