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20:泰勒島

東愚 | 2021-12-11 19:26:21 | 巴幣 2 | 人氣 42


SINGER站在禿鷹號甲板上,凝視著RUNNER的遺像。
當然了,也有其他人。但應該沒有人能體會SINGER這時候的沉重心情。
數日之內辦兩次喪禮,大家也不好受。
即便如此,也不會有人不識趣到去打擾此時此刻的SINGER,選擇任她在儀式之後獨自一人遠眺大海。
就算是王女也只選擇從旁觀望。
現在就先讓她獨自一人好好哀悼吧。

BAMBOM和KIKAI被分別禁閉在禿鷹號不同囚室。儀式之後,我私自來找了BAMBOM。
只有四面牆和一個小小通風口的囚室,除了照明充足之外,搞不好比我在法班提時的環境更糟糕。
起碼他不用穿那散發著膠臭味的拘束衣。
「和法班提時的立場相反了。『伊利亞.馮.巴爾幹』。」
「『巴爾幹』?哈哈哈哈!那丫頭連自己家族的姓氏都搞錯了嗎?」
「不然是甚麼?」
「是『貝爾卡』。我是『伊利亞科夫.馮.貝爾卡』,SINGER是『伊莉絲科娃.馮.貝爾卡』。」
「不是波斯魯吉貴族嗎?怎麼又成了貝爾卡人。」
「據說是好幾個世紀前從貝爾卡移居到希拉吉,封爵就封『馮.貝爾卡』,是『來自貝爾卡』的意思。然後分封領地,再幾次易主。所以全姓氏應該是『馮.貝爾卡.昂.波斯魯吉』,意思是『在波斯魯吉的貝爾卡人』。」
「好長。」
「所以祖上幾代就沒有這樣自稱了,都簡單的自稱『馮.貝爾卡』。」
說不好我對歷史意外地有興趣,可是現在沒那個心情。
「為甚麼SINGER會記錯?」
「在她沒懂事的時候我們就開始流浪,從那時起我都只叫她做『伊莉絲』。對了……也許『巴爾幹』是她看了身份證,從通用語的寫法拼音拼出來的。我們的母語在文字發音上不太一樣。」
「你總不會為了這種原因就向她開槍吧。」
「我向她開槍,是為了逼她向我開槍,從來沒有想過傷害她。你知道過往的研究裡,現代戰爭的那種兵種最難下狠手殺人嗎?」
「飛行員。」我記得BANDOG有說過。
「對。現代陸軍開槍開砲幾乎不用看見人,海軍則是用『擊沉』蓋過了『擊殺』的認知來稀釋道德壓力。唯獨飛行員,要擊墜同為飛行員的敵人就必須要靠近到纏鬥距離,從機體的一動一靜來感受著對方的人性,甚至有機會隔著座艙,跟對方四目相投。仔細回想下吧,從開戰到現在,SINGER有擊落過無人機以外的空中單位嗎?有向人類下過殺手嗎?我猜沒有吧。」
「其實還是有的。」
那一台F-104。
還有馬里……不,實際上她當時也止住了拳頭,最後是馬里自殺了。
「大概一兩台吧,之後呢?」
「……。」
「帶著興奮的心情殺紅了眼,終於拿到第一個擊殺記錄之後卻因為心理上的道德壓力害自己以後下不了狠手。這種例子,太常看見了。」
「這跟你要擊墜她有甚麼關係?」
「我從沒想過擊墜她。我是要逼她下定決心,理解到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依然缺乏這種覺悟。」
「對你而言有甚麼好處?」
「軍人一但失敗,代價就是性命。戰爭中沒有覺悟拼上性命以血換血的人,一定會被有覺悟的人打敗。然後有覺悟的人又會被覺悟做得更徹底的人殺死。假若連面對至親都可以開槍,我唯一的妹妹能找到不惜殺人的覺悟,在戰場上就能提升活下去的機率,僅此而已。」
「……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他只是個愛妹成痴,甚至顯得扭曲的瘋子。
假若他們有個幸運一點的童年,大概會在幸福之中成長吧。
但是現在已經想這些也沒有意義。
再繼續談話的意義也一樣不存在。
起身離開房間,BANDOG已經在門外等候。
「問到甚麼嗎?」他問。
「不。只是些胡言亂語。」
「唉,外行人。交給專業的來吧。」
他拍拍我的肩膀,然後走進囚室。

