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31:古林肯比的鳴叫

東愚 | 2021-12-22 08:13:50 | 巴幣 0 | 人氣 58


某個人,用了某種方法,正向尤吉亞大陸進行廣播。
基本上可以確定「那個人」就是有過一面之緣的艾薇兒,偉大而尊貴的「廢鐵女王」。
成功抵達目的地,應該是一件好事。
推論她發的電波訊息也是在催促歐西亞軍加快腳步進攻,想要塑造決戰空間,來個一了百了,這樣子也很合理。
而友軍就是女王下賜的禮物……
……嗎?
據抵達丹尼斯空軍基地的歐西亞飛行員描述,他們只是收到某個人從某處傳來的座標,說是能跟友軍會合。甚至還一度以為那是臨時司令部發的訊息。
結果驗證了訊息可信,戰力得到增強,也不用像泰勒島那時一樣擔心補給問題,暫時看到不壞處。

「狀況我明白了。我是福特格雷飛行隊的預警官,和LRSSGBU的臨時指揮官 PEACE KEEPER,一路上受了不小苦吧?好好休息。」
光是能和更多的友軍會合就足以讓全基地的人笑遂顏開。雖然沒有空閒開歡迎會,但是PEACE KEEPER仍儘力想讓對方感到舒適一點點。
這麼一來,如果這群友軍當中有像紫蘿蘭號時一樣的敵軍潛伏斥候,也會更容易露出馬腳。
假如沒有,那很好,而且無任歡迎。
「感謝。那麼,666飛行隊的隊長巴萊及其隊員共八人,暫時借用貴基地的房間了。」
「『666』?真難聽啊。」
「等等……『666』?懲戒部隊的『666』!?」
無視KIKAI的諷剌,我更像是肉身被剌中似地,激起了某種熱烈情緒。
而對方不知道是被我的反應激中,還是不滿『懲戒部隊』四個字,一樣散發著戒備氣息。
「你們的AWACS……是不是叫『SKY』……『SKY KEEPER』?」
「你是怎麼……喂!」
沒有否認!
這就足夠了!
奪步而出的我毫不遲疑,甚至用撞的為自己開路。
機庫外泊了兩台預警機。
其中一台機側面被劃了三條垂直的白線,包裏著機身。
實在太像是一般的機體塗裝了,甚至沒注意到白線上那用手筆塗才會留下的筆觸痕跡。
下一瞬間,我又被從機艙下來的人奪去注意力。
「……KNOCKER?」
「SKY……KEEPER……真的……。」
真的是你。
就算臉色和神情變了許多,我也不會認錯。


這本應是令人感動的再遇,起碼對KNOCKER而言確實如此。
只是SKY KEEPER,舊福特格雷基地飛行隊,CLOWN還是MAGE 1時的預警官,臉上不為所動。
這讓獨自震撼的KNOCKER有點不知所措。他印象中的SKY KEEPER確實很穩重,但不至於臉無表情。
「你……變了很多。」
「發生了很多事。」
久別重逢的二人,對話起來意外簡短。
KNOCKER陷入困惑,直到後頭又跑來666的數人,那喘氣聲才把他的意識扯回來。
「「「BOSS!」」」
666的飛行員以巴萊為首向SKY KEEPER敬上軍禮。
眼神中帶著不安。為甚麼呢?KNOCKER的困惑又加深了。
「BOSS?我以為你不喜歡自稱老大。」
以前在福特格雷的時候,SKY KEEPER就說過不喜歡別人叫他指揮官,或者向他敬禮之類。這種相處方式成了某稱傳統,所以KNOCKER他們後來也如是與PEACE KEEPER和BANDOG相處。
666的成員又改看……應該說是用「瞪」的,瞪著KNOCKER,臉上的不安滲雜了怒意和恐懼。
怒意應該是針對KNOCKER而生的,那恐懼呢?
與其說他察覺不到,只是他想不到要怎樣說服自己。
就在KNOCKER思考時,新舊兩名福特格雷基地的預警官終於見面了。
「我是PEACE KEEPER,閣下就是SKY KEEPER?」
「不。現在是SKY MASTER了,請用這個名字吧。」
天空的主人?
不止脫離了歐西亞軍的命名方式,還顯得很……很奇怪。
「666的SKY MASTER……『天空掌權者』嗎?」
這是PEACE KEEPER從某處看來的宗教故事。不是信徒的KNOCKER不知道也很正常。
SKY MASTER聽後輕笑。
「見笑了。」
「甚麼意思?」
KNOCKER不禁發問,卻只換來666飛行隊成員更不滿地盯視。似乎是怪罪著他打擾了兩個預警官之間的對話。
SKY MASTER舉手示意,666的成員這才放鬆下來。
PEACE KEEPER接話了。
「我想,我們不知道比較好。對吧?」
他問SKY MASTER,然後得到了一個滿意的微笑。
「歡迎。」PEACE KEEPER伸出手。
「感謝。」
兩個預警官這才握了手。
而SKY MASTER這才向KNOCKER主動說了第一句話。
「KNOCKER,我看見你也很高興。但是事情還沒安定到我們有空聚舊。之後再找你。」
並不是禮貌性的問句,只是告知。他臉上也依然平靜,但仍足夠讓KNOCKER放鬆一些。


