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卡珊卓拉《Next Stop Anywhere》46:教堂的玄機

LupusMayCry | 2023-10-17 18:00:17 | 巴幣 0 | 人氣 65


在經過昨天一整天與凱茵的那齣鬧劇,布萊恩三人繼續前往他們在蒂卡尼王國的最後目的地,聖坦亞大教堂,據他們所得的資訊顯示,在教堂的壁畫之中有他們要尋找的下一個線索,三人早早的就起床在收拾完營地,經過一整晚的冷靜,艾莎的面色也有些恢復正常,相比之下布萊恩的表情就有些凝重,想必是因為昨晚布萊恩讀了那封號稱是大魔法師梅林寫的警告信,而卡珊卓拉則是有些著急,因為布萊恩在讀完信之後一言不發,布萊恩也是讓她不要急,待會上路的時候會跟她還有艾莎一起解釋。
在前往聖坦尼教堂的途中,布萊恩把韁繩交給卡珊卓拉,同時呼喚在馬車內的艾莎坐到前面來,待她們都坐在車伕座上,布萊恩拿出了那個信封,臉色凝重的告訴兩人其中的內容:「
加拉哈德,我不確定你是否會讀到這封信,也不確定當你讀到的時候一切還來不來得及,我想要警告你的是,我們當年以極大的代價所取得的勝利只是暫時的,這麼多年以來,黑暗力量一直在等待,等待它們的主人歸來,我的預言告訴我,你會在某個時間點踏上尋找魔法次元的旅途,把你旅途中所發現的魔法神器送離這個世界,但你不知道的是…當初我們用來取得勝利的王者之劍,隨著戰鬥也跟著遺落在那裡,如果我們想要接下來的戰鬥取得勝利,我們會需要亞瑟的王者之劍,我會給你線索,幫助你取得前往魔法次元的鑰匙跟位置,希望你一切順利。
梅林
喔還有,捲軸上被下了咒語,如果被別人拿走會觸發防護機制,所以…希望你能在別人之前拿到,祝好運。」
最後的那一段話有點像是廢話,卡珊卓拉跟艾莎聽到之後滿臉疑惑,這麼重要的事不是應該要放在捲軸的封面嗎?布萊恩嘆了一口氣,這麼重要的事情確實應該寫在封面,布萊恩把捲軸收起來,三人沈默了一段時間,突然卡珊卓拉的反應變得很激動,面向布萊恩大聲的質問:「你是加拉哈德?!」
「放鬆點卡珊,我的耳朵…」布萊恩按摩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感覺自己的耳膜差點被震破了。
一旁的艾莎也補充到:「加拉哈德?你是圓桌武騎士之一?!像是…亞瑟王的圓桌騎士?!」艾莎的語氣聽起來似乎也愈來愈興奮,同時她跟卡珊卓拉分別都在拉扯著布萊恩的衣服。
「好好好,冷靜一下妳們兩個。」布萊恩稍微整理了一下剛才被她們兩人弄亂的衣服,開始回答著:「先不說我是不是加拉哈德,怎麼,妳們對亞瑟王的故事有興趣?」
卡珊卓拉微笑的聳肩點點頭承認,艾莎則是則是從她的行囊中拿出一本《不列顛王史》,布萊恩看傻了,難道她一路上都帶著那本書嗎?
