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卡珊卓拉《Next Stop Anywhere》23:命運的紅線

LupusMayCry | 2021-09-06 18:00:03 | 巴幣 10 | 人氣 51


天一亮,布萊恩就在魔法森林裡開始了巡邏,上次這麼做已經是千年之前,如今重回崗位心裡有股說不清的複雜情緒,但他也確實需要做些事情來分散注意,自從昨晚他得知自己的生命核心已經和艾莎融合,帳篷內就開始瀰漫著尷尬的氣氛,他甚至沒有跟她們睡在同一個帳篷,而是變成狼在部落周圍守夜,要不然他也睡不著。

「呃…呃啊!為什麼變成這樣?!」布萊恩變成老鷹站在樹上,氣得跺腳,一想到自己的命就在艾莎體內,昨晚他也是一句話也不說,直接走出帳篷,留下不知所措的兩人。

「…」卡珊聽見清晨的鳥聲,知道現在天亮了,她一整晚也睡不好,畢竟布萊恩也沒有明說,核心融合代表什麼意義。

「妳也沒睡好嗎?」艾莎就睡在卡珊另一側的床鋪,她自己也是一整晚翻來覆去的,她擔心這件事情可能會讓好不容易重聚的情侶再次拆散,一股罪惡感由心而生。

「是啊…」卡珊回答有點彆扭,她擔心布萊恩一整晚都沒有回來,會不會是因為這件事情比她想像還要嚴重,卡珊準備到森林裡散心,雖然時機不太對,但她還是邀請艾莎跟她一起散步。

艾莎答應了,她也打算找個時間向布萊恩問清楚,核心融合到底會發生什麼事。臨走前,卡珊盯了一眼擺在旁邊的圓弧,猶豫著要不要拿起來,她擔心那些事情又會發生一次,艾莎注意到她的目光,她也知道卡珊在擔心什麼,於是直接牽起卡珊的手走出了帳篷。

兩人一邊在樹林裡走著,一邊尋找布萊恩的身影,雖然不一定找得到,因為他現在很有很可能走著任何一種動物,說不準眼前盯著她們看的老鼠就是他變得,但仔細一看老鼠的兩隻眼睛都是完好的,而布萊恩現在則是右眼上有傷,所以還算好辨別。

「所以…」卡珊打破這寧靜的氣氛,向艾莎問起,「我還記得妳的劍術非常糟糕,再加上妳現在不能使用魔法了,有興趣要學嗎?」

「這個嗎…」艾莎沒有馬上回答,她以前從沒想過自己需要學習劍術,因為她可以直接用魔法搞定一切,在經歷那些事情後,她也確實需要一些防身的手段。「好,但…能不能手下留情,我可能連新手都算不上。」

「哈,想得美。」

兩人來到一處空曠的平原,剛開始練劍就實戰對艾莎來說有點不太現實,所以卡珊撿了一根樹枝,向艾莎展示了基本的腳步還有劍路,展示完畢後,就把樹枝扔給艾莎要她重複一次,雖然剛才卡珊已經示範了不少次,但艾莎也只是學了一點皮毛,連突刺的動作都不穩。

卡珊有點看不下去,主動上前,親自幫艾莎調整姿態,手腕、腰、背、甚至是腳的位置,全部都被卡珊徒手調整至標準,但動手的過程讓艾莎有點不好意思,連安娜都沒有跟她有過這麼親密的接觸,一種奇怪的感覺從心而生,不自覺的盯著卡珊看。

卡珊無意間發現艾莎的眼神,本來是沒什麼在意的,但當她正眼看著艾莎時,艾莎慌張的反應引起了她的懷疑。

「呃…咳!好,我們…再試一次。」卡珊故作鎮定的咳了幾聲,隨地撿了一根樹枝,接著擺好架勢,讓艾莎嘗試攻擊她。

多了幾次練習,艾莎的劍術也開始有模有樣了,雖然卡珊還是放了不少水,但對於一個初學者來說,能有這麼快的進步也很不容易了。

「呃啊啊!」艾莎一個不小心腳滑,重心不穩跌倒,而且不偏不倚剛好將卡珊撲倒。

兩人尷尬的對視了一下子,艾莎回過神來趕緊起來拍拍身子並向卡珊道歉。

「…」事情發生的太快了,卡珊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恍神了一下子才起身,現在她可以合理懷疑,艾莎對她的態度有點不一樣了,從剛才對視的眼神可以感覺得出來。

