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74-餘暉山脈(16)

小光光 | 2022-02-10 17:30:01 | 巴幣 0 | 人氣 25


        當雙方再度展開交鋒,曉月已經有了與之一戰的資本。

       刀槍揮舞之間,半人馬保持的距離優勢正一步一步的被吞噬。

       不過幾下的過招,戰局已經開始朝曉月傾倒。

       而這個情況只維持了瞬間。

       一靠近到發力的距離,對方的前足便會起到干預的效果,維持在剛好的距離,自己的攻擊就會顯得疲軟。

       儘管在這微妙的距離下,兩人都無法好好攻擊對方,但是長時間下是曉月不利。

       為了解決李羅德千針的魔力問題,曉月是利用大量釋放魔力包裹於身體表層來達到使用魔力的狀態,而供給有限下魔力只能維持3-5分鐘,一旦耗盡就會迎來長達30分鐘的魔力空窗期。

       隨著時間的消耗,曉月的魔力明顯減少。

       看準時機,半人馬立刻展開強烈的攻擊,一時間內曉月呈現完全被動,除了防禦以外沒有其他的可能。

       隨著半人馬的氣勢越發強勁,兩方之間的戰況越加明朗。

       攻擊與防禦結束的剎那,兩人都抓準最後一擊的破綻揮舞自己最後的攻擊。

       當氣勢滂沱的兩道攻擊相互交錯劃破了空氣,最後站著的是曉月,以極度險勝的方式站到最後。

       「險勝嗎...」

       曉月為了讓戰鬥如預料進行,已經是精疲力竭了,站沒多久就隨之跌坐在地。

       從李羅德千針使用後的誘導開始,直到魔力驟降給予機會並且在決定勝負之時露出笑意讓他產生剎那的停頓,以及第二次的笑容促使他著急。

       「希望...下次別這麼累了」

       在他累了不知道多久後,半人馬的屍體已經消失了,換而之的是一個形似魔方顏色通透的結晶。

       剛想撿起來,結晶隨即變形展開了無數關於半人馬的記憶。

       而其中最為重要的只有一點,半人馬的主人,鍛鐵最後存活的末王,他曾經也是想要救贖夜蝶詛咒的候選人。

       追尋變成星星的青梅竹馬,倚靠自己唯一的『鍛造』的才能,找尋著她的線索。

       「看來是前輩阿,還留下了這麼多遺物」

       最後的一段記憶中夾雜了末王本身所留下的獨白。

       雖然曉月沒能有幸關賞匠人的記憶,但是也有不小的收穫。

       末王雖然最終也沒能找到成為星星的她,但是對於夜蝶詛咒卻有不少的收穫。

       而這些收穫也被保留下來,留做給往後挑戰者的一點幫助,而第一個幫助便是存放在悠久森林之棺的"鏡子"。

       不過在找到鏡子之前,他在此還有最後的路要走。

       當曉月朝下一個階段邁去,末王便趁著這個間隙開始說明,鏡子的使用、效果,以及最後的事情。

       「只有挑戰者能完成的事情嗎」

       走進最後的房間,印入眼簾的便是孤獨坐在各式鍛造品中的末王白骨。

       「你放心吧,我會傳承過去關於你與夜蝶詛咒的故事的」

       當他照著末王的記憶抽出在此的故事扉頁,一旁的刀刃吸引了他的餘光。

       沒有多說什麼,完成末王的任務,走到一旁便將其拔出。

       而這一個動作立刻吸引了兩位魔神所給予的破碎刀刃,交錯、融合,一把完整未被打磨的刀刃出現在他的手裡。

       還想著追溯末王的記憶,看能否從中明白點什麼。

       腦海中末王的身影逐漸消失。

       「心願達成了嗎?」

       看著已經被自己全之書吸收的故事扉頁,曉月只能默默的將刀刃收起來。
  
       「那麼我要去哪裡找呢...能夠為我處理這個未完成的成品之人」

       呢喃的同時曉月離開了王的孤獨之地,回到聚集的起點。

       「其他人還沒出來嗎?」

       看著看台上的兔姬與優月,曉月自言自語著。

       而這時,優月跳了下來開始為兔姬抱不平。

       「阿?什麼?奴隸契約?」

       「你拿契約威脅兔姬工作,還不給她好好的休息。哥哥你是希望你在外的名聲在更差嗎!」

       「什麼跟什麼?」

       「別裝蒜!」

       曉月滿頭霧水的被優月追擊。

       而在這如同犯錯一樣被責罰的審問時,曉月與兔姬都知道,只要到時候獨處就有人死定了。

       而現在曉月就老老實實的接受批評,反正已經被兔姬抹的夠黑了,根本沒有反駁的可能。

       而隨著優月的精神轟炸進行,其他幾人都出來了。

       看準她罵累的時機,曉月也趁勢讓她停了下來。

       「那麼這些事情我之後會再跟她商量,你不用擔心」

       「我還沒––」

       才不會等她說完,曉月就把她推回自己的隊伍了,而在經過兔姬底下時,他也不忘來一下回眸一笑。

       「那麼我們可以分道揚鑣了」

       向姆婭等人宣告,他就直接準備踩上自備的傳送陣閃人了。

       「等等!」

       前腳還沒踩上去,姆婭就一把把人拉下來。

       「幹、幹嘛...」

       「別想走!」

       「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但是我想是沒人會想在這裡過夜!」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曉月當然知道她想說什麼。