艾莎解釋到這本書是昨天在市集買的,小的時候父王總是會拿出《石中劍》當床邊故事,所以對不列顛史有些興趣,從艾莎的表情也透露出她對亞瑟王的崇拜。
「那麼…你們最喜歡的角色是哪一個?」布萊恩好奇的問兩人。
「當然是亞瑟王!」艾莎沒有絲毫猶豫的回答。
「蘭斯洛特,他的武藝是最強的。」卡珊卓拉也馬上回答。
「不意外…」布萊恩一臉早就知道的表情。
「不過…那些只是神話故事…對吧?」卡珊卓拉在一邊補充道,布萊恩沒有正面回答,只是給兩人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讓兩人感覺到好像沒那麼簡單。
在行駛了一段時間,跟著地圖上的指示,一座小城邦逐漸出現在視線中,而在城邦的正中央,一座威嚴聳立的教堂印入眼簾,那裡便是此行的目的地,聖坦尼教堂,在三人來到城邦門口時就走下馬車,人來人往的街道上都是僧侶,感覺用走的過去比較尊重,於是便將菲尼克斯跟馬車停放在城邦門口,在走到教堂順便欣賞一下這個充滿教徒氣息的城邦。
在過程中,除了見到虔誠的信徒,也有些一般民眾居住在這裡,雖然沒有像其他城市一樣有熱鬧的市集,但氣氛相當和諧,鄰居碰見彼此都會打聲招呼,即使面對他們這些外來客也是一樣的禮貌,卡珊卓拉逐漸在這樣的氣氛下被感染了,心情出奇的平靜,原本被布萊恩胡鬧的感覺也都消失不見,感嘆這座城邦的神奇;行走了一段時間三人來到了教堂的大門口,此時應該是開放民眾進來祈禱的時間,大門是打開的,但其高大的體積還是讓他們驚呼連連,感覺這個厚度甚至可以抵禦大砲的攻擊。三人走過長廊,兩側都擺滿了長椅,不少民眾紛紛坐在這裡祈禱著,嘴裡念念有詞,教堂的內部更是宏偉壯觀,他們都必須要把頭抬起來才能看到完整的擺設,而在教堂的正前方,是一面彩繪玻璃,艾莎認不出來上面一手拿著長劍、一手抱著嬰兒的長袍女子是誰,布萊恩回答她:「有很多種版本,目前流傳最廣的是湖中女神或者是關妮薇亞。」
對熟讀亞瑟王故事的艾莎馬上就反應過來,湖中仙女便是賜予亞瑟王王者之劍的女神,關妮薇亞便是他的皇后,不過這就更奇怪了,蒂卡尼王國為什麼會信奉屬於不列顛王國的神話人物。
「就像我之前說的,神話有很多個版本,距離事實有多遠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們願意相信什麼。」布萊恩看向彩繪玻璃念念有詞,表情似有些傷感,「有一段時間了⋯⋯」
看著布萊恩傷感的表情,卡珊卓拉直接開口問道:「拜託別告訴我你跟亞瑟王的王后也有一腿。」
布萊恩剛才還很傷感的表情被卡珊卓拉這麼一問,變成無奈的表情,回答道:「我在妳眼裡是這麼拈花惹草的人嗎?」
「喔等一下,讓我想一想…」卡珊卓拉伸出手指頭開始細數著,「瑟琳娜、凱茵、那些在派對上的女孩子…」
「好了夠了…」
「更別提前些日子你跟艾莎之間的那些事,現在可能還有亞瑟王的王后或湖中仙女…」
「好啦我瞭解妳的意思了!」布萊恩以一種相當誠懇的態度拜託卡珊卓拉不要再說下去了,一旁的艾莎看了都忍不住笑出來,「再說了我都一千歲了,就算是每隔一百年換一個女朋友也不算太過分吧?」
聽布萊恩這麼一說也算合理,卡珊卓拉聳肩點頭,選擇放過了他一馬。
「好啦不玩了,我們分散開來找吧,記住我們要尋找一幅特殊的壁畫,根據線索描述應該是一幅有關騎士之間的大戰,一個小時後會合。」布萊恩下指示後,三人便分別往不同方向離開,各自走向教堂的各個地方。
在三人分散開來的同時,一名男子穿著長袍站在高台上看著他們行動。
