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卡珊卓拉《Next Stop Anywhere》24:僅存的人性

LupusMayCry | 2021-09-13 18:00:04 | 巴幣 10 | 人氣 38


在風靈的引導下,三人很快來到事發地點,發現石巨人已經將入侵者給困住,兄弟會的人馬被石巨人用巨大的手掌給圍住,正好,布萊恩有事情要問他們,表情嚴肅的走向兄弟會,不知為何,艾莎能感受到他的憤怒,還有心中那無法形容的黑暗。

「你們好啊。」布萊恩一到,石巨人便收回手掌,但剛收回的那一瞬間,兄弟會像是蓄勢待發一樣,拿好武器衝上前,準備一舉擊殺他們眼前的惡魔。「唉…不自量力。」布萊恩搖頭嘆息,他隨手一揮,一股強大的風壓吹來,將整個兄弟會的人馬全部吹倒,接著草原像是活過來一樣,一條又一條的藤蔓爬上兄弟會的身上,將他們死死的綁著。「所以,這裡誰是負責人?」布萊恩蹲在他們面前,表情還有語氣帶一些嘲諷。

「沒人!我們都是奉偉大的艾力克斯國王的使命行事,前來除去會阻礙王國發展的敵人!」其中一名成員率先發聲,之後其他人也跟著附和,而且態度非常嚴正,在旁人看起來像是完全被洗腦一樣。

「唉…又是艾力克斯,你們知道前幾天你們差點殺掉了他的後代子孫嗎?」布萊恩指著艾莎說著,「如果你們這麼忠於皇室,保護女王跟公主不應該是你們的首要任務嗎?」

「不!」另一名成員回答,「我們是忠於唯一並永存的國王艾力克斯,而不是其他無能的皇室!」

「無能?」聽見他們對艾莎跟安娜的評價,身為朋友的卡珊自然不會忍氣吞聲,折了手指頭的關節後就要過去揍他們,但被布萊恩攔住了。「幹嘛阻止我?」

「他們受訓多年,不論是多麼殘忍的物理折磨,相信都不會讓他們屈服,相信我,我試過。」

聽到布萊恩以前也有過折磨人的經驗,卡珊跟艾莎都有些心驚,而且聽他的說法,像是什麼辦法都試過,包括那些非常殘忍的方法⋯不然怎麼會這麼確定。

「好吧…那該怎麼辦?」

「一個人再怎麼強大,都會有他的極限,如果身體上的折磨不行,那就從精神上下手。」說完,布萊恩隨機拖著一名成員,將他拉到自己面前,隨即胸膛間的護符再次發光,一團黑色的沙子在他的手掌心聚集,眼神兇狠的對那名成員說著:「所以,要說嗎?你們的總部基地在哪?」

看到布萊恩重新運起黑沙,艾莎不敢相信,上個星期布萊恩因為叛軍的事情,才答應她不會在濫用黑沙的力量去折磨別人,而如今他自己打破了承諾,但現在布萊恩可能完全聽不進任何人的意見,所以她便轉過身去,不打算看接下來的過程,而布萊恩也感覺到了,艾莎此時此刻的心情,不知為什麼,他有了收手的想法,但看著眼前的兄弟會,以及他們那囂張跋扈的態度,他重新整理心情,準備動手。

「我們寧死不屈!」兄弟會的成員看見布萊恩運起黑沙,沒有展現一絲的恐懼,全體成員異口同聲的回答。

「唉…好吧。」布萊恩倒是無所謂,反正他遲早要回到艾倫戴爾,到時候一樣要查明,於是他直接用黑沙將眼前的這名成員給包覆。

「啊啊啊啊!!!!!」那名成員被黑沙給包覆的那一瞬間,驚慌失措的尖叫著,從黑沙的縫隙可以看到,此時的他正在全身抽搐著,但很快的尖叫聲停止了,布萊恩也收回黑沙,而那名成員也不再抽搐,應該說,他沒在動了。

卡珊上前查看他的情況,除了眼睛發黃以外,他已經沒了呼吸,也沒了脈搏,她表情非常驚恐的說著:「他死了…」

聽見布萊恩殺了人,艾莎猛然回頭,看見那名成員的屍體,此時的她內心相當恐懼,因為布萊恩是完全沒有考慮,直接動手了。

「好了,你是下一個。」布萊恩一臉不在乎,隨即又拖了一名成員到他的面前,接著故技重施,問一樣的問題,不回答,就直接用黑沙折磨到死,然後下一個、下一個、下一個…

重複了好幾次,草原上多了好幾具屍體,原本態度堅定的兄弟會,看見眼前的惡魔似乎真的不打算留手,他們的內心也開始感到動搖,布萊恩看到他們的表情,知道這方法湊效了,但正當他要重新挑選人時,被艾莎拉住了手。