為了緩和心情,我又走到食堂。
雖然很感謝其他人關心我在痛失隊員之後的心情,但是也不免有些煩了。
艾薇兒與王女也在食堂一角休息。
「有位置嗎?」
「……嗯。」
和王女的交流依然顯得充滿障礙。
「起碼她不再亂道歉了,你就體諒下吧。」
艾薇兒笑著催促我坐下。
「你們的計劃不變嗎?」
「是的。幸好水仙花沒甚麼大礙,還能動。」
惡魔之翼發難的時候,禿鷹號剛好擋住了水仙花號,紫蘿蘭號的人那時候也在禿鷹號上,幸運地迴避了二千人跟著紫蘿蘭號一起沉入海底的慘劇。
「如果對方不接受難民船,甚至羅莎的身份也沒用,那就只好在附近到處看看有那些地方能上岸了。」
「也該說實話了吧,為甚麼要執著在軌道電梯?」
「甚麼意思?」
「事到如今就別裝了吧,從一開始就破綻百出了。」
「……或許吧。這麼說好了:我們要推倒軌道電梯。」
「噢天啊,別讓愛德華聽到。他每次說到軌道電梯都很激動。」
「太晚了。」愛德華就站在我後頭,捧著餐點:「推倒軌道電梯是吧?儘管說來聽聽,我很有興趣。」又在我對面,艾薇兒的旁邊,找個位置坐下了。
「等等,你們慢慢談。」我投降,實在懶得聽這些太複雜的話題:「先跑了。要走的時候說一聲,我會來道別的。」
「那你要不要去機庫看看,我給你們的飛機加了點小魔法哦。」
「這樣哦?好吧。不知道是甚麼,不過謝啦。」

BOGGARD也在機庫,注視著自己的機體。
FAUN和FOOTPAD則是在不遠處又注視著BOGGARD,臉帶擔憂。
明明已經多次向我和SINGER道歉,但是那種「為甚麼死的不是我」的心情似乎還纏繞在他心頭上。
察覺我走近的BOGGARD,知道我已經聽膩了那些一篇一律的自責,也知道不管說甚麼我也是這個樣子,乾脆就不說話了。
「說起來,你會開SU機嗎?」主動開口的是我。
「會。」
「那之後可以試著開沙羅曼達隊的。」
BAMBOM和KIKAI被俘獲,他們的機體就停放在甲板上。
BOGGARD聽了,把手放在F-18的機翼,像是呵護寵物般輕輕撫摸,也像是在回憶甚麼。
「這主意不錯。」
拍拍他的背,示意他提起神來。我又回到自己的機體旁邊。
白色的震電,蒙皮有些破損,但是細節經過修整,連油污和發動機附近的煙渣都清理乾淨。
看向機尾,多出了一個機徽。我自己不用個人機徽,印象中的其他人也是,只有TRIGGER那傢伙印了隻咬住手槍的狗。
我又看了看,這才發現機庫中每一台機都多了一樣的圖案。
藍天之下,一隻貓,自豪地展示著自己背上的三條線。
是TRIGGER在444時的三條罪線。
廢鐵女王的禮物,刻在背上的三條線,印在機尾的護身符。
看來她也有著自己的浪漫。
再看仔細一點,那甚至還不是貓,而是一隻戴著貓耳頭盔的小雞。
可愛的小細節,讓人不禁莞爾。

準備回到甲板的時候,BOGGARD遞給我一根煙。是巨石要塞時的愛爾吉亞配給煙。
「沒有咖啡,將就一下,放鬆點再上去吧。」
見我不太明白,他又指指自己的眼。
「黑眼圈。你因為RUNNER的事,昨天沒有睡過吧?眉頭也一直皺著。這讓子她看了心情也不會好起來。」
他說一說,我才發現自己表情一直緊繃。
我按摩著自己眉間。
「甚麼時候開始的?」
「巨石要塞之後。」
「噢。」