       「明明...明明是我先來的!但是現在沒關係了。是第4個人也沒關係我也要一起!」

       「呃...第四個是誰?」

       「兔姬」

       「並沒有,她不是」

       「那我願意當第三個!」

       「問題不是那邊吧...」

       姆婭為了獲得力量所選擇的方式,以及維持力量的代價這才是關鍵。

       「那我會盡量忍耐的,真的要動手也會在你面前讓你能夠阻止的!」

       「哇!真是好主意,我怎麼沒想到呢」

       這種帶著未爆彈的方式,曉月是真沒想到自己答應的可能在哪。

       「憑什麼...憑什麼那兩個女人就可以,我就不行!」

       看著曉月顯擺於臉上的困擾表情,姆婭再也無法忍耐。

       「那麼你去找找看,如何解除這份契約詛咒的方法。我想初神多少會有點頭緒的」

       「如果找到了,那麼我也可以待在你身邊嗎?」

       「不能,因為當初就不希望你牽扯其中不過––」

       一個後撤步,曉月與他的隊友一起消失在傳送陣中。

       而聽到否定的姆婭感覺到失落與不滿充斥心中。

       若不是露莉安慰她,曉月還沒說完,大概她連離開這裡的力氣都拿不來。

       「初王的個性或許你們還不理解,不過他總是喜歡把重點放在話的最後」

       「那我還有機會嗎?」

       「沒有。不過他另有安排,還是會讓你能夠接受的折衷辦法」

       納許的話又再度輕而易舉的將她打入深淵,不過隨即的補充又讓她踩回隨時會一振不絕的高度。

       之後姆婭等人離開餘暉山脈,曉月這邊則來到了處決時刻。

       「那麼,兔姬啊兔姬,你有沒有打算做最後的辯解?」

       支開文茵與鹿迪,曉月作為檢察官與法官正在為兔姬定罪。

       「那個...有沒有坦白從寬?」

       「有喔,短期的減薪跟工作量增加」

       「大概多久?」

       「不久不久,10年而已」

       聽到這邊,兔姬感覺自己已經從石化變成崩潰的石像了。

       「是不是感覺走頭無路了?」

       「我...」

       「我給妳另外一條路走,把這份故事傳播出去」

       曉月的話沒頭沒腦的,兔姬直接歪著頭露出「蛤?」的表情看著他。

       「你可以不要露出一副,老闆你在工三小?頭殼撞壞了?的表情嗎」

       「可是...」

       看兔姬還想附和,他只能一句「閉嘴」後給他末王的故事並隨即補充到。

       曉月主要是要她發揮繪師的才能,去畫漫畫。

       而漫畫會作為新型娛樂跟隨每期的商會商品簡介一起發佈出去,從而完成自己對於末王的承諾。

       「好哦,但是我不會畫漫畫」

       「那是你的事情,我給你活路走,你還有問題啊?」

       「我...我知道了,讓我慢慢來」

       看到那一臉忍無可忍的樣子,兔姬也是默默的把話吞回去,將任務接下來。

       「15天」

       突然來一句,兔姬睜大雙眼,充斥血絲的瞪向曉月。

       「可、可以在說一次嗎?」

       「15天內我要看到草案雛形,而且故事也給妳了」

       「...我、我知道...了,故事就照資料進行」