「艾莎,怎麼了嗎?」

「你說呢?!」艾莎簡直不敢相信布萊恩居然會問她這樣的問題,「他們是活生生的人啊!」

「所以呢?我之前也殺過人。」

「你之前化成了夜魔,當時的你並沒有理智…」

「我是說,在我還沒成為夜魔之前,我就已經殺了很多人。」

聽見布萊恩意想不到的答案,艾莎戰戰兢兢的放開了手,看著他的表情還有眼神,知道他沒在說謊。

「卡珊。」這時布萊恩看向一旁的卡珊說著,「還記得圓弧認妳為主的那天嗎?當天晚上,一名兄弟會的成員偷偷的爬上船,準備要暗殺妳,我阻止了他,然後殺了他,並將他的屍體丟下船。」

「真的?真的發生過這事?」

「是真的,我不想吵醒妳,便自己解決了。」布萊恩重新看向艾莎說著,「艾莎,這是戰爭,而戰爭總會死人,妳需要開始習慣。」

「不!」艾莎反駁布萊恩的說法,「一定會有其他辦法。總會有其他辦法…」

「沒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如果妳無法理解,那就不要插手,讓我們做那些骯髒的事情,妳不需要看到,也不需要知道。」布萊恩說完便重新運起黑沙,準備繼續拷問。

眼見布萊恩已經下定決心,艾莎也不想嘗試說服他了,轉過身就要走,走時還偷偷擦掉眼角的眼淚。

「…」布萊恩又感覺到了,他很明顯的感受到艾莎的心情是非常難過的,本來要下手的時候陷入了猶豫。

「我說!」這時一名成員坐不住了,他跪著爬向布萊恩面前,「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的基地在哪,只要你放過我!」

「叛徒!」其他的兄弟會成員看見他的舉動,一起開始咒罵他。

「好吧,只要你說,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布萊恩將手中的黑沙給化掉,並蹲著看他。

「我可以畫一張地圖給你…」

「嗯…」布萊恩食指跟大拇指捏著下巴陷入了思考,但隨即語氣一變,「不用麻煩了。」下一秒,黑沙重新在他手上聚集,一眨眼的功夫就從那名成員的耳朵跟鼻子進入,隨即他癱軟在地。

「你…他才說可以告訴你!」卡珊大聲斥責了布萊恩出爾反爾的行為。

「我知道,只有他真心的想要告訴我,我才能安全的入侵他的意識,要不然他會跟其他人一樣會死,等我完事了,他就可以走了。」布萊恩說著說著,黑沙從那名成員的體內流出,並飛回布萊恩的手上,他握著黑沙,閉上眼睛讀取他剛才獲取的資訊,沒過多久他重新睜開眼睛說著,「我知道兄弟會的基地在哪裡了,森林之心也很有可能也在那裡,還有…」布萊恩定睛一看,剛才被他讀取記憶的人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他伸腳踢了一下,確認了他沒有生命跡象。「看來他也不是真心的想要告訴我啊。」

「布萊恩…」看見他又殺了一個人,而且無所謂的態度,讓卡珊覺得眼前的這個人變得非常陌生,從他的眼神還有表情看得出來,他已經變了。

卡珊也看不下去了,她明白殺完人後的那種感覺,那種突然陷入黑暗、無助的恐懼,她不想再體驗一次,但看著布萊恩殺完一個人後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明顯是他根本不在乎人命,卡珊嘆著氣,轉身離開。

「卡珊…」布萊恩聽見卡珊離開的聲音,回頭看望了一下,他明白是因為自己的行為,讓艾莎跟她都覺得反感,雖然不覺得自己有哪裡錯,但考量到她們的心情,布萊恩也正思考著收手,至少讓她們知道自己不是真的那麼冷血。

