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5.記者(5)-羨慕我能做自己

暮羽 | 2021-09-09 20:56:47 | 巴幣 128 | 人氣 125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妳應該也有堵在我家門口吧?」甫坐下椅子,廖俊哲就先拋出一個犀利的問題。

  「對……很抱歉,但……這是我的工作。」謝雯琳也不避諱拒談此事,反到坦蕩蕩地承認。

  「別一坐下就談這麼嚴肅的事情,謝小姐,妳看看要吃什麼,我請客吧。」剛才在便利商店向她搭話的男子叫陳儒哲,此時坐在廖俊哲的旁邊並將咖啡店的菜單遞給了她。

  「不、不用了啦,我喝水就好。」

  「店內有低消喔。」

  「那……那我點一杯熱可可,錢我付就好。」

  「好。」

  沒有堅決一定要請客,陳儒哲反而很順從她的意見,接著看他似乎很熟悉廖俊哲的口味,直接挑了三樣品項讓他做選擇後,便起身走到櫃檯點餐。

  如果他們是朋友,會不會有點太過了解彼此了?但好像也真的有朋友感情好到連對方穿什麼內褲都知道。

  「好了,妳要採訪什麼就趕快採訪吧,我今天上班很累,只想趕快回家休息。」廖俊哲低沉的嗓音將她的思緒拉回現實。

  「那我想先問,你對於這次二審的判決結果有什麼想法?」她打開筆記本準備紀錄的同時也拿出了錄音筆。「採訪時我可以錄音嗎?」

  「不行。」

  於是她只好依言將錄音筆收進包包裡。

  「那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

  「我可以選擇不回答這個嗎?我怕你們會扭曲我真正的意思。」

  「廖先生還在介意之前將你妹妹誤報的事情嗎?」謝雯琳想起案發初期,有媒體將廖筠萱塑造成貪圖刺激的模範學生,或是倒貼富家公子的貧窮大學生一事。

  雖然對方不語,但他的表情已經洩漏一切。

  僵持許久,等到陳儒哲結完帳回到座位後,謝雯琳才嘆了一口氣回道:「我知道了,那我換個問題。」

  「你最近一次跟廖筠萱說話是什麼時候?」

  「……妳問這個幹嘛?這個事情應該跟這則報導沒有太大的關係吧?」

  「廖先生。」深吸一口氣,她按耐住心中的煩躁緩緩向廖俊哲勸說:「如果你對於我任何的問題都抱著這種警戒的態度的話,我想今天的採訪將會很難進行下去。」

  「很不好意思,你們記者很常只是打一打文字發出去就可以拍拍屁股不乾自己的事情,但是對於接受採訪的我們則不一樣,你們所報導的一言一句很可能會影響我們家人的名譽,甚至影響到我們未來的生活,所以我不得不這樣警戒。」

  「那我該如何做,你才會相信我不會寫出曲解你原意的報導」謝雯琳在來採訪前就知道沒有那麼容易,只是她正試圖找到突破癥結的出口。

  「你的上司是那位宋小姐吧?由於她口風不緊,上次可是真真實實毀了我妹妹的名譽。」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還是她的下屬就絕對不會回答我問題嗎?所以其實你剛剛在外面答應我的採訪,到頭來也只是空談?」她握緊拳頭想克制住自己高漲的憤怒,指甲狠狠地嵌進掌心的肉裡,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禍從口出。

  「先喝點東西吧。」服務生將他們點的餐點送齊後,陳儒哲開口打破了這個尷尬的場面。

  「阿哲最近一次跟筠萱說話,應該是去年五月你北上出差,有特地繞去桃園時吧?」

  「你……你為什麼要講出來?」

  陳儒哲的作為讓廖俊哲感到措手不及,用著氣音朝他低吼。

  「阿哲,如果要報導出曲解你意思的新聞,那我想謝小姐應該大可不必千里迢迢從台北下來台中找你吧?」陳儒哲拍了拍廖俊哲的右手背說:「採訪你爸媽應該就有足夠的新聞素材了,她何必大費周章跑來,還在這裡等上你一天的時間呢?」