「妳還好嗎?」艾莎看著卡珊的樣子還是有點恍惚,適時的關心一下。

「我…很好,來,繼續。」

兩人很有默契,假裝剛才的事情沒發生過一樣,接著繼續訓練。

布萊恩來到阿托哈蘭,他此前並沒有過生命核心被融合至別人體內的經驗,一想到那是自己的命,他當然很急切的要拿回來,所以第一時間能求助的對象只剩阿托哈蘭,這個千年前也被奪走核心的古老生物。

「你…你的眼睛,還有你的手,發生什麼事了?」阿托哈蘭非常驚訝布萊恩現在的模樣,跟昨天大相徑庭。

「這…有點複雜,但別擔心,我是自願的。」

「卡珊卓拉…」阿托哈蘭仔細一想就知道,布萊恩是為了卡珊所做的犧牲,雖然對他現在的樣子有點無奈,但之後又發出了釋懷的笑聲。「那女孩對你來說,一定非常特別,看見你終於將瑟琳娜放下,我很是欣慰。」

「這個嘛,關於這件事情…阿托哈蘭,我有事要問你。」布萊恩一見到阿托哈蘭就開門見山的說,自己的生命核心在艾莎體內,他本來是要送給卡珊作為結婚禮物的,結果陰差陽錯之下被艾莎拿走,導致了現在的局面。

「嗯…」聽見布萊恩所言,阿托哈蘭也陷入了沉思,但給人的感覺不像是好事。

「所以呢?有任何辦法取出來嗎?」

「恐怕…沒有任何辦法。」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練習,雖然沒有到爐火純青,但艾莎已經有辦法自保,當然是只面對一個敵人的情況下,卡珊對艾莎的進步感到驚艷,如果在多加練習,說不定可以轉行當劍客,然而艾莎婉拒了卡珊的建議,她也認為能自保已經足夠,卡珊便不再強求。

「艾莎,沒辦法再使用魔法,其實妳也很失落吧?」卡珊一邊對艾莎用樹枝突刺一邊說著。

「我也不知道…」艾莎一邊防禦一邊回答,「妳知道嗎?我人生有大半輩子都想要當一個正常人,如今我失去了魔法,我卻覺得空虛,感覺一部分的我不在了。」

「嗯,我懂那種感覺。」

兩人一邊交談一邊磨練,艾莎更是覺得如果一開始就沒有魔法,她跟安娜的童年會更美好,父母也不會為了自己前往黑海而逝去,但當她好不容易能自由的使用魔法,如今卻失去了,她沒想過真的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

卡珊則認為,說不定這是新的機會,現在她可以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沒有了魔法,就沒有了束縛,也不需要待在魔法森林擔當守護者,這樣艾莎才算是真正的自由。

雖然卡珊說的有道理,但畢竟都待在魔法森林一年多了,艾莎認識的每一個朋友也都不是因為她的魔法跟她交好,甚至和四大魔靈也結交了友誼,所以要離開…艾莎還是沒辦法說做就做。

「我打擾到妳們了嗎?」這時布萊恩化身成老鷹站在一邊的石頭上對說著,接著變回人形走向她們。

「老兄!別這樣!」卡珊剛才很專心的訓練,被布萊恩這樣一嚇就沒什麼心情了。

「抱歉,我有話要對艾莎說,如果可以的話,卡珊,我希望妳迴避一下。」

「認真的?我們才說好不再對彼此隱瞞任何事情的。」卡珊對布萊恩的要求感到不理解,沒打算接受。

「我認為…卡珊可以留下。」艾莎也幫卡珊說話,「如果真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卡珊有資格聽聽看,畢竟我們都一起經歷這麼多了。」