「怎麼了?!」此時一名兄弟會的成員看見布萊恩畏畏縮縮的狀態,態度開始囂張了起來,「你們不是要殺了我們嗎?動手啊!就像一個真正的惡魔!」

「閉嘴!」布萊恩聽見惡魔這個詞,火氣瞬間上來,在大聲吆喝的同時,一股強大的風壓吹來,他憤怒的看著剩餘不多的兄弟會,眼睛還變成了血紅色。

兄弟會看見布萊恩發火,剛才還很囂張,現在卻安靜的不敢出聲,擔心他真的會動手。

「唉…」過了一會,布萊恩慢慢的冷靜下來,做了深呼吸後,血紅色的眼睛變回原來的青藍色,調整好心態後對石巨人說著,「看好他們,我待會再回來。」

卡珊在離開後,徑直的走進樹林,想要找艾莎的行蹤,沒走幾步,突然風靈帶著一團枯葉飄到她面前。

「呃…你好?」卡珊不知道要怎麼跟魔靈打招呼,尷尬的揮揮手。

而風靈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回應,用枯葉在卡珊面前繞起了圈,隨後枯葉包圍她,還有一些風在卡珊耳邊響起,像是在跟她說話一樣。

「呃…我聽不懂,但…你知道艾莎在哪嗎?」

風靈在聽見卡珊的問題後,便開始用風壓慢慢的推著卡珊的背,還有那幾片枯葉也在卡珊面前飛去,像是在為她引路。

「謝謝,帶路吧。」

卡珊跟著枯葉飛行的方向走,地上的蹤跡清晰可見,艾莎應該就是往這個方向走了,沒走多久,她就看見艾莎正一個人站在河邊,拿著一顆又一顆的石頭丟向河面,看起來是想要試著打水漂,但丟出去的石頭無一都進入掉入水底,沒有一顆是跳超過兩下的。

「我可以試試看嗎?」卡珊從後面走過來,她也隨手拿了一顆石頭。

「當然,我又不擁有這個地方。」艾莎開個玩笑話,然後就讓開位置,讓卡珊小試身手。

只見卡珊拋接了幾下手上的石頭,接著對艾莎笑了一下,像是胸有成竹一樣,下一秒就將石頭扔出,而石頭完美的漂過河面,直到看不見為止,艾莎看了目瞪口呆。

「不用那麼吃驚。」卡珊一邊說著一邊撿起更多石頭,「就像很多事情一樣,其實我一開始也是什麼都不會,不論是戰鬥訓練、侍女訓練,又或者交朋友,甚至是這些芝麻小事,但我想去學,我想盡可能的掌握更多技能,讓大家覺得我是可以被依靠的。」卡珊說著說著,又將一顆石頭扔出去,結果又是完美的打水漂。「我…平常都是我在保護別人,但最近我變得虛弱,不論是妳或布萊恩都會開始保護我,說實在我不是很習慣,這讓我覺得我很沒用,但也很快的接受事實,畢竟沒有人是完美的,我們都會有無力的時候,所以尋求幫助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

「為什麼突然跟我說這個?」

「艾莎,我懂的,剛才的情況如果妳還能用魔法,妳一定會想阻止他繼續折磨那些人,但妳做不到,特別是當布萊恩聽不進任何人的建議的時候,所以妳走了,甚至不打算說服他。」卡珊將手上剩下的幾個石頭丟在河面上,並認真的說著,「我只想說,妳不用自己去面對,我雖然不是妳真正的姐姐,也不知道該怎麼使用魔法,但至少我會待在妳身邊,跟妳一起面對,至於布萊恩嘛⋯我會處理的,現在,妳只需要好好的思考要如何掌握自己魔法,不用擔心其他事情,我也會一起處理的。」

「謝謝妳,卡珊,知道有人能讓我依靠的感覺是真的挺不錯的,還有…如果妳不排斥,我能不能叫妳一聲姐姐?」

「當然。」

「姐姐。」

在艾莎說完姐姐一詞後,兩人尷尬的對視,空氣異常的寧靜。

「那真奇怪。」

「哈哈哈,真的!」

「在我說出口的時候就有點後悔了。」

「沒關係,我們還是直接稱對方的名字吧,或小名也可以,妳有小名嗎?」

「呃…沒有…?」

「我認得那個表情,妳有對不對?但太丟臉了不敢說,沒關係,我回去可以問安娜。」

布萊恩被兩人嘻笑的聲音給吸引,但他沒有馬上現身,而是躲在旁邊的樹,聽著她們的交談的內容,他也是不忍心打斷她們之間和樂融融的氣氛,於是就這樣一直躲著,此時他也感受到,艾莎的心情似乎正在轉好,他很清楚為什麼他能感覺得到艾莎的情緒,這也是他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她的事實,尤其卡珊還在旁邊,聽見他從圖書王那裡找到的答案,肯定不是滋味。

