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75

小光光 | 2022-02-17 17:30:04 | 巴幣 0 | 人氣 39


走沒多久的路,文茵與鹿迪就開始各自散開,著眼於自己有興趣的東西上了。

而曉月只是默默的跟著兩人。

隨著她們越來越開心,時間也越來越晚。

在最後兩人意猶未盡的時候,曉月走向一旁的路邊攤買份禮物讓今天有個完美的句點。

「...吃的,為什麼?」x2

兩人期待的是更佳美侖美奐的禮物,例如一個親吻或是牽手回去休息。而不是這麼實用的東西。

不過期待落空也不妨礙她們吃了手上的炸地瓜球。

「鹹鹹的」

文茵的反應跟他所想的不太一樣。

「欸?鹹的?不是甜的嗎?」

隨手抓了一顆文茵的來吃,他跟鹿迪做出了一樣的反應。

「不怎麼樣」

不過鹿迪後續還有一句。

「還是親愛的做的食物好吃」

「謝謝。下次我在做我甜的地瓜球給你們吃,現在先回去休息了」

一到旅館,三個人肚子都開始咕咕叫,儘管剛剛有稍微吃點地瓜球墊胃。

而飯點時刻,還未等曉月開口,文茵跟鹿迪就跟他說,自己要先一個人旅行了。

「看來你們也在餘暉山脈找到了自己的目標了」

「嗯,跟親愛的一樣,所以...」

下一刻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到:「給我錢」還同時伸出手來。

「要多少?」

「3枚」

「7枚」

「好好,不過鹿迪你的旅途看來會很久呢」

「位於大陸最西側,被遺忘的國度:度那德爾聯合國」

「嗯...沒聽過」

曉月理所當然的廢話讓鹿迪忍不住吐槽。

「廢話!都說是被遺忘的,要是親愛的你聽過我還想問點什麼呢」

待拿到金幣後,曉月轉頭問了文茵。

「那麼你呢?不會也是什麼遺忘還是失落吧?」

「沒有聽起來這麼厲害,我的目的地是星輿圖」

此話一出,兩人都瞪大眼睛看向她。

「或許你的目的地才是最厲害的」

在鹿迪感嘆之際,曉月直接問到:

「需不需要我陪你去阿,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的目的地在哪裡,但是我可不想看你明擺著去死」

「放心」

握住曉月激動的手,文茵緩緩到來:

「正確來說不是去死,而是去找他們的某位幹部」

雖然她不能透漏自己在餘暉山脈碰到什麼,但是此趟的目的還是能夠明白的告訴兩人。

「那麼你要小心,不要為了歷任夜蝶詛咒的禮物去死了」

「當然了!不過...鹿迪也需要我們的打氣」

撇見一旁嘟著嘴的鹿迪,文茵只能趕緊打圓場。

「那是自然,我信任鹿迪不會勉強自己的」

「當然了,沒人會想去死」

「話又說回來,你的目的地呢?」

「悠久森林之棺第0層,至於細節我也不知道,還請你們別問」

被他這麼一說,兩人都把話吞了回去。

「那麼曉月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大概3-4天後,畢竟這趟不知道會去多久,至少要先安排好兔姬」