「唉…好吧。」布萊恩勉為其難的同意,隨後做了深呼吸說著,「卡珊,答應我,妳聽完後,嘗試著冷靜點。」

卡珊沒多想就答應了,她很好奇是什麼事情還要事先告知要她冷靜,結果等布萊恩解釋完後,她就明白了為什麼,而且要她冷靜還真有點困難。

布萊恩説起了,剛才他與阿托哈蘭的對話,是關於寶石與艾莎融合的後果。

「什麼叫做沒有辦法?!」布萊恩一聽寶石是拿不回來了非常慌張。

「艾莎長年與符文共存,已經出現了共生的關係,所以當你從艾莎體內拿回情感符文時,也同時拿走了她一部分的靈魂,靈魂上的缺陷是非常痛苦的,足以殺死一個人,但你的生命核心剛好在她身上,藉由融合填補了這個缺陷,這才讓艾莎活了下來,但她原本的那一部分靈魂也在你的體內。」

「難道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讓艾莎拿回她的靈魂,讓我拿回我的生命核心嗎?如果真的像你所說,我的生命核心已經成為了她靈魂的一部分,這豈不是代表…」

「這代表…布萊恩,在各種意義上,你跟艾莎是相連在一起的,而且這個連結,恐怕是永久的,你們的命運,現在已經被綁在一起了。」

聽完了布萊恩的解釋,卡珊氣沖沖的轉身就要走,雖然事先要求冷靜,但卡珊根本做不到,命運?連結?永久的?她昨天在答應要嫁給這個男人,現在卻得知他意外的已經跟另一個女人的命運綁在一起,這個女人還是她的朋友,雖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結合,但足以讓卡珊感到被背叛。

「卡珊!等等!」布萊恩拉住卡珊的手說著,「我也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不論這件事情合不合理。」

「我知道…」卡珊嘆著氣回答道,「只是…一想到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種種跡象都表示,也許你們才是命中註定…」

「去他的命運!」布萊恩緊緊抱著卡珊說著,「我一定會找出解決的辦法,不論要花多少時間,我保證。」

原本卡珊搖擺不定的心情,被布萊恩堅定的態度給打動了,她也抱著布萊恩接受他的告白,並笑著回答道,「好。」

看著兩人如此堅定的感情,艾莎覺得自己像個電燈泡,識趣的轉身準備離開,但正要走時被布萊恩制止,原來他還有事情要說,那就是艾莎的魔法其實並沒有消失,他所吸收的只是情感符文,艾莎失去的是控制魔法的方式,據阿托哈蘭所言,艾莎可以嘗試以別的辦法與魔法產生連結,布萊恩的生命核心剛好可以做為媒介,雖然布萊恩很著急要拿回,但如果只是提供一點魔法能量幫助艾莎不會有什麼大礙,即使這代表艾莎必須從頭開始學習。

聽見自己還是可以施展魔法,艾莎心中有點猶豫,本來接受了變成普通人的事實,現在又得知自己的魔法從沒消失過,這是不是代表…也許魔法森林終究是她的歸宿,有了魔法就有了責任,身為守護者留下。

布萊恩看出艾莎現在的擔憂,她的眼神,布萊恩以前也有過,那種被責任感壓在身上的重擔,沒人比他更了解現在的艾莎,所以他也打算讓艾莎自己去選擇。

「艾莎,妳跟我不一樣,現在的妳有選擇,妳可以重新學習如何控制魔法,又或者選擇當一個普通人,過正常的生活,也許這對妳跟艾倫戴爾都是最好的結果,但…說真心的,不論妳想不想承認,妳天生就注定不凡,妳的存在,第五靈的意義,魔法與人類之間的平衡,是瑟琳娜一直想要的結果,能看見妳如此成就,說實在的我也很欣慰,過了這麼久,終於出現了一位能帶來平衡的人,這說不定就是妳的命運,所以…妳怎麼決定?」

