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39-陌路

漾彩星 | 2022-02-11 15:00:03 | 巴幣 100 | 人氣 66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聽到熟悉的呼喊,宋楚耀腳尖一頓,沒有回頭。

  只有一個人會這樣叫他--從小相處十幾年,想忘也忘不掉的那個傢伙。

  內心深處牢牢記著,從來沒有忘記過。這是他最親暱,也最痛恨的稱呼。

  但是為什麼呢?這一刻、這一秒,他動容了。一股哀傷的感覺襲來,讓他心軟,甚至停下腳步。

  「小耀,我有話想──」

  「我跟你沒有話說。」

  「拜託你,只要幾分鐘……不對,幾秒鐘!幾秒就好了!說完就走,好嗎?」宋楚桓放輕音量,努力從腦中找出合適的用詞說服,就怕宋楚耀一言不合就再次逃開。

  前方的人毫無反應。從纖瘦的背影來看,他無法得知宋楚耀此刻的心情。但或許這是個機會,是個願意傾聽他說話的機會?

  「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抱歉。」宋楚桓嘗試開口,「如果我能做的更好──」

  「別開玩笑了!」話未說完,宋楚耀猛然轉身,揪起宋楚桓的衣領,一把撞上旁邊的牆,怒氣騰騰道:「你後悔是因為替那個老頭做事,還是因為沒見她最後一面?」

  「我⋯⋯」

  「說的真好聽啊,『如果我做的更好』?少噁心了。要不是你那愚蠢的決定,老媽就不會吃這麼多苦,也不會崩潰尋死。結果你現在跟我說什麼?嗯?抱歉?」

  「小耀,我知道你恨我,也不打算原諒我。但我的意思是,你被這件事束縛太久了!這不應該由你來揹負,我只希望你不要痛苦,能過得好──」

  「我要怎麼才能過得好?!」宋楚耀一手揍在牆上,指關節傳來的疼痛,遠遠不及心中的怒火。「這一切都已經被你毀了啊!」

  「我--」

  「自從她過世後,我的幸福就不在了,我的人生也回不到從前,這都是你害的。她是你母親,但也是我的媽媽啊!你要我怎麼忘記?怎麼過得好?說這些話未免太天真了吧?」

  「對不起……」

  盯著自責不已的宋楚桓,宋楚耀無話可說。之後,他突然輕笑一聲,像是放棄,又像是妥協。「你的話都說完了吧?既然如此,以後就別再見面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就讓我們放過彼此吧。」

  當宋楚桓抬頭,宋楚耀已經不見蹤影。

  空無一人的馬路,卻令人喘不過氣。

  難過的情緒淹沒了呼吸,宋楚桓緊咬下唇,懊惱萬分

  如果當年,自己的意志能更堅定,也不會對弟弟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只有三個人的家庭,互相扶持,再怎麼說也比現在幸福……由血緣搭起的緣分,如今真的要形同陌路了嗎?

  不對。

  不對不對!

  要是這樣,為什麼小耀的話聽起來有著失落?放過彼此又是什麼意思?他原本也再期待什麼嗎?

  「小耀,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希望我做些什麼?」宋楚桓壓下顫抖的聲音發問,但沒有人能給予回應。他以手抹臉,抹去眼眶周圍的淚水。

  深吸一口氣,宋楚桓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緒。

  再想這些也沒用了。既然過去無法挽回,那未來呢?

  他再次抬頭,夕陽已經到了山腳,即將落幕。

  他還是很在意小耀那番話,還有季月曦的求救。他知道他們正面臨困擾,甚至有危險的可能,那就不能坐視不管--儘管最後會讓這段親情徹底毀滅也一樣,他也不會妥協。

  「小耀他……不需要我的道歉,他在意的是……」

  棕熊咖啡廳的大門再次打開,丁臣宇恰巧結完帳,看見回來的宋楚桓。

  「回來啦?怎麼去這麼久⋯⋯嗯?你要去哪?」

  「我找店長。」宋楚桓掠過丁臣宇,迅速又踏實地前往走廊,在房門口輕敲數聲。

  「店長,你在嗎?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

  五天了。

  季月曦死死盯著手機螢幕,輸入幾個字,又全部刪除,來來回回,動作陷入膠著。

  通訊軟體的聊天室名稱掛著「宋楚耀」三個字,但兩人的聊天紀錄,只到相約咖啡店的前幾分鐘。

  上次跟宋楚耀見面已經過了五天。以前這傢伙總是三不五時傳訊息過來,一下關心生活,一下又隨便閒聊,或傳好笑的影片過來,打擾她的生活。

  然而現在,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聊天說停就停,甚至安靜得詭異,一點也不像他。就算想開口,也怕宋楚耀還在氣自己,所以遲遲不敢主動密他。

  「應該沒事吧……?」季月曦一手托著下巴,退出視窗,轉而點入另一個男孩的聊天室。

  說到奇怪的人,楚桓學長最近也很不尋常。問他什麼都不說,一提到宋楚耀就滿臉尷尬,不知道是不是影響到打工,連店長都很常把他私下叫去……狀況不太好啊。

  「唉……」季月曦將頭靠在書桌上,無力地關掉手機,用指尖輕點黑色銀幕。

  本來應該靠自己幫這對兄弟想個方法和解,結果卻被楊娟花逼急了,跑去跟宋楚桓求助。

  「我怎麼這麼沈不住氣啊?讓他們在什麼都沒準備,也不了解對方的時候見面,根本就是想把事情搞砸嘛!」

  季月曦抱著頭,實在不願回想那天兩人會面時的場面--別說是搭上和好的橋樑,光是彼此交談都有困難!

  「喂,下來吃飯了。」

  孟河空有力的呼喊從樓下傳來,被迫打斷思緒的季月曦,隨意應了聲後,便步履蹣跚地下樓。

  「又發生什麼事了?」

  沒來由地,孟河空在她吃了四分之一碗飯的時候開問。

  「咳、咳咳⋯⋯你、你說什麼?」

  「飯吃太慢了,平常的妳總是會第一個吃完。」他用筷子指指自己的飯,又用下巴示意她手中那碗。

  「這裡也就兩個人在吃飯,能當做判定的標準啊?!」季月曦暗自吐槽,嚥下口中的食物。

  不過,沒想到大叔平常有在留意她的狀態,真讓人意外呢……

  「先說好,要是今晚有剩飯,就算是當成明天的便當,妳都要想辦法把它吃完。」

  「開、開玩笑的吧?我怎麼可能吃得完?」季月曦一聽,看向滿桌的菜餚--五菜一湯,份量又足,不禁苦苦唉叫,和孟河空抗議。

  「怎麼吃不完?我每次煮的量都是剛好兩人份,妳現在專心吃,一定吃的完。」

  「但、但是我現在沒有胃口啊……」

  「沒胃口是因為妳在想事情。如果不想留剩飯的話,就馬上把煩惱解決,就有心情吃了。」孟河空發表一套很有道理的言論,面對季月曦的為難,壓根不理會。

  畢竟對孟河空來說,沒有什麼比好好吃上一頓飯更重要了,健康第一!

  「我、我知道了啦。」季月曦放下碗筷,模樣有些扭捏。

  「總覺得⋯⋯我好像又做錯事了。」她懊惱地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