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11-尋獲(2)

漾彩星 | 2021-07-30 15:00:02 | 巴幣 2 | 人氣 34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為什麼你們下午會說別趕她走?發生什麼事了?」猶豫許久,孟河空遲疑地提出疑惑。

  不得不說,或許真的他是太冷漠,如果當時多注意一下,現在也不會發生「人在醫院」這種事。而且,除了唐玟星,他更不解為何連徹都說類似的話,意指什麼,他毫無頭緒。

  宋楚桓聞言,沉思半晌,思索著要不要開口。

  「月曦是在孤兒院長大的。」最終他選擇誠實以告。

  「聽玟星說,她被親生奶奶接走,住進季宅,老家的位置就在冬雨鎮。我在想她是不是因為懷念,才又回來這裡。」

  說罷,他偷偷觀察男人的面容,只見孟河空不發一語,卻認真傾聽。

  頓了頓,宋楚桓接續道:「只是好景不常,今年暑假她的家就因為欠債被抵押,那位親人不久後也因病過世,月曦就成為了無家可歸的人,玟星不想看朋友流浪,就邀她住進自己家。」

  孟河空霎那抬頭,卻皺著眉,「這麼說,她還是有地方住的?」

  「當時是這樣。」宋楚桓連連點頭,「玟星的家人都對她很好,月曦在那的生活也不錯,所以我以為問題解決了。」

  「事情沒有這麼容易……」如果沒問題,她如今就不會變成他的房客。

  「是啊。」男孩的聲音頓時沉了下來,黯然苦笑。「我記得很清楚,那個時候月曦看起來像是沒事,但只要獨自一人,就會面露憂愁,話更是變少了,你知道那種狀態我們看了,心裡有多堵塞嗎?」

  「可是她卻什麼都不說,心不在焉的,我們想問也問不了。只有一次,她唯一袒露過一次的真心話,是在打算搬離玟星家的時候,她說很抱歉自己沒辦法融入,這不是她該待的地方。」

  「該待的地方……」孟河空喃喃重複最後一句話。眼前這位女孩,看起來傻裡傻氣的,但內心到底是承受多大的壓力啊?

  「我不知道她認為能留下的地方是哪裡,她很壓抑卻無法停息,我擔心月曦會不會一輩子這樣,不斷逼迫自己離開。」

  「不過後來我錯了,她已經找到可以棲身的住所,看到那張臉上漸漸重拾以往的笑容,我想,可能因為是你,她才能卸下心防,安心待下吧。」

  「因為我?」孟河空沉吟半會兒。明明什麼都沒做,怎麼會是他呢?「她」選擇了自己,為什麼……「搞不清楚啊,真複雜。」

  宋楚桓莞爾,「不說這個了。孟先生,你又怎麼會想要租房?而且還是以同居的身分。」

  聞言一愣,孟河空只將季月曦是如何受到朋友的「邀請」,以及平日一起吃飯的情況淡然說出。

  是啊,他沒有必要把自己需要房客的原因說出來,只要草草帶過,把該讓人知道的內容說出來就好。

  「……你不會因為月曦是高中生就趕出去吧?」

  「你說呢?」他不答反問,連一絲思索都沒有,這讓男孩備感訝異!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毫不猶豫,該不會真的要……「就算這樣也太──」

  「我從來沒說要趕走她吧?」男人輕聲嘆息,打斷對方未完的話。

  「咦?這麼說……太好了!月曦不用流落街頭了!」

  「喂,你們是把我想得多狠心啊?」這讓他又嘆一聲,很是無奈。明明從頭到尾沒有表明要季月曦離開,怎麼每個人就把他當壞人看?

  「我不覺得孟先生是壞人喔,真的。」

  「真是……」

  就在這時,一聲開門聲頓時吸引兩人注意,只見兩、三位身穿白衣的男女接連走進,宋楚桓見狀,趕緊將唐玟星搖醒,好讓她不妨礙醫護人員。

  「誰是家屬?」帶頭的醫生翻閱床邊的紀錄單,回身詢問在場的所有人。

  「我是監護人。」孟河空上前回話,宋楚桓聽聞「監護人」三個字不禁一愣。

  「那好,跟你說明一下狀況。嗯……是著涼引起的發燒,加上身體有些脫水,等等換個點滴,等醒來後就沒問題了,如果狀況恢復得不錯,當天就能出院。」

  主治醫生的話有如一劑強心針,讓一旁神經緊繃的唐玟星和宋楚桓終於鬆口氣,暫時放下心中大石。

  「我知道了,謝謝醫生。」孟河空點頭致謝,撇見牆上的時鐘,指針指向九點,轉身朝身後的兩人喊道:「喂,時間不早,這傢伙我會顧,你們該回去了吧。」

  「可是小曦還沒──」

  「玟星,醫生說沒事,那就讓孟先生照顧吧?明天再來探望也不遲。」

  「就是這樣,所以未成年小孩趕快回去,別讓父母操不必要的心。」孟河空一連點了好幾下頭,又伸出手揮揮眾人,示意他們離開。

  「好、好嘛!但你不準趁機對小曦出手喔!」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宋楚桓趕緊推著難得妥協的唐玟星離去,免得她又在醫院大吵大鬧。

  「誰會對這種乳臭未乾的小妹妹做什麼……」孟河空咕噥道,朝方才唐玟星坐著的位子上而去,垂下眼,季月曦睡得一臉安然。

  看來這女孩也不簡單,該說是可憐,還是悲慘?才十七歲就得孤身一人活下去,面對刻苦的生活跟沉重的現實……

  不……不對,雖然失去親人,但身邊還是有很多替她著想的朋友,這孩子並不孤單。

  沒錯,儘管沒有血緣關係,但總有能夠彌補內心傷痛的方法──只要她能明白這個道理,願意跨過心中那道坎。

  透過窗戶,望向掛於夜空中的皎潔月光。

  既然天空都能雨過天晴,地球仍在轉動,人就沒有什麼能夠止步不前的理由,一切皆會沒事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