面對布萊恩的問題,艾莎這次認真的考慮,或許就像他說的一樣,不論她怎麼選,她終究會以第五靈的身分回來,帶來真正的平衡,這才是她的命運⋯⋯

「布萊恩。」艾莎想的非常清楚了,堅定對布萊恩說著,「請你教我。」

聽見艾莎的回答,布萊恩沒有馬上答應,畢竟眼下最要緊的事情是想辦法將生命核心拿回來,同時也要想辦法將自己體內屬於艾莎靈魂的一部分還給她,他擔心跟艾莎相處的愈久,這樣的連結會愈強,這麼一來想要擺脫就更加不容易。

「有什麼問題嗎?」艾莎見到布萊恩沒有馬上回答,同時表情也很為難,擔心會不會是自己的要求不太合理。

「沒什麼。」布萊恩靜下心來回答,「但…明天再說吧,現在的妳不能自保,所以妳今天就好好練習自己的劍術,卡珊,就麻煩妳了。」布萊恩說完後就化身成老鷹,在她們眼前飛走。

「但…」卡珊正要說什麼時已經來不及了,布萊恩已經飛遠。「…」卡珊尷尬的看著艾莎,不是說她不願意繼續教,只是剛才艾莎看她的眼神好像變得跟以前不太一樣了,本來想要暫時離開,現在卻脫不了身了。

「怎麼了?」

「沒什麼,我們…繼續吧。」

布萊恩一邊飛在空中一邊思考著,既然連阿托哈蘭都不知道要如何解開他跟艾莎之間的連結,也許他應該要另闢蹊徑,去找有更多專業知識的種族,石精他是不抱希望了,但如果是森林精靈…他知道森林精靈會有偷東西的習慣,而且常常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拿走非常珍貴的文物,說不定會有那哪些東西能派上用場,再不行的話,他就要回到日不落城,前往他擺放神器的地下室,用最危險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情。

訓練了幾個小時,卡珊跟艾莎都練得滿身大汗,雖然一開始艾莎還蠻抗拒練劍的,但掌握了一些訣竅後,愈練愈起勁,卡珊也挺意外的,這位長年在城堡內長大的姑娘,居然會有這麼快的進步,如果因為重新學會魔法而停止練劍的話就太可惜了,當然卡珊會願意一直陪艾莎練劍,主要還是為了轉移注意力。

「休息一下吧。」雖然艾莎練的很起勁,但是身體上還是吃不消,扔掉手上的樹枝後便坐在一旁。

卡珊應了艾莎的休息時間,坐在她旁邊,但發現自己坐得太近了,趕緊往旁邊挪了一下,艾莎看了很疑問但沒過問。

「艾莎,當妳重新掌握魔法後,妳真的打算繼續留在魔法森林嗎?」

「這…我想是吧,畢竟我屬於這裡。」

「哼…那不是實話,還記得布萊恩的下場嗎?妳有機會過自己的生活,何必要照他人的期待活下去?」

艾莎其實不敢想像那樣的生活,出生在皇族,一生下來就背負著重大的責任,久而久之她也習慣了,不論是在當女王的時候,還是擔當第五靈的時候,但完全拋棄重擔自在的生活…既期待又害怕,雖然自己能夠輕鬆,但在他人眼裡會不會算是不負責任的一種行為。

卡珊明白艾莎的重擔,她很慶幸自己不是皇族,但也曾想過盡自己所能的幫忙樂佩分擔,但現在的艾莎不是女王了,而是站在魔法與人類之間的平衡點,確實不是說想放下就可以放下的,但那終究是別人強加在她身上的責任,就像當年布萊恩被選上當守護者一樣。

