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空戰奇兵7(同人外傳):遺忘空域-23:泰勒島空襲

東愚 | 2021-12-14 06:05:03 | 巴幣 4 | 人氣 170


混亂……倒不至於。
在衛兵的引導下,難民開始以小團體集中,尋找可以避難的空間。
被燃燒彈引燃的區域曾經有人嘗試滅火,但是大規模的化學性燃燒極難撲滅,他們很快就放棄了。火勢就在難民居住區瀰漫、擴散。
動線混亂,雜物滿佈的環境,這種情況下當然有害無益。
奔跑時互相妨礙,甚至人踩人,也只能等安全時再回頭做失去意義的檢討。
一些難民湧上禿鷹號,希望這破破爛爛的龐然大物能多擋掉幾次空襲。
歐西亞軍提起武器,準備出戰,又被湧進的難民擠逼回去。到了這時候,狀況才進入「混亂」的定義。
「喂!別擋路!」
「你們才是,讓我們進去啊!」

「可惡……喂,喂!」
帶著KIKAI遠離難民群,後頭又追來一個歐西亞軍。
槍口指著地面,喘氣不比我們輕鬆。
「可惡……真能跑。」
「你們……也差不多……喂,拿去!」
他向這邊丟來了兩套無線電。
「槍要自己你們找了,想辦法活下去吧!」
嘖。
被曾經的敵人當成朋友,真不舒服。
無線電的另一頭還傳來了更讓人討厭的呼叫。

OFS-VULTURE|Vice-Chairman Edwards
<<聽得見嗎?SALAMANDER 1!>>

甚麼聽不聽得見,我都快忘了你的存在。


「BANDOG!難民的狀況!」
「我知道!PEACE KEEPER,陸戰指揮拜託你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惡!」
一邊說話,一邊喘氣,大概是PEACE KEEPER正帶領著其他人奔跑。目的地當然是交戰中的科研中心邊緣。
愛爾吉亞放棄了巿街區和泰勒島各處的小爭小鬧,集中起來向科研中心發動總政。
當然,外頭的真共和軍還在戰鬥。激進派的想法大概是在真共和軍反應過來之前攻陷投射裝置。
成功之後要做甚麼,說不定連想都沒想過,一心只想著攻陷就好。
失敗的話就要面臨兩面受敵的狀況,帶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決意,是破釜沉舟之策。
但是往難民營投放燃燒彈,怎麼說都太過份了。
「引擎OK,系統OK,武裝……喂!我的飛彈呢!」
檢查著機體的狀態,大致上都正常,然而飛彈只有四發,讓我不禁探頭到座艙外質問地勤。
「用光了!四發省點用,你們兩機都是!」
「嘖!」

ANGEL 2|KNOCKER
<<SINGER,你的……>>

ANGEL 3|SINGER
<<不用問了,也是四發。從你的機體分來的。>>

ANGEL 2|KNOCKER
<<媽的。沒辦法了。BANDOG!ANGEL 2 上線!>>

ANGEL 3|SINGER
<<ANGEL 3,上線。>>

OFS-VULTURE|BANDOG
<<太慢了!>>

機體被拖引車帶到升降平台,但是還沒上升到甲板就看得見濃煙。

OFS-VULTURE|BANDOG
<<甲板又受損了,火勢太難撲滅,石怪隊改入白刃戰,天使隊垂直起飛吧!敵機SU-37一機,這……MIG-21三機?後頭還有多部MQ-101,是母鳥分派過來的嗎!?>>

