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41 王座

小光光 | 2021-10-15 16:53:10 | 巴幣 0 | 人氣 25

NEW
資料夾簡介

藉由"迴聲"的概念,曉月利用不同的音頻影響魔物的中樞神經,造成暈眩與混亂。

大概幾分鐘的時間,地下城環境中增幅聲音的效果就讓怪物接連倒地。

「這樣也算殺死魔物嗎?」

走沒幾步看到滿地的掉落物,沒有一隻魔物的蹤影,兔姬感到不解。

「大概是多種聲音與環境造成耳膜破裂或腦部受損吧?」

曉月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說了自己的推測。

跨越第二層後,第三層、第四層,曉月也都是靠著這種音頻的攻擊推進。

來到第六層,環境中的增幅已經消失,魔物也更加健壯,不是光靠聲音就能打倒的。

而且這種用音頻推進的方法,已經在不知覺間消耗曉月滿多了魔力與體力了。

「之後的路,就交給你們開拓了」

「那是自然!」x3

看著三人信信滿滿,大無畏的往前,曉月只能苦笑的替他們擔心。

不過下一秒他就明白,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三個人都如入無人之境,彷彿颱風過境一樣,一層一層的快速前進。

「難道你們是為了顧及我的面子嗎...」

尷尬不已的曉月甚至呢喃的問自己。

「親愛的你在等什麼?」

鹿迪看到呆站著的曉月,拉起他的手一起前往下一層,而不甘示弱的文茵也拉起曉月另一側的手。

來到下一層,截然不同的環境給人帶來眾人不一樣的震撼。

「那是什麼看起來就很危險的東西啊...」

前往下一層的門扉就近在咫尺,但是四周卻是肉眼可見的危機四伏。

門扉的兩側有著兩顆巨大水晶,而它們被鎖鏈相互纏繞,相互牽引阻攔了前往門後的道路。

而在這之前,還有著數以萬計的牛頭人盤踞著前行的道路。

「曉月你感覺的到嗎?」

文茵指著巨大聳立的兩個水晶。
「如果是說剝奪魔力,我有感覺到,不過影響距離有多少就不知道了」

看見曉月的困擾,文茵伸出手指,微量的魔力在指尖凝聚成球,慢慢的變成一隻展翅雙翼的黑紫色蝴蝶。

隨後當蝴蝶悠然自得的經過牛頭人的上方,它們立刻獸性大發,朝著蝴蝶就是一陣的揮舞手上的武器。

然而不論是棍棒、長槍、長劍等等的武器都無法觸及,無法碰觸那翩翩飛舞於高處的黑色蝴蝶。

下一刻蝴蝶的消散的瞬間,躁動的牛頭人陷入了沉寂。

「你取消的?」

面對曉月的提問,她搖搖頭。

「大概是太接近水晶了,蝴蝶被吸收殆盡」

聽到如此有用的情報,曉月笑不出來。

「鹿迪、文茵,這次是我的試煉,麻煩你們在我死之前把我拖回來了」

當他獨身一人跳下去,面對可以稱之為軍團的牛頭人時,兔姬不由得開口問到。

「你們不阻止他?」

「為什麼要阻止親愛的?」

兔姬的提問,鹿迪一臉問號的反問到。

「他不是你們兩個的愛人嗎,難道你們願意看他受傷?」

她這種善良到愚昧的思考,只得到鹿迪的笑聲。

要不是文茵溫柔的替她解答,兩人之間就要結下心結了。

「就像曉月說的,這是他的試煉,若是他不跨越眼前的困難變得更強,未來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蛤?講的我是一頭霧水,作為探索者他應該也不會擅自越級挑戰害死自己」