「好吧,想那麼多沒什麼意義!」卡珊打起精神站起來對艾莎說著,「我們流了不少汗,去河邊沖個澡吧。」

布萊恩來到了森林精靈所居住的礦山,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裡,他只從阿托哈蘭口中得知森林精靈的存在,但即使如此,他非常清楚有人已經來過這裡,從入口崩塌的情況可以看出來,本來可以直接從這裡進入,雖然找別的入口了比較安全,但布萊恩想要儘早解決這件事。布萊恩動用變形的能力變成一隻老鼠,開始從崩塌的岩石中鑽縫隙,小心翼翼的擠進去,等到了礦山內部,布萊恩才變回人形,沿著牆壁走,摸索了很多路徑,也不確定走了多久,走到了最深處,一般人是不會走這麼遠的,尤其是外面還掛著禁止進入的標語,所以到了這個距離,他已經聽到森林精靈正在嬉鬧的聲音,他似乎不在意森林精靈看見他的樣子會提高警覺,當他進入一群精靈們的視野裡時,不出意外的牠們全部大聲警告同夥,沒過多久一群拿著長矛的精靈戰士開始將他團團包圍。

「唉…」布萊恩雖然知道接下來會這樣發展,但還是嫌麻煩,正當他要被長矛刺中時,他開始說起精靈語和牠們打招呼,精靈們很驚訝,一個人類居然會說牠們的語言,但牠們不知道的是,布萊恩不是一般人類。

森林精靈將布萊恩押往村莊,布萊恩是第一次進來這裡,沒想到礦山裡別有洞天,洞穴裡的光線都是依靠火光還有會發光的香菇,森林精靈的皮膚看起來有點乾燥,而且在螢光蘑菇的照射下,牠們的膚色還會時不時的改變,紫色、藍色,白色,就好像變色龍一樣,森林精靈的的身高也不統一,唯一的共同點是牠們那尖長的耳朵,撇除這裡的原住民是森林精靈,這個村莊就跟其他村莊一樣,而布萊恩過了這麼久的時間,重新回到魔法生物的世界,不禁有些感慨。

「發生什麼事了?」一名比其他精靈更為高大的同類從中間走過來,穿著也不一樣,黑色的鬃毛圍著半張臉,頭頂上還戴著用黃金做成的皇冠,看又有人類闖入了牠們的棲息地,語氣有些不滿。

「你一定就是圖書王了。」布萊恩不顧守衛的阻攔,把牠們的長矛給移開,直接走向圖書王。

「我應該是第一次見到你,你為何會知道我的身分?甚至是我們的存在?」

布萊恩沒有正面回應,而圖書王正要下逐客令,戰士們重新將就布萊恩重重包圍,面對這種情況他也不打算隱瞞了。

只見布萊恩的胸膛間開始發光,沒過多久守護者的紋樣清晰可見,而圖書王看仔細護符的紋樣樣後,臉色大變,趕緊下令讓戰士們把長矛放下。

「喔…尊貴的守護者,請原諒我們的無知。」圖書王身為森林精靈的統治者,如今見到守護者,他也謙虛的跪拜在布萊恩面前,其他精靈們見王如此,牠們也跟著照做。

「唉…起身吧,我不玩那一套的。」布萊恩非常討厭這種禮節,他認為只有虛榮心強的人才會接受別人的跪拜,他上前將圖書王扶起,其他的精靈們這才跟著起身。

「那請問尊貴的守護者,這次來到我們的住所,是要尋求何物?」

「首先,叫我布萊恩,其次,我需要你所有有關於靈魂接合的書,如果有相關的神器寶物也可以。」

「這個嘛…那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請跟我來,守護者…喔不,布萊恩先生。」

圖書王帶著布萊恩穿越村莊,一些還是不知情的居民看見一個人類來到這裡,布萊恩本以為牠們會跟外面的戰士一樣反應激烈,沒想到牠們的反應意外的冷靜,看來這不是牠們第一次見到人類了,這更加確認了布萊恩的猜測,近期內確實有其他人類來過這裡。

布萊恩跟著圖書王穿越了好幾個長隧道,中間還划船過湖,上岸後,一個有著半圓形屋頂的草泥屋出現在視線內。圖書王打開門鎖,讓布萊恩先進去,首先布萊恩看見的是一個非常顯眼的雕像,而且看起來相當熟悉…這個雕像他在艾倫戴爾的城堡內也看過一個一樣的,不出意外應該調皮的森林精靈偷的,在周圍還擺放了非常多的雜物,有些東西看得出來有上百年的歷史了,布萊恩走在一堆又一堆的雜物跟書本,無意間看到一本標題是用盧恩文字所寫的書,拿起來一看:《魔法師的秘密》,最原始的那一本,看來是來對地方了。

