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21:共和軍

東愚 | 2021-12-12 18:17:08 | 巴幣 2 | 人氣 95


雖然呼號是「質量投射裝置」,但是共和軍實際上已經佔領了整個「軌道電梯科研中心」。
遁著對方的指示,禿鷹號駛過防波堤,進入避風港,正式停泊在科研中心的港口。
岸上的人穿著襤褸,身披破舊裝備,看起來確實只是遊擊隊和民兵。難民用的住宿帳和醫療帳在科研中心各處隨便設置,動線混亂。雜物也堆積如山,只看得出用了「武器」和「不是武器」的認知來分類。只幸好難民們升起的篝火離火藥堆有一段距離,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心思縝密。
害怕著埋伏而讓一部分艦員裝備武器似乎並不必要,共和軍甚至興高彩烈地出迎。
然而看見禿鷹號的當下就讓他們失去了一切興致。
「只有一艘航母?」
「而且還破破爛爛的。」
「三條線……不在啊。」
對方很明顯是期待著我們以外的「某人」,又或者是「某些人」。
出迎的人中有一位人物,看來也四五十歲左右,留著陸軍的鍋蓋頭,臉上除了一點鬍渣之外還沾了些灰塵,外觀上不過就是個老一點的普通軍人。
然而他穿著的卻是愛爾吉亞軍服。
想著這種營地出現任何人也不奇怪,總之不是敵人就好,也許是出來迎接的衛兵吧。
「我就是剛剛和你們對話的雪爾曼。」
對方卻這樣說了。
「聽說你是個『少將』,自封的嗎?」
我承認對他的軍服帶著敵意。也許是這關係,我也有點瞧不起他。
平民模仿著軍事組織編成的團體,特別是學生之間的遊戲團體,因為他們無法理解肩上軍階的重量,於是連新訓也沒有受過的創立者們自以為是地自稱將軍,期待著能像個將軍一樣統率其他人,這種事也不算罕見。
民兵頭子自稱將軍也不意外。
「『愛爾吉亞陸軍南部集團軍第十三裝甲師』。」
「第十三裝甲師……『海風兵團』?」
「怎麼了,愛德華,你聽過這名字嗎?」
「嗯。是登陸戰的專家。在我們成功登陸泰勒島之後,就是他們的部隊來反攻,讓登陸部隊瞬間被壓制大半。而且還證明了他們的防衛戰實力也是一絕。久仰。」
「過獎了。最後關頭仍然在首都淪陷前失守,現在聽到褒賞也實在高興不起來。」
「重新介紹一下吧。我是歐西亞軍參謀本部副參議長,愛德華.李.本.梅茲。」
「敗軍之將的尤里.雪爾曼,現在是泰勒島共和軍的人了。這邊才是久仰。」
他兩人扔下旁邊的我們,一見如故地握著手。
「所以說你的兵呢?」
原諒我不解風情,但是交戰雙方的將領友好交流這種事大可以留到戰後要拍記錄片時再做。
不論我怎樣環視週遭,科研中心完完全全只是個難民營,提醒著我們現實缺乏從容。
幸好其他人也同意。
「跟我來吧。」
尤里帶著我們數十人在科研中心各處走動。禿鷹號的其他人則是被下了待機指令,艦長也在那邊打點著各種事務。
「你們對愛爾吉亞軍的派系鬥爭有認知嗎?」
噢天啊,不要又是這檔子事。
「激進派和保守派對吧?我在巨石要塞都聽到膩了。」
「巨石要塞?你們……你們在巨石要塞來的嗎!?」
「啊,對啊。」
「巨石要塞有歐西亞軍嗎?」
「不,很遺憾,現在是激進派的領地。我們是在安道爾中將的掩護下『逃離』的。」
「……那麼,中將他?」
「很遺憾。」
「我瞭解了。他有說甚麼嗎?」
「只叫了我們來泰勒島,說可以毀掉軌道電梯和無人機,終止戰爭。」
聽見這話,對方笑了。是表示可惜的輕笑,帶點嘲笑的味道。
「哈!這事不勞你們費心了。看見那大傢伙了嗎?」
雪爾曼指向一條大軌道,正是質量投射裝置的正體。
「中將指的大概離不開那東西,準確來說是用那東西發射的軍械巨鳥補給船。三條線處理好了。」
難民船的人也討論過,現在被稱為三條線的TRIGGER。