對於人生地不熟的艾莎來說,比起自己慢慢摸索,不如直接問人比較快,也更方便融入這個環境,但出乎意料的是這裡的人比想像中更熱情,艾莎剛沒問幾句,當地人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這座教堂的歷史,以及在背後曲折離奇的故事,本來艾莎是想趕快離開的,但當焦點放在亞瑟王傳說後艾莎的表情有些變化,心想多聽一些不一樣版本的故事說不定會有幫助,於是便開始與當地人分享自己聽到的版本,意外的發現,即使是知名的故事也有流傳不一樣的細節,不過也是大同小異,漸漸的艾莎開始忘記自己一開始該做什麼,反而沈浸在這種類似讀書會的氣氛中。
卡珊卓拉跟著人群來到開放的區域大廳,這裡像是本來就會給觀光客參觀的,大廳各處都擺放著玻璃櫥窗展示,除了擁有悠久歷史的麻紙文書,也有知名人物穿戴過後的盔甲跟武器,卡珊卓拉看著一個裝有各種長劍的玻璃櫃開始欣賞起來,意外的發現劍身上有圓桌騎士的印記,卡珊卓拉閱讀起玻璃櫃上的註解:「此六把長短不一的劍都被擺放在蘭斯洛特的石棺旁,由此判斷這六把劍應該是屬於蘭斯洛特的配劍。」卡珊卓拉眼前一亮,原來蘭斯洛特的配劍是這副模樣,長短不一,以便各種情況,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這也讓她對蘭斯洛特爵士有了新的認知。
卡珊卓拉…
「嗯?」卡珊卓拉隱隱聽到有人在呼喊她的名字,四處張望也沒發現什麼異常,就在她準備離開前往下一個地點勘查時,她又聽到有人在叫她,而且這次更加明顯,卡珊卓拉本來想無視,根據她的經驗,追尋一個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肯定不會有好事,但每當她走一步、那個聲音就越來越強烈,好像只她不過去就不會停一樣,「好啦!我過去總行了吧!」卡珊卓拉不耐煩的往回走,跟著直覺到處走,走過一間又一間的房間,爬過一層層的階梯,至於沒有開放的區域她則是趁看守的人不注意時偷偷勘查一次,但還是沒有查到那個呼喊她的聲音是從哪裡來的,直到她經過一間充滿了懺悔室的大廳,她發現聲音停止了,直覺告訴她或許就是這裡了,卡珊卓拉穿過大門走進大廳中央,她抬頭一看,在天花板上畫有類似米開朗基羅的上帝與亞當的壁畫,只不過這副壁畫畫著的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跟一位單膝下跪的騎士。
「有趣,但不是我要找的。」卡珊卓拉看著這副壁畫不符合他們要找的特徵,轉身就要離開,但要走前一刻那個聲音又開始呼喊著她,這次她聽的格外清楚,聽這聲線像是一位男性,她把目光放在角落的一間懺悔室,與其他不同,這一間看似有些年代了,而且還上了鎖,應該是不開放了,卡珊卓拉抱著嘗試的心態走過去,結果剛沒走幾步門上的鎖直接掉了下來,卡珊卓拉緊張的四處張望確定了沒有目擊民眾,這才安心的上前查看;她打開懺悔室的門走進去,檢查了一下看似沒有什麼異常,就在她要倒退出去的時候,地板突然消失了,卡珊卓拉沒反應過來,整個人直接往下掉。
「啊!!!!!」隨著卡珊卓拉的尖叫聲逐漸減弱,地板隨著機關聲慢慢恢復原樣,同時懺悔室的門也自動關上。
在教堂的一處隱密的角落,布萊恩偷偷的打開一扇木門,潛入後輕輕的把門關上,這裡是教堂內的一處長廊,陽光從右手邊的玻璃窗射進來,左手邊的灰色牆壁上在陽光的照耀下也顯得格外古老,歷史的痕跡變得顯眼,走進距離仔細一看可以看清楚牆壁上已經有些坑坑疤疤,輕輕一摸還會有小石頭掉下來,布萊恩感嘆這座教堂如果不加以保養,應該近十年內就會倒塌。布萊恩沿著長廊走了一段時間,到了盡頭後看見一座一等一的大理石雕像,那是一位莊嚴的騎士,其姿態讓人了解這是一位大人物,氣勢非凡,手持著一把劍的石雕,布萊恩看著劍的石雕陷入了沈思,再看著雕像的底座上刻著名字:「聖杯騎士-加拉哈德」
