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39

小光光 | 2021-10-09 17:38:47 | 巴幣 0 | 人氣 27

NEW
資料夾簡介

拉著兩人到營火前,曉月為每個人舀上一勺的熱湯。

「喝喝看合不合口味,有不滿意我明天在調整」

說完後他還每人發了兩大根的紅蘿蔔葉。

起初大家還很困惑手中的葉子,不過在一句「吃完記得去喂你們的寵物」後,大家也才後知後覺的點點頭。

「那你們先吃飯,我想抽根香菸」

「老闆,菸要少抽一點,很傷身的」

「不用你操心」

曉月的抽菸和一般人不太一樣,只是偶爾點來給它燒根本沒在抽。

況且他的香菸也不能算香菸,既沒有焦油也沒有尼古丁,甚至連主成分的煙草都代替成對身體幾乎無傷害的原料。

不過這樣的香菸,僅限於個人使用,市面上的還是以煙草為主。

而在他跑到一旁點菸的時候,管理者恰巧使用那具備通話功能的戒指,找上門閒聊了幾句。

之後在談話結束,曉月卻忍不住想笑。

「與你無關嗎...還真是大無畏的精神阿」

原先曉月還打算為了改變文茵一事道謝,沒想到卻被他會被一口回絕。

抬頭仰望的他在香菸熄滅後就回去吃飯了,用餐的同時他聽著三人的食用心得。

湯品整體的評價都是有及格的,雖然文茵覺得有點鹹、鹿迪認為偏酸,不過她們還是覺得好吃,唯有兔姬不一樣。

「老闆...跟著你真是太好了,異世界餐點狗幹難吃,雖然老闆煮的也是不好吃,不過還是能夠下嚥的」

「...你希望我說什麼?謝謝還是罵你?」

這種口無遮攔的個人特色,太令人尷尬了,以至於曉月都好奇她的所作所為追求什麼。

「老闆我可是稱讚你,你不看看自己舀一盤吃不到幾口」

兔姬說的是事實,他自己也吃不到幾口。

然而正因為是事實,有時後反而讓人更難以接受。

「不用你說,我沒有解決辦法」

阿不就還好曉月不太正常,能夠接受被人這樣批評。

「你自己都明白料理水平是達到很難吃了,還希望我做的多好吃」

勉為其難多塞自己一口,曉月就叫眾人去洗碗了。

「餐風露宿,至少要懂的基礎,自己把盤子洗乾淨,方法不限」

隨後將沒吃完的湯品回歸大自然,曉月也加入洗碗的行列。

之後的幾天便都是如此,早上找路晚上就紮營。

而在途徑一處矮小山丘旁時,這三隻寵物發了瘋似,直直的往山上跳去,

而三位女性看著這情景,也急忙追了上去。

「...搞哪齣阿?」

一旁困頓的曉月也只能緊追其後,奈何寵物跳太快,四人追到山中一處洞窟前才停。

「哇塞,你們的寵物是怎樣?自帶搜尋功能是不是?」

抱持著疑問曉月想說用鑑定技能稍微窺視一下,沒想到洞窟的基礎資料立刻一覽無遺。

然而看到這裡是尋覓數日的地下城,他立刻放棄了瀏覽。

這種能夠帶來愉快刺激,又能控制風險的地方沒必要自損情調。

「看來這裡就是目的地了,那麼我們出發吧!」

本來曉月是這麼說的,不過在動身之際改變主意。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先吃飯才對」