  「所以……去年五月時,你有回家並和你妹妹說到話,是嗎?」趁著廖俊哲有逐漸被說服的跡象,謝雯琳趕緊再重申一次問題。

  「我沒有回家。」廖俊哲淡淡地說:「我只是剛巧經過桃園,想說很久沒有見到筠萱了,所以去到她的大學找她。」

  謝雯琳雖然很好奇為何廖俊哲要過家門而不入,但覺得若是在這個時刻問這種私事只會讓對方更反感,還是按耐住好奇心。

  「那你們那天見面時廖筠萱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或是在你們聊天的時候有一些不尋常的對話?或是有跟妳提過她有交男朋友的事情?」

  「妳這問題有點太多了吧。」廖俊哲皺著眉頭說:「都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我需要再回想一下,但我記得那天見面時她並沒有特別奇怪的地方,她也沒跟我提過她交了男友。」

  廖俊哲雙手交叉於胸前,閉上雙眼皺起眉頭似乎正在努力回想當時的記憶,這段期間一旁的陳儒哲只是將送上來的草莓蛋糕推到她面前說:「阿哲他記性不是很好,應該會花不少時間去想,謝小姐就先享用甜點吧。」

  「不、不用了啦……這個你們吃就可以了。」

  「吃甜食才能提振精神,請別見外。而且這家店的草莓蛋糕連挑嘴的阿哲都說好吃的。」

  謝雯琳只覺得陳儒哲的話很像有魔力一樣,不知不覺就會順從他的話去做,拿起叉子將蛋糕切成一小口並放入嘴裡,酸甜的草莓中和甜膩的奶油使得這塊蛋糕的味道拿捏得恰到好處,不禁也贊同陳儒哲對這塊家蛋糕的評價。

  「我和筠萱那天好像就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話家常而已。」沉思許久的廖俊哲此時突然出聲喃喃:「我們兄妹已經很久沒見面了,加上我也很久沒回家了,就稍微問起家中的事情,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

  謝雯琳趕緊提起筆將廖俊哲所言給記錄下來,乍聽之下似乎沒有什麼重要的線索,但待回去整理後說不定能理出一些頭緒。

  「她有主動跟你提起學校的事情嗎?」

  「我是有問她學校適應得還好嗎?她說有時候是會覺得累,不過大致上還能應付過來。」廖俊哲拿起桌上的拿鐵咖啡輕啜一口。「我妹妹她上大學後有半工半讀,所以她說有時候會工作課業蠟燭兩頭燒,我也跟她說如果太辛苦就辭掉吧,但她跟我說爸媽工作已經很辛苦了,能打工補貼一下家計減輕他們的負擔,再累也不嫌辛苦。」

  放下杯子,廖俊哲垂著頭喃喃著:「所以我真的很難相信她就這麼走了……一直這麼貼心的妹妹就這樣拋下我們走了……」

  放在雙膝上的手緊握成拳顫抖著。「那一次……也是我和她最後一次見面……」

  突然降下的凝重氛圍讓謝雯琳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愣愣看向坐在對面的廖俊哲,手上的筆也不自覺停下紀錄。

  「阿哲,我好像有想起一些事情。」陳儒哲忽然出聲說道,這讓其餘兩人的視線都移轉到他身上,紛紛露出困惑的神情。

  「什麼?」

  「你那時跟你妹妹見完面後,好像有傳訊息跟我說不懂她剛剛說的一句話。」

  「對、對對對……我、我想起來了。」廖俊哲瞪大雙眼,連著接下來的話都說得結結巴巴。「她、她她那時的確有說一句話讓我很不解。」

  「是什麼話?」謝雯琳重新拾起筆,等待廖俊哲的回答。

  「她說很羨慕我能做自己,還說希望我以後也能繼續這樣,不要活在其他人的期待下。我當時聽得很不解,詢問她也只是笑著說不用太在意,然後筠萱就將話題繞到其他地方去了,是離開後我還是覺得很奇怪,所以就傳給你說這件事情。」廖俊哲看向陳儒哲說。

