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36-校慶之後

漾彩星 | 2022-01-21 15:00:03 | 巴幣 1002 | 人氣 45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充滿歡笑與淚水的校慶結束了。

  聽說501至503班,因為合辦活動,違反規定,接連失去月蘭女中的競賽資格。至於最後的贏家,是誰也料不到的406班--多虧「帥哥出沒」的宣傳效果,除了校外人士,就連校內女生都來捧場,光一天下來就超過其他班級的營業額,狠狠奪下第一名的寶座。

  意外的結果對張琴雪來說太過錯愕與心情複雜。而夏葳的態度,該說是訝異⋯⋯更不如說是晴天霹靂。對她來說,獲得冠軍是其次,她無法接受的是大家被除名這件事。

  同學們為了共同目標一起努力、製造歡樂,最後卻因為資格不符被取消⋯⋯怎麼說都太過分了!夏葳暗自自責,要是當初想得多一點,確認好比賽規定就好了!自己胡亂提起的點子,導致大家興致高昂卻白忙一場,根本得不償失。她的心中充滿愧疚,不管道歉多少次,卻無法改變已定的事實。

  幸好,除了她自己,身邊並沒有人指責她。

  從同班到其他班,每個人不約而同表示這也沒什麼不好。畢竟大家都玩得很開心,也早就忘記獎勵這件事,全心全意沉浸在舉辦活動的心情中,在最後一年留下深刻的回憶,反倒對夏葳的提議十分感謝而這些話如同救贖般拯救了夏葳,伴隨眾人的鼓勵,張琴雪也自願將午餐卷轉送給她,導致夏葳漸漸釋懷,內心反倒被感動填滿。

  而宋楚桓……

  自那天起,他不再提起跟宋楚耀有關的事。他沒有委靡不振、丟失心神,只是回到以往沈穩的形象。

  但季月曦知道,宋楚桓只是勉強打起精神,努力讓自己表現正常。

  他的舉動就像當初失去家人的自己,不讓人發現軟弱的一面,也不想給人添麻煩。他就是如此固執,和她一樣。

  季月曦十分掛心,她希望學長可以過得幸福快樂,沒有任何煩惱。

  所以……一定有什麼辦法可以幫他們和好如初。

  只要是能做得到的事,她都想試試看。

  ※※※

  12月,寒意來襲。

  入冬了,樹上只剩下枯樹殘枝,路邊堆積的落葉不時隨風飛舞,輕輕落在馬路上。空氣中瀰漫著冰冷,萬物都顯得毫無活力,就連中午的太陽都照不出溫暖。

  明明只過了一個禮拜,氣溫就驟降了。

  冷風呼嘯而過,不時打在臉上刺痛著肌膚。季月曦將雙手放進外套口袋,縮著脖子,恨不得馬上回家,窩進暖和的房間。她不喜歡這個毫無溫度的季節,腦袋隱隱作痛。

  「哈囉,喔?跟月蘭女中不同,水手服很可愛呢!」

  她不愛冬天的寒氣,眼前這個人更是她頭疼的來源。

  眼看宋楚耀嬉皮笑臉的靠近,她就覺得哪裡怪怪的。

  「好輕浮……」季月曦不自覺呢喃。與宋楚桓的稱讚不同,面對他率直的誇獎,她無法發自內心感到高興。她的眼眸不斷迴避對方的視線,垂著頭,更是將鼻子沒入圍巾裡。

  這種人她最不擅長應付,也避之唯恐不及。

  通常這種類型的人都捉摸不定。他們很聰明,也擅長察言觀色,知道什麼場合說什麼話會讓人開心,時常掌握話題的主導權。但因為這種直言、厚臉皮的性格,讓本來就慢熟的季月曦更加不自在,也容易被牽著鼻子走。

  看看上次校慶就知道,明明第一天認識,就差那麼一點,她就要失去初吻,而且還惹到不該惹的人,不得已在一夕之間成為假女友。還有什麼麻煩事是季月曦沒碰上的?

  「妳在想什麼?」說時遲那時快,宋楚耀將臉湊上去,歪頭問心不在焉的季月曦,一腳擋住她的去路。

  「在想你為什麼來找我,還有之前假扮成……」

  「我就是要跟妳談這個。」

  季月曦一聽,抬起頭。

  「啊,終於看我了。」宋楚耀瞇起眼,笑咧了嘴,表情十分陽光,「我們邊走邊說吧!」

  他又要幹嘛?!

  兩人並排而行,走在親子公園的河堤邊。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閃爍著橘紅色的夕陽,燕子朝日落的方向飛去,輕輕發出鳴叫。有幾個玩開了的小學生,拿著樹枝上演你追我跑的遊戲。大笑聲隨著身影消失,逐漸遠去。

  「雖然是要討論接下來的方針,但我沒想到妳真的願意再跟我見面。」

  季月曦撇撇嘴。「你明明知道那個美少女是大姐頭,還敢撒那種謊,我很擔心自己會不會遭遇不測⋯⋯」

  「啊哈哈!抱歉,情急之下我也想不到更好的說法。不過別擔心,我一定會保護妳的!」宋楚耀面帶歉意的陪笑,卻依舊難以取得季月曦的信賴。

  「可以告訴我你們怎麼認識的嗎?我覺得我有必要知道實情。」

  想起前陣子跟琴雪還有夏葳打聽消息,關鍵字才一說出口,差點把她們兩個嚇個半死!支支吾吾半天,才說月蘭女中的大姐頭是校內出了名的恐怖人物。

  本名是楊娟花。高三生,長得漂亮,腦袋聰慧,時常翹課與校外人士鬼混。父母經營地下錢莊,長年與黑道往來,導致大家都不敢太靠近,也因此造就楊娟花目中無人、任性妄為的個性。

  而且只要是她想要的,絕對會得到手,討厭的事物一律去除。教唆打架、忤逆師長、欺壓霸凌都做過,就連老師們都退避三舍,標準的危險分子。

  夏葳還說,有次不小心在走廊撞到她,差點被那雙眼睛瞪出一個洞,那份恐懼害她有段時間都不敢走那條路,就怕會再遇到她。

  接著,她反問季月曦怎麼會知道這號人物,季月曦怕說溜嘴,只好隨口敷衍過去,好不容易壓下她們的疑慮。

  「妳說楊娟花?就很普通的認識啊,當時我……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對我這麼執著。」宋楚耀話鋒一轉,困擾的撐著下巴,眉頭都皺成一團了。

  「當時怎麼了?你好像沒講完。」季月曦沒有這麼單純。總覺得宋楚耀隱瞞了什麼很重要的細節。

  「我忘啦。」只見他一愣,輕鬆愜意地聳肩,「怎麼認識不重要吧?總之現在的重點是要怎麼讓她相信我們是情侶。只要她放棄了,我們就都能恢復自由之身啦!」

  「說得簡單……」眼看宋楚耀根本不願意鬆口,這點就跟他哥哥如出一轍!季月曦就覺得頭更痛了。

  難道真的得配合他演下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