隨手準備了幾樣料理,大家就開始狼吞虎嚥了起來。

然而只有曉月還是一樣淺嚐幾口點到為止,不過這餐他有多一份飲品。

「曉月你在喝什麼?」

「精力汁」

「好喝嗎?」

「嗯...我覺得不好喝,你要嘗試?」

聽他這麼介紹,文茵起初還有點猶豫,不過想著嚐嚐也不是壞事,就一把接過來了。

然而一品嚐立刻感覺到噁心的口感。

黏黏稠稠的還時不時可以嚐的塊狀物,一停下口鼻腔內立刻充斥難聞的味道,其噁心與難喝可謂是並駕齊驅。

「呃...咳...」

剛放下杯子,文茵立刻感覺到身體的不適。

連嘔吐都沒辦法,精力汁完完全全黏在喉嚨上,弄的她人不成人、鬼不成鬼。

「你也不用喝這麼多啊」

拿出手帕,曉月慌忙的替她擦拭溢流出來的鼻水與嘴角不停流出的各式液體。

看曉月如此忙亂,吃飯的兔姬不禁問到。

「老闆,你到底喝的是什麼啊,我從沒聽到這麼可怕的精力汁」

摸了一點杯中精力汁,愚蠢的兔子成為第二個受害者。

「呃...嘎阿!...」

緊掐自己的脖子,躺在地上的她開始打滾。

「你在幹嘛?不...應該問你幹嘛硬要嚐一口?」

兔姬沒辦法回答,只能為了這份痛苦哀嚎,要是能回答她肯定會問這份飲品到底是什麼鬼?來自深淵的邀約嗎?還是什麼化合毒物綜合汁嗎!

「既然你沒吐,趕緊喝水」

水杯一置放到旁邊,她何其迅速的立刻一飲而盡。

那舒暢的神情堪比在沙漠渴上一天,找到綠洲盡情飲用一般。

「鹿迪!」

「咦!是...?」

「不要當第三個」

要不是曉月即時制止,大概第三個受害者又會冒出來。

「喔....」

看她一副尚未完全放棄的神情,曉月還是趕緊將精力汁一飲而盡。

結果果不其然,她馬上一副絕望與失望混雜於臉的表情。

在每個人都造成了一點麻煩後,曉月感覺十分很疲倦。

「讓我休息10分鐘」

在他坐在一旁低下頭時,大家也很識相的將碗盤、筷子、叉子等等用具全部收拾好,只等他恢復狀態。
然而曉月小睡片刻的樣子太吸引人,害得文茵與鹿迪忍不住。

坐到他的身邊,文茵也跟著小睡一會,或許是這顯得過於輕鬆的氛圍所導致,鹿迪也顯得有些犯困。

至於兔姬則是沒能跟上,到了看到大家睡著才想著自己也來瞇一下好了。

在兩根長長的耳朵蓋住雙眸為她遮擋太陽之後,曉月算是服了。

(最好是能夠沒人確保安全一起在野外睡覺)

默默感嘆的他只能閉著眼睛確保最低程度的休憩,同時保障大家的安全。

隨後大家在簡單的休息10多分鐘後,最先起來的仍舊是曉月。

「真是的...該起床了阿...」

無奈之下他只能一個一個去叫,然而午睡的威力遠超想像。

剛剛叫醒一個,另一個就有躺了下去。

「原來...這就是課堂老師的苦惱嗎」

多少明白那種學生睡覺的感覺,曉月決定不擇手段。

只見他走到旁邊摘採了幾片葉子,並在手上揉一揉。

下一秒被碰上的瞌睡蟲立刻哀鴻遍野。

基本上三個都是「阿阿阿!好涼阿」的叫出聲來。

「只是少量薄荷摸到人中處,很快就好了」

「老闆你白癡嗎,兔子對薄荷過敏好嗎」

聽就知道是騙人,為此曉月還有第二手。

「這樣啊,那麼你真的嚴重過敏我在請人開個高額保險費給你」

看他搓著滿手精油的手靠近,兔姬認輸了。

「我..我們還是趕緊下去地下城吧,你意下如何老闆」

看她已經黔驢技窮,只能搭配「呃呵呵...」的笑聲讓場面更佳尷尬,曉月選擇放過他這麼一回。

「好!我們現在就進去」

而在他經過兔姬身旁也不忘記提醒。

「僅此一次」

隨後進到眼前的窟窿後,這才明白「別有洞天」真正的意思。

完全不同於外表的狹隘,裡頭的空間一望無際。

由整齊劃一的石磚佈置而成,井然有序的巨大通道,而這樣的環境卻不會顯得灰暗而是光亮無比。

當大家循著光芒看去,天花板上那看似鐘乳石的尖柱在發出耀眼的光輝。

「一堆怪物都是灰的,難以辨識」

手擺眉間的曉月稍微瞇起眼來望向遠處。

在看到怪物們保護色的皮膚,他頓時停下了腳步,佇立於入口處苦思著。

---分隔線---
有更新,只是沒準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