????
<<聽得見的人,想結束這場白痴戰爭的話,就想辦法來軌道電梯吧。>>

時間是2019年10月28日。
是決戰的三日前,不過大家都不知道這件事。
今天仍然沒有TRIGGER和LRSSG的消息。

艾薇兒的廣播仍在持續,怎麼想也像是催促著某件事,或者某個人。
廣播每隔五小時便播放一個小時,基地也泛著「也差不多該進攻軌道電梯」的聲音,但是問題就在於「要如何做到」。
如果做得到,早就做了。PEACE KEEPER忍不住抱怨。
當日,天使隊和666聯手掩護地面部隊。臨時司令部的尤吉亞大陸西南沿岸分隊得以前進好一段距離。所到之處的愛爾吉亞激進派不是慌忙撤離就是已經撤離,少數留下的殿後部隊很快就投降。
KNOCKER本想著再找一次SKY MASTER,卻發現他又隨著666飛行隊上天進行偵察任務,事情未開始已經終結。


時間是2019年10月29日。
是決戰的二日前,不過大家都不知道這件事。
今天仍然沒有TRIGGER和LRSSG的消息。
西南分隊一路前進到安卡克港,軍械巨鳥防空圈就在眼前。

????
<<聽得見的人,想結束這場白痴戰爭的話,就想辦法來軌道電梯吧。>>

「如果做得到,早就做了。」PEACE KEEPER忍不住抱怨。
「煩不煩啊!」SINGER聽到這廣播,煩躁到用拳頭捶打牆壁,發出吼叫。
BAMBOM和其他人分析著軍械巨鳥的資訊,構思著進攻計劃。
666回航時又帶了更多友軍,全都是靠著艾薇兒的訊息指示位置才連上線的。
高層們這才向其他人解釋,666的偵察行動確實是西南分隊基於「要驗證《艾薇兒通訊》的內容」為目標所下達。
《艾薇兒通訊》這個名詞將會寫入史書,但是這件事於當下並不重要。
KNOCKER唯一的不滿是:分隊指揮部沒有向其他人-包括自己-共享這些資訊,也沒有解釋任務內容。
PEACE KEEPER本人沒多說甚麼,而這通常代表了他抱持與KNOCKER一樣的觀點。
結果指揮部這樣說:
「這是上級決策,也就是我們的決定,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管好你的職責就好,飛官先生。」
基地內的人對這句話是敢怒不敢言,也無法否定話語的內容。
因為「軍隊」這種極度重視上下級關系的體制,正是靠這句話所代表的含意才得以維持。
「比起這些事情,我更擔心另一件事。」
PEACE KEEPER和SKY MASTER,兩位預警官遠離其他人,進行著名為「情報交換」的討論。
「是甚麼呢?」SKY MASTER問。
「在這種極端的特殊情況下,過份重視軍階系統,代表指揮部還沒有適應這個戰場。」
「然而決戰也近了。你擔心指揮部會在關鍵時刻出問題?」
「正是。他們似乎無法同理現場部隊,還以為在做著參謀本部的沙盤推演。所以當事情脫離理解就很容易失能。我可以想像到他們被軍械巨鳥嚇到啞口,結果一切都要靠戰鬥員隨機應變的危險畫面了。」
「光是『失能』而沒有『失控』,那就能謝天謝地。」
「呵,你到底經歷過甚麼啊?」
SKY MASTER思索一會,最後決定繞圈子不作回答。
「……這麼說吧。」SKY MASTER輕拍腰上的槍套:「到了最後,你會發現:身處前線的我們才是手上握著槍要『隨機應變』的人。」
語罷,SKY MASTER便離去。


