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29-校慶(5)

漾彩星 | 2021-12-03 15:00:03 | 巴幣 102 | 人氣 44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時間稍縱即逝,五分鐘後,下一組準備入場。季月曦不斷朝走廊看去,滿滿的人潮,始終沒有宋楚桓的身影。

  學長到底跑去哪?訊息沒有回,電話也打不通,真讓人擔心……

  她懸著一顆心等候,直到右側的肩膀被輕點幾下,季月曦猛然回頭,才發現叫她的是一名女性。

  「不好意思,妳朋友好像還沒有回來,妳要先進去玩嗎?」門口的工作人員小聲詢問,一邊又指著入口。

  「我、我……」季月曦支支吾吾,眼神飄移。沒時間猶豫了,得馬上做出決定才行,可是……咦?

  「大叔?」下一秒,微弱的疑問句從嘴裡溜出來。

  她眨眨眼,走上前去。孟河空正從鬼屋的出口出來,抬眸就看到滿臉愕然的季月曦。

  「妳……」

  「你怎麼會在這裡?」季月曦率先發問,對眼前的人的出現實在難以置信。

  「我?我來工作的。」

  「工作?在女校?」季月曦皺起眉頭,口吻滿是狐疑。

  校慶裡能有什麼工作?而且還是在一個全是女孩子的地方?他又不是老師,難道是有特殊癖好……

  「喂,別胡思亂想,我是真的有事才跑這趟的。」孟河空不知幾時打斷她的幻想,並用食指輕敲女孩的頭,示意她回神。

  「哪有這種性質的工作,大叔你騙我!」季月曦往後一退,躲開對方的手,終於把埋在內心的話語說出來。

  「我沒有說謊。倒是妳在這裡幹嘛?想玩又不進去,難道臨陣退縮,怕了?」

  「才不是!我想玩啊,可是……」

  想起宋楚桓中途離去,丟下她一個人的窘境,季月曦就感到難以啟齒,抿抿嘴,不再回話。氣氛也瞬間變得有些尷尬,她又將希望放回那條走廊。

  孟河空揪著一雙細眼,同樣往她所看的地方一瞧,卻猜不到她的心思。

  儘管如此,孟河空依舊不打算深入討論。不論為了什麼,他都沒有立場去參一腳,於是只說一句:「那妳慢慢玩,再見。」就打算離開。

  「等等!」一陣慌張下,季月曦緊緊拽住男人的袖口,急忙問道:「你、你要走了?」

  「是啊。」

  「這麼快?」少女張著嘴,話語在心中說著。

  季月曦低下頭,遲遲不發一語,躊躇著該不該放手……不,是誰都好,她現在不想一個人,孟河空的出現就像是救命稻草,讓她忍不住攀附。

  男人發現她長時間的猶豫,也不說些掃興的話,搔了搔頭,自然地反拉她的手,走到入口處,拿著入場費朝工作人員發問:「我能再進去一次嗎?這次跟她一起。」

  「大叔?」

  「沒問題!」工作人員連連點頭,隨後遞出蠟燭,並幫忙拉開入口門簾,「請小心腳下喔!」

  「走吧。」男人一手接下,不等季月曦反應,便拖著她進入無比漆黑的教室裡。

  ※※※

  在此起彼落的尖叫和物品碰撞的聲音中,季月曦沉默不語,盯著手機,感覺煞有心事,任由孟河空帶著走。

  「妳在想什麼?」

  「什、什麼?」

  「妳不是想玩鬼屋嗎?」

  「是沒錯……」

  「那妳為什麼感覺不開心?」

  「我--」季月曦開了一個音,又陷入遲疑。

  她要說嗎?說學長不知道跑去哪,讓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還是別說好了,跟大叔說這些沒有意義,她也不想破壞氣氛。

  「我只是好奇你為什麼要帶我進來,你不是玩過了嗎?」

  「……剛剛有些嚇人的設施我沒看清楚,想再體驗一下。」孟河空的聲音聽起來沒有任何不悅,他反倒將蠟燭照向四周,一臉認真地研究現場布置,煞有其事地解釋。

  季月曦終於將目光放在眼前的人身上。大叔這理由是瞎掰的吧?她不禁心想。

  大叔總是這樣,這種時候心思特別細膩,還扯出如此不真實的理由,就為了配合她。

  也或許他早就猜到了她的寂寞,才願意留心陪她……

  既然大叔都做到這個份上,要是自己再繼續悶悶不樂就太不識趣了!學長的事等回來後再問吧,眼下的她應該好好享受校慶的氣氛才對!

  被孟河空貼心的舉動鼓舞,季月曦下定決心,馬上轉換心情,邁開腳步,將心思專心放在鬼屋中。

  ※※※

  寬大的背脊在閃爍的燈火下,像快被黑暗吞噬,然而對方一點也不擔心,無所畏懼地向前走,領著她走向安全、平穩的路上,同時也帶給她勇氣。

  果然比起一個人的無助,還是兩個人結伴要來得安心!季月曦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然而愜意的時光並沒有持續太久,意外馬上就降臨了。

  在某個轉彎處,她隱約看到有扇被鎖鏈綁住的門扉正透著縫隙,其中的黑暗處探出了好幾雙血紅眼睛。那些眼睛眨呀眨的,十分真實,哀號聲此起彼落。下一秒,門裡就伸出好幾隻手指頭,不知道是想抓住他們,還是為了求救,發出有些令人不適、噁心的聲音和音樂。

  幾乎是同一時間,他們的身後開始出現複數的腳步聲,愈來愈近,越來越大聲,甚至急促起來。這些動靜嚇得少女像隻受驚嚇的小貓,一把往孟河空身上擠去,半推半打的催促他前進。

  「大、大叔!鬼來了!」

  「我知道,別推我。」

  「你走快點啦,後面好可怕!」

  「好啦好啦。」

  幾次驚嚇下來,季月曦已經疲憊不堪,甚至開始有點腳軟。

  雖然她敢進來嘗試,可是還是會怕啊。嗚嗚,學姊開的鬼屋太逼真啦!

  直到後來,她幾乎是快要瞇起眼睛走的,一隻手還擋在額前,好讓注意力不受身旁的形體影響。

  不論是身旁冒出的鬼臉人頭,倒吊在屋頂的髮絲,躺在地上的屍體……她一眼都不敢多看,更不願意觸摸,只是緊拉著孟河空的衣襬,低著頭,舉步維艱地問:「到出口了嗎?」搞得男人走快也不是,走慢也不對,比自己單獨去玩更加費時。

  「妳怕的話幹嘛還玩啊?」兩人來到一個空曠的小空間,孟河空忍不住停下腳步,回頭問她,口氣也有些上火。

  「因、因為我喜歡看鬼故事。」

  「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