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4-新生活(3)

漾彩星 | 2021-06-23 17:00:02 | 巴幣 202 | 人氣 76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再次踏出浴室的季月曦,已經換上一身白色短袖上衣與短褲,並拿著毛巾擦拭濕漉的黑髮。

  緩了口氣,她的臉色不再難看,或許是經過方才的沐浴,過於緊張的心情也隨著沖洗冷靜不少。

  「咦?怎麼有股好香的味道?」

  從旁經過客廳的她,忍不住嗅了嗅,空氣中的確瀰漫一股食物味,腳步不知不覺順著香氣而行,往更深入的地方去,最終來到了餐廳。

  只見孟河空又出現在眼前,那寬大的背影擋去廚房大半個門口,不時還聽到有節奏的切菜聲,以及正擺在瓦斯爐上,鐵鍋煎肉的聲音。

  季月曦先是一愣,接著瞪大雙眸,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那個整天待在房內的男人,現在居然在下廚?沒看錯吧?

  揉揉眼,她還以為自己眼花。

  又捏捏臉。好痛,這不是夢!

  她愕然地看著對方俐落切菜、烹煮、甩鍋、調味、最後上桌。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手法絲毫不生疏,短短幾分鐘內,桌上已經擺滿魚肉飯菜,綜合各種香氣,撲鼻而來。

  將最後一道菜放上桌,孟河空才發現廳前站了一抹身影。

  「喂,在的話倒是出個聲啊。」

  「抱、抱歉!」女孩一臉錯愕,頓時支吾起來。等等,現在是不是不要出現比較好?萬一房東問起制服的事怎麼辦?

  但突然走開似乎又有點沒禮貌,也許他根本沒發現這件事,現在是說上話的好時機?

  「沒、沒想到你會做菜,感覺好好吃喔!」不管了,她決定搭話!

  「還好吧,自己住多少也要會一點。」男人盛了碗飯,拉開椅子後便自顧自地享用。

  而季月曦依舊愣在原地……不,應該說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這讓孟河空霎時感到好笑,不禁停下手邊動作,細眼直勾勾盯著。

  「妳怎麼每次都愛杵在那裡,難不成真想當門神?」話落,他指桌上不斷冒著熱氣的菜,詢問道:「吃嗎?」

  季月曦摸摸肚子,又看看熱騰騰的佳餚,腦海裡早忘記方才差點被識破的焦慮感,直言說了一個字:「吃!」於是也跑去添飯。

  自從社團活動完到剛剛,她都沒時間吃晚餐,肚子早已餓得飢腸轆轆,恰巧房東的提議,讓自己有了留下來的理由。

  坐定位,她夾起正前方的深綠色菠菜嚼了嚼,嘴巴的動作忽然停下來。

  真奇怪,明明在玟星家吃飯也不曾這樣想過,為什麼吃了房東的料理,卻有種特別懷念的感覺呢?

  平凡常見的家常菜,味道卻像奶奶親手煮的……是錯覺吧?

  嚥下菜,季月曦將目標放在左手邊油紅透亮的紅燒肉上。

  嗯,這道菜也是!

  換向右邊光澤分明的番茄炒蛋,又吃一口。

  太奇怪了,這些料理都是她吃慣了的味道,難道是巧合嗎?

  思及此,她忽然停下動作。

  一旁的孟河空起初注意到桌上的菜快速地減少,便以為對方吃的津津有味,不禁自豪起來,只是,當季月曦突然靜止不動,讓他好奇地一望,卻見她板著臉猛盯著食物!

  這、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說時遲那時快,季月曦突然仰起頭來,露出有求於人的表情,「明天還能再吃到你煮的飯嗎?」

  「啊?」她說什麼?煮飯?

  「嗯!我很喜歡這些口感,你明天還會下廚嗎?」

  季月曦渴望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對方,然而回應的是一陣靜默。

  發覺事情的不對勁,她倒吸一口氣,趕緊摀嘴。「那、那個,剛剛的話請當我沒說……」

  她都說了什麼啊!怎麼可以因為想證實是不是錯覺就叫別人幫忙,而且還是只見過幾次面的房東,太不禮貌了!

  對方明明說過沒事不要打擾他,這下──

  「再多煮一天也不是不行。」

  聽聞男人意外的答覆,少女有些不可置信地抬眸。他是答應了對嗎?

  「謝、謝謝你。」她吁一口氣,重新將注意力放回食物上,不知道該不該再次動起筷子。

  「不會。」孟河空繼續吃將起來,季月曦見狀,才又慢慢地享用晚餐。

  瞄了眼吃得津津樂道的女孩,孟河空實在是感到無奈又好笑,心裡暗忖:「用無辜的眼神看我,難道妳是小孩子嗎?」

  「怎麼了嗎?」女孩察覺到視線,用塞滿食物的嘴詢問著,模樣十足像一隻正在進食的倉鼠。

  眼下季月曦那天真、毫無防備的神情,孟河空更加篤定她是個披著大人外貌,內心卻抱持童心的人。

  「沒什麼。」對方收回注目,「不過明天還想吃的話,就要再去買材料了。」

  季月曦點點頭。「我去買,要準備什麼?」

  聞言,孟河空起身,踏出飯廳,半晌後手中拿一張水藍色的千元鈔,放在女孩面前。

  「這是……」

  「買材料的錢。」

  「咦?不、不行,我不能收!」季月曦發覺用意,迅速將錢推還給對方,直搖頭道。

  「妳還是學生吧?雖然大學生可能覺得不算什麼,但這點飯錢就當作妳搬來的歡迎禮吧。」

  「可是──」

  眼看對方還想反駁,孟河空輕嘆一口氣。

  「不然今天的碗給妳洗,那些錢就算我請妳幫忙跑腿好了。」

  季月曦默然許久,才道:「我知道了,謝謝。」

  男人嗯了一聲,酒足飯飽後,一邊打呵欠,一邊慵懶地將空碗放在水槽裡,準備轉身離去,右下的衣角卻忽然被拉住。

  「怎麼?」孟河空轉過頭,不明所以。

  季月曦拿著那張千元鈔,似乎有點無所適從,「剛剛忘記問,要買什麼材料好?」

  「啊?什麼都可以,就買妳喜歡的吧。」孟河空擺擺手,「沒事了吧?碗要記得洗,晚安。」

  「我、我會的,晚安!」女孩目送他遠去,又握了握手中的鈔票。

  雖然要求是她提出來的,房東卻溫柔地把這件事當成是自己的請託;又怕她收錢愧疚,還想了說詞讓她無話可說。

  端看房東好像是個悶騷的人,還說著「不要吵他」這種話,難不成只是不善言辭罷了?並不是個壞人啊。

  季月曦摀住嘴,忍住逐漸上揚的笑意,與初次見面的心境不同,神情放鬆不少。

  對於這位同居者,真是越來越好奇了!

  而當初入住時的偏見,似乎也因為一頓晚飯,改變了緊張的氛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