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73 餘暉山脈(15)

小光光 | 2022-02-09 17:30:01 | 巴幣 2 | 人氣 36


「不是...我們雖然是朋友但也是敵人,你們跟著幹嘛?」

「這裡只有一條路,而且我跟露莉很想念你的料理!」

「恩哼,原來如此」

姆婭在講他在聽,隨便敷衍過後,他根據觸碰到的記憶指明了他們後方的暗門。

「你們要找的克羅諾斯,在那邊。至於料理我可以給你們」

「你就這麼不希望我們跟著你嗎?」

「到也不是如此」

露莉會產生這樣的不滿也不是不能理解。

「你們跟著到時候又突然間不知道誰先發病,又打起來我會壓力很大的」

「你什麼意思!明明是那女人先發瘋的!」

姆婭氣憤的直指文茵。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怕不知道是你們還是文茵先發瘋嘛,我也是很為難的」

在他即將推拖乾淨的時候,納許說話了。

「堂堂的初王連這點問題都處理不好嗎~」

「真是意外阿,平時沒意見的人現在竟然會有異議」

此話一出,兩人已經開始了暗地裡的較量。

「怎麼會呢我只是做出最佳的選擇」

「那麼你這次的決定可能尚需考量了」

聽到納許明白的說自己就是跟定,曉月也是強力回絕。

「一起行動不是風險更低,而且你剛剛也浪費不少力氣,誰知道你的狀態有沒有維持先前」

聽到要檢視自己的成果,曉月是真的服了他。

「我的狀態還不用你擔心,超乎你的想像呢」

在曉月不甘示弱的回擊後,兩人就開始了超乎其他人想像的超高級鬥嘴。

你一句我一句的,兩個人的額頭都快頂到一起了。若不是文茵與姆婭把兩人拉開,這兩人不知道要吵到何年何月。

「所以你也該放棄了頑固的傢伙」

「行!要組隊就組隊,但是要保持互不干涉的狀態」

最後的最後,曉月還是一如既往的沒有吵贏納許。

不過平常的時候,他也還是固執己見根本不把吵架的勝負當作參考依據,而這又是後話了。

隨後團隊朝著門後深處邁進,氣氛顯得十分緊張。

平常曉月總會不時的活絡氛圍,讓大家在保持警戒的同時能夠更有趣的完成無趣的路途。

然而這回曉月與納許皆是沉默不已,令人難受的氣氛如同針扎一樣不停的刺激其他人,而且曉月還在不時的散發無聲的負能量,讓人更加的難受。

令人屏氣的空氣直到抵達此趟的目的地才有所緩和。

而在進入競技場後,幾個人的腳下出現了引導,各自對應了6扇門。

「老闆,怎麼我沒有?」

來回抬起腳,兔姬看不見自己的指引。

「可能你就不符合標準吧,你看看優月還有可洛索也沒有」

「好吧...虧我還很期待」

垂頭喪氣沒多久,兔姬就豎起兔耳。

「那麼老闆!給我飯吃」

「我聽過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但是能夠如此活靈活現的示範,你也是第一人」

「要你管!還沒滾地嗷嗷大哭要你喂,很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

拿出兩、三道菜跟麵包來進行簡單的烹調,優月也被吸引。

「哥!我也要吃」

看兔姬狼吞虎嚥的,她已經口水快流到地上了。

「我現在是廚工是吧」

「我是你妹妹卻是難得有機會吃你的料理,不要這樣」

「知道了,簡單吃就可以了吧」

「好吧」

反正三明治多做兩份也是不麻煩,曉月就順手做了多做一些讓大家吃飽上路。

而這麼多人中,曉月唯獨沒有做納許的份。

「記仇?」

「怎麼可能,只是這種平民粗食不會讓你滿意的」

「改很多了」

一把搶過曉月啃了兩口的三明治,他幾口就下肚了。

「既然你現在ok那麼想吃就吃」

不用曉月多說,他自然是沒在客氣了。

之後大家吃飽喝足走入各自的門後,兔姬則開始勾搭上可洛索。

難得見到這麼令自己有感覺的人,現在也基本是獨處的情況,她可以說是放開手腳開始無所不用其極。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可洛索的腦子基本都是肌肉,除了鍛鍊以外就是變強。

兔姬想方設法的勾引都顯得如此多餘,無奈之下她只能坐到優月旁邊聊天。

「不用氣餒,他本來就是個肌肉男。尤其被我哥那樣刺激,怕是一時半刻消停不了」

「這樣阿...說起來你哥哥是怎麼樣的人」

「我也不清楚,我知道的他是很溫柔很棒的哥哥,但是外界的傳言跟他現在的樣子...我不能確定了」

「我懂我懂,第一次見面他就給我簽奴役條款」

「阿?什麼?」

兔姬誇大事實的敘述立刻打開兩人的話題。

而被他們談論的當事人就如同被詛咒一樣,此時此刻正遇上極大的危機。

「該死...」

雙膝跪地的他現在只能用殘破不堪來形容,右手骨折、腹部與背肌明顯撕裂傷以及四肢大範圍出血。

而會變成這樣全是站在他面前的半人馬。

本以為是期待已久的重逢之戰,最後的結局卻是單方面的輾壓。

「怎麼了嗎?對付我的半身時不是還顯得游刃有餘嗎」

「你...到底、咳咳!做了...什麼!」

雙手撐地的他勉勉強強的抬起頭來,注視著半人馬。

「什麼都沒做,真要說做了什麼...大概只能告訴你這是魔力的延伸:特性」

這在訓練的時候曉月就曾聽哥布林提過。

只不過他是到頭來都沒能掌握住這方面的能力,甚至連初有雛型都沒能辦到。

「可真是會戳人痛楚啊...」

一想到自己礙於魔力的不充沛,連一般達到精通且擅長的人都能做到的魔力特性自己卻望塵莫及,心裡只有滿滿的不是滋味。

「為了答謝你讓我心裡不是滋味,我會證明我擁有不被魔力絆倒的才能!」

比起講給半人馬聽的,這段話更像是曉月對於自己的自我鼓舞。

「哼!我可從不認為你是弱者」

「那還真是多謝誇讚了」

拿出刺針對於四肢與腦袋來上數針,曉月立刻產生了值的變化。

「喔~!這回像樣多了!而且還真是厲害的技術,那樣的傷口竟然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看到那幾乎可以視為神乎其技的招數,半人馬連絲毫的鬆懈都丟掉了。

「那是自然!為了平衡魔力的影響,李羅德千針可是到現在才能使用的武器」

李羅德千針可以稱為凌羽界針的下位,雖然肉體增幅程度更小,但是使用得當可以忽視副作用。

而在魔力的加入下,李羅德千針出現了在使用時無法控制魔力,會造成阻塞或是流逝的狀況,而這個問題曉月也是直到近期才有所突破。

順帶一提,李羅德千針並不會讓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只是曉月利用藥水跟針灸的恢復力增強所做出來的假象。

---分隔線----
我需要辭職!這份工作做到我要瘋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