「不僅補給船,還把激進派打成縮頭龜,掩護了全島的歐西亞軍逃跑。有人把那段傳說叫作『奇蹟的二十分鐘』,因為一切都只在二十分鐘內發生。」
「等等,我又要打斷一下了。」
「不止KNOCKER,我相信他和我想說的事是一樣的。登島之前我們遭遇過一艘難民船和一艘歐西亞軍艦,但是沒有聽說過其他的歐西亞軍。」
「嗯……當時的情況很混亂,歐西亞軍找到船就爭先恐後地離開。向著不同方向出發的艦隻遇不上友軍也不奇怪。但是……你們遇到的那兩艘軍艦,叫甚麼名字?」
「『紫蘿蘭號』和『水仙花號』。有甚麼問題嗎?」
「不,只是問一下而已。」
總之,故事的重點有三個:
第一:撤走的只有『部分難民』和島上的歐西亞軍。那二十分鐘裡躲起來的愛爾吉亞軍,還有因為各種原因無法離開的更多難民也還在。
第二:愛爾吉亞軍還想著重新控制質量投射裝置,現在像瘋狗一樣濫攻濫炸,尋找著反攻機會。
「所以我才帶著難民逃到這裡,然後建立了遊擊隊。」雪爾曼說。
「算不上好策略。敵人的目標是質量投射裝置,你卻帶著人逃進質量投射裝置。」
「是被打進來的。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
「投降還比較輕鬆吧。」
我忽然想起了巨石陣,BANDOG那時候也是差不多態度。
「就是因為不想投降,所以才撐到今天的啊。你們自己看吧,鐵網外面。」
來到科研中心的外圍,隔著鐵絲網,我們順著雪爾曼的意看向外頭的草地。
微拱的土堆一列又一列地排放,遍佈放眼能及的每一處。
土堆上插著的十字架用樹木或者鐵管等廢物組成,顯得殘破又暗淡無光。
「軍人、平民、大人、小孩子……來不及埋葬的屍體還有更多。我說的『瘋狗』不僅是比喻,對方已經不在乎一切。」
尤里.雪爾曼的表情比在場任何人都來得沉重。
「曾經的部下成為了殺人狂,其他部下則是殺人狂們的刀下亡魂。愛爾吉亞軍的思想教育做得真充份。」
「BANDOG,別說了。」
犧牲者已經夠多了,但戰事還在繼續。這就是泰勒島的現狀。只希望大陸上的情勢能有所差别。
不甘心的愛爾吉亞軍被TRIGGER進一步逼瘋,不惜引發戰爭罪行,又可能是遇上TRIGGER之前就瘋了,總之要重奪質量投射裝置,修復軍械巨鳥最後的補給線。
少數保有理智的人,例如尤里.雪爾曼和他的幾個部下,開始思考「這樣子是正確的嗎?」
這句疑問成為他們脫離部隊的契機,收留並保護著遇上的難民。而一些難民也開始思考要怎樣做才能保護自己,於是便拿起了武器,以「泰勒島共和軍」的名義組成了民兵團,持續著自己的另一場戰爭。當然了,手無縳雞之力的難民還是更多。
沒想到卻引出了真正的共和軍,一群早就在主張要讓此地脫離任何國家的從屬而獨立的遊擊隊。共同戰線順水推舟地組成。
至於「真共和軍」那些不屬於愛爾吉亞也不屬於歐西亞的部隊,現在也於某處和愛爾吉亞軍交戰。
唯一的好事是戰況不算劣勢。雖然共和軍只有步槍,但是愛爾吉亞軍的載具和重兵器一樣被TRIGGER打得七七八八。散沙般的步兵以小隊分散,野狗對野狗的戰鬥,就算看不出致勝契機,姑且也叫做能把現狀維持下去。
帶著一個小隊鎮壓了一整個島。那個人成長到甚麼程度,我連眉角都想像不出來。
雪爾曼也是個老實人。正當我們打好算盤,又要像巨石要塞那時一樣繼續作戰,對方卻說不需要。
「這樣的話會比較輕鬆吧。但是你們看來也沒有褕裕。」
看看殘破的禿鷹號,再看看正要運到岸上,缺了一台引擎的BOGGARD座機F-18。
「我們還沒狗急跳牆到連跛腳貓的手都要借來用。雖然我們沒有食物,但是飛機燃油還可以想辦法。核動力航母就算了,飛機還是要吃飯的吧?休息到你們滿意之後就離開吧。」
相比起這邊,他們聽起來更像是勝算在握的那一方。
歐西亞軍撤離時說了一句「我們一定會回來的」,就靠這一句說話,勉強吊住難民團的士氣,如信仰般等待著不知甚麼時候會回頭的艦隊來拯救自己。