  「但我那時也只是看到你說你妹妹要你別太在意,所以也要你別把這個太放到心上。」

  「現在回想起這件事後,你知道當時廖筠萱說那句話的涵義嗎?」

  廖俊哲深鎖眉頭,搔著後腦杓面有難色地回道:「……不行……我真的……還是不懂她當時說的那句話的意思。」

  「你有什麼事情,是能讓廖筠萱羨慕能做自己的?」第六感告訴謝雯琳這或許是一道可以突破瓶頸的線索,必須緊緊握住這個機會。

  「我真的……不知道……一點頭緒都沒有……」廖俊哲雙手輕揉著太陽穴,看了陳儒哲一眼後沮喪地對謝雯琳說:「在這個社會裡怎麼可能可以完完全全的做自己,我只覺得每一天的日子都是按照大眾的期望去做選擇,從來沒有一次是出於我的意志。」

  不知為何,明明說的人不是自己,但謝雯琳卻在嘴中嚐到一絲苦澀。

  「你一直有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是嗎?不是選了跟家裡期待不同的職業嗎?這不就是你自己選擇的路嗎?」陳儒哲輕拍他的肩膀說。

  「可是……」廖俊哲輕輕搖頭。「我也好像不是因為自己喜歡而選擇工程師的,我只是……只是跟著主流期望而選擇的。」

  「我從來都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咚-

  這句話落下的同時,謝雯琳的心彷彿也被重重槌擊,呆呆望著廖俊哲久久不知該如何接話,直到隔壁桌的客人爆出一陣笑聲才讓她回神,慌忙拾起筆紀錄。

  她覺得這條線索再問下去只會持續鬼打牆,輕啜一口熱可可,重新整理好思緒便繞回最初的話題。「我再重新釐清一些問題好了,根據調查,廖筠萱在20176月就跟楊方杰在一起了,你剛剛說你們在去年,也就是2018年的5月有見面,那當時見面時你有看到廖筠萱身上有被毆打的痕跡嗎?或是一些看起來很不尋常的傷口?」

  「沒有,完全沒有看到。」

  「也沒有對你透露出可能有被施暴的跡象?」

  廖俊哲輕輕搖頭。「我說了,那天她真的跟平常沒有不一樣,而且我真的都沒聽說過她交男友,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她還否認說現在因為工作課業很忙沒時間交。」

  看來廖家人真的對廖筠萱和楊方杰的來往互動一無所知,並非是刻意藏匿。謝雯琳在筆記上記錄著。

  「那廖先生,我現在還是想再問你一次,你對於這次二審的判決結果有什麼想法?對於後來指證是你妹妹唆使楊方杰對她痛下殺手的事情。」

  「阿哲……」

  陳儒哲有些擔憂地看著似乎很努力壓抑自己情緒的廖俊哲,只見他緊握雙拳,下唇緊緊地咬著,連坐在對面的謝雯琳都看到他的身子正些微顫抖。

  「我……第一次看到這種結果的時候,我很生氣。」

  「所以你覺得你妹妹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不……不可能的……我知道她曾經有過一些不好的遭遇,可是……可是一直以來她都那麼孝順懂事……她……她不可能的……」