時間是2019年10月30日。
是決戰的前一日。
今日仍然沒有TRIGGER和LRSSG的消息。

艾薇兒沒有再發出廣播。
會合的友軍越來越多,不過這次不需要對方再來來往往,因為距離近到可以用電波聯絡。
全息投影地圖上的藍點足夠密集,甚至可以靠著「點」便成為「線」。
這條線正包圍軍械巨鳥防空圈。只要再前進一步,戰鬥就會開始。因此反讓人更不願意輕舉妄動。

「你的老朋友,他有點古怪。」
「突然間你說甚麼呢?」
KNOCKER不太想理會PEACE KEEPER。
「難道你在吃醋嗎?」
甚至想打哈哈牌蓋過這個話題。
「不。」BAMBOM來了,就在KIKAI推著的輪椅上:「看這個。」
他把一台筆記型電腦的畫面展示予其他人。
上頭是部隊資料庫。
搜索的部隊號碼是「666」。
看著搜索結果,KNOCKER不太舒服。

-部隊號碼:666
-呼號:十字路(CROSS ROAD)
!已叛變.未鎮壓!

「……這是甚麼意思?」
「就是這種意思。」
不熟悉的嗓音傳來,SKY MASTER就在機庫角落,舉槍指著KNOCKER四人。
人越來越多了,難道是想開派對嗎?PEACE KEEPER想著,當然不會不知趣地說出口。剛好相反,他在SKY MASTER看不見的角度裡,正緩緩把手摸向槍套。
但是他停止了,因為他感覺到了SKY MASTER的視線正直直盯著他,盯著他的手,盯著他的槍。
所有動作都在對方的掌控中,PEACE KEEPER的本能在警醒他,現在任何敵對行為都會帶來更大的危險。
先採取動作的人是SKY MASTER。
他解除了戰鬥態勢,把配槍收回,然後雙手高舉。
「我不是敵人。」
「到底發生甚麼了?」
KNOCKER發問的同時感受著一股暈眩,可是他非問不可。
「無可奉告。」
這答案就像一記鐵鎚敲在KNOCKER腦上,讓他更是暈得天旋地轉。
「那麼,你有甚麼辦法證明『你不是敵人』?」
發問的人是BAMBOM,看來無法冷靜的只有KNOCKER。
「沒有辦法。」
「真可笑。」
「如果你要在這打起來,我會反擊,然後逃跑。不是第一次了。我可以說的只有一句:『我們不是歐西亞的敵人』。」
決戰近了,你們也最好趕快開始準備。SKY MASTER言盡於此。他轉身背對眾人,緩步離開,彷彿在引誘其他人開槍一樣。
當然了,最後沒有任何人扣下板機。


時間是2019年10月31日,上午,十時正。
是決戰開始的兩小時前。
仍然沒有TRIGGER和LRSSG的消息。

臨時司令部正式以「南方司令部-HQS」的名義聯絡上通訊範圍內的友軍,並以貓頭鷹式的傳訊讓友軍聯絡上更多人。
他們發佈了針對軍械巨鳥的對策。
結論只有謝勒德最不認同的:用飽和攻擊往死裡打。
可是司令部當然不知道這件事。
與此同時,眾人屏息靜氣,等待著艾薇兒再一次發來通訊。
等來的不是錄音,而是文字,而文字旁邊有一張圖像。
圖像是一幅地圖,軌道電梯和君特灣被蓋在藍圓圈之下,那是軍械巨鳥的防空圈。
防空圈之外,陸地之上,無數的紅色光點正在閃礫。
這是一幅詳細地描述了敵我分佈的戰術地圖。
甚至比南方司令部擁有的資訊更詳細,就連第三方勢力也在地圖上用「獨立國家聯合軍」名義留下了黃色的標記。
這是一種強迫。
在公開頻道公佈雙方情勢,讓敵我之間不能再用「局面不明」為藉口推託,不得不直面情勢,投入決戰的強迫。
也是一種提示:就是現在了。
唯一的文字訊息中,僅留下了這樣的語句。

