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5.記者(6)-重擊

暮羽 | 2021-09-07 20:14:52 | 巴幣 24 | 人氣 117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除了採訪廖筠萱的家人,謝雯琳也試著透過宋雅涵的關係,去找到偵查此案件的檢察官、警察,以及擔任嫌犯楊方杰的辯護律師,但不論自己怎麼打聽,他們的口風依舊很緊,完全打聽不出任何有所進展的事情。     

  「這次竟然連我出面都不願意透露一點消息,看來楊士賢那邊應該有對警察跟法院那邊下達封口令。」宋雅涵一手捧著美式咖啡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

  「但他們似乎沒怎麼插手我們這些媒體的報導?」謝雯琳好奇地問。

  「怎麼可能沒有,多少還是有一些,只是因為此案件不能插手的太超過,否則容易引來民眾的不滿。」宋雅涵提著咖啡緩緩坐回沙發上。「而且楊士賢他跟警政界關係比較好,能從最根源去處理的話當然是最好,畢竟我們記者很多的情報都是要從檢警那取得的。」

  「就連他們也很難去採訪到呢。」謝雯琳看著手邊的資料說:「我是說楊士賢他們一家人,本來很想採訪他和江甯,但嘗試了許多方法都完全無法接近他們。」

  「他們那一家人還是算了吧。」敲打桌子的叩咚聲響迴盪在辦公室裡。「格裕家族很不喜愛在鏡頭前曝光,所以他們家族的人鮮少出現在媒體面前,你沒看到原本是媒體寵兒的江甯在結婚後就鮮少在鏡頭前露面了嗎?」

  謝雯琳歪頭想了一回,也點頭表示贊同。

  「這樣我手邊比較獨家的資料,也只有廖筠萱他哥哥的採訪了。」

  「她哥哥那邊有什麼比較衝擊性的訪談嗎?」

  她按壓著原子筆的筆蓋低頭思忖了一回。「他跟廖筠萱的雙親一樣,都認為她不會是做出這種事情的人,廖俊哲說廖筠萱從小到大就這麼體貼且善解人意,他實在想不到廖筠萱會做出威脅別人的事情,也不覺得這麼重視家人的她會想死。」

  「妳覺得他說的話真實度有多高?」宋雅涵挑了眉問:「還是也有刻意隱藏一些事實。」

  「我覺得那天採訪時他說的都是真心話……看他痛苦的樣子不像是裝的,他是真的想不透廖筠萱為何會那樣做,跟他的爸媽在媒體前說的話一樣,都認為廖筠萱是被誣陷,沒有真的要楊方杰去殺了她。」她抬眼看著宋雅涵說:「但因為我們都沒人真正聽過那段錄音,警檢方也不願意公布,所以這個還需要再調查。」

  「妳剛剛說廖俊哲到與廖筠萱見面時,已經有快兩年沒有回家,而這段期間他們兄妹也很少有聯繫是嗎?」

  「對。」

  「那我問問妳好了,妳覺得一個好幾年都不回家也不怎麼聯絡的家人,會是真正最了解廖筠萱的人嗎?」

  聞言,謝雯琳像是後腦吃了一記重擊,愣在原地久久無法言語。「不……不會……」

  「當然也有可能同住在屋簷下更久的親人還是對彼此都很不了解。」宋雅涵身子往沙發後面一靠,翹著腿冷哼一聲。「妳會想再去採訪一次廖筠萱的父母嗎?說不定他們知道些什麼,只是不願在媒體前面透露,他們是不是也隱瞞些什麼?」

  「不、不對……我覺得不是採訪他們。長大後通常最了解自己的不會是雙親,最了解自己的可能是情侶、好朋友,又或是比較親暱的手足……」謝雯琳低頭兀自喃喃自語。「但是之前就有採訪過廖筠萱的大學同學了,他們都說廖筠萱在學校是個安靜少話且很認真上課的學生,上課從不缺席,也不遲到早退,但下課後幾乎都去打工,只是他們都不知道廖筠萱是去那裡打工,然後因為工作很忙所以也很少參與系上活動,系上好像也沒有一個真的跟廖筠萱很熟的同學。」

  接著似乎想到什麼,她又抬頭看向宋雅涵問:「廖筠萱是不是還有一個正在讀高中的弟弟」

  「有。不過她弟弟應該還處於很難搞的屁孩年紀,之前還打電話過來鬧事。」

  「鬧事?」謝雯琳倒是有些驚訝,因為她從未聽過宋雅涵提起此事。

  「是啊……就是案發初期,有報導將廖筠萱塑造成貪圖玩樂的好學生,刻意去帶風向,還將此件兇殺案發生的矛頭指向她。」宋雅涵一手撐著下巴,用著饒富意味的表情說著:「那時我有給哥哥一張我的名片,想說要是有什麼要提供的資訊就用那張名片聯絡我,哪知道最後連絡我的竟然是她弟弟。」

  「她弟弟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高中生,不就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嗎?打過來不搞清楚事由就對我破口大罵呢,我還苦口婆心地勸他說話要小心點,如果今天不是我,而是其他有心的媒體接到那通電話的話,八成就會有更不好聽的傳聞流出來。」

  謝雯琳倒不是很意外宋雅涵會這樣子做,以前剛入職還不認識她的時候,曾以為她會是為了達到點閱率而不擇手段的記者,但跟在她手下做事後才慢慢發現其實宋雅涵並非是那種人,相反地,她有她自己堅持的原則以及強烈的正義感,知道某些事情的界線在哪裡,只是因為平常的行事風格較容易招惹是非,所以公司內部常會有不少她的負面傳聞。

  「這……讓我實在是……」

  「小雯,我們記者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呢?」

  宋雅涵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叫謝雯琳打從心裡發寒,但這的確是她自己起的頭,雖然很厭惡應付青春期的高中生,但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上陣了。

  「好好從那個小弟弟身上挖到可貴的資訊吧,等妳採訪回來,我這邊一些關於格裕集團舞弊的資料也差不多要蒐集整理完畢了。」

  「咦?這麼快的嗎?」

  「有很快嗎?」宋雅涵提起咖發離開沙發,走到辦公桌前開啟電腦螢幕。「之前的心血全都付之一炬,前後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我才終於讓這個案子重見曙光,趁著最近楊方杰案子再起時再給予他們一記重擊吧。」

  抬頭,她看向謝雯琳說:「希望妳獲得的資訊是對我們有利的。」



被下了封口令的水母正潛逃中(蝦?



創作回應

緣~/銨銨
什麼封口令?[e17]
2021-09-08 14:01:15
暮羽
需....不可告訴人
2021-09-09 21:23: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