GOLEM 1|FAUN
<<又!?……嘖!天使隊,我們沒辦法上天,可是防空飛彈剩了不少,有問題就回來附近,我們會掩護你的!>>

ANGEL 3|SINGER
<<先顧好自己再說吧。ANGEL 3,升空。>>

ANGEL 2|KNOCKER
<<ANGEL 2,升空。>>

OFS-VULTURE|BANDOG
<<……甚麼?……開玩笑的吧……>>

ANGEL 2|KNOCKER
<<BANDOG,狀況?>>

OFS-VULTURE|BANDOG
<<嘖。ANGEL 3,敵人隊長機很有可能會集中攻擊你。>>

ANGEL 3|SINGER
<<為甚麼?>>

SALAMANDER 1|BAMBOM
<<因為上次失敗了。>>

噢天啊。
又是你們沙羅曼達隊的事。

OFS-VULTURE|BANDOG
<<就像『顧問』先生說的一樣,敵機是老朋友。別讓瘋狗繼續大鬧了,方位2-0-0,來了!>>

ANGEL 2|KNOCKER
<<ANGEL 3,組成編隊!>>

ANGEL 3|SINGER
<<瞭解!>>


承著混亂,我和KIKAI反而找到機會溜到岸上。
「那是愛爾吉亞軍!?」
「為甚麼會在這?」
「媽的!」
認出我身上軍服的難民有驚有恐,也有人展現出憤怒。
「沒辦法。KIKAI,上衣脫掉,跑起來。」
「咦!?」
KIKAI一臉難而置信,呆呆看著我半裸把耳機線掛好。
「老大!?」
「『愛爾吉亞』沙羅曼達隊的最後一次任務失敗了,結束了。現在的我們只是脫離了愛爾吉亞的獨立單位。」
「可是……唉啊!算了!」
很好,可以了解狀況,理解力還在。
戰鬥機在我們頭上掠過,是差不多一樣熟悉的震電二和F-35B。
「在他們肚子底下真不習慣。老大,我們要打的是那一邊?」
好問題。
那麼……
「用槍指著我們的都打。」
「爛答案!」


ANGEL 2|KNOCKER
<<天使隊,開始交火。>>

ANGEL 3|SINGER
<<敵人的編隊很奇怪。>>

SALAMANDER 1|BAMBOM
<<……那都是用「跟隨模式」飛行的無人機,只有隊長是有人機。先針對隊長機。隊長機墜毀,無人機就會陷入混亂。>>

ANGEL 3|SINGER
<<又是你?>>

SALAMANDER 1|BAMBOM
<<飛彈,兩點。>>

ANGEL 3|SINGER
<<……我也看得到!>>

SALAMANDER 1|BAMBOM
<<私人恩怨之後再說。共和軍有帶防空飛彈,不要飛太遠的話,我們多少能給你們一些掩護。>>

ANGEL 2|KNOCKER
<<很感謝,可是啊!>>

該死的無人機。
總在我說話到一半的時候放飛彈。

ANGEL 2|KNOCKER
<<……ANGEL 3,打得好!……BAMBOM,你也看到了吧,我們也沒辦法說飛去那裡就去那裡啊!>>

數量,武裝,全部都是敵機有優勢。

ANGEL 2|KNOCKER
<<況且,靠近的話,難民也會有危險的!>>

TRA|Y.Sherman
<<別管那麼多!難民我們會照顧!……(第三班!防線向左擴展!)……飛行仔想辦法繼續飛就好!>>

嘖!
就算這樣說了,能放下心來就有鬼!

TRA|Y.Sherman
<<那是?來了,趴下!……屎蛋的……這裡是第一防衛線!處理一下敵機,引開就好,拜託了!>>

看吧!!


陸戰怎麼可能會輕鬆。
不知道為甚麼,帶了一大堆防空飛彈的共和軍反而沒有機槍之類的重兵器,所謂「防衛線」也只是用好幾層沙袋拼湊而成,只差在沒有去挖戰壕這種原始人工事。
激進派的衝鋒也不是盲目向前衝,雙方都缺乏人力的現況也只能縮頭縮腦,唯獨火力施放得毫不吝嗇。
「可惡可惡可惡,要不是老大感情用事,我們早就跑了!」
KIKAI抱著槍,背靠著不斷被流彈打中的沙袋,和我一起被火力壓制得喘不過氣。
這裡是預設讓歐西亞軍用的第二防衛線,離第一線有點距離,背後沒幾步就是燃燒中的難民居住區。
大火驅去了秋雨的寒冷,也把夜空照成淡黃,好比照明彈的亮。敵人看來,我們的位置可以說一覽無遺。
「我說過了,你也可以自己跑的。」
「哈,哈!我跑了你就要成孤獨老人了,捨得嗎?」
「確實不。」
「對吧?」
「感情真好!可是……」一旁的FAUN探頭射個幾槍,然後又被逼到要一起縮回來:「……專心打仗好不好?」
「同意。」這是手抱輕機槍的BOGGARD說的。