「嗯…」布萊恩面帶愁容,嘆了一口氣後說到:「他劍術一直都不怎麼樣,他更喜歡用長槍。」布萊恩說著便上前觀察劍的石雕,觀察了一會果然發現了奇異之處,劍的把柄上有一個不明顯的凸起,布萊恩沒有猶豫輕輕的按壓下去,同時周遭傳來類似機關啟動的聲音,接著雕像跟著牆壁緩緩的轉向另一面,一座小祭壇出現在眼前,上面擺放了一個小木盒,沒有鎖頭,從上面的灰塵來推測這木盒已經很久沒有動過了,布萊恩思考一下後決定把木盒收起來,在拿起木盒的那一瞬間,機關再次啟動,牆壁重新轉向,大理石雕也回到原位。布萊恩剛準備把木盒打開來看,突然聽見後方的門打開的聲音,他急忙的把木盒放進行囊裡,裝作沒事一樣準備從原路走回去,待會他可以裝作迷路的觀光客掩飾過去。
布萊恩正在往回走的路上,還一邊琢磨著要用什麼語氣什麼態度應付,等看到來向的僧侶,他準備先上前打招呼,「抱歉,我以為這個區域是開放給民眾,我馬上離開。」就在布萊恩與僧侶擦肩而過時,僧侶卻意外的叫住了他。
「我們是時候該見上一面了,凱洛威先生。」
布萊恩馬上警覺起來,手裡已經開始醞釀魔法,抓準時機準備制服神秘人。
「冷靜一點,我沒有惡意。」神秘人拿下兜帽,並鄭重的介紹自己,「我是里德,我們一直在等你。」
布萊恩轉過身仔細端詳眼前的男子,他還不確定這個人有沒有危險性,並未放下警戒,「繼續說。」
「你們一路上所遇見的每一件事情,柏曼領主的城堡、黃石鎮的火災、塞納鎮的食屍鬼,甚至是凱茵與捲軸的巧遇,都是我們在幕後安排的,目的就是為了能讓我們見一面,為了能確定…你們是值得相信的。」
布萊恩一直以來的猜測在這一刻得到了解答,一路上遇到的種種意外發生的時機太過於巧合,線索就好像擺在眼前讓自己去拿一樣,一切果然是被安排好的,布萊恩試圖冷靜思考,思考他這麼做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考驗他們?多少人因為這樣受傷甚至喪命,一想到這布萊恩有一股衝動想把手裡醞釀的火球扔過去,里德感受到布萊恩的憤怒,連忙舉起雙手投降。
「別這樣,我們只不過是遵守教條。」
「什麼教條?」布萊恩疑惑的問。
「你的教條,凱洛威先生。」里德拉下袖子,一個深紅的烙印出現在他的手臂上,那是一個酒杯,酒杯的正面還有一把寶劍,「或者我該稱呼你-加拉哈德爵士?」
布萊恩看到烙印後臉色凝重,他認得那個記號,「神器獵人…我幾百年都沒有聽到組織的消息了,但當時也沒有烙印的規矩,到底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布萊恩手裡的火焰開始慢慢熄滅,語氣也稍微冷靜下來。
「當年在你離開之後,組織仍然運營了很長的時間,直到最初的幾位元老離開以後便由我的祖父接手。」里德一邊說一邊把袖子拉回去
「哼…想不到啊。」
「而那封梅林的信件也是這些年來我們意外獲得,根據組織的紀錄,在我的先人們讀完信沒多久,就發生了怪物襲擊的事件,想必是觸發了防禦機制,就如同信上所說,必須是由加拉哈德親自讀取,這也是我為什麼認為你是他,在你讀完信之後這幾天都沒發生怪物襲擊的事件,想想也合理,畢竟加拉哈德也有聖杯騎士的稱號,而神器獵人的創建時間也與他出發尋找聖杯的時機一致,難道要我相信這是巧合嗎?」
布萊恩沒有馬上回應,他熄滅了手裡的火焰,嘆了一口氣反問到:「所以你們在這一路上所設計的重重事件,就只是為了安排這一次的會面?」
「不只為此,還有這個。」里德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三角體,然後扔到布萊恩手裡。
「這是什麼?」
「一個座標,在那裡可能包含著你所需要的答案,很抱歉拖到這個時候才給你,但我必須相信我可以把如此重大的資訊交給你們,所以才在你們的路上設計關卡,相信你們可以做出正確的決定。」
