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8-意外(3)

漾彩星 | 2021-07-09 15:00:06 | 巴幣 2 | 人氣 47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回想起十月中,招租單寫的年齡限制,季月曦曾好奇詢問:要是沒達到要求,結果會如何?

  然而,卻只得到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

  「啊?當然是馬上踢出去,逼他回家啊!開什麼玩笑,連經濟能力都沒有的臭小鬼,憑什麼離家出走?我可不想被當成誘拐犯被抓去坐牢。」

  她深深記得這個男人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表情是多麼不悅,惡狠狠的眼神就像是陌生人,不帶一絲感情。

  從此季月曦明白了,想繼續住在這裡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避免謊言被揭穿的任何可能。

  只是……怎麼都沒想到,隱藏的秘密終究有瞞不住的一天,而且竟然這麼快到來。

  這是她的報應嗎?因為她說謊了。

  那麼要是在被質問前,先坦承的話,事情會不會有轉圜的餘地呢?

  再說,大叔真的察覺到她是高中生了?如果不確定,這麼妄下定論的自己不就和之前一樣嗎?

  水龍頭的滴水聲不時入耳,空氣中能感受到的只有寧靜。

  透過觸碰身體的溫暖水溫,坐臥在浴缸中的季月曦將臉窩在膝間,腦袋隨著沉靜的空間逐漸冷靜。

  沒錯,總要問問看才知道結果,怎麼可以先挖坑給自己跳!還是等大叔回來再聊聊吧。

  再次打起精神後,她從熱煙裊裊的浴缸中起身,然而暈眩感卻霎時竄入腦內,腳底一滑,季月曦迅速伸手,握住旁邊的扶手桿來取得平衡!

  「嚇死我!是泡昏頭嗎?可是我不記得自己有待這麼久啊?」

  池中水花漣漪不斷,有些小水珠還四濺在磁磚壁邊,看著輕煙環繞、水氣撲鼻,她又蹲下來,稍作休息後,才小心翼翼地離開浴缸,換上衣服,走出浴室。

  雖然身上仍感覺到一股熱燥在發燙,但頭暈的症狀已舒緩許多,季月曦輕撫額頭,不再多想,吹乾頭髮後就朝房間的方向走。

  踏上最後一格階梯,只見左手邊房間地板的空隙,早已亮出些微光線。

  「大叔回來了,這麼快?」她暗咐。頓時感覺到要面對現實,心臟不禁因緊張而激烈跳著,像是做錯事要向父母承認的小孩。

  「這可不行啊,自然點!」拍拍自己的臉,做了幾次反覆的深呼吸後,才打算上前敲門。

  「我就說了──」

  ……咦?

  「你倒是處理一下啊!」

  一句無奈的低吼聲讓季月曦一愣,害怕的心情頓時消散,反倒是注意力被吸引。

  放下懸空的手,她轉為疑惑地側身倚靠木門,豎耳傾聽。

  裡面只有孟河空在說話,以及來回踱步的聲響,似乎是在與電話的另一人交談。

  抱持罪惡感及好奇心,她全神貫注地偷聽,只見對方原先大聲談話的聲音已經轉為細小,僅能斷斷續續聽聞隻字片語。

  「對!當然不……幾天……徹……別留……我怎麼知道!」

  季月曦示意到這幾個字,不禁全身繃緊神經,倒抽一口氣。

  「徹」是前陣子的眼鏡男人嗎?還有那些斷斷續續的話是什麼意思?

  「夠了,就這樣,反正你趕快處理掉就是了。」

  聽聞孟河空說完,她能感受到離門口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一陣恐懼感泉湧而出,不無他想,趕緊退開門口,一溜煙回到自己的房裡,心有餘悸。

  雖然身體是暖和的,但她的心卻是茫然而冰冷。

  自己怎麼能因為一起吃飯的快樂,而忘記那些說好的規定呢?

  猛地往床上一倒,季月曦將臉埋入被褥裡,十分煩惱。

  剛剛那幾個字,如果沒想錯,他已經發現自己的身份了吧?而且還打算在這幾天把她掃出家門。

  天啊……

  怎麼辦,她是不是又要被丟下了?

  還是該在等大叔開口之前,先找到新的落腳處比較好?

  但她已經沒有多餘的存款,也不想麻煩玟星他們……

  胡思亂想思索著今後的去向,外加社團活動的疲累,季月曦迷迷糊糊地半瞇起眼,半晌過後,思緒受不了睡魔的侵襲,最後漸漸進入夢鄉。

  直到天剛亮起,朝霞的光線照上臉龐,鼻息間的搔癢不禁使她打了一聲噴嚏,驚醒過來!

  季月曦睜開眼,天剛亮起,昨日的經歷隨著陽光漸漸清晰起來,心上頓時蒙上沉重的現實。

  她怎麼睡著了?昨天想到哪……噢,她沒有存款。
  唉,如果奶奶還活著就好了,要是舊家還在就好……等等!對了,她怎麼沒想到?舊家的樹旁邊……

  嗯,她還不能洩氣!

  在大叔找自己談論這件事之前,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想是想起什麼似地,季月曦一骨碌爬下床,盥洗好後,就帶著隨身小包,一聲不響地離開住家。

  她不往學校的方向走去,而是朝反方向的公車站而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