  「不好的遭遇?可以更明確說出是發生什麼事情嗎?」謝雯琳從他的話語中聽出了一絲似乎更接近真相的線索,立刻抓住機會繼續探問下去。

  「她說過的……她說過希望我們一家人能一起過著簡單、平凡、快樂的日子。」

  不知廖俊哲是刻意還是不小心忽略謝雯琳的提問,他僅是自顧自地喃喃自語。

  「她這麼在乎爸媽,不像我只是因為想逃避所以很長時間都不回家,她甚至在升大學時還特地選個離家比較近的大學就讀,為的就是可以比較常回家……」

  「阿哲,我想你應該要好好回答謝小姐的提問了。」

  陳儒哲輕輕捏了捏廖俊哲的右手,同時柔聲打斷他的話,本來還沉浸在自己思緒的他身子用力顫了一下,盯著陳儒哲許久後才終於回神。

  「我所熟悉的妹妹不會是那種去威脅別人犯案的人,也不會這麼輕易就想死的,我認為她沒有理由會想死。」

  「因為她是那麼掛念著爸媽和弟弟的好女兒跟姊姊啊。」

 

 
 
  晚上十點二十分,這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咖啡店即使到了這麼晚的時刻仍是有不少客人。

  採訪好不容易終於結束,最後她還是拗不過陳儒哲的堅持,這次的熱可可跟蛋糕便由他們請客。

  她站在門口外看著兩個大男生站在櫃台前結帳,只見陳儒哲在廖俊哲的耳邊似乎悄悄低語什麼,後者在聽完後先是皺了眉頭,然後伸手彈了陳儒哲的額頭一下,接著再從他的外套裡拿出黑色皮夾,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說話,且這句話一定很有趣,因為站在他身旁的陳儒哲整個人笑到捧腹彎腰。

  謝雯琳默默地看著他們兩人結完帳,再一起並肩走出店門口,忽然,她似乎懂了些什麼。

  「謝小姐住在哪?需要我們送妳回去嗎?現在夜深了,一個女生在外面也是很危險的。」陳儒哲問道。

  「啊……沒關係的,我等等叫Uber就可以了。」她不禁暗自覺得陳儒哲真是一個暖男。

  「那我們就先走了,妳今天辛苦了,再見。」

  「掰掰,記得報導別亂寫。」

  話了,他們兩人便一同步進夜色中。

  「等、等一下。」

  「嗯?還有什麼事情嗎?」停下腳步的廖俊哲有些不耐地問著。

  她的視線在眼前兩名高大挺拔的男子身上來回游移,最後鼓起勇氣,深吸一口氣後說道。

  「祝你們兩人幸福。」

  聞言,兩人的雙眼都不約而同地瞪大,接著錯愕地看著彼此。

  「至少這件事情是你自己做出的選擇,而不是活在他人的期待下。」

  「……筠……筠萱當時是……這個意思嗎?」廖俊哲抓住陳儒哲的手臂詢問:「她知道……知道我和你的事情嗎?是這個樣子的嗎?所以她才會說那句話?」

  「阿哲,我不知道。」陳儒哲垂下眼,輕輕搖頭。「我不知道妳妹妹真正的想法,而我想我們大概永遠都無法得到解答了。」

  廖俊哲的眼神再次黯淡下來,撇過頭,望向街道的遠處淡淡地說:「對啊……我永遠都不會知道她真正的意思了。」

  「因為我那個善解人意的妹妹已經不在了。」

  謝雯琳不禁也跟著廖俊哲的視線向後望去,望著那黑暗的街道盡頭,似乎也意識到以為自己快碰觸到真相時,才發現仍舊被困在層層迷霧中,而她,也逐漸離真相越來越遠。



有時候朋友還比家人還了解自己啊((茶
不過現在的教育方針轉變,反而變成家長過度干涉孩子導致孩子壓力更大(意思是很想要扒開孩子的一切知道他們的所有,導致缺乏隱私的孩子開始壓力很大


創作回應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你更新的速度好快
2021-09-09 21:06:05
暮羽
因為這個已經寫完啦哈哈
2021-09-09 21:23:31
你真TM噁心
我想 對家人而言要抓到隱私與了解之間的平衡格外困難吧,更何況有些人對熟識的人反而不敢說心裡話
2021-09-09 21:23:51
暮羽
真的,從小也沒養成跟家人說心裡話的習慣,現在很難表達,但我有在練習~
2021-09-13 21:42: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