布萊恩看著手裡的三角體陷入沈思,上面的刻文他認得,稍微研究一下就能知道怎麼打開,他把三角體收起來,準備轉身離開,在這時里德又從背後叫住了他。
「你可能會需要去找你那個小女朋友,她需要你的幫助。」
布萊恩聽到里德這麼說,馬上用視覺共享查看卡珊卓拉現在的位置,那裡一片漆黑,看周遭的牆壁已經相當破敗,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地方應該是在教堂的底下,馬上動身。
「祝你好運,加拉哈德爵士。」里德在背後向布萊恩道別。
這時布萊恩突然停下了腳步,他背對著里德冷冷的說了一句:「我不是加拉哈德。」說完後便打開門揚長而去。
聽到布萊恩說的最後一句話,里德的表情變得有些驚訝,隨後便是困惑。
「呃……」卡珊卓拉緩緩的這開眼睛,眼前是一片漆黑,剛剛從高處摔下來全身相當酸痛,她緩了好一陣子才慢慢爬起來,這裡幾乎是一點亮光都沒有根本什麼都看不到,於是卡珊卓拉用布萊恩給她的右眼切換到擁有夜視的貓眼,這才清楚的看清周遭,卡珊卓拉抬頭看著剛才自己掉下來的地方,看樣子爬回去是不太可能了,只能在這裡找其他出路。
卡珊卓拉在這個看似地窖的地方走著,沿途經過用石頭堆砌起來的通道,牆壁已經破敗不堪一路走過來還有幾隻老鼠跑來跑去,卡珊卓拉嫌棄的加快腳步,直到她來到一扇大門,這裡跟其它地方比起來相對沒那麼多灰塵,抱著嘗試的心態她推開大門,一進去後卡珊卓拉驚呼了一聲,這個空間的大小堪比教堂的大廳,四周的牆壁上佈滿了扇形的洞穴,卡珊卓拉隱約看見洞穴裡有一個棺材,可以猜測在每個洞穴都有一個,所以這個地方大概就是很久以前就留下來的墓穴,只是不知道是屬於誰的。
卡珊卓拉看到墓穴中央的擺設,是一具一具的石棺排列成一個圓圈,一、二、三、四…十二?!卡珊卓拉細數了石棺竟然有十二個,結合這個教堂的信仰還有歷史文物,她不禁想到這十二具石棺是不是對應著圓桌騎士,但很快這個想法就被打散了,畢竟屬於大英帝國的神話人物怎麼可能會在這個王國裡下葬呢⋯⋯本來是這麼想的,直到她看到其中一具石棺上刻的文字,一共兩行,第一行是凱爾特文字她讀不懂,第二行則是古英文,上面刻著:「忠貞不二-貝德維爾爵士」
「呃…不會吧…」卡珊卓拉那不安份的小手想要伸出去把石棺打開,但很快就拉了回來,「不不不…不管是不是真的,這也太不尊重了。」她慢慢的繞過石棺走到墓穴的另一邊,走之前還對著石棺謙卑的鞠躬,「打擾了。」卡珊卓拉打開了另一邊的大門,就在她要離開這個地方時,那個呼喚自己的聲音又出現了。
卡珊卓拉…
「呃…拜託別又來了⋯⋯」卡珊卓拉已經開始對這個聲音不耐煩了,就因為她剛才尋找聲音的來源才落得如此下場,現在的她只想趕緊離開這個陰森的地方,打算無視聲音的呼喚,正準備往外踏出第一步,突然間她頭痛欲裂,一股無形的壓力把她往回拉,卡珊卓拉頭痛到倒在地上,不停的掙扎,「啊…啊啊啊!」她的尖叫聲迴盪在整個墓穴裡,與此同時卡珊卓拉全身還不停的抽搐,雙眼翻白,很快便沒有了動靜。
蘭斯洛特⋯⋯跟我一起走吧!
我不能…我必須獨自面對他
卡珊卓拉此時雖然身體沒有了動靜,但意識還是處於半醒的狀態,在她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一男一女的對話場景,雖然只有模糊畫面,但可以看出男方身穿黑色的鎧甲,有著一頭秀麗的金色長髮,女方則身穿華麗的禮服。
他會殺了你的…拜託
那也是我應得的懲罰,我背叛了他
蘭斯洛特⋯⋯
一對男女在離別之際,互相深情擁抱,彷彿這將會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如果…一切能重來,你會後悔愛上我嗎?