去找SINGER的時候,剛好是水仙花號準備出航的時間。
和王女還有艾薇兒道別之後,SINGER被水仙花號的一個人搭話了。
他們輕鬆聊著天,不過看起來SINGER是負責聆聽的人。
「TABLOID!時間到了!」
艾薇兒催促著那個人,他便與SINGER道別了。
「艾薇兒!」我跑到SINGER旁邊:「你的禮物!謝啦!」
她笑了一笑,便和王女融入難民的隊列回到船內。
「同鄉嗎?」我問SINGER。
「算是吧。是個很會說故事的人。」
「哦?說了甚麼?」
「他認識的一個飛行員,面對著可怕的怪獸,隊友一個個被吞噬,卻還是不放棄,帶著剩下的同伴逃出生天,最後成為英雄的故事。」
「『英雄』這個字聽起來有點太幻想了。」
「我認為是有的,只是『能活下來的』英雄太少了。」
「所以才令人嚮往吧。」

「那個……」麥肯錫的聲音從後頭響起了:「……這是昨天撈到的。我不知道甚麼時候給你比較好。」
他交給SINGER一個狗牌,上面刻的是RUNNER的名字。
打撈作業以兩台機體的殘骸和飛行員遺體為目標進行,也一無所獲。卻找回了一個小小的狗牌。
「抱歉。」
麥肯錫低聲呢喃著,帶點逃跑的味道似地離開了。
看著狗牌,她陷入沉默,卻又很快回過神來,把那塊鐵片緊握在手心。
「……這個不會看氣氛的白目。」
說的到底是誰呢?
我這麼想著,看著她那小小的微笑。

當天日落時分,我們終於看見泰勒島。
上次登陸戰發生在島的南方,讓現在從北面看過去的山線顯得有點陌生,卻又似曾相識。真是奇怪的感覺。
之前無緣得見的質量投射裝置,近看也頗有份量。

ANGEL 2|KNOCKER
<<目視確認火光,小規模交火分佈在各處,主要是市區。>>

ANGEL 3|SINGER
<<奇怪了,艾薇兒說過島上現在應該沒有戰事才對。>>

OFS-VULTURE ATC|BANDOG
<<準確來說,她說的是『島上只剩下躲起來的平民和愛爾吉亞軍』。靠近觀察的同時小心別被打中了。>>

ANGEL 2|KNOCKER
<<瞭解。>>

????
<<將軍,不明單位接近。>>

ANGEL 2|KNOCKER
<<還將軍咧。>>

????
<<讓我來……這裡是質量投射裝置呼叫,從北方接近中的單位請上報所屬。是愛爾吉亞軍嗎?>>

OFS-VULTURE ATC|BANDOG
<<靠到頭頂了,敵我識別還是沒有反應……雖然古怪,但還是做好準備吧。副議長,你要講話嗎?>>

OFS-VULTURE|Vice-Chairman Edwards
<<姑且試試看吧……質量投射裝置,這裡是航空母艦禿鷹號,請上報所屬。>>

????
<<禿鷹號?沒聽過的艦名……>>

OFS-VULTURE|Vice-Chairman Edwards
<<那麼你們就是愛爾吉亞軍了吧。>>

????
<<等等!……嘖,搞心機的傢伙。我是『泰勒島共和軍』(TYLER-ISLAND REPUBLICAN ARMY/TRA)的尤里.雪爾曼準將。假如你們是歐西亞軍,我們就不是敵人。>>

OFS-VULTURE ATC|PEACE KEEPER
<<『泰勒島共和軍』?>>

OFS-VULTURE ATC|BAMBOM
<<是島上主張脫離愛爾吉亞的遊擊隊。>>

OFS-VULTURE ATC|PEACE KEEPER
<<你怎麼進來的!>>

OFS-VULTURE ATC|Vice-Chairman Edwards
<<我放進來的。>>

OFS-VULTURE ATC|PEACE KEEPER
<<將軍啊……。>>

TRA|Y.Sherman
<<將軍?有大人物啊。>>

OFS-VULTURE|Vice-Chairman Edwards
<<介紹遲了,我是歐西亞軍參謀本部副參議長愛德華.李.本.梅茲。>>

TRA|Y.Sherman
<<終於來了,歡迎。就像我說的,我們不是敵人,詳請就等上岸再說吧。(喂!通知下去,歐西亞人回來了!)>>

ANGEL 2|KNOCKER
<<不知道甚麼壼裡甚麼藥,現在該怎麼辦?>>

OFS-VULTURE|Vice-Chairman Edwards
<<總之……也只能先照著對方說的做做看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