GOLEM 2|FOOTPAD
<<同意。>>

這是負責在遠處用著射手步槍打黑槍的FOOTPAD說的。大概是要專心瞄準,他似乎有打一槍才說一句話的習慣。
甲板被轟炸,他們無法彈射,果斷轉入白刃戰。
不知道經歷過甚麼,他們比我預想的更習慣陸戰。
「喂!來了!」
防線後方跑來一隊共和軍民兵,拖著好幾個大木箱。
是說好的防空飛彈。
伸手示意代替道謝,我盡可能快地把大木箱拖近,撿查著裡頭的裝備。
「……不多啊。」
「其他都在第三防衛線,這邊守得住再說吧。」
第三防衛線圍繞著質量投射裝置旁邊已經要塞化的科研設施建成。第一和第二防衛線都失守之後,共和軍預料撤退到科研設施的建築物裡堅守,歐西亞軍則是撤退回禿鷹號。

TRA|Y.Sherman
<<笨蛋!我聽見了!是一定要守住!給我抱著這樣的決心去戰鬥!>>

尤里.雪爾曼也許在某些風格的部隊來說是得懂得激勵士氣的長官。
但是對民兵來說成效不彰,我們和歐西亞軍就更不用說了。
「你知道嗎,石怪隊的各位?」
「甚麼?」
「愛爾吉亞的步兵防空飛彈筒,設計上只能打中直升機之類的低空短程慢速目標。」
「不會吧……。」
惡作劇,意外地有趣。
不過時機不好,還是留待以後吧。
「但是,懂竅門的話,干擾一下戰鬥機也是可以的。」
比起解釋,還是演示一下更直接吧。
把飛彈筒扛在肩上,解鎖火控系統。
甚至不用探頭,就看著天上,瞄準飛得最低的MQ-101,讓它鎖定。
準備開火的提示音一直響,但是我根本沒有開火的意思。
只要讓無人機「害怕」就好了。
是的,沒有腦子的無人機,也會「害怕」。

ANGEL 2|KNOCKER
<<SINGER!UAV有空隙!>>

ANGEL 3|SINGER
<<看到了!FOX-2!>>

ANGEL 2|KNCOKER
<<確認擊殺!>>

「看吧,就像這樣。順帶一提。」
我繼續瞄準燃燒墜落的無人機殘骸。它劃著拋物線,正要飛向激進派陣地後方。
真是幸運女神下賜的大好機會。
射出的飛彈盡忠職守,直直衝向它心心念念的熱源。
然後在交火區爆炸。
「對,就像這樣。」
「哇喔……」

「……做得到才有鬼。」

噢。
真的嗎?我向KIKAI投以疑惑的眼神。
她點點頭。
噢……。


有古怪。

ANGEL 2|KNOCKER
<<BANDOG,敵機分散了,但是SU機的動作也很奇怪!>>

當然,被無人機用數量壓制很痛苦。
但是SU機不停進行機動又不開火,連地面目標也不太在乎的樣子,讓我有著強烈的異樣感。

OFS-VULTURE|BANDOG
<<我也看到了。不管怎樣,先專心戰鬥。>>

ANGEL 3|SINGER
<<那個『顧問』在嗎?說不定他知道甚麼。>>

看來她也知道了,現在是戰鬥的事比較重要,更勝尊嚴和恩怨。

SALAMANDER 1|BAMBOM
<<不……(快!撤過來!跑起來!)……呼,我看不出來。他像是想引開其他人……(第三線不是用來支援的,第二線剩我們打了。)……不,等等……『支援?』……>>

SALAMANDER 3|KIKAI
<<不好!快通知禿鷹號!>>

甚麼!?
又怎麼了!?

OFS-VULTURE|????
<<我就喜歡你們的機敏,可是這樣子我很不好辦呢。>>

聲音很熟,可是為甚麼想不起來!
連無人機的動作都變得從容,一副瞧不起我們的樣子,又怎麼回事了?

ANGEL 2|KNOCKER
<<BANDOG!聽得見嗎?>>

OFS-VULTURE|????
<<聽得見哦,不過被我用槍指著,暫時不能答話就是了。>>

地面的戰鬥依然混亂,但是空域中的戰鬥放慢了。甚至敵我雙方各自組成了編隊,進行著只有狗鬥模樣的特技飛行。
就像在等待死刑宣判一樣,我們都屏息靜氣,等待無線電的另一頭說些甚麼。
最後得到的消息和死刑也相去不遠了。




OFS-VULTURE//GLITNIR
<<這裡是愛爾吉亞軍國家安全局,情資特勤部,前線勤務組……(巴啦巴啦一通狗屎爛蛋,這甚麼垃圾稿子,鬼東西。零八……喂零八!這一定要?(對。)一定?(國際法。)我操他的國際法啦!(*笑聲*)去你的。)……好啦,我們是國安局的「格尼特利爾」,禿鷹號已經被愛爾吉亞軍控制。就這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