永遠…都不會
男方給了女方一個深情的吻,隨後便拿著自己的配劍,義無反顧的往戰場前進。
你一定要回來…為了我們的孩子…
「卡珊卓拉!」
聽到有人在呼喊自己,卡珊卓拉驚醒過來,睜開眼睛一看是布萊恩在搖晃著自己,看到卡珊卓拉醒來,布萊恩臉上擔憂的神情也逐漸消散。
「布萊恩…?怎麼回事?」卡珊卓拉爬起身來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墓穴,而是躺在床上。
「我在地下室找到妳,發現妳倒地不起,所以我趕快把妳抱出來。」布萊恩一邊回答卡珊卓拉的疑問一邊拿著濕毛巾擦拭卡珊卓拉的額頭跟臉頰。
「地下室…等等,不是墓穴?」
「什麼墓穴?」
面對布萊恩的疑問,卡珊卓拉一五一十的把剛才的經歷全部告訴布萊恩,神秘的聲音跟底下的墓穴,還有一對男女之間的談話,布萊恩聽完之後表情有些吃驚。
「你不相信我。」由於布萊恩沒有馬上給予回應,卡珊卓拉還以為布萊恩是在懷疑她的經歷。
「嘿…對我多一點信心好嗎⋯⋯」布萊恩被卡珊卓拉這樣一質疑感覺非常委屈,「我們這一路上經歷的怪事更多,所以妳進入了一個神秘的墓穴也不稀奇,總而言之,看樣子我們兩個都沒有找到應該要找的東西……」就在布萊恩表現出失望的表情時,門外傳來幾聲興奮的聲音。
「布萊恩!卡珊卓拉!我找到了!」打開門的是艾莎,而且情緒非常激動。
三人來到艾莎說的地點,這裡是教堂的最高處的一個房間,房間內沒有任何擺設或基本家具,只有一面牆上的壁畫,而那幅正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兩對騎士人馬之間的戰爭,戰鬥發生在一座城堡之外,這個房間本來是不開放給一般民眾的,但根據僧侶的說法,是聽說了艾莎在尋找的東西,本次是特別開放給他們三人參觀的,但只有短短的十分鐘,所以要他們把握時間。
布萊恩聞言,便開始矚咐艾莎跟卡珊卓拉,在這幅壁畫上可能藏有下一個地點的訊息,所以他們便開始尋找,但五分鐘過去了,他們也沒在這幅壁畫上找到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卡珊卓拉一直盯著畫上一位背對著他們的騎士,那頭金色長髮還有黑色的鎧甲吸引了她的注意,這位騎士身邊的人馬只有少少幾個,想比對面有上百個士兵,領頭的有六位騎士,不管怎麼看都是實力懸殊的一場戰役,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位金髮騎士的背影,讓人有一種不會輸的氣勢。
時間快到了,三人依舊沒有找到什麼線索,就在他們要準備放棄等明天在嘗試一次的時候,布萊恩口袋裡發出綠色的光芒,他想到的是里德給他的三角體,於是他連忙拿出來,三角體散發出的綠光照射在壁畫上,壁畫中慢慢浮現了幾個文字,但有許多空格,突然三角體開始自行轉動,布萊恩放手時三角體漂浮在半空中沒有停止轉動,沒過幾秒三角體突然解體,幾個散發著綠光的文字從三角體中冒出來,布萊恩頓時明白這可能是什麼密碼,於是讓艾莎拿出紙筆記錄下來,所幸動作還來得及,就在艾莎紀錄完成後,三角體掉落在地上,壁畫上的文字也隨之消失不見,布萊恩結果艾莎手裡的紙張,又是凱爾特文字,看樣子又要花時間解開這條線索了,不過他們此行的目的也達成了,是時候離開了。
布萊恩跟艾莎紛紛向僧侶道謝讓他們參觀,而卡珊卓拉則是盯著教堂陷入沈思,關於她在墓穴裡看到的景象,還有那幅壁畫,感覺某人好像在嘗試告訴她什麼事,本來還在嘗試解答這些問題,直到被布萊恩呼喊才中斷了思想,在三人踏出教堂大門時,已經接近黃昏,他們打算在附近找個旅館住下,此時里德正站在教堂高樓的玻璃窗內看著他們的行動,表情若有所思。
三人在離教堂不遠處的一家旅館住下,由於沒有什麼觀光客,所以這次來有很多空房間,但布萊恩卻反常的要求只開一間房,卡珊卓拉跟艾莎有些驚訝,布萊恩解釋到這樣方便談話,不要想有的沒的。
進到房間後布萊恩檢查了一下走廊,確認了沒有人之後便鎖上了房門,隨後讓卡珊卓拉跟艾莎拉張椅子坐下。
「妳們可能要坐好聽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妳們可能會有點驚訝…」
布萊恩事先警告了她們二人,兩人也半信半疑的坐好。
「首先…我要先澄清一件事情,我不是加拉哈德,我是…他的養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