「嗯?」原本正在跟卡珊說笑的艾莎,突然覺得胸口很悶,感覺像是一股愧疚感,從剛才的異常看來,這很明顯不是她的情緒。「好了,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那裡。」艾莎對著周圍的樹喊話。

「抱歉,我不想打擾妳們。」知道被發現了,布萊恩也慢慢的走出來。

「布萊恩?我還以為你要繼續折磨那些人呢。」見到布萊恩出來,卡珊諷刺的說著他現在應該在做別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剛才我看起來特別冷血,但…如果妳跟我一樣親身體驗那些事情,自然的也會感到麻木,更不用說我已經這樣活了一千年了。」

「但你知道你剛才確實很嚇人吧?當我看著你,你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嚴格來說我不是人類,但…妳說得對,我應該要開始習慣以一個真正的人類活下去,本來我是沒有這個打算的,但現在我沒有選擇了。」

「什麼意思?」

「唉…卡珊,妳不會喜歡的。」布萊恩深吸了一口氣,做好心理準備,跟卡珊還有艾莎說著,他在圖書王那裡查到的資訊。「雖然有關於靈魂世界的記載不多,但幾乎每一本都有一個共同的答案,靈魂與靈魂之間的連結是不可斷開的,當兩個靈魂相連的時間愈長,不論是情緒、心思,甚至自己的情感,都會慢慢的同步,唯一能解除這種連結的方式,就是其中一方的死亡,讓靈魂自然回歸至本體,要不然,兩個人的命運會永遠綁在一起…」

聽完了布萊恩的講述,她們沒有任何回應,應該說是這個結果,讓她們有點出乎意料,卡珊此時的心情非常複雜,她看著艾莎,按照布萊恩的說法,他們之間的連結有可能會導致他們最終走到一起。

「卡珊…」艾莎注意到卡珊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悲怨,也有些無奈,最不希望有這種結果的人是她,畢竟她愧對卡珊太多了。

「所以…這是不是代表,即使你不願意,總有一天你會愛上她?」

「唉…」布萊恩看著卡珊,也看著艾莎,他的處境很為難,但如果是按照今天的發現來看,確實如卡珊說的一樣,「是。」布萊恩無奈的回答了卡珊的問題。

「…」聽到布萊恩肯定的回答,卡珊只是皺著眉頭表示,「好吧,我…需要一點時間,去接受這個事實。」說完後,卡珊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布萊恩本想上去攔住她,但擔心現在多餘的動作都有可能會讓卡珊感到不適,於是便強忍著這個想法,眼睜睜的看著卡珊離開。

「唉…」布萊恩揉著太陽穴,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事情會發展至此,「好吧…艾莎,我還有一些話要跟妳說。」整理好心情後,布萊恩重新對著艾莎說著,剛才他得出的一個結論。

「還有什麼事?」

「妳剛才也聽到了吧?我們之間的連結愈強,漸漸的我們的情緒也會跟著同步,剛才我在拷問兄弟會時,內心所感受到的那個同情,應該是來自於妳。」

「這麼說來…剛才我感受到的黑暗,還有那股愧疚感,就是來自於你了?」

「我不敢相信我會這樣說,但…也許阿托哈蘭說的也有些道理,這不算是什麼壞事。」

「什麼?」艾莎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怎麼會這麼覺得?你自己剛才也說了,總有一天,即使我們不願意,我們會愛上彼此,那種非自願的愛是不對的!」

「我知道,所以我找了一個精神支柱。」布萊恩摸著胸前的項鍊說著。「每當我覺得我快要對妳動情的時候,我就會看著這條項鍊,不停的提醒我自己,我真正愛的人是誰,剛才我試過了,效果挺不錯的,妳也應該找一個精神支柱。」

「說得容易…」

「再說了,剛才我指的是別的事情,當我在拷問兄弟會的時候,我感受到了妳的悲傷,這讓我意識到我太超過了,雖然我不是真正的人類,但我想要像一個人類一樣,對其他人有同情心,會為他們感到開心或難過,而我們之間的連結,給了我這個機會…艾莎,妳一部分的靈魂在我體內,同時也給了我其他東西,妳的人性。」