「她有這麼大問題嗎?」

文茵想像不出來她是生活白癡的樣子。

「當然是安排工作跟住宿啊,還有她的薪水這樣」

話是這麼說,不過曉月大概率還是丟給庫魯德會長處理。

交代完事項後,曉月就招呼她們倆個快去休息,同時還補充到「明天再約會一天」弄的她們心癢癢的。

「那麼我也差不多該準備休息了」

除了兔姬以外,曉月也打算最後看看瑞楓等人,為世界變革計劃做一次確認。

計畫萬全的他此時此刻卻沒能預料到,不論是文茵、鹿迪甚至是自己的旅行會耗時這麼久。

隔日一早睡醒,曉月就拖著一臉疲倦的兔姬來到瑞楓等人的住所。

一句「這個人就交給你們了,要怎麼用都可以」就簡單的將兔姬的問題解決了。

緊隨其後便是資料的閱覽與提供問題的解決方法。

「嗯哼...這些問題都是我想過的呢」

來回交換著觀看資料,曉月得出了這個結論。

「那麼月先生打算怎麼解決呢?」

「那麼就從瑞楓你的問題點開始」

瑞楓主要是關說各國政府,獲得低關稅與在地深根的機會,不過正如計畫處於雛形一樣。不夠紮實的結構與不足以令人的動心的結構,並不能夠吸引大國的同意。

「我先問一個問題,我們的計畫目標是什麼?」

「阿?突然之間月先生你在問什麼?」

「不要想那麼多,告訴我這份世界變革計畫的核心主旨是什麼」

「世界第一的企業,足以影響一切的存在」

瑞楓說著說著,已經不知覺間明白了曉月的用意。

「我懂了,既然不能吸引大國的加入,那麼就由我們來讓小國成長為大國」

「很棒的想法呢,怎麼實行就是你要面對的挑戰囉」

說著話,曉月也將一張對折兩次的紙片交給她。

「這是錦囊,要是小國成長的目標碰上瓶頸,裡面有兩種方法供你參考。但是我仍舊希望你們能使用自己的方法」

「我不會打開的,畢竟當初我們可是被你所說的困難挑戰所打動,要是沒能在自己的領域有所突破,還要被月先生幫助那麼就是奇恥大辱了!」

當她收下紙條,下一個就輪到納亞札了。

「你的問題比較複雜呢」

納亞札的任務是為日後的商會建立品牌形象。

「大哥,我會努力的!不要一臉我的問題沒救了的表情」

「到不是有沒有救的問題,只是這問題如果我插手,那麼就毫無挑戰性可言了」

用手搓了搓臉頰,曉月仍舊只能困擾的思考著。

畢竟提示了品牌有高端品牌、中階品牌與大眾品牌基本會導致他思考固化,走不出獨屬於納亞札,獨屬於這個世界的品牌形象構成。

「那不如我先吧」

「也行,就老頭你先吧。這回有什麼問題?」

關於老頭負責的教育,基本上他都是口頭宣達,很不喜歡留下自己辦事不利的證據。

「中間的教育過渡太多樣了,我不是萬能的」

老頭在編排過曉月給的基礎教育課程與心理導向學習後就能明白了。

只要好好依據書本的進程讀上大概4個月的書就能知道自己的專長與興趣面向。但是分類至少有6大項,更別說細項最少也有20多項類別,不是萬能的他根本不可能負擔這麼多項目。

「那我一樣給你錦囊,何時打開,是否決定就照我的方法來就隨你了」

寫下3張紙片,他一併交給了老頭。

與此同時,納亞札也從曉月那扭捏的反應中想通了。

「大哥!我明白了!方向我已經有了!」

「喔...好、好喔」

雖然不知道他突然明白了什麼,但是當初會選上他就是異於常人的腦迴路與細緻的觀察力。

「那麼最後的最後,我要去旅行一段時間。要是你們碰上什麼難題,我相信三個人相互幫助一定能夠克服的,畢竟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雖然由一個積累了許多經驗相關經驗的人來講,這段話很幹話,但是激勵士氣的效果確實做到了。

「我們或許沒辦法像月老闆這樣,如果的全能。但是我們在可是不會認輸的,我們可是各自領域的箇中好手」

「我等著你們的捷報」

回應了老者,納亞札跟瑞楓也各自露出了不會認輸的眼神。

「老闆...那我呢?」

「加油吧」

沒能感同身受的被打氣,兔姬垂著耳朵看來十分落寞,但曉月時間也差不多了。

前腳剛走,後腳庫魯德就冒了出來。

「我的聚寶盆呢!」

「月先生的話已經走了喔」

看庫魯德喘著粗氣,緊張的四處尋覓,瑞楓給了他致命一擊。

「不!他要的商會要求那麼多...怎麼能夠這樣中途逃跑!」

「其實沒有,月先生呆了2個多小時了」

說著說著,瑞楓想到曉月還有留一個錦囊給庫魯德。

「對了對了,這是月先生留給你的錦囊。說是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在開」

「拿來!」

一把奪過,庫魯德就急忙的打開。

而上頭第一句「你確定要看了?不要太急性子」差點讓庫魯德把紙張給撕了。

「那該死的聚寶盆!阿阿啊!」

隨後勉強壓下火氣繼續看,庫魯德差點沒有怒火攻心。

『維持基本運營機能足以,實際的活動與人員配置,我會在詳細安排』

光是這幾個大字,庫魯德就已經火大到把紙又撕又揉的,當成垃圾狠狠的踩在腳下。

「混帳!老子可是把你的要求都做完了,我的獎勵呢!新的賺錢方法呢!」

懷著無法宣洩的怒火,他只是一句「回去了」扭頭便走。

---分隔線---

我寫不出來...我期望的劇情!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