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rozen+RotG《Jack x Elsa》新的童話八<我向妳祈禱>

貓緣 | 2021-09-18 18:19:01 | 巴幣 2 | 人氣 24


當Jack帶著Elsa來到Jamie家的門口,他們的腳還未落到地上Jamie馬上從Jack身後抱住對方。

「太好了!你們終於回來了!發生大事了!」Jamie抱著Jack大喊。

「發生大事!?難道……」Jack下意識認為是Swindt出了事情,眼光往旁邊一掃,在看見對方還平安無事的站在一旁,心率先放下了一半。

「我們遇到一個明明是成人卻還看得見你們的人,而且他也看得見Elsa!」Jamie放開Jack後開始說。

「真的!?你怎麼確定他真的見過Elsa?」Jack露出訝異的神情,光是有成人還相信他們的存在就已經很稀奇了,居然連小孩都不見得看得見的Elsa,他居然也能看見?那傢伙是什麼來頭?

「他是現在很火紅的一位冰雕師,前幾天我和Swindt去看了他的個人展,發現他的雕刻的冰雕中有你們和Elsa的冰雕像,啊!對了!」Jamie說到後面像是想到什麼,趕緊將手伸進口袋,接著他拿出了一個髮圈:「這是那個人交給我的,說是要給Elsa的。」

Elsa和Jack看著Jamie手上拿著的髮圈,Elsa對於髮圈的樣貌完全沒有映像,但Jack看著髮圈的樣子就像看見恐怖的東西一樣,本來已經很白的臉又更白了。

「不、這不可能!我明明已經把它給……」Jack把話的後半硬生生止住,接著看了眼Elsa,發現對方對髮圈的記憶似乎還沒想起來的樣子。

「Jack關於這個髮圈你知道些什麼嗎?」Jamie問。

「那個髮圈和以前有人送給Elsa的髮圈很像。」

「也就是說這個髮就是當時Elsa……」Jamie話還沒說完就被Jack打斷。

「不可能是當時的!」

「為什麼不可能?」

「因為…因為……那個髮圈不見了……」Jack後頭的『不見了』說得稍微小聲了點,雖然還不到聽不見的程度。

其實當時的髮圈因為Jack看Elsa很寶貝的使用,明明不是他送的東西,所以就被Jack出於忌妒弄壞,這件事就連當時他都沒膽和Elsa坦承,只說是失蹤,現在要他坦承也不可能,就只好繼續說是失蹤了。

「既然是不見,那就還是有可能是當時的囉?」Jamie說完就將手伸向Elsa,希望對方能接過去,畢竟原本就是要給她的。

Elsa接過髮圈,鑲在上頭的雪花裝飾,傳來冰冰涼涼的感覺,就像真的雪花ㄧ般。

 

我曾向妳祈禱……

 

Elsa接過髮圈後聽見了小小的聲音說著,隨後髮圈整個都碎掉了,包括不太容易壞掉的伸縮繩的地方,整個髮圈壞得沒辦法再帶。

Jack和Jamie包括Swindt全都看著這幕,第一個再度開口的是Jack。

「Jamie你們看展覽的地方在哪裡?」

 

 

夜晚的展場靜得連點聲響都沒有,就在這之中反常的冒出腳步聲。

「輕輕踩在虛假的冰雪之上,這場夢將不會有所結局。」

歌聲迴盪在空無一人的展場內。

「我曾將妳視為我的希望,現在的妳還會是嗎?」

圍繞在Elsa冰雕附近的聲音明顯比其他地方略大。

「險些掠奪人命的力量讓妳淚流滿面,我卻將那畫面當成救贖。

編寫簡陋的謊言向妳靠近,妳聽見我求救的聲音了嗎?

失去笑容的妳沒有力量,我用盡心力為妳祈禱再次相遇。

擁有幸福美滿的妳,聽見我求救的聲音了嗎?

沾染上妳幸福的我沒有意義,黑色依然在成長茁壯。

而妳卻如夢境盡頭,迎來我懇求的結局。」

黑暗之中一道影子漸漸顯現,它站在Elsa的冰雕面前。

「我向你求救,你終於聽見了嗎?」

它抬頭望向空無一物的天花板展露笑容。

「她將成為我的希望,謝謝你!我唯一的朋友!」

它聽見了,有除了它以外的人也來到了這裡。

它笑,也該是時候了。

 

 