「給某個大笨蛋:想取回這世界的話,就到燈塔來,未來就在那裡。」

最後,是一首歌。
不輸SINGER的溫婉歌聲。
是一首很常聽見的華爾滋。在這個世界上,要找到從沒聽過這首歌的人還比較難。
慢慢的,其他人也像是被感染了,一起歌唱。
然後是食堂外的人,然後是整個基地,最後連回憶中的禿鷹號也一同。
已經聽過無數次的歌曲,而這一次的歌聲,依舊格外讓人沉醉。
心存疑惑的人也知道了,這便是最後一次通訊。所以他們把握機會,輕鬆唱最後一首歌。
只有SINGER離開了。
「我還以為你會跟著唱啊。」
「沒這個需要。」
「嗯?」
「這首歌,確實是那丫頭唱得比我好聽。」

這便是古林肯比的最後一次嗚叫。


「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接下來的目標了吧?很好。」
丹尼斯空軍基地,10月31日,上午十一時。
PEACE KEEPER正在進行出擊前的臨時簡報。
這是個同步的遠端會議。簡報對像不僅有飛行隊,還有用電波聯絡的艦隊和陸軍。
鶺鴒號、太陽鳥號和頰白鳥號,還有一些熟面孔。
「接下來宣佈本基地飛行隊編制的調整,石怪隊拼入天使隊,未報告的部隊配置不變。至於代號『十字路(CROSS-ROAD)』的六六六部隊會獨立運作,也會有自己的AWACS。」
聽到這裡,FAUN拍了拍SINGER的肩膀。
「萬事拜託囉。」
SINGER回以一笑。
PEACE KEEPER繼續簡報:
「剛剛聯絡上沙羅曼達隊和石像鬼隊,對方已經出發。但是各基地之間與預定交戰空域的距離不一,無法配合在路上會面,只能在交戰時再聚頭了。」
「大部隊啊。」我說。
「這只是冰山一角,像我說的,有部分飛行隊已經起程,更多的飛行隊會在之後加入。光可預料的就將近五十機。」
眾人聽了也不禁興奮。
不……本來就很興奮。
戰爭就要終結了,而將之終結的正是我們。
而PEACE KEEPER很盡責地潑了一盤冷水,提醒大家不能掉而輕心。
「但是敵機數量必定更多,而且還未計算軍械巨鳥子機在內。換言之,這會是超過一有百台戰鬥機的史上最大規模空戰。不過友軍已經癱瘓了大陸上大半的無人機工場,MQ-99基本上不會出現,要擔心的也只有MQ-101而已。」
「那有甚麼好怕的!」一些人-主要是陸軍-開始回顧上一台軍械巨鳥如何被擊毀,並再一次引伸到「怪物巨鳥終究只是一台特大號無人機」的論調。
甚至有人吹起口哨。
「小囂張了!還記得巨石陣的黑盒爭奪戰嗎?」
當然記得了……雖然我這麼想,但是在場其實沒甚麼人參與過那次戰鬥。
BAMBOM開始向其他人解釋:
「軍械巨鳥『自由號』的黑盒,最後被愛爾吉亞軍用以強化眼前的『正義號』。換言之,正義號的威力不能再用自由號來推測,除了更強的性能和防護力之外,還可能要面對新型武裝配備。詳請我已經與HQS報告過。」
不愧是前愛爾吉亞精英飛官。
這麼想著,他卻又加上一句但書:
「與此同時,請各位謹記:司令部的能力是有限的,而我們也無法完全掌握敵人詳細狀況。到最後要賭上性命隨機應變的人必然是在座各位,請務必打醒十二分精神。」
「哦!」
「交給這邊吧!」
還有人用拳頭捶打自己胸腔,像猩猩般展示著氣魄。
說起來,殺手隊(HITMAN)、剌客隊(KILLER)和破壞者隊(BREAKER)……不知道那些友軍的現況如何?
說到巨石陣之戰,我又想起一件必須知道的事:
「那麼,LRSSG的消息呢?」
「很遺憾……」
遺憾!?
你他媽!?
「……還沒有消息。」
講話講得完整一點啊!真是的!
沒事的。
只要不是悲報,一切都是好消息。
他會來的。
一定!
「時間不多了,戰鬥已經開始。我們也要趕緊出發。ATTENTION!」
眾人在PEACE KEEPER的號令下調整心情,肅然起立。