       「沒有喔,要濃縮成10-12篇的短篇故事」

       曉月的一句話讓兔姬開始後悔自己多嘴。

       看著欲哭無淚的兔姬慢步走開,曉月也準備下一步了。

       「那麼要先做那件事呢」

       召喚出自己的全之書,他開始翻看起迄今為止的內容。

       「嗯...看起來還是要先去一趟呢,悠久森林之棺。不過...要怎麼說服她們呢?」

       這一回曉月打算隻身前去,根據末王所留下的記憶,這份遺物是只有王的候選人自己一人時才會顯現的。

       「在此之前要先陪她們放鬆幾天才對,不過今天要先睡覺」

       收起全之書,他的腦中已經有了大概的構圖。

       到了隔日他便去邀請文茵一起逛街,而兩人在城鎮中閒晃的過程,文茵開始旁敲側擊的問到關於納許的事情。

       而說到納許,曉月不是不願意說只是有點不知道該說哪部分。

       「納許嗎...可以說是好朋友,也可以說是最恨的人」

       「怎麼說?」

       複雜的關係讓文茵好奇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首先你知道我是異世界來的吧」

       「恩」

       「我跟納許的關係是從我過去成立公司開始的,不過等到我跟納許還有幾個人將公司做到世界第一後,他就變質了」

       最一開始的世界第一企業是曉月集結了數個各自領域的達人,而納許便是其中一個。

       剛開始大家沒有做大做強,成為世界第一的夢想,只是大家各司其職,做好自己的工作達到可以上市上櫃,能夠衣食無憂就滿足了。

       不過狹隘的理想無法容納這個團隊。

       過於正確的工作分配、能力激發以及超乎團隊"狹隘的理想"的工作能力,短短幾個月眾人就達到了理想。

       沒有實感下大家起初呈現迷茫,但是依靠領導者的整合能力,大家莫名其妙的就被再度凝聚於世界第一的目標。

       也就是大概這個時候,曉月的個人魅力與統帥能力吸引到了納許吧?

       朝著世界第一的目標努力時,納許的熱忱就有明顯地感覺到,但是不足以到讓人在意的地步也就沒放在心上了。

       當目標達成後,沒多久絕望就襲來也是大概那時候,納許的熱忱突然昇華成愛意。

       不過這是單方面的,曉月可是百般反抗。

       但是納許可不在乎,到不如說他堅信著沒有輕而易舉的愛情,不斷糾纏不清。

       「所以你才逃來異世界這樣子嗎?」

       「到不是,會來是想找到新的目標」

       「那你找到了嗎?」

       「你說呢?」

       默默握起文茵的手,兩人之間不言而喻。

       「那我呢?親愛的」

       「恩...你果然跟過來了」

       雖然說是早有預期,但是曉月本來以為鹿迪會忍住的。

       「廢話!兩個人偷跑我可不接受」

       「那麼今天就三個人一起到處晃晃,你不介意吧」

       隨著注視鹿迪的視線移轉,曉月問向手中牽著的她。

       「好」

---分隔線----

這就是餘暉山脈最後一篇了,再來就是以此開始主線劇情,收集記憶的部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