「嗯?」布萊恩剛把書本放回去,看到旁邊有一個水晶球,好奇的拿起來看,裡頭裝著的是一個迷你版的城堡,拿起來搖一搖,雪花開始在球內飄散,不知為什麼,布萊恩看著雪花中的城堡有些感傷,「唉…物是人非。」

布萊恩在圖書王查閱資料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在圖書館閒逛,突然看見一個雕像倒在地上,雕像上面還被很多雜物覆蓋,他沒有多想,走過去將整個雕像給扶正,但當上面的雜物都清掉後,才發現這是艾莎的雕像,這種時候看見她的雕像,布萊恩的心情非常複雜,而且這種情緒愈來愈強烈,他只希望能儘快解決他跟艾莎之間的問題,不然事情只會朝著他最不想發生的方向。

圖書王在查遍好幾堆書本,終於翻出了幾本有關於靈魂世界、靈魂的連結、靈魂力量的記載,他趕緊拿給布萊恩看,布萊恩看著為數不多的書,開始擔心這裡到底會不會有他想知道的答案,但還是沉下心來,開始一本一本查閱。

「唉…」過了一段時間,布萊恩基本上已經看完了所有的紀錄,但他露出了懊惱的表情。

「發生什麼事了?沒找到自己想要找的答案嗎?」

「找到了,就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布萊恩嘆著氣闔上了書,接著癱坐在椅子上,手指頭揉著太陽穴,看起來非常苦惱的樣子。

「你追尋著靈魂接合的方式是為什麼?很少會有人主動找尋相關的訊息。」

「我一部分的靈魂意外的跟別人融合了,而她一部分的靈魂也在我體內,一開始還沒什麼,但過去幾個小時,我能感覺到,我們之間的連結愈來愈強,好像我一睜開眼,她就在我眼前,每當我陷入沉思,她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裡…但這讓我非常苦惱。」

「她?嗯…我可能沒有資格說這些話,但…你有沒有想過,這可能就是命運的安排?」

「去他的命運…」布萊恩無奈的糾正圖書王的言詞,並若有所思的摸著胸前的項鍊。「我愛的是別人…」

正當布萊恩正在思考著怎麼辦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感覺自己的右眼好像又有了知覺,但是不可能…他已經將自己的右眼給了卡珊,怎麼會有視力。布萊恩閉上左眼,嘗試著從右眼模糊的視線尋找些蛛絲馬跡,沒過多久他依稀的看到一個人的身影,但這個人…居然是沒穿衣服的?而且看身材,好像是個女人?她正在河邊沖洗著身體,而且看著她辨識度極高的頭髮,布萊恩第一時間想到那個人,本來不會覺得那麼巧,直到他清楚的看見了她的臉,第一個反應是閉上眼睛,但完全沒有用,因為他的右眼不在他身上了,布萊恩開始捶打著自己的腦袋,一邊大喊著:「卡珊!快閉上妳的眼睛啊!」

此時此刻,因為訓練時出了一身的汗,卡珊跟艾莎正在河邊沖洗,而且過程中,卡珊很刻意的跟艾莎保持距離,因為她發現在她脫衣服的時候,艾莎眼神會時不時的盯著她看,雖然都是女人應該不會怎麼樣,但這跟她們第一次見面在城堡內一起在澡堂洗澡時不一樣,艾莎看著她的眼神確實不一樣了,但她並沒有說破,她擔心艾莎會因此感到尷尬或驚慌失措。

「卡珊…」這時艾莎突然叫了卡珊,「從剛才到現在,妳的行為一直很奇怪,怎麼了?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不不不!」卡珊急忙的糾正艾莎的想法,「只是…我該怎麼說呢⋯⋯」卡珊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跟艾莎解釋,她怕說出來會有兩種結果,第一,艾莎會落荒而逃;第二,艾莎會笑著說她想太多。