「人性?」

「艾莎,妳應該也知道了,情感符文代表的意義,但這之間包含的是魔法生物的理解,並不包括人類,所以關於人性,我不是很了解,只有單純的愛恨情仇,所以剛才我第一次感覺什麼是人性,我其實很高興,這也有可能是我們的命運連結後,唯一能讓我感到慶幸的事情。」

「說的好像我配不上你一樣,不要誤會,不是說我開始喜歡你了⋯就算是,那也是這個連結所產生的錯覺!」艾莎在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急忙的想要撇清。

「哈哈,我知道。」布萊恩笑著回答,「即使不是,也應該是我配不上妳,艾莎,妳是個很美麗同時也很棒的女人,妳繼承了瑟琳娜所有的好,雖然我不知道妳的妹妹…但我知道,艾倫戴爾有妳,是最幸運的事。」

聽見布萊恩這樣誇自己,艾莎聽得非常高興,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揚,還用手將髮絲撥到耳後,雖然知道此時的心動,很有可能是因為連結所帶來的作用,但艾莎也不想管那麼多,因為這樣的感覺,確實很不錯。

「好了。」布萊恩想起還有事情沒做,「我們還有一些答案不知道,這次…我們用妳的方法。」

「嗯。」

卡珊在離開後獨自一人在樹林裡走著,一邊思考接下來跟布萊恩要怎麼辦,雖然說了那麼多,但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是假的,即便這樣,他跟艾莎之間的靈魂連結讓他們的命運緊緊相連,這給了她一種她是外人的感覺⋯嚴格來說確實如此,瑟琳娜是布萊恩的初戀,而艾莎又跟瑟琳娜長得一模一樣,同時她也是個非常優秀的女人,自己又能拿什麼跟她比呢?之前的自我懷疑在這時又開始重新湧現,原本在聽見布萊恩對自己的告白後,她本來不再有這種懷疑,但現在他跟艾莎的連結,各方各面都遠比自己強,這樣的自卑感,讓卡珊開始思考著,會不會自己主動退出才是最簡單最好的辦法。

「呃啊!」卡珊一邊想事情想到走神,不小心撞到從旁邊提水的一個人,裝滿的水桶也全打翻了。「抱歉,我…喔,嗨。」卡珊定睛一看剛才被她撞到的人,原來是哈妮瑪倫。

「沒關係,我自己也應該注意。」哈妮瑪倫笑著讓卡珊不要在意,大不了再去打水就行。

「我來幫忙吧。」卡珊拿起了其中一個木桶,並跟著哈妮瑪倫去附近的河邊。

兩人來到河邊,卡珊主動幫哈妮瑪倫把兩個木桶打滿水,還提出兩個木桶都讓她拿以示賠罪,但卡珊也算是客人,哈妮瑪倫很堅持只讓她拿一個,兩人在回到部落的路上,一邊聊著,卡珊非常好奇她跟艾莎之間的關係,但哈妮瑪倫一聽見艾莎的名字,表情也變得不一樣,卡珊看得出來,或許這正好是她的地雷區,剛問出口就有點後悔,準備要道歉的時候,哈妮瑪倫也回應她沒有關係,畢竟都過去很久了,也該是時候分享這段經歷給其他人,尤其是目前陷入情感糾葛的卡珊。

「我們曾經渡過一段很快樂的時光,但…她總是很忙,不論是艾倫戴爾還是魔法森林,感覺她總是有做不完的事,即使有些事情跟她無關,我們剛在一起時,她會願意多花一點時間陪我,但時間一久,她會花更多時間處理其他事情,一開始我還能接受,但一次又一次…還有一次她忘了我的生日,我開始心灰意冷,我明白她所肩負的責任,但我開始感覺這一切她都當成理所當然。」

「妳有跟她談過嗎?」

「我有,她也感到抱歉,但事情並沒有好轉,直到有一天我受不了了,我提出了分手。」

「喔…我很遺憾。」

「沒關係,我覺得這段感情是一個很好的經驗,卡珊…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資格跟妳說這個,但當妳昏迷的時候,那位叫布萊恩的男人從沒離開過妳的身邊,不吃也不喝,甚至不敢休息,我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在乎妳。」

在兩人談話的時候,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部落,將打滿的木桶放下後,哈妮瑪倫認真的對卡珊說著:「當有一個人把妳看得比全世界都還要重,不要懷疑自己,也不要輕易放棄,因為除了妳自己,沒有人會為妳爭取,我錯失了我的機會,所以不要讓自己後悔。」

