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33-突發事件!(3)

漾彩星 | 2021-12-31 15:00:02 | 巴幣 1002 | 人氣 99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呀阿--!」

  下一秒,美少女手裡的紙袋應聲掉落。當她見到兩人不假思索就親密的一幕,無法接受現況的情感便潰堤了。她一邊捧者自己的臉搖頭,似乎難以置信,尖叫起來。

  「喂!等等,妳別跑,跟妳說我就算長得再普通,也是有人權的!欸!妳不是要我解釋清楚嗎!」

  季月曦朝跑遠的美少女大聲喝斥。她還沒有算帳,對方怎麼就跑了,可惡!

  「哈哈哈哈。」

  反觀身旁的始作俑者,居然大笑起來了?她可是莫名變成這段關係的「第三者」,還被對方品頭論足,害她有理說不清。結果他笑得這麼燦爛?

  「你笑什麼?我的名譽都被你毀了!」季月曦憤恨不平地瞪著名叫「耀」的男孩。

  「不是,哈哈。我只是在想,一般人看到我要親上去,不是嚇得拒絕逃跑,就是自己主動親上來,結果妳居然視若無睹,眼裡只想找人理論?」

  「我、我⋯⋯不行嗎?」季月曦被這麼一說,倒因為羞恥,雙頰浮現淡淡紅暈。誰叫她被刺激到了嘛,誰能接受被陌生人這樣對待?

  不過經男孩這麼一說,她也想到剛剛的假戲真做,難不成……

  「如果那個女生沒跑掉,你該不會就真的親過來了?」

  「妳說呢?」顯而易見的笑意從耀的臉上傳遞過來--那倒底是會還是不會啊?

  季月曦猜不透他的心思,只能往好處想,他們才剛認識不到半小時,應該不會吧……?

  幾秒鐘的事情,短短的經歷,她又再次回憶起來,紅暈染得更深。季月曦將臉悶在手心中,實在不知道該對現況說什麼,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

  「妳還真有趣。」男孩停止大笑,很滿意地對她再次打量。

  之前比起掉落的蛋糕,這個女孩更加在乎他的性命,寧願自己穿越馬路;剛才其實可以不管他,或是當面拆穿謊言,結果卻願意配合這場戲,拼勁全力。

  現在呢,一下生氣,一下臉紅,表情豐富又真實,他就知道自己沒看錯人。

  「一點也不有趣好嗎。」季月曦真想一頭鑽進土裡。意識到自己都做了些出糗的事情,她就覺得超尷尬。「真想死……」

  「別這麼說嘛,妳死了後續怎麼辦?」

  聽到關鍵字,季月曦從手中探出一雙眼,滿是困惑,「什麼後續?」

  「扮演情侶的後續啊。」男孩聳聳肩,很自然地解釋:「她這個人啊,不會因為我一時的行為就放棄。一定會找機會觀察我,跟蹤我,直到確信自己的雙眼到底見到了什麼。」

  「那、那剛剛那些戲不就白演了?」

  「不會喔!演的很棒,但就是太好了,所以才要繼續。只要我們維持這段關係一陣子,她膩了自然會放棄。所以說,告訴我妳的學校跟電話吧?」

  「什、什麼?」這段話在季月曦聽來,根本是晴天霹靂!她要再看到那個奇怪的美少女?萬一她帶人追殺自己怎麼辦?感覺她對感情異常執著啊⋯⋯

  「妳在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嗎?別擔心,雖然她是月蘭女中的大姐頭,但我會好好保護妳的。」

  「咦⋯⋯?」她好像聽到什麼不得了的稱呼?「大姐頭?」

  「沒事的啦。妳現在也踏上這條船了,恭喜我們成為盟友!剩下的就順其自然,別想太多。啊,我告訴妳我的電話,妳把它輸入進去⋯⋯」

  在季月曦深感絕望的同時,耀已經交換了聯絡方式,盯著手機裡的名稱,她還是覺得難以置信。

  所以她有男朋友了?一個假的⋯⋯男朋友?

  她現在不是應該跟學長在角落說話,好好談心嗎?怎麼會變這樣?

  「月曦!」

  說時遲那時快,宋楚桓的聲音忽然傳進耳裡。

  啊啊,她現在連幻聽都出現了,真糟糕⋯⋯

  「月曦!」

  目光漸漸聚焦,聽聞呼喊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大聲,季月曦轉過身,就看見宋楚桓本人站在長廊上,一臉擔心的呼喚自己的名字。

  「學長!」季月曦又驚又喜,學長居然跑來找她了!

  「月曦,妳跑到這做什……小耀?」宋楚桓逐步接近,最後的目光不落在季月曦身上,而是她身後同樣面露不敢置信的金髮男孩。

  嗯?小耀?

  「你是小耀,我沒看錯吧?真的是你。」

  宋楚桓難掩激動,急著往前。對方卻面有難色,不耐煩地嘖舌,悄悄在季月曦耳邊低語道別,接著戴上鴨舌帽,轉身就跑。

  「等、等一下!你要去哪?你現在住在哪?我--」宋楚桓見他跑得比風還快,話沒說完,人早已不見蹤影。

  失望的表情在這一秒深深印在宋楚桓臉上。他垂著頭,像是失去重要之物般痛苦萬分,而他沈重的心情也染上這條人煙稀少的長廊,連室外的微風都有自知之明,停止了吹拂。

  季月曦見狀,來回觀望,不知道該怎麼辦。

  既然學長叫的這麼親密,果然是認識的人?

  少女伸出手,本想關心他的狀況,恰巧宋楚桓一個抬頭,一瞬間,他又像是見到希望,不管手裡那堆食物,轉而緊緊握住她的手。

  「月曦,你認識小耀吧?就是剛剛那個年輕男孩,看妳跟他說話--」

  好痛。

  手腕被緊握在對方的掌心中。

  要是之前,她一定會為這個舉動心跳不已,然而今天,卻有種被束縛的感覺,讓她喘不過氣。

  她撇見了,學長的眼神在這一刻竟是如此陌生,這不是她所認識的和藹親人的宋楚桓。

  現在的學長,眼裡只想追尋解答,毫不掩蓋內心的渴望,比起在鬼屋碰上的鬼怪,更加讓人恐懼。

  她發覺手部的握力更是加重,事情真的非常不對勁。

  「學、學長你冷靜點。」季月曦滿是恐慌,忍不住大聲呼喊:「學長!」

  「唔……」察覺到自己有失體面的舉動,宋楚桓馬上放手,但腦袋還很混亂。

  他怕自季會讓季月曦更加害怕,往後退了幾步,拉開彼此的距離。

  「不、不好意思,我太激動了。」他捂著臉,壓低的聲線帶有難受。連續換幾次氣後,他不再說話,轉而將散落一地的餅乾撿起。

  她第一次見到學長這種模樣。毫不理智,又如此真實,就好像……剛才的他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帶有情感,語氣有所起伏。

  季月曦扣著自己手腕,疼痛感減輕了,可是心裡的恐懼沒有消失。

  她欲言又止,想問些什麼,又猶豫該從哪問起。

  「妳想說什麼,我大概猜到了。」

  季月曦登時一驚!見狀,她不打算裝沒事,反倒很認真、很直接地問道:「他是你很重要的人嗎?」

  宋楚桓在窗邊席地而坐,心裡掙扎許久,才悠悠回答:「不瞞妳說,他是我弟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