「卡珊…其實我…」

「停!」卡珊立刻打斷了艾莎,擔心她真的會說出那句話,「我很抱歉!我不能!」

「呃…什麼?」艾莎疑惑的表情,透露了她真的不知道卡珊在想什麼。

「我…我是說…咳!妳…原本是要說什麼?」

「我只想說,真的很謝謝妳,過去幾天,妳不顧自己的情況一直在保護我的安全,不論是在我感受到壓力的時候還是等我失去魔法時,妳都願意陪在我身邊,即使我…做出了那樣的事,妳依舊不離不棄,我真的很高興,能有妳這樣的朋友,妳就好像我不曾有過的一個姐姐,還有之前妳對我的忠告我都仔細想過了,也許…我也該學著去放下,畢竟我希望我的未來,不會在仇恨跟復仇的陰影下,所以…我想是時候跟布萊恩好好的談一談。」

「喔…原來是這件事情啊,哈哈哈…」卡珊尷尬的苦笑著,但同時她是真的慶幸,事情沒有往那個方向前進。

「是啊…要不然妳覺得會是什麼事?」

「沒什麼!沒什麼!哈哈哈…好!我們…呃,上岸吧。」卡珊沖洗乾淨後趕緊走上岸邊,拿著毛巾將身體抱住後離開。

艾莎對卡珊異常的舉動沒有過多思考,只是想她可能壓力太大了,隨後也拿著毛巾準備將身體擦乾,正當她準備上岸時,她驚訝的發現,火靈正從樹林裡走出來,嘴裡還叼著她的衣服。

雖然知道這是火靈原本的面貌,但艾莎已經習慣了原本外表可愛的小蜥蜴,現在看到牠這副模樣,總有一種牠會隨時發火一樣。艾莎接受了火靈給她拿過來的衣服便穿上,她看著火靈的眼神,她明白,牠就是她相處一年多的朋友,即使容貌改變了,但內在依舊不變,艾莎撫摸起火靈的臉龐,而火靈也像以前一樣,撒嬌的磨蹭著艾莎的手。

「哈哈,我也很想你。」艾莎跟著火靈的腳步,步入樹林裡。

火靈沒有跟著艾莎回到部落,牠自己也知道現在這副模樣會嚇到北烏卓人,特別是小孩子,所以將艾莎護送至部落位置前就離開了,而艾莎則是回到自己的帳篷內,發現卡珊正盯著圓弧看,知道她還在思考要不要重新拿起來,畢竟要對付兄弟會,一把稱手的武器是必要的,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圓弧確實是卡珊這一輩子拿過最好的劍,所以她也陷入了糾結。

「卡珊,妳沒有必要這麼做。」艾莎坐到卡珊的旁邊一邊安慰著她,「妳做的已經夠多了,艾倫戴爾的事情,就讓艾倫戴爾人處理吧。」

「哼,真的嗎?我們都已經一起經歷了這麼多,沒有道理我現在要退出,我一定會幫到底,作為朋友,這是我能做的。」

「嗯,我明白了,謝謝妳,卡珊。」明白了卡珊已經下定決心,艾莎也不在攔阻。

這時候兩人聽見了有鳥類展翅的聲音,跟著影子看過去,有一隻老鷹停在帳篷後面,隨後老鷹的影子變成了松鼠,從帳篷下面穿過來,隨後松鼠來到兩人面前,在黑沙的包圍下,松鼠重新化為人形。

「你回來了,有任何發現嗎?」卡珊一看到是布萊恩,便關心起他今天的成果。

「我呃…」布萊恩本來要回答的,但一看見艾莎,突然間臉紅的轉過頭去,過了好一陣子才緩過來。「咳!我…確實有一些發現,但…妳不會喜歡的。」

布萊恩正要解釋清楚,突然一陣風吹入帳篷內,布萊恩跟艾莎都明白,這是風靈要傳遞訊息,但艾莎並不會跟風靈交流,唯獨布萊恩聽得懂風靈的訊息。

「發生什麼事了?」

「是兄弟會,他們正準備接近魔法森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