「真是愚昧。把不可靠的承諾當成救命索。」
BANDOG在禿鷹號艦橋對此表示不屑,愛德華似乎也同意。
「懷抱希望才能前進。但是把希望當成信仰的人離戰敗也不遠了。」
PEACE KEEPER也大致上同意。然而比起戰事,他更關心難民的狀態,不停協調著想帶難民遠離戰火,就算能留下一點點物資支援也好。
然而,本來就短缺的物資因為接收了紫蘿蘭號的成員而更為貧乏,想當然沒有餘力。
總的來說,禿鷹號幾乎沒有人看好島上的戰事。只有艦長抱著不一樣的想法。
他在掙扎。
安道爾想我們做的事,TRIGGER做好了。
卻還不足夠,質量投射裝置有可能會被敵人重奪,那時候戰爭一樣無法結束。
解答很簡單:協助共和軍,防衛質量投射裝置,這就好了。
但是要守多久?守到甚麼時候?我們有能力守住嗎?真的不會在戰爭結束之前就先餓死嗎?
說到底,我們連敵人有多少斤兩也不知道。
BAMBOM和KIKAI也被以「顧問」名義邀請出席會議。過程中雙手要用手銬扣著,還有武裝人員押解。
即便如此,也理解不了甚麼。
共和軍的野狗和愛爾吉亞軍的瘋狗,沒有補給也沒有空中支援,每一粒彈藥和米飯都是奢侈品。臨時組成的遊擊戰編制,隨手拾來的裝備,跑來跑去不斷移動的交火線。看著連控制區也標不出來的地圖,用正常情況下培養的軍事觀念去看也不會看出始末。
「那就去引出來吧。」
說話的人是BOGGARD。
RUNNER死時他連出擊的機會也沒有,現在總想著有機會就要先出擊。
「你的機體不是上岸了嗎?」
「用沙羅曼達隊的SU機。」
「等等,我們的機!?」
「KIKAI,我們現在是階下囚,沒有發言的權利。」
「天使隊,石怪隊,請解釋你們的想法。」
因為BAMBOM也在,SINGER以「整備」為名目缺席會議。就算艦長說了「天使隊」,現場也只有我一個。
攤開手,我把發言權全盤交予石怪隊。
「不知道敵人配置和狀況,那就乾脆來一次威力偵察。我們一直都是這樣做的不是嗎?」
「這是甚麼小孩子般的理論。這能行的話,索性用空對地配置一下子在島上大掃除還比較方便。」
「其實……有道理。」
「FAUN?」
「對方可能有地對空武裝,卻沒有空軍,而我們有五個飛行員和六台機。制空權在我們手上。」
「燃油、彈藥都是問題。」
「PEACE KEEPER,我們能飛多久?」
「五台機全都上能飛三小時左右。」
「好短。」
「用三小時空對地支援也不是不夠。」
「前題是要知道對方位置,而且要打得夠準。對方是混雜在樹林和城鎮裡的步兵。算上用眼睛找人的時間,輕易就會超過三小時。」
不顯耳的輕輕嘆息傳入耳中。
逃離現場就等於放棄質量投射裝置,如此一來就本末倒置。
留在現場又幫不上忙。
「但是,留下來做做樣子也比甚麼都不做要來得好。」
掙扎過後,裘德艦長似乎下定了決心。
「似乎是這樣沒錯了。既然對方都給予了留下來的許可,我們就多待一陣子吧。不過我們不是白住白吃的奧客。注意了,艦長命令:飛行隊和整備班以外的人以陸上交火為預想,保持戒備狀態,優先目標是防衛質量投射裝置,代號『公雞行動』開始。」
「真的有這個代號嗎?」
「不知道,我隨便起的。」
「公雞……也就是飛不起又生不了蛋的鳥類。很配合我們的現狀,是個好名字。」
艦長是不是這個意思我不知道,但肯定它剛好迎合了愛德華那怪異的幽默感。



_

作者留言:
正式進入泰勒島篇了,接下來會一天一集連續更新至泰勒島篇完結。

嗜血的魔僧再臨。
復仇者再次化身惡魔。
新的英雄將要誕生。
但是召喚英雄的儀式要獻上多少鮮血?
這裡,是名為泰勒島的地獄……地獄裡的靈魂,會戰鬥到最後的最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