「謝謝,我會的。」

當布萊恩帶著艾莎重新來到被綁著的兄弟會前,剛才被布萊恩折磨致死的人,屍體躺在旁邊,艾莎看了還是很不適,布萊恩知道艾莎這時候的心情,於是乎讓艾莎先迴避一下,對著她說:「我會安葬他們的,我保證。」

艾莎表示可以不用在乎她的感受,就如同布萊恩說的,戰爭總是會夾帶很多人命,不能保證將來不會遇到類似情況,所以她想要開始習慣這樣的場景。

布萊恩沒有讓艾莎動手,而是動用了護符的魔法,挖了數個整齊的墳,在小心謹慎的將屍體擺好後就掩埋,布萊恩還單膝跪著,看著眼前數個埋好的墳墓,眼神裡帶著一些無奈。

願你們來世能夠追隨正確的主人,安息吧⋯⋯

簡單的禱告過後,是時候來辦正事了,布萊恩答應會讓艾莎處理,雖然可能會花更多時間,但為了證明自己的誠意他也別無他法。

「好了。」艾莎做了深呼吸,隨後看著剩下的兄弟會成員說到,「我知道你們可能認為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對的,我不知道兄弟會灌輸了什麼觀念給你們,但事實並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你們眼前的這個男人,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艾力克斯想要控制魔法,但他沒有得逞,所以捏造了有關夜魔的故事…我知道你們只忠心於艾力克斯,但身為他的後代子孫,我希望你們告訴我,誰是幕後黑手,為了不讓這股力量落入錯誤的人身上,為了保護艾倫戴爾,請你們捫心自問,到底怎麼做才是對的。」

雖然他們剛才稱艾莎是無能的皇室,但看著艾莎誠懇的態度,一部分的人也有點心軟了,她確實不像他們眼中那般的無用,但也有一部分的人堅持己見,不打算和艾莎交流。

「好吧…」艾莎眼看苦口勸說也沒有用,便回頭告訴布萊恩:「放他們走吧。」

「什麼?」布萊恩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妳知道放他們走後果多嚴重嗎?」

「我知道,但我相信他們會自己選擇,怎樣才是正確的事,即使他們有可能不會改變,我也嘗試過了。」

「妳太仁慈了,這是妳的弱點,但…好吧。」布萊恩也不多說,隨手一揮,綁著兄弟會身上的藤蔓一一鬆開,隨後對他們說著:「走吧。」

知道自己不是對手,對方放還自己離開,幾乎全部的人拔腿就跑,艾莎感覺自己的好意有些被糟蹋了,但就像她剛才說的,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她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艾莎公主。」但有一個人沒有隨著兄弟會離開,是一個年輕的小伙,看上去不到二十歲,他本來也要走,但經過思考後,他不想隨便放棄艾莎給他的第二次機會。「我…剛剛加入兄弟會,知道的並不多,但…我曾看過,前輩們會到外面抓人抓到一個陰暗的房間,房間內總是能聽見尖叫聲,但過不久,那個人走出房間後,不論是眼神還是神態都變得不一樣,前輩們看見他的樣子後居然向他跪下行禮,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幫到你們?」

艾莎聽完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但一旁的布萊恩聽完後,表情有些訝異,抱著懷疑的語氣再問一次:「你確定嗎?」

「我…我不確定,我只看過一次,只有一下子。」

艾莎不明所以,但看著布萊恩擔憂的神情,似乎他已經略知一二。

「小伙子,你叫什麼名字?」布萊恩換了一個表情對著他說。

「史萊克…」

「史萊克。」布萊恩從口袋拿出一袋金幣扔給他。「不要回艾倫戴爾了,去別的地方生活吧。」

「呃…好,謝謝,但…為什麼?我以為我們對你造成的傷害非常大,你真的就這樣放我走?」

布萊恩沈默了一會,接著開口說道:「人生很難有第二次機會,但你把握住了,這樣的理由,足夠了。」

布萊恩的解釋,讓一旁的艾莎聽了非常欣慰,因為即使是他,也開始展現出人性的一面。史萊克向布萊恩鞠躬致歉,隨後便離開了,布萊恩也陷入了沉思,思考著剛才史萊克跟他說的線索。

「這件事情可能比我想的還要嚴重,我們需要跟卡珊討論這件事。」

「怎麼了?」

「艾力克斯…可能還活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