Jack帶Elsa來到Jamie所說的展覽門口,深夜時分門口想當然是緊閉的,警備人員也守得密不透風,但這些對他們倆位精靈來說完全構不成問題。

他們筆直的從大門走進展場內,或許是怕燈光的熱度會讓冰雕融化,場內只有冷氣還在運作。

Jack和Elsa走進一片漆黑的會場內,早已習慣黑暗的雙眼,讓他們終於能看清楚那些冰雕。

Jack照Jamie和他說的路徑走,果真看到所有人的冰雕,擁有這種技術的人在他記憶中只有一個人,但那個人看不見他。

「Jack你看。」Elsa輕扯對方的衣擺引起注意,她伸出手指向自己的冰雕,「那裡好像有人。」

Jack望著一片黑的地方,雖然那東西與背景幾乎融為一體,但仔細看還是能注意到,對方也朝著他轉過身來。

它朝他們露出不明顯的笑容,接著轉身逃跑。

Jack立刻牽起Elsa追了上去,那東西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即使Jack飛得再快也不見距離縮短,追不久Jack就發現是那東西是故意讓他們跟著,想帶他們到某個地方。

他們離開展場、穿過街道、進入森林、來到冰湖,黑影在踏進冰湖時,腳下冒出黑色的刀片,好方便它在冰上滑行,當它滑行到離湖岸一小段後便停止移動,轉身面向Jack和Elsa,像是打算做個了結。

Jack帶Elsa待在湖岸邊,他們警惕的看著那道全黑的影子。

「你是誰?」Jack發問。

黑影沒有回答問題,它笑出聲來,笑聲就與Elsa聽過的男音相同。

Jack有些耐不住性子,想直接衝上去與對方做個了斷,但就在這時遮住月亮的雲被風吹散開,月光露了出來。

原以為全身都是黑色的影子,在月光的照射下才看清楚,原來是個批著黑色薄紗的人,它脫下身上的薄紗,露出在那之下的模樣。

「Ice!?」Jack驚訝的看著卸下黑色薄紗後的人,那是個早該和Elsa一同睡去的人,難不成他也和Elsa一樣被喚醒了?但沒道理啊?

「Ice?還真懷念,我都快忘了我那時的名字叫什麼呢,沒想到你替我記得那麼清楚。」Ice微笑的看著Elsa和Jack,起初總是清澈的湖水綠眼神,現在充滿輕視與敵意。

「什麼意思?」Jack聽得一頭霧水,難道對方在那時侯就已經和自己一樣是精靈了?但這樣沒道理所有人都看得到他,他亂了。

「你是什麼東西?」Elsa看著面前的Ice,直覺對方的本質和他們不一樣,但也說不上是人類。

「嗯?看來妳比較聰明,還是因為太小所以靠直覺?」Ice勾起找到玩具般的孩子笑容,卻讓他們兩人直覺不妙。

Jack緊握Elsa的手,絕對不放手,他在心裡發誓。

「你們是從月光下誕生的希望,我是從人類執念中誕生的絕望,往後還請你們多多指教了。」Ice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空間,接著逐漸遠去,他的身影也漸漸消失。

Jack和Elsa完全不覺得他消失了,但卻看不出他在哪裡。

「要去北極嗎?」Elsa將另外一隻手放上被Jack緊抓的手,看著對方的側臉問。

「啊…看來不得不再跑一趟了。」Jack轉過臉看著Elsa,她擔憂的神情一覽無疑,但他相信自己一定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作了一個夢,像是很久以前的往事,卻又不像是自己曾發生過的事。

深深的水裡,無論怎麼掙扎都碰不到那道亮光,被強迫奪走的空氣到了極限,身體逐漸下沈。

他緩緩睜開眼睛,這不是他的。

起身離開怎麼也躺不愛的床舖,輕輕轉開門鎖走出房間。

「親愛的!今天真早,有工作?」

站在廚房裡準備早餐適宜的女性,在一見到離開房間的某人後,如此問到。

「不,只是作了個好夢。」他對著充滿精神的笑臉回應。

「通常好夢不是該賴床的嗎?」女性將兩盤裝著早餐的盤子放到餐桌上。

他拉開椅子入座,看了眼盤子裡的食物,一顆荷包蛋、兩條培根,看來對方也沒比自己早起太多呢。

「也有捨不得的好夢啊。」他看著正在脫下圍裙的女性,急匆匆的拿過吐司就開始吃起來,望著女性狼吞虎嚥的樣子,像是故意炫耀,他吃得優雅緩慢。

「我還是常常覺得你這樣很討厭。」女性看了眼坐在對面悠閒喝咖啡的傢伙,抱怨了下就把剩餘的食物吃完。

「但妳還是嫁給了這麼討厭的我啊。」他玩味的看著女性臉上浮起的微微紅暈,滿意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我…我去上班了!」女性提起包包衝出家門快速離去,連點讓對方說句『路上小心』的時間都不給。

望著只剩下自己一人的家,並不覺得可惜,他起身朝落地窗走去。

「我是怎麼死的?」他喃喃自語。

身體裡有著很多聲音、很多回答,卻都不是他要的,逐日增多的新記憶把最早的記憶硬生生蓋過,沒有忘記只是找不到。

「那、該開始工作了。」他打開落地窗走出,身影消失在空氣中。











....................................(分界線)

之前發文的部落格不 知道是不是要掛了,一直沒辦法開後台(掩面)

我還有幾篇短篇跟詩還沒救,不要掛啊!






以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