聽到兔姬說的,文茵「恩...」的思考了一瞬。

「應該說是我害的,畢竟他為了我,會越來越辛苦」

而在看到她那副有所難言,只能將頭髮撥到耳後,露出苦笑的神情,兔姬也只能閉口不問。

「喂!你們該注意下面了,我可沒辦法在親愛的倒地後,一邊撤退一邊戰鬥」

「喔、喔!」

被鹿迪提醒到,文茵才趕緊回過頭來注視曉月。

然而她們的擔心與曉月的不自信都是多餘的。

儘管一開始牛頭人龐大的數量佔據十足的優勢,但是魔力強化的水平提升,帶給曉月一戰的本錢。

更加強健的肉體與敏銳度讓他能夠輕鬆的以一敵多,而魔力在武器上頭延展出了距離,每次的揮舞都能輕易得造成廣域攻擊。

而後隨著環境變化,曉月那廣闊且豪邁的攻擊慢慢轉化成了精小且扎實的近身格鬥術。

維持著肉體的魔力強化,前行的途中靠著尚未化做魔力的屍體,盡可能的減少敵人的速度與配合。

來到100公尺處,魔力已然難以釋放。

而這本該是最為艱難的時刻,曉月的腳步卻進一步加快。

「看來魔力強化還是可行的」

本該是限制魔力的環境對於曉月卻成助力。

限制魔力釋放,這讓曉月部分逸散於體外的魔力能夠留於體內,以近乎100%的效率進行魔力強化。

更加濃厚的魔力給他帶來了更加強健的肉體機能,與牛頭人之間的差距已然是天壤之別。

即便沒有了賦予武器魔力的廣域攻擊,也足夠讓曉月一夫當關,萬夫莫敵。

跨越軍隊佇立於水晶之前,兩位盤坐於水晶之上的王也起身走向曉月面前。

當雙方到達可以互相攻擊的範圍,迎來的卻是靜默的對視。

像是在等待著無聲的鬧鈴敲響一樣,在下個瞬間,曉月已然站穩步伐,擺出戰鬥姿勢。

而攻擊還未發動,強勁的力道已經將人擊退數尺。

姿勢出現問題,曉月立刻第一時間調整,而在確認沒有接續的攻擊,他在調整呼吸的同時看到地面上長長的刮痕。

雙方的差距一目了然。

「小看敵人是會吃虧的」

明白兩方之間的差距,曉月必須全力以赴,敵人現在的這份大意是獲勝的契機。

曉月踏入攻擊範圍的瞬間,一模一樣的攻擊證明了他們的大意。

下一瞬間血液便四溢噴濺,低沉的嚎叫震耳欲聾。

「很意外嗎?夥伴的手就這麼落地了」

在剛剛的交戰中,曉月利用了『形』在一瞬間內將力量瞬間最大化。

達到足以徒手破壞硬幣的程度,加上匕首的鋒利,切斷肌肉不過是信手拈來。

散發恐懼,威嚇敵人之時,曉月不忘先給予受傷的牛頭人之王致命一擊。

而在一位王的殞落後,纏繞水晶的兩根鎖鏈斷了一根。

「那麼接下來輪到你了」

曉月此話一出,另一位王情緒激動的向他進攻。

「自大的下場」

牠的攻擊確實彰顯了自己力量強大的優勢,不過展現出來的卻是受到情感影響,亂無章法的攻擊。

沒有任何的連貫,這樣的攻勢想碰到曉月只是徒勞無功,同時還會因為不完全的姿勢單方面增加破綻。

幾次的攻防後,另一位的牛頭人之王減輕了重量。

從手臂開始到胸部、腹部、腿部,或多或少都有肉塊掉落在地。

而在牠掩蓋著傷口,妄想著能夠止血時,曉月的慢步靠近讓牠瞬間失去理智。

「不要這麼激動,會死更快的」

掌握了絕對勝勢,曉月也不打算凌遲對手。

切下牠那最後掙扎的手腕,下一刻銀白色的刀身已經劃過牛頭人之王的頸部。

湧出的鮮紅血液伴隨著低鳴哞叫聲結束,纏繞水晶的第二根鎖鏈也應聲斷裂。

「那麼門後會是什麼呢?」

剛想打開門,曉月立刻後退兩步,下意識阻止了自己。

「三位!該下來囉,我好了」

忘記還在遠處觀望的文茵、鹿迪、兔姬,他差點就自顧自的走進。

等到三人來到身旁,他便邀請眾人一起推開門,在門扉露出一道縫隙,曉月立刻感到頭痛欲裂。

看到他這樣子,文茵與鹿迪立刻蹲在身關心。

而在觸碰到曉月的瞬間,文茵也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兩人的異常讓鹿迪顯得不知所措,而在狀況陷入一團亂之前,兔姬出聲要與鹿迪一人攙扶一人,先到一旁休息。

這才讓失去冷靜的他恢復些許正常。

在兩人等待昏倒的曉月與文茵清醒時,曉月正孤身一人處於黑暗之中。

---分隔線----

總算開始了,關於記憶與王座的篇章。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