「ALL SQUADRON,SORTIE ASAP!」

「「「ROGER!」」」


ANGEL 1|KNOCKER
<<ANGEL 1確認ANGEL 6 AIRBORNE,組成編隊。>>

DENNIS AIRBASE|ATC
<<GOOD COPY,ANGEL ALL CHECKED。RADIO ALPHA,GOOD LUCK。>>

ANGEL 3|FAUN
<<RADIO ALPHA,WILCO。>>

ANGEL 3|KIKAI
<<老傢伙,不放點甚麼嗎?>>

AWACS-PEACE KEEPER|BAMBOM
<<KIKAI,尊重隊友。>>

為了掌握戰況,BAMBOM也乘上了PEACE KEEPER座機,一起上天。

ANGEL 2|SINGER
<<都這種時候了,誰在乎啊。真拿你沒辦法,那就來吧!>>





「I, I wish you could swim. Like the dolphins, like dolphins can swim.」

ANGEL 5|BOGGARD
<<這是甚麼歌?>>

「Though nothing, nothing will keep us together. We can beat them, forever and ever.」

ANGEL 2|SINGER
<<『HEROES』>>

「Oh 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ANGEL 1|KNOCKER
<<『我們也可以成為英雄』……嗎?>>

AWACS|PEACE KEEPER
<<但是英雄不一定是『主角』啊。>>

ANGEL 5|BOGGARD
<<不是主角也沒所謂。>>

ANGEL 4|FAUN
<<就是這樣。『我們可以是個爛人,刻薄又愛喝酒』。但是啊……>>

ANGEL 6|FOOTPAD
<<……有那麼一天可以成為『英雄』。>>

AWACS-PEACE KEEPER|BAMBOM
<<就在某一瞬間,某件事的當下,某個人的面前。享受著自我放縱般的偉大和高尚……。>>

BAMBOM忽然一句話,讓空域陷入奇怪的沉默。

AWACS|PEACE KEEPER
<<……蛤?>>

ANGEL 1|KNOCKER
<<那個BAMBOM居然搞詩意?>>

BAMBOM
<<……>>

ANGEL 3|KIKAI
<<懂了吧?老傢伙,你老哥也可以很浪漫的。明明一次也沒跟我說過這種話的說。>>

ANGEL 2|SINGER
<<浪漫?前題是沒有用過槍指著老娘的話啦!>>

當古林肯比沉靜,法亞拉便以歌聲為勇士們送行。
無線電的沉默又被替換成笑聲。
而我們眼中也出現了一條極不起眼但又突兀至極的幼細絲線,從地面一直伸到天上。
軌道電梯就在眼前。
飛機引擎和導彈各自劃出尾跡,在破碎雲層間進一步描繪出難以擺脫的迷宮。
意識和意志互相交織,纏繞在那直通天際的巨塔。
不管是為了保護親人,還是那些親人般的摯友們。
不管是為了守衛國家,還是為了能在無可挽救的破敗廢墟中建立新的理想之國。
不管是為了成為英雄,還是見證英雄的誕生。
各人為了各人的思念,緊握操控桿,凝視著燈塔附近的戰火,放任意識融入其中。

AWACS|PEACE KEEPER
<<好了,打鬧結束。進入戰鬥空域,全機戰鬥狀態。>>

ANGEL 4|FAUN
<<那麼,就來自我放縱,試著當個一天的英雄吧!>>

但是,我很清楚自己不是英雄。
雖然要像英雄一樣大鬧,但是真正的英雄大概只有那個人了。
他會來的。

ANGEL 1|KNCOKER
<<他會來的。>>

ANGEL 3|KIKAI
<<誰?>>

AWACS|PEACE KEEPER
<<看看你的機徽吧。>>

ANGEL 2|SINGER
<<在我們背上,由廢鐵女王為我們賜封的三條線。>>

AWACS-PEACE KEEPER|BAMBOM
<<可以肯定嗎?>>

ANGEL 4|FAUN
<<羔羊們只需要相信,然後跟隨。那麼,彌賽亞就會指引前路。>>

不太一樣,但是……也許沒錯。
我相信他會來。

ANGEL 1|KNOCKER
<<那麼,就讓我們為那個人開路吧。>>

ANGEL PILOTS
<<瞭解!>>


本集